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小爱窥视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八章小爱窥视2【3更】

    雷贝壳觉得是时候让小魔nv知道真情了,否则以后这母nv俩都有需求,如何应对。@笔.趣.阁

    www。biquke。com他本事再大,能力再牛,也无法分身两处。但若是不满足她们,饥渴nv人绝对敢找上mén来,就像现在俏寡fù艾姬所做的。

    唯有让其中一人知道,方能解决此问题。而显然不可能告诉艾姬,否则俏寡fù阉了他都有可能。

    钟慧珺就不一样。这可是一位正宗的九零后,新新人类兼小魔nv,思维让正常人完全理解不能。身为落伍的大叔一辈,雷贝壳早就放弃读懂这个年龄段的小nv生。

    反正他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小魔nv之前已经信誓旦旦地许诺过,绝对不介意他偷吃她老妈。

    从相处的这段时日能够看出,钟慧珺的话应该没有作假和打折,所以,今天倒考验的时候了。

    当然,直接讲没有意义,也不方便,更没有时间,以实际行动表达最合适。

    于是乎,他安抚惊慌的钟慧珺,镇定地道:“没事,你妈就是早来一会而已,你躲在netg底下吧,很快她就会出去。”

    钟慧珺听到这话,感受到男人的镇定,终于定下心,忽然现确实不是什么大事。老妈又不知道她在这里,怎么会来捉jian呢。想及此,静下心,又探头瞄瞄netg底,看到很脏,顿时皱眉道:“藏其他地方不行啊。”

    雷贝壳无奈地道:“你说藏哪里?你妈可快上来了。”

    钟慧珺瞄瞄大衣橱,跳下netg边穿衣服边努嘴,道:“那里不行啊?”

    雷贝壳不急着穿衣,赶紧整理netv的痕迹,此刻无奈地道:“你妈要换工作的衣服啊。”

    钟慧珺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赶紧又指着洗手间道:“这里面呢?”

    雷贝壳想了想,道:“勉强可以,但要负担一定的风险。”

    钟慧珺自然明白老妈可能会去上厕所,或洗手,遂道:“你到时候挡一挡不就行了,反正时间不会久。”

    雷贝壳心中暗笑:时间久不久得看你老妈有多饥渴,但想到之前艾姬也没有功夫去洗手间,而让宝贝小魔nv钻肮脏的netg底确实让人不舍,便道:“好吧。”

    这时mén响起敲mén声,钟慧珺赶紧躲进洗手间。

    雷贝壳确认没有明显的破绽后,就去开mén。至于一些异样的小细节,倒不要紧。只要他及时出手,饥渴的俏寡fù不会有心思关注。而被喂饱之后,什么异样都可以推到俏寡fù自己身上。

    艾姬看到打开mén后赤身1uo体的男人,不由1ù出妩媚的笑容,然后忍不住地直接冲进男人的怀抱。

    雷贝壳单手抱着俏寡fù,ěn上那主动献上的热net之后,mo上了俏寡fù的圆tún,感受着美fù的féi腻。

    艾姬把提包随意地丢到地上,拼命索ěn的同时,急切地去解衬衫的扣子。朝思暮想了那么久,俏寡fù早就忍耐不住,不想1ang费一点时间。

    雷贝壳看俏寡fù这么饥渴,便顺手拉开套裙的拉链,伸进kù袜和小kùkù里。果然,入手一片水迹,连小kùkù下面都湿透了。想来在路上,俏寡fù已经暗暗netbsp;这时候不必客气,直接扒衣服吧。就这样,艾姬直接被抱着就成功脱掉大部分衣服,只剩下被扯到小tuǐ间的kù袜和小kùkù。

    洗手间里的钟慧珺自然听到外面的异样,不用看都知道外面正在生的事情,这种动静实在太熟悉了。但她又实在不敢相信,庄重忠贞的老妈居然这么容易被自家的男人攻克。

    最终,还是忍不住冒着极大的风险,把洗手间的mén轻轻开出一丝极微小的缝隙,并把眼贴了上去。只见短短这一会儿,衣装整齐的老妈非但已经赤身1uo体,而且还在男人怀里尽情卖nong风?sao。

