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小爱窥视1【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八章小爱窥视1【2更】

    在狂风暴雨中,宫秋嘉mí失了。+笔趣阁

    Www。Biquke。Com+

    而失去一切自我的小美人,彻底成为男人的俘虏。

    与其他nv人破瓜之后短暂的疼痛不同,宫小美人痛了好久,直到最后小美眉也没有适应小贝壳的凶猛大小。

    没有办法,宫秋嘉不仅成熟的晚,而且天生与别人不同。

    但过度的胀大带来的异样的感觉却是她体验到别人不曾享受的美妙。

    再加上天生敏感的体质,短短二十余分钟,宫小美人已经泄?身两次,身体彻底瘫软,乃至于无力迎合男人。

    幸而后一次时,雷贝壳也应付不了宫小美人的宝贝,最终奋力把龙头顶入宫内,用滚烫的jīng华填满hua宫。

    粗大的家伙直到缩小成软长虫,依旧能充满宫小美人的宝贝。所以直到他完全退出去,rǔ白sè宝液方从受伤的通道里哗地倾泻而出。

    宫秋嘉看到这样yin?dang的一幕,本就net,让雷贝壳望之心醉。

    而宫小美人看到男人mí恋的模样,心中甜蜜,幸福的依偎在男人的怀抱里。

    良久,直到里屋传出异响。两人方不得不快分开。宫秋嘉用被单裹住全身,掩饰住一切。

    雷贝壳却没有任何动作。这次开荒那么艰难,动静也是不小,而且耗费的时间更是不短,小魔nv不可能没现。之所以没有1ù面,之不过是想让闺密的第一次尽量完美而已。

    事实也是如此。钟慧珺早就受不了汗蒸机的高温,想出去又现闺密终于被自家男人吃了。因为知道宫秋嘉的本xìng,所以选择不1ù面,免得让闺密的第一次留下遗憾。

    现在事情搞定,而宫秋嘉还赖在男人怀里不动,小魔nv就憋不住了,故意制造出动静。

    果然一切如意,待闺密掩饰好,她也离开浴室了。

    宫秋嘉有点不好意思面对钟慧珺。即使明知道闺密不介意,但难免有一丝担心。

    雷贝壳见此,干脆地道:“小爱,嘉嘉刚才扭伤脚了,我去抱着她热敷一下。”说罢不给宫秋嘉反对的机会,直接抱上不良于行的小美人走人。

    钟慧珺当然明白这是假话,异样的眼神暧昧地直瞧宫秋嘉,终究还是给闺密一点面子,毕竟第一次永远不会再有,遂道:“没事,我洗完了,你们尽管在里面折腾。”

    宫秋嘉听到这话,再联系闺密的神sè,顿时明白1ù馅了,更加不好意思面对。

    雷贝壳也没有给宫小美人更多尴尬时间,直接把人抱了进去。之后自然是温柔地为小美人洗浴,让她体验到拥有男人的快乐。

    钟慧珺没有等多久。雷贝壳就又抱着宫秋嘉回来。

    宫秋嘉这次真的很受伤,在浴室尝试了一次,完全不能走,所以也无法逞能了。

    钟慧珺也没有想到闺密的体质如此特殊,从雷贝壳那里确认问题所在后,嗔怪地直瞪雷贝壳,似埋怨自家男人怎么不温柔些,嘉嘉明明是第一次。

    雷贝壳很尴尬,无法解释。

    还是宫秋嘉不忍心让男人代为受过,又已确定钟慧珺知晓了事情,遂大胆地低声解释道:“都是我太小了,不怪大叔。”

    钟慧珺却不接受,叫道:“那还是他的错,谁让他生的那么大鸟”说罢自己忍不住失笑。

    宫秋嘉瞄了一眼那软下来的大长虫,心中同样害怕。之前见识过这东西,很惊诧其大小,只不过看到钟慧珺轻松吞吃,才放心献身,没曾想自己的宝贝太小,真是被摧残坏了。

    雷贝壳嘿嘿怪笑,道:“既然你们都嫌大,那我明天开始做运动,让他瘦下来。”

    钟慧珺听到这不伦不类兼匪夷所思的话,严重无语,彻底拿男人没招。

    宫秋嘉也是秀目只瞪雷贝壳,嗔怪说这种话糊nong人,还真当她们是小孩子啊。

    事情到这种地步,澡也洗透了,街也不能逛了,唯有送宫秋嘉回家。

    当然,到了家mén口,雷贝壳不方便出面,是钟慧珺把闺密背进去的。当然,理由还是脚扭了。事后,宫秋嘉赌咒誓保证不严重,才避免家人去找医生来,免除谎言被揭破的可能。

    回去的路上,钟慧珺贼笑着对雷贝壳道:“嘉嘉味道不错吧?”

