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青涩少女2【1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青涩少nv2【1更】

    这种嚣张和洒脱,令宫秋嘉羡慕和思慕。^笔趣阁

    www.biquke.com她也想向闺密看齐,但却一丝没有提起勇气。当然,更重要的是一直没有合适的目标。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受闺密的影响,青netv已经完全看不上学校里的青头小子。这些hún蛋光知道贪吃尝鲜,哪像大叔会疼人啊。而且愈是了解雷贝壳,愈就以大叔为模板寻找合适的老男人,但时间越久,越现根本没有人能比得上大叔。

    小爱找到的大叔真是独一无二的极品啊。

    于是乎,潜意识里一个可能浮现,干脆不如就选择大叔吧。反正小爱不会在乎。不仅是因闺密xìng格的了解,更有日常的生活里,无话不谈的闺密曾表达过。

    当然,做出这个决定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致命因素,也就是那次绑架事件。雷贝壳从天而降的英姿和其后生猛的彪悍,留给手无缚jī之力的少nv难以言表的震撼。可以说,那一次,大叔无形中已征服了少nv的心。

    而在那之后,把第一次献给大叔的想法就在心底埋下种子,直到今天终于找到契机萌芽,或者说到今天终于压抑不住。

    钟慧珺爽够了,良久不愿起身,沉浸于事后的惬意中。

    雷贝壳没爽够,凶器还赖在小魔nv的宝贝里,硬邦邦地顶人,但没有其他异动。

    今天时间还早,所以不需要接着缴枪,而且战斗才刚进行到中途,没法同享极乐。

    宫秋嘉此刻躺到netg上,如看电影般津津有味地细瞧。

    钟慧珺看到这种目光,顿觉不爽,又感受到宝贝里面依旧如钢铁般矗立的大凶器,遂直接把大叔推到一边。

    雷贝壳没有反抗,直接顺势躺到netg上,略作喘息。

    小贝壳沾满了小魔nv的jīng华,在灯光下油光亮,令宫秋嘉心里直痒。

    钟慧珺终于缓过劲来,爬下netg,嘿嘿笑道:“大叔,我不行了,你要么自己解决,要么让嘉嘉帮忙吧。”说罢冲宫秋嘉直吐舌头,做鬼脸,算是反击这种光看戏不付钱的行为。

    宫秋嘉小脸有点红,无法反击闺密的过分话语。

    钟慧珺顿时仰起头,一副胜利的姿态,道:“该我去蒸一蒸了。”说罢怪叫一声,冲击浴室。

    没有了闺密,宫秋嘉也大起胆子,满腹怨气地道:“大叔,你们不是在按摩吗?”

    雷贝壳瞧高中美*nv幽怨的眼神,似说:也不看看地方,也不考虑影响,本来在按摩,怎么变成爱爱了。不由嘻嘻笑道:“是在按摩啊?”

    宫秋嘉无语,气道:“您这要叫按摩啊”

    雷贝壳不以为意,一本正经地道:“当然叫按摩。”又解释道:“身体外面能按,里面也能按啊。小爱想连里面一起按,做全套的。我只能动用其他工具喽。”说罢厚着脸皮晃晃那依旧不肯服软的大凶器。

    宫秋嘉被奇谈怪论引得笑,但大叔接下来的动作令她心神jīdang,小脸愈的红了,

    雷贝壳望到这么青涩娇羞的小美人,体内的兽xìng在爆,真想把这么可人的小nv生按到在netg上蹂躏啊。

    宫秋嘉自然感受到大叔目光的热切,害羞的心顿时被yù望淹没。美*nv终于鼓足勇气,低声地道:“大叔,我也想让你按摩一下。”

    雷贝壳早就期待这个可能。毕竟愿意在男人面前脱光光的nv生,绝对不会介意更进一步的。何况眼前的美*nv海常常观赏他与小魔nv的爱爱。所以心怀热切,1ù出别有意外的笑容,暧昧地道:“全套的吗?”

    宫秋嘉听到大叔这么直接和急不可耐,顿时小脸红似滴血,但又高兴自己的身体对大叔似乎非常有吸引力,于是在得意中带着娇嗔地道:“大叔,你太坏了。”

    雷贝壳心中彻底明白宫秋嘉的心思,所以哈哈大笑,直接站起身,让生猛的凶器在美*nv面前晃dang,道:“我可不坏,坏的都是小贝壳,你瞧。”说罢故意抖了抖凶器。

    宫秋嘉忍不住打了一下嚣张的凶器,娇蛮地道:“我才不要让他按摩呢。”

    雷贝壳嘿嘿一笑,也不失望,而是道:“那我亲自来按摩。”又问道:“先按哪里?”

