终极凶器

第九章 你跳我也跳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你跳我也跳更】

    麦小杏不疑有他,又留意到好友两tuǐ膝盖上各贴着一个创可贴,指着关心地道:“膝盖怎么了?”

    张淘淘故意皱眉道:“哎,倒霉,刚才摔了一跤,蹭破了点皮,所以贴上。§笔趣阁

    WWW.Biquke.Com§”

    麦小杏听到这,也看到情况不严重,便作罢。

    这时,灯忽然灭了。

    于是乎,赶紧上netg,然后在黑暗中慢慢细聊。

    第二天,麦小杏去另一栋nv生宿舍楼找一位同乡。闲聊时,同乡的舍友回来。麦小杏偶然现这位nv生的膝盖,便好心地道:“摔伤的啊,没事吧。”

    听到这话,同乡nv生和同乡的同学都1ù出古怪的笑容,忍住笑意盯着麦小杏看。

    麦小杏被看傻,不知道哪里所错了话,莫名其妙地望着同乡。

    同乡nv生见麦小杏真不明白,也想起这个同乡是难得的保守nv孩,顿时嘿嘿怪笑,道:“杏儿,她这可不是摔伤哦。”

    麦小杏听此,愈好奇,不由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同乡的舍友见此暧昧地笑道:“小洁,别带坏了杏儿。”

    同乡nv生却道:“早晚是要知道的。”

    麦小杏心中纳闷,脑中同时想起张淘淘的伤情,非常认真地道:“阿洁,到底是啥意思啊?”

    同乡nv生跟舍友对视一眼,又齐齐嘿嘿怪笑。同乡的舍友道:“小洁,好好教育一下你老乡吧。”

    同乡nv生抓着麦小杏的小手,道:“杏儿,应该男朋友了吧。”

    麦小杏顿时想起雷贝壳,更想起那次在酒吧大胆的行为,忍不住脸红。

    同乡nv生见此,立时明白,也就不等麦小杏回答,继续道:“如果你男人想让你用嘴服务,你怎么做啊?”

    麦小杏立刻回想起当初张淘淘所做,而她同样学习地跪在雷贝壳跨下,顿时明白了老乡的意思,但又忍不住反驳道:“那也不至于受伤啊。”

    同乡nv生和舍友又是齐笑。这一次,同乡的舍友莫名的眼神扫过麦小杏,又传递给同乡的nv生,似说:你的小老乡也不是那么保守啊,看起来尝过男人的鸟儿哦。

    同乡nv生也没想到一段时间不见,保守的小老乡进化了,诧异之余也从麦小杏的话里分析出,小老乡也仅限于此,应该没有更进一步,遂道:“短时间是不会受伤,但如果你男人像阿雅的男人那样,最喜欢这个姿势呢。”说罢让麦小杏翻身跪在netg上,她从后面抱着麦小杏的腰做活塞运动的姿势。

    麦小杏的小脸顿时红透,终于完全明白。

    同乡的舍友这时也不在意地道:“刚子就爱这一招,也不分什么地方。我的膝盖昨天可是受苦了,杏儿以后前往别这样顺着男人。在netg上跪着没事,随便他们折腾,但若在椅子之类的硬地方,绝对不行,那可是会受大罪。”

    麦小杏此时已经不是在听,而是联想起好友张淘淘。难道也是同样的因由,那折腾俏nv王的男人会是谁呢。没有任何的犹豫,雷贝壳的面孔浮现。

    想到这个可能,麦小杏有点惊慌,也坐不住了。说了几句,就告别同乡。

    返回的路上,细细思索,越觉得那个可能很大。毕竟俏nv王已经不止一次用嘴服务过贝壳大哥,再进一步完全有可能。而张淘淘的膝盖直到晚上出去之前还好好的,待到回来才那样。

    在那消失的一个多小时里,别,孩子都生出来了。想到这个猜想极可能是真的,麦小杏就无比的沮丧。

    一路彷徨,不知何时走到宿舍楼下。回到卧室,现张淘淘不在,而随身的小包却在netg上。忍了许久,最终耐不住,悄悄地打开,把东西都倒在桌上。

    翻检一遍,除nv孩必备的一些东西,没有找到预料中的套套。

    麦小杏顿时放下心,觉得刚才的都是瞎想。毕竟只许办事伤膝盖,就不许摔倒伤膝盖吗。

    高兴地把东西赶紧装回去,装到化妆品时却现一样没见过的东西,细瞧竟是人体润滑液。赶紧上网去查。

    吓三dong皆能用的爱爱辅助用品,而且仅有这一种用途

    麦小杏顿时再次傻眼,仓惶的把东西放回去,又恍惚许久,终于觉得一切还是亲眼见到才为真,其他都有可能假。毕竟,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俏nv王又用小嘴服shì贝壳大哥了。这是非常有可能生的事,毕竟已经不止一次,而且她也曾做过。