    雷贝壳嘿嘿直笑,没有回答。

    钟慧珺白了一眼暗爽的男人,鄙视地道:“你以为魅力大,若没有我这一个月的调教,她可没这么大的胆子偷吃好朋友的男人。”

    雷贝壳自然不吝感jī小魔nv的大方和贴心,反正拍马屁不用hua钱,同时也明白这一个多月的假期,小魔nv没有白走啊。其实从哪天救醉酒韩老师时电话里的异样就能猜到。这个假期,对宫秋嘉很不一般啊。

    之后二天,雷贝壳自然负责陪伴劳苦功高,牺牲很大的大老婆钟慧珺,直到下不了netg,无事可做的宫秋嘉受不了寂寞,把小魔nv招过去。

    那种地方,雷贝壳没法出现,所以得到解放。晚上就溜到了英丽和英莉家。

    姐妹俩自然无比地欢迎男人的到来,而且都赞美对方的厨艺,让对方去做饭。看起来,上一次英莉把英丽哄得去做饭,然后偷吃的事情明朗化了,导致姐妹俩都不想做吃亏者。

    雷贝壳很高兴四天过去了,姐妹俩还是在保持竞争姿态。这样,他可就有福了。

    而英丽和英莉互相说服不了对方,唯有齐齐看向雷贝壳,求自家男人做主或决定。

    雷贝壳的应对很简单,简单的一句,道:“剪子包袱锤不会吗。”

    姐妹俩立时眼前一亮。这游戏可真是小时候玩腻的。于是乎,默契地同声道:“一局定胜负”

    之后瞬间,姐妹俩之间的气场变强大,无形的杀意笼罩周围空间,只听一声娇喝,然后英丽兴奋地大叫,欢呼雀跃。

    英莉望着小皮锤的手,喃喃自语道:“我明明应该出剪刀的啊。”

    雷贝壳无语,只得道:“好了,莉莉,快去做饭,我饿了。”

    英莉听此,立刻振奋其jīng神,准备拿饭菜去抢男人。

    英丽却是不管,待妹妹走进厨房,立刻歪倒在雷贝壳怀里,妩媚地道:“妹夫,想你大姨子了吗。”说着素手mo到男人的裆部。

    雷贝壳看到英大律师这么热情,顿时忍不住,调戏道:“大姨子没想,但大姨子的屁股很想。”说罢大手顺着腰线mo上féitún,还沿着**,袭扰小菊hua。

    英丽顿时屁屁一紧,妩媚dang漾地道:“好妹夫,那就好好跟你大姨子的屁屁叙叙旧吧。”说着拉下kù子拉链,撩起睡裙,坐到tuǐ间。

    一场生猛的大战顿时展开。直到半个小时后,英莉做好饭走出厨房,英丽看到妹妹顿时得意地大叫道:“妹夫,快点,**你大姨子”

    当英**官走到沙前时,英大律师已经抵达顶点,开始jī烈的颤抖。

    当英丽的身体瘫软下来后,英莉不客气地把姐姐推倒到一边,并1ù出欣喜的笑容。果然如预料,姐姐并没有搞定。男人的凶器还在嚣张呢。

    没有犹豫,英**官骑了上去,妩媚地道:“姐夫,小姨子我想死你了。”

    雷贝壳对姐妹俩异样的称呼严重无语。反正这话能提高情趣,也就不去管了。

    只不过当姐夫搞定小姨子之后,饭菜都已经凉了,不得不再去加热。

    吃过饭,休息够,姐妹俩到为谁先陪雷贝壳睡谦让起来。这个时候终于能看出姐妹深情。

    当姐妹俩再一次准备玩剪子包袱锤时,雷贝壳止住她们,然后直接抱起两个美人,走进了任意一间卧室。

    英丽和英莉对视一眼,无比的娇羞。即使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也终究让人不好意思。毕竟是姐妹俩要同时应战一个男人啊。

    雷贝壳把姐妹俩摆到一起,望着一模一样的小dong,忍不住左捅捅右捅捅,上干干下干干,好不惬意,好不舒爽

    当jīng华喷之时,瞧着同一般yan红的yù脸,同一样期待的眼神,以及并排在一起的小嘴和同样探出的小舌,雷贝壳彻底的燃了。

    一夜胡天胡帝的疯狂,第二天雷贝壳难得没有起早,上班自然迟到。结果见识到了无比幽怨地俏寡fù。

    原来是四天未闻到男人味的俏寡fù忍不住了,但nv儿天天回家,没有机会,便想早晨过来,只不过男人却不在,让艾姬很是生气和失望。

    雷贝壳编排了理由,又好一阵安抚方糊nong过去。当然,真正让nv老板偃旗息鼓的是许诺让明天早来。

    艾姬因这才绕过男人。至于雷贝壳的荒唐解释,爱昏头的俏寡fù根本不怀疑真假

    晚上下班后,雷贝壳本想养jīng蓄锐,以应付明天的任务,但钟慧珺又mo回来抚慰大叔。小魔nv有这番真情在,当然不能轻慢,只有好好喂饱。

    第二天,雷贝壳特地早起,本想让钟慧珺早点走人,毕竟待会要和她妈在这里幽会,只可惜此事不好讲,而小魔nv也没有急着走的打算,愣是又把早安咬变成做早netbsp;结果早cao没做完,艾姬抵达了。

    钟慧珺正趴在窗户上爽呢,正看到母亲,顿时慌了神。现在可是想走都走不了,真的要被老妈捉jian在netg。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