    小魔nv彻底被震住,人完全傻掉。她实在不知道雷贝壳什么时候把老妈搞上手的,心中同时无比的腹诽。臭家伙明明已经得手,却非但不承认,还装好人,真是可恶。

    钟慧珺咬牙切齿,决定待会一定要好好惩罚那个臭大叔。

    雷贝壳心中记挂着躲在洗手间里的小美人,所以即使抱着俏寡fù,也特意留心,既保证艾姬一直背对着洗手间,同时关注里面的美人的反应。

    于是乎,开mén的动静也落在他的眼中。而他也能想象的到小魔nv的表情,并得意地从俏寡fù宝地chou出湿乎的手指,冲洗手间亮出胜利的手势。

    这一幕自然落在钟慧珺眼里。小魔nv也清楚雷大叔是向她挑衅呢。但她又无法出去,也不能还击。毕竟母亲找到一个满意的男人不容易,而找到一个也能让她满意的男人更不容易,绝对不能破坏掉。反正她只是跟大叔玩玩,不能因此让母亲受到打击。于是,只能气嘟嘟地忍着。

    雷贝壳心情大爽地把俏寡fù放到netg上,把kù袜和小kùkù从一边小tuǐ上褪下,任由kù袜和小kùkù挂在另一边小tuǐ上,然后分开俏寡fù的双tuǐ。

    艾姬望着笑眯眯的男人,无比期待地做好准备,迎接男人的宠幸和蹂躏,体验那朝思暮想的满足。

    雷贝壳却没有急着动,把凶器在外面磨啊磨,然后嘿嘿直笑。

    艾姬从男人暧昧的目光里理解意思,幽怨中带着妩媚,瞪了男人一眼,忍不住撒娇道:“贝壳,我要”

    雷贝壳这才满意地出击,生猛的大凶器迅地没入俏寡fù的宝地。

    大战既开始,就是天雷勾地火般热烈。单人netg被撞得咯吱作响。使得雷贝壳不得不干脆把俏寡fù抱起来征伐,如此方使异响压低,免得惊动可能到来的其他员工。

    让人面赤耳热的一幕自然完全落入钟慧珺眼中。瞧到母亲那样,小魔nv的感觉无法言表。

    战斗到中途,雷贝壳故意抱着俏寡fù,走到洗手间mén前停下,大肆运动。

    蹲下的钟慧珺能清楚地看到那黝黑的大凶器欺辱模样,彻底被深深的震撼。而母亲兴奋至癫狂的反应也令她放弃适才的惩罚决定。

    说到底,这个男人能够母亲带去幸福。而母亲显然也享受到了之前十年未曾拥有过的快乐。

    当俏寡fù达到巅峰之后,钟慧珺也关上了mén,还藏到mén后,免得老妈非要进洗手间。

    艾姬从余韵中回过神时,距离抵达爱家店已有一节课的时间,而许多员工已经抵达,饭店已经变得很喧闹。

    于是乎,她赶紧振奋jīng神,清理干净男人的jīng华,去换工作的衣服。如往常般,nv老板没有想着去洗手间洗一洗,而是带着男人的味道去上班。

    雷贝壳送走满足的俏寡fù,又反锁上mén。

    钟慧珺听到动静,直接走出洗手间,怒气冲冲地瞪着雷贝壳。

    雷贝壳是何许人也,岂会看不出小魔nv内里掩饰不住的喜悦,而表面的怒容全是装出的,于是厚着脸皮笑道:“小爱,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什么时候跟你妈一起陪我啊。”

    钟慧珺鄙视地看着雷贝壳,冷笑道:“大叔,你想让我跟妈一起陪,那就下去告诉老妈啊。”又好整以暇地道:“我是没有意见的。”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开玩笑,开玩笑。”

    钟慧珺这才扑上来,又抓又拧,直听到雷贝壳配合的大叫痛,才算解气罢休。

    雷贝壳抱住小美人,热ěn一番,就抚平小魔nv的情绪,方道:“待会你怎么出去?”

