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局长臣服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二章局长臣服1【3更】

    雷贝壳心中得意,明白英**官彻底被摧垮和拿下,而小法官同样已做好准备。!笔趣阁

    WWW.BIQUKE.COM于是乎,强劲的腰开始提tǐng动,而凶器进出的异响占尽办公室的空间,令法官的威严dang然无存。

    英莉满足地体验美妙,放弃一切抵抗,彻底放松下来,身体完全瘫在办公桌上,尽情地享受男人的努力耕耘和无尽的无法形容的美妙。

    直到雷贝壳把她的双tuǐ放到右边桌上,使她的上半身也不得不跟着往右侧。这时,摆在桌上的红sè小国旗和党旗立刻出现在眼前。

    望到这不容践踏的旗帜,英**官止不住再次生出羞涩,但男人的动作让她狂。最终在异样的刺jī下,英**官忍不住,彻底喷。

    雷贝壳让小兄弟在温热的通道里休息,直到英**官享受够巅峰的愉悦,方把kù袜和小kùkù彻底除去,然后抱起英**官,开始新一轮的享受。

    男人在走,而英莉不得不用手臂搂住男人的脖颈配合男人的高难度攻击。

    只见英**官时而面对男人,时而侧对,甚至有时背对。种种新奇的姿势带给美人无与伦比的刺jī,令她彻底mí失。

    一个小时之后,英**官疲敝地瘫软在老板椅上,而男人压在身上出最后的嘶吼,最终也无力地趴在她身上。

    这一个小时,mén被敲过三次,电话响了二次,而男人终于有了一次。英**官终于得到解脱。

    雷贝壳喘息良久方起身,而此时小美眉早已忍耐不住,待小兄弟走人,立刻吐了软座一片。

    英莉看到这一片狼藉,瞪了雷贝壳一眼。

    但在雷贝壳看来,这眼神有娇嗔,有yin?dang,有满足,就是没有不让。所以他嘿嘿一笑,故意道:“再瞪,是不是还想我强?jian?你啊”

    英莉无语,白了一眼,道:“你再敢折腾,我就叫法警抓你。”

    雷贝壳听到这才不怕呢,立刻提起英**官的二条tuǐ,笑呵呵地道:“你叫啊,让他们看看我怎么征服**官。”

    英莉见此赶紧投降,低眉顺眼地娇柔道:“好姐夫,是我错了,饶了我吧。”

    雷贝壳这才满足,放下英**官。

    英莉赶紧用纸清理掉战斗痕迹,并立刻穿衣服,免得坏蛋姐夫再起sè意。

    雷贝壳安坐在办公桌上,嘻嘻笑着静看英**官收拾,并在她完工后拉住,示意还有一处没清理过呢。

    英莉看到雷贝壳下面那萎缩起来的小家伙,顿时失笑。没想到适才那么凶悍的大家伙现在竟缩水成这副模样。英**官完全忘记当初初见未膨胀的小贝壳时的诧异。熟悉了自家男人的生猛之后,软软的大长虫已经变得不再可怕,而是可爱。

    于是乎,英**官俯下头,用小嘴仔细清理干净小宝贝,又趁小家伙要爆起抬头之前快地塞进男人的kùkù里,并拉上拉锁,免得再给姐夫欺负小姨子的理由。

    雷贝壳嘿嘿一笑,把英**官拉进怀里,温柔地抱着。

    英莉就这样徜徉在男人的怀里,享受着男人的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突然又响。英莉本能地脱离男人,并道:“你快走吧。”

    雷贝壳自然没有久留的意思,但离开之前又伏到英**官耳边道:“下一次让我送什么来啊”

    英莉的yù脸顿时yan红再次密布。这个男人居然摧残她一次还不够,还想把法官的办公室变成他jian?yin?法官的魔窟,真是姐姐能忍,小姨子不能忍。

    就在英**官即将爆之时,雷贝壳悄然道:“这里比较安全哦。”

    英莉无语,哪一个地方也比这里安全啊。本想驳斥,但转瞬就明白男人的意思,这是在躲避姐姐的怀疑。

    如果从此角度,确实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毕竟下班之后的行踪,姐姐会非常关心。如果那时候与姐夫幽会,很难避过姐姐的耳目。而上班时间完全不一样。姐姐根本不会有任何怀疑。

    想到这,虽然不甘心,但似乎不得不接受男人的要求。毕竟她舍不得这个大家伙,更舍不得下面的小家伙。但想到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法官的威严,就冒出难以遏制的羞涩。

    最终yù望战胜理智,而英**官说服自己的理由很简单,既然已经堕落,就让她堕落到底吧。如果一定要做一个选择,她宁愿选择做一个被自家男人在法庭骑的**官。

    于是乎,她收起羞涩,别有意味地道:“什么都不需要送,这里也有外人来访。”又1ù出妩媚的神情,道:“只要是你,就一定会有特别接待的。”