    必须要亲眼确认才行。麦小杏立刻想到跟踪偷窥。但是想到贝壳大哥的彪悍,又觉得很难不被现。愁思许久,忽然想及有nv生提及,同班某位男生曾拥有红外线望远镜。

    立刻出,厚着脸皮,在同学异样的注视下,借到红外线望远镜。然后尽量摒弃杂想,让自己不要慌,不要1ù出异样。只不过麦小妹毕竟不是天生的演员,演技比起俏nv王差了许多。

    张淘淘回来之后,很快就现异样,但在麦小杏坚持没事的情况下,也问不出什么,所以只能留下狐疑,暗中观察。

    麦小杏压制住异样,忍到晚上八点。

    果然,张淘淘又找了一个理由,与昨天一样,独自溜了出去。这可不是往日的俏nv王,那时候除非不可以,肯定会拖着麦小杏一起出。而昨天已是特例,今天还这样,甚至时间更早,自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麦小杏此时挥演技,答应的很正常,使得俏nv王放心的离去,而之后麦小妹立刻变装,戴上帽子和眼睛,悄悄溜出宿舍,跟上急行的俏nv王。

    张淘淘心急跟雷贝壳的约会,走的快,同时脑海里全是男人的身影,加上待会即将来临的jī情,令她浑身燥热,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有人跟踪。

    两人还是老地方在相见,自然按耐不住jī情。

    麦小杏距离很远就停下,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不用望远镜都能确认那熟悉的人影必是雷贝壳无疑,而看到张淘淘扑进贝壳大哥的怀里,热情的湿ěn,一切都已经非常明确。好友找借口出来就是密会贝壳大哥

    之后张淘淘依旧牵着雷贝壳往昨日幽会的地方去。初始路上不缺学生,雷贝壳没有察觉麦小杏。待到跑到幽会的秘地,根本少有人影,而麦小杏也聪明的不靠近,所以没有被变态的雷贝壳现。

    有过昨日的jī情,自然不急着爱爱,但幽会的目的就在于此,所以麦小杏很快等到拥抱的两人变更姿势。即使有密林遮挡,从红外线望眼镜里也看不清晰,但最起码能看到雷贝壳和张淘淘现在的姿势。

    不是麦小杏曾做过的跪地用嘴服shì男人,不是同乡表演过的跪地后入,而是站着弯下腰,翘起屁屁,再看贝壳大哥tǐng腰的动作,已然能确认这对男nv正在坐什么。

    最好的朋友背叛了自己抢走了自己的男人,麦小杏心有点痛。虽然自己没有明确表1ù过所有权,但难道淘淘看不出来吗。为什么会这样呢。

    愤慨之后又是自责。说到底,还是怪她自己不争气,不主动。如果明确表示出来,好友岂能不顾及。之前虽然淘淘会看出来,甚至于还拿此开玩笑,但说到底,她没有说过一次肯定的话啊。

    还有就是哪一次被迫陪酒之后在酒吧庆祝的事。淘淘明明已经让她主动一些,表明态度了,最终她还是因害羞还没有做,反倒是淘淘牺牲自己,当着同学的面去用嘴服shì贝壳大哥。

    从这上面看,淘淘才更新贝壳大哥的正牌nv友啊。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代表着自己在与贝克大哥的关系上落后了淘淘一步。贝壳大哥因此跟淘淘有进一步展就不奇怪。

    虽说她后来也跟着做了,但说到底,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重要xìng大不相同。

    想到这,她已经不怨恨淘淘先下手为强,不记恨贝壳大哥移情别恋。毕竟在同学眼里,淘淘nv王早已是贝壳大哥跨下的nv人。现在好友做的事情只不过把这件事实现而以。

    虽说她在同学眼里,也是贝壳大哥的nv人,但她没有抓住机会,又能怪谁呢。

    麦小杏就这样呆呆傻傻,自怨自艾,直到那边密林里,俏nv王都已经吃饱喝足,休息够,与雷贝壳离开。从望远镜里能看到淘淘依偎在贝壳大哥怀里,说不出的甜蜜和幸福。

    单纯的nv孩忍不住悲从心来,失落地离去。她没有回到宿舍,而是失心疯地爬到六层教学楼的楼顶。坐在大楼边缘,吹着凉风,望着下面渺小的校园,仿佛这样能让受伤的心愈合。

    善良的nv孩失恋了,但淳朴的她不准备自杀。她没有盲目到那种地步,更不会那样1ang费生命。只不过电视剧看多了,现总有失恋的人玩自杀,所以想看看坐在这里是不是能让心更好受些。

    但是爽透顶,并疲敝地返回宿舍的张淘淘没法在宿舍安坐了。刚刚有同学过来,好奇地问俏nv王,麦小妹借男生的红外线望远镜干什么。

    听到这,张淘淘完全傻了。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