    钟慧珺嘻嘻一笑,道:“光明正大的出去,如果老妈有疑问,我就说大叔昨夜强?jian了我。”

    雷贝壳见小魔nv还这样,虎着脸地道:“你还跟我叫嚣啊。”说罢大手下探,找到屁屁,袭扰上小菊hua。

    钟慧珺顿时屁屁一紧,就要躲避。

    雷贝壳岂会让小美人逃掉,一手完全制住,另一手直接探进小kùkù里,玩起真的。

    小魔nv感受到指头居然突进去一截,异样的感觉令她无法再继续演戏,并忍不住求饶,道:“大叔,我错了,以后请随便干我老妈。”

    雷贝壳没有放弃,还想继续探索。

    钟慧珺赶紧道:“大叔,以后再继续,不然待会出去就1ù馅了。”

    雷贝壳这才放过小魔nv,傲然道:“再不老实,下次就该换他了。”说罢tǐngtǐng腰,用下身顶了顶小美人。

    钟慧珺妩媚地横了一眼雷贝壳,但不敢再挑衅。

    之后便是找个合适的机会,有雷贝壳把艾姬引到后面厨房,而钟慧珺悄然地出现。此时就算遇上其他nv招待,也可以随便找理由搪塞过去。

    最大的麻烦解决,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同样的,未来的日程更加密集。

    除了远在梅城的张淘淘nv王和短时间无法再次享受的宫小美人,六大美人轮一圈也需四天。这还多亏了英丽和英莉姐妹已经跟他hún到一张netv能在艾姬之前或之后,紧跟着享用。

    但只轮了二次,九月就到了,张淘淘和麦小杏结束假期返回,钟慧珺和宫秋嘉升入高三,开始上学。

    不用整天陪着小nv生去疯了,但晚上的负担更重了,尤其分离了三个星期的俏nv王最是饥渴。

    正好,开学报到,没有什么正事,晚上随便找一个借口搪塞过麦小杏之后,张淘淘溜出了宿舍。

    没有去爱家店,因为刚开学,饭店生意猛好,尤其新学期开始都有空闲时间,使得关mén更加晚。若等到关mén,学校宿舍也快要熄灯锁mén了。虽然在外面住一夜没人管,但没法对麦小杏解释。

    于是乎,俏nv王把幽会地点定在校园内无所不在的密林,和到处都有的石凳上。这里是野鸳鸯的天堂,永远不会安放路灯,因为就算安放,也存活不过三天。

    这里什么人都可能出现,反正不用担心被人看见。所以张淘淘才放心大胆地选择。

    漆黑的院墙外,看到模糊的熟悉身影,俏nv王就按耐不住,不管脚下的高跟鞋随时可能崴到脚,疯跑着冲进男人的怀抱。

    疯狂的热ěn之后,张淘淘急切地牵着男人的手,引入密林中。

    白天选中的好地方没有人占据。这里三面有严密的遮挡,另一面也有大树的影子,使得只能看到外面,而看不到里面。

    张淘淘想到能在这里为所yù为,就只觉得浑身莫名的燥热,忍不住依偎进男人的怀里。

    雷贝壳感受到俏nv王的身体变化,更明白最解相思的方法就是狠?cao怀中的美人,所以大手不客气地伸进短裙,mo上那tǐng翘的香tún。

    张淘淘晚上特意换上的方便办坏事的吊带连衣短裙此刻显示出便捷。不用脱,不需掀,大手直接就能伸进去,并轻松突破xìng感的丁字kù守护,袭上致命的宝地。

    手指扫过丛林,惹来一片水迹。这还没有开始正式的调戏呢,俏nv王就已经兴奋成这般模样。得,也别1ang费时间了。直接让俏nv王跪倒低矮的石凳上,把弹xìng极佳的丁字kù拉到一边,放出巨龙,顶上yùmén。

    生猛的凶器哧溜没入,让俏nv王忍不住想出满足的呻?yín,又想及地方不适合,不得不咬紧牙关,使劲忍住。

    大战从爆,到结束很快,但投降的只是俏nv王。等到小nv王吃到jīng华,俏nv王的膝盖已经疼得跪不住,不敢再采用这个最让男人有征服感的姿势。

    事后又温存许久,直到快到十一点,方不得不分开,好赶在熄灯锁mén前返回。当然,俏nv王tuǐ脚有点软,没法跑起来。

    所幸回到宿舍之后还亮着灯,躺到netg上喘息良久方现,膝盖都有点红肿了。

    张淘淘不得不翻出创可贴贴上。看到这一对标签,俏nv王忍不住回味适才的狂放,不由吃吃直笑。

    这时,麦小杏回屋。看到俏nv王的傻样,不由好奇地道:“淘淘,想什么哪,乐成这样?”

    张淘淘本有点不大好意思面对好友,毕竟抢了她的男人,但做为一个天生的演员,还是很好的掩饰住真实感情,故意以自然地微笑道:“想到假期里的趣事而已。”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