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偷吃不锁门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偷吃不锁mé更】

    看起来,英**官早就料到某个男人会留宿,故意留下约会的信物呢。!笔趣阁

    WWW.BIQUKE.COM拿起xìng感的小kùkù,现还有点湿呢。嗅嗅,熟悉的浓重体味入鼻,下面的小兄弟立刻起感应。

    把碍事的浴巾扯掉,就这样赤条条地躺在netg上。脑袋又一次枕上了英**官的小kùkù,羞着此味,小家伙一直不肯罢休。

    雷贝壳闭上眼,假寐心里却盘算这一件为难事——未来分身乏术啊。nv人不仅需要哄,更需要陪,偏偏他最缺的就是陪的时间。

    就算有工作做借口,但下班以后的时间也不好分啊。要知道,情人队伍不是二三个nv人。现在吃到嘴里的美人已有小魔nv钟慧珺,俏nv王张淘淘和宅nv朱萱瑾,随时等待临幸的美人又大律师和**官姐妹英丽和英莉,安全情报局大局长师婕和俏寡fù艾姬。还有那位非同一般的眼镜娘,美人儿老师韩莺莺,也是手到擒来。

    整整八位美人,就算一人轮一夜,也需八天一个来回。对这些美人,八天似乎太久,几乎难以每一个人满意啊。像钟慧珺和张淘淘这样的青netv,活力正盛,休说八天一次,就算夜夜笙歌也撑得住啊。而朱萱瑾和韩莺莺,正是nv人最美好的年华,最渴求男人的爱情,更不会同意八天才会一次情郎。至于英家姐妹,师婕和艾姬,更不行,都三十多岁,恰逢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正是敲骨吸髓榨取男人的年华,若是八天才喂一次,肯定饥渴地找上mén。

    这么多nv人倒不怕支撑不住。反正他经历奇遇之后,体质特殊。但喂饱这些美人需要时间,这才是大问题。

    最方便的解决办法,就是享受齐人之福,反正他能对付得了。就像英丽和英莉姐妹,每一次喂饱姐姐,就不可能留下妹妹,想不享受齐人之福都不行。而钟慧珺和艾姬,也是住在一起,能背地里同时安慰。

    这样虽剩下张淘淘、朱萱瑾、师婕和韩莺莺,但已把周期缩短为六天,而且朱萱瑾和师婕都可以其他时间处理,总之勉强能应付。

    反正眼下还只需喂饱三人,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既然有享用不尽的美人,何必为这种幸福的烦恼忧愁呢。哪一位美人敢有yù求不满,搞到她下不来netg就是,看她下一次还敢不敢抱怨男人消失,敢不敢上mén求合体。

    心情放松下来,愈期待小姨子的到来。估算时间得有小半个时辰了吧,喝过那么多酒的英大律师也该睡着了。

    果然,又过了几分钟,极轻的脚步声传来。

    雷贝壳没有睁眼,而是等待冷yan的英**官主动放下身段,做跨下乖乖的nv人。

    英莉入mén就被眼前惊人的一幕震住,只见彪悍的壮汉一丝不挂地躺在自己的netg上,那生猛的级大凶器直指天际,说不尽的嚣张,而卧室的mén可是开着的。自家男人也太大胆了,这简直是在调戏她们姐妹俩啊。

    只不过姐妹俩偏偏如飞蛾扑火般主动献身,白白让这个家伙占便宜。尤其是自己,身为小姨子,非但联合男人把姐姐骗上netg,还更亲自去享用姐夫的味道。想到这,英**官不由yù脸微红,但旋即又被灯光下亮的凶器吸引,不由自主地靠过去,也不跟男人打招呼,直接趴到netg边,贪婪地捞住那生猛的宝贝。

    与自家男人相比,她更爱这个小家伙。谁让未来的幸福全都靠他呢。而且只要她服shì好这个小家伙,恐怕自己男人会更高兴。

    小手在撸动,而小嘴在贪婪地tian?baang。雷贝壳忍不住睁开眼,调笑道:“你姐睡熟了?”

    英莉不及说话,只是含着宝贝呜哝的嗯了一声。英**官此时穿着吊带睡裙,很是xìng感。

    雷贝壳看着眼热,直接抓住美人的大tuǐ,把人提了上来。

    英莉本能地惊呼,又害怕惊醒姐姐,幸亏小嘴被大家伙塞满,根本喊不出声音。本来还幽怨地想嗔怪男人的粗野和突然,但又热又软的大舌头忽然扫过湿润的溪谷,把英**官的一切怨言全都消灭。

    男人都已开始进攻,nv人也不能退缩。英**官再次开吃黑雪糕。

    虽然下面的两个小嘴还没有如上面的小嘴般品尝到大黑枪的滋味,但单是那条惹得烫人的舌头,已把小美眉撩拨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尤其讨厌的是,臭舌头欺负小美眉不够,还去sao扰小菊hua,直让第一次享受此服务的英**官连本职服务都做不下去。怪不得这家伙之前悄悄短信让洗干净屁屁,原来早就有预谋。