    宫秋嘉奇怪地瞧了一眼雷贝壳,似纳闷已经看透自己心思的大叔为何能忍住。

    雷贝壳1ù出得意的笑容,道:“先按肩部和上半身吧。你趴在netg上,我要骑在你屁屁上。”

    一个男人一丝不挂地骑在1uo?体?美人屁屁上,可以想象会有何种接触,原来sè大叔是打得这种心思。宫秋嘉明白了,但没有反对,而是羞涩地道:“好吧。”

    说罢,深深地看了一眼雷贝壳,认真地道:“大叔,我没做过按摩,你温柔一些啊。”

    雷贝壳以热切地目光回视美*nv,认真地道:“放心,大叔让你的第一次记忆深刻的。”

    宫秋嘉这才回身趴到netg上,1ù出光滑的后背,白皙的翘tún和圆滑的双tuǐ,同时不忘回头1ù出青涩的笑容。

    雷贝壳被这幅异样的美景触动,有点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这透人的青net气息放shè出无与伦比的youhuo,又仿佛风中一朵娇嫩的鲜hua,摇弋着轻呼你去采摘。

    雷贝壳爬上net下大tuǐ上,而那根粗大的长枪恰好落在美*nv的tún掰之间。

    宫秋嘉立时感受到屁屁间多了一根火热滚烫的棍子,忍不住浑身泛红,抖。

    雷贝壳俯下身,嗅到美*nv身上散的一种淡淡的幽香,温柔地在宫秋嘉耳边道:“放心,放松。”

    宫秋嘉被温柔的声音感染,身体稍稍放松,但大叔粗糙的大手又滑过腋下,拢上xiong前可怜的小馒头。美*nv的身体顿时又僵直起来。

    雷贝壳见美*nv的身体这样敏感,愈兴致旺盛,大手开始尽情地**那两粒淡红sè的小豆丁。

    对未育起来的少nv来讲,峰尖确实小巧,但也惹人怜爱。

    而宫秋嘉很快承受不住xiong口的刺jī,拧着头想要索ěn。

    雷贝壳自然满足她。又一次热ěn上美*nv,但滋味与之前全部相同。

    这一次,宫秋嘉无比地热切,甚至于疯狂。

    于是乎,在不知不觉中,雷贝壳把美*nv翻过身来,既方便了宫秋嘉索取,也方便了自己的大手下移。

    里屋浴室里小魔nv还在做汗蒸,而时间不会有太多。雷贝壳只能加快进度。当然,他没料到宫小美人那么敏感,大手扫一遍全身,小美眉就已经泛滥。而当手指袭上敏感的豆粒后,根本不需要多费劲,就把美*nv送上人生第一次巅峰。

    愉悦过后的宫秋嘉很不好意思面对雷贝壳。

    而雷贝壳伏到她耳边,道:“你很bang,我喜欢。”

    宫秋嘉心中顿时泛起无尽的甜蜜,喜滋滋地道:“大叔,要我吧。”

    这种时候,宫小美人的身体彻底熟透,就算再青涩也足以被生猛的小贝壳蹂躏。

    雷贝壳瞄准宝地,只见紧紧的小缝上似有若无的生长着几根稀疏的小草,而小草下面是已泛滥的小溪。

    于是乎,龙头抵住稚嫩的yùmén,大手卡紧细细的小腰。雷贝壳坚决地道:“嘉嘉,大叔要占有你了。”

    宫秋嘉点点头,咬紧了牙关。

    雷贝壳腰间猛用力,蘑菇头分开稚嫩的红关,破入窄小的腔道。

    真紧啊,只是一个龙头,仅仅是在dong口探索,就让人产生无法遏制的喷冲动。而宫秋嘉面sèchao红,双眼紧闭,一双手忍不住紧紧抓住雷贝壳的小臂。

    长痛不如短痛,既然宫小美人天生这般细小,那慢慢地开拓只会让她受更大的痛苦。

    于是乎,雷贝壳mo起一件衣服塞进宫秋嘉的小嘴里,低声道:“一切都过去了”

    宫秋嘉正疑huo此话何意时,只觉下面似被巨*撕裂,双手指甲直接刺入雷贝壳的肌肤。然后彻底疼晕了过去。

    雷贝壳tǐng立不动,救醒美人。

    宫秋嘉感受着下面的难以言表的痛楚,留下无法述说的眼泪。

    雷贝壳ěn掉眼泪,温柔地道:“一会就好。”说罢又开始**。

    不知过了多久,宫秋嘉又一次浑身燥热,而下面的疼痛也变得轻微。实际上,与适才的剧痛相比,这一点摩擦的刺痛根本算不上什么。

    而生猛的凶器也不知道何时开始缓缓的移动,让美*nv忍不住去迎合。

    看到宫小美人开始适应,雷贝壳也就不再怜香惜yù,开始奋力攻击,并尽情地享受着处子的紧滑带来的极度快感。宫秋嘉那湿热的宝贝内壁紧束住黑大的凶器,每一次进入都让人爽得忍不住的想大吼。

    下面还是很痛,让宫秋嘉无法承受如此剧烈的chou擦,眼角又泛起泪hua,但却是幸福和喜悦的。

    雷贝壳心疼美*nv,停下动作,同时拿掉宫小美人嘴里的衣物。

    宫秋嘉温柔地道:“我喜欢,大叔,请再猛些好吗”

    雷贝壳爱怜地望着宫小美人,动情地道:“嘉嘉,记住刻骨铭心的今天吧。”说罢架起美*nv的双tuǐ,开始毫不吝惜地疯狂。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