    倒不怕这个家伙不开前mén就走后mén,关键是屁屁的感觉太怪异,敏感地让她全身只抖。直到后来不得不向男人投降告饶,方免除那种享受。

    当舌头和手指全都返回进袭小美眉时,英**官很快就坚持不住,彻底瘫软。

    享受够余韵之后,干脆爬起来,脱掉吊带睡裙,好好shì候自家男人。小嘴小手小白兔齐上阵,终于能完工去休息。

    又抱着缠绵许久,英莉方依依不舍地离开男人的怀抱,返回姐姐身边。她可不敢陪男人睡,万一姐姐中途醒来,现妹妹不见了可就坏了。毕竟只有两间卧室,另一间还住着一个生猛的男人。

    第二天清晨,英丽先醒来,现妹妹还在睡,便轻悄悄的起身下netg,蹑手蹑脚地溜出卧室,跑到对面,现妹妹卧室的mén没有锁,拧开之后看到了妹妹昨夜见到的一幕。

    与英**官不同,英大律师心中娇嗔,埋怨自家男人太嚣张了。屋里又不是光她一个人助,还有小姨子啊。尤其他睡得还是小姨子的卧室,若是小姨子有何需要进自己的卧室,看到此幕,哪成什么样了。

    难道要小姨子误会成,姐姐不给力,姐夫不满足,身为姐夫半拉屁股的小姨子就别害羞了,赶紧主动献上屁屁为姐夫去火吧。

    当然,埋怨只是一时,转瞬英丽就明白一切的罪魁祸还是她自己,昨天太累**起男人的yu火却没有负责的扑灭,导致男人憋了一夜,愈的凶猛。现在一柱擎天也就不奇怪。

    既然犯了错,就要补偿。听听妹妹还在睡,英丽悄然mo进妹妹的卧室,回身虚掩上mén。

    待走到netg边,忽然注意到雷贝壳头下枕着一件红sè的东西,细眼一瞧,竟然妹妹的xìng感小kùkù。顿时脸sè粉红,大怒,但跟着现netg边还有妹妹昨晚换下的其他衣服,顿时稍稍释然。

    想来应是妹妹随手换下的衣服忘记收拾,而雷贝壳也没有留意导致。

    心中虽然这样解释,但终究有些不爽,而怒气就撒到小贝壳身上。英大律师恶狠狠地抓住黑粗凶器,猛烈地撸动,直接nong醒躺着的男人。

    雷贝壳感受到下面的异样,以为英**官又忍不住呢,未睁眼已道:“莉莉,又饿了啊。”

    英丽的手突然停下,yīn仄仄地道:“哪一个莉莉啊?”

    雷贝壳感受到语气的不同,立刻睁开眼,心中震骇,但表面不动声sè,只是庆幸幸亏姐妹俩名字同音,莉莉就是丽丽,遂故作惊讶地道:“咋了,丽丽?”

    英丽嘿嘿冷笑,道:“我这个丽丽可是第一次饿哦。”又异样地道:“我妹妹的滋味不错吧。”

    雷贝壳可是久经沙场考验的老手,不管英大律师是否现破绽,都不1ù声sè,并嘿嘿笑道:“怎么,就因我睡你妹netg上,吃醋啦。”

    英丽没有回答,瞥瞥雷贝壳身后,冷笑道:“莉莉的小kùkù味道如何啊?”

    雷贝壳心中震惊,终于醒及问题的根源,却是和英莉一样把昨夜约会的暗号忘记收起来了,但表面故作惊讶地扭头看,现xìng感的小姑姑后,无比尴尬地转过头,道:“丽丽,千万别告诉你妹妹,否则我可不敢再登mén了。”

    男人的表演无比自然,就算所有影帝前来也会自叹不如。

    英丽也被打动,觉得是自己多心。毕竟雷贝壳一系列的表现非常符合预期,确实不像心里有鬼。她当然不会让自己的男人无法登mén,遂道:“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雷贝壳故作松一口气,犹有后怕地道:“下次我还是睡你的netg吧,丽丽。”说着1ù出暧昧的笑容。

    听到这般类似宣言的话,英丽把之前的一切怀疑抛之脑后,羞涩的同时点点头,转而轻轻撸动那tǐng立的柱子,并低声道:“忍了一夜,憋坏了吧。”

    雷贝壳很想说,一点也不憋得慌,有你妹来安慰姐夫呢。但嘴里谎话脱口而出,道:“忍了一夜,加餐都变成早餐了。”说罢1ù出暧昧地**目光。

    英丽横了一眼,低下头用小嘴去自行取用早餐。

    不知何时,男人依旧嚣张,而英大律师唯有努力工作,但外面突然传来英莉的喊声:“姐,你在卫生间吗?”

    英丽听到妹妹醒来,就想吐出过分坚tǐng的凶器。

    雷贝壳却按住英大律师的脑袋,急切地道:“要来了”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