    雷贝壳这才满足地起身,开mén走人。

    英莉拿起桌上的大把玫瑰,嗅着hua香几乎醉了。至于一直在响的电话,她没听见,你听见了吗。

    没有了自家男人,同事和访客终于能进英**官的屋,而那一大片红玫瑰谁都没法忽视,再瞧英**官那红晕未消的脸,可以知道,中区法院一朵hua有主了。

    这条消息迅在法院内部传开,而且据目击者说,收到九十九朵红玫瑰的英**官都幸福的晕了。

    英莉没有去辟谣,本来就是事实嘛,她确实已经名hua有主。当然,她也没法辟谣,或者是没脸和不好意思去辟谣。她确实差点摔倒或者说晕倒,但可不是幸福的,而是被自家男人适才的疯狂折腾的。

    法院的同仁们可不知道英**官是在办公室里被男人干的tuǐ软,才差点摔倒。没人会有其他怀疑,连雷贝壳这个送hua人何时离去都根本无人留意。

    晚上下班时,英莉最终没有把hua带走,既然姐姐已经有了怀疑,就不要再给她增加证据了。

    第二天上午,休息一夜,哪里都没去的雷贝壳神经气爽,整天都不忘在nv老板面前卖?sao讨好。直到下午收到师婕的短信,大局长身体康复了,想享受全身按摩,至于地点,当然是师大美人家里,方便啊。

    这条短信可是赤1uo1uo的献身宣言。这是在告诉雷贝壳,大美人的事彻底过去,能成为nv人了,男人还不过来搞定

    同样的邀请,第二次出,上一次被意外打断,这一次可不能再这样。所以雷贝壳放弃继续安慰俏寡fù,找机会跟她请假,然后溜走。

    师婕这次把局里的事情全部安排完,难得正常下班,在离开办公室时,更狠狠心把移动电话丢进办公桌里。这一回可不能再让它搅黄她的好事了。她已经憋了三十五年,不能再等了,而有一个勉强合格的男人不容易。

    何况,如果再来一次,她不敢保证两个人还有没有情?趣再尝试一次。毕竟这实在是伤士气和心情啊。

    当开车离开秘密基地时,雷贝壳果然出现。打开车mén,请男人上来,直奔最好的西餐厅。

    虽然男人拥有职业的厨艺,但师大局长是工作狂,从来不会1ang费时间自己做饭,所以家里完全没有男人展示本领的东西。就算今天是特别的日子,也只能去餐厅解决。

    又是一次丰盛的大餐,只不过这次请客的变成男人。

    师婕早从其他途径知道雷贝壳不差钱,而且作为要献出一生纯洁的nv人,就算男人没钱,卖血也要付这一顿账。所以师大局长没有留情,招牌名菜尽情上。

    当然,最关键的一道菜一定不能忘记给男人点。上一次可就是疏忽了。这一次不仅没有忘,而且为了自己的幸福,还点了三盘。有这三盘生蚝,就不信男人hua起钱来不满意。

    雷贝壳当然满意,师大美人都主动点这菜了,那就是要他待会努力了。

    最终,这一餐饭在暧昧的气氛中完美结束。

    师婕没有住在安全情报局出资建造的小区,而是在一个高档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反正有住房补贴,她一个大局长也不必在乎钱。

    进到屋中,雷贝壳现有些1uan。这倒是在意料之中,身为工作狂的师大局长虽不是男人婆,但估计也没有闲心经常去打扫房间。所以凌1uan一些是可以预见的。

    师婕对此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同一类人,明白彼此的习惯。若是这里干净整洁的一丝不苟,恐怕雷贝壳才会诧异,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住呢。

    客厅很凌1uan,干脆都不请雷贝壳坐,直接让男人去卧室。

    果然是资深特工兼大局长,办起事来就是干脆。雷贝壳也不客气,径自进去了。

    师婕则去开了一瓶备好的上佳红酒,又拎着两个酒杯进卧室。

    只不过看到netg上的一切,又傻眼了。那上面居然整齐地摆着四个小kùkù,有xìng感,体验风?sao,都各不相同,而雷贝壳正津津有味地品鉴。

    这些东西来自哪里,她当然清楚。这是堆在旁边箱子里等待一起洗的脏衣服。

    于是乎,师大局长把酒杯放到net地道:“怎么,你还有收集这的爱好?”

    雷贝壳摇摇头,道:“我可没有这么变态,与其收集这,还不如收集她们保护的东西。”

    师婕会意,顿时妩媚地白了男人一眼,开始倾倒红酒,同时道:“那你在干什么?”

    雷贝壳嘿嘿一笑,暧昧地道:“我在想,哪一件穿在你身上最xìng感,最美丽。”

    师婕的大心脏这一刻也禁不住跳动,一丝淡淡的红晕浮上脸颊。她笑容满面地盯着雷贝壳,道:“有结果了吗?”

    雷贝壳点点头,道:“有啊。”

    师婕这下还真有点好奇,遂追问道:“哪一件?”

    雷贝壳yin?dang的一笑,手揽上师大美人的同时,顺便下移,直接mo上那浑圆的tún部,嬉笑着道:“这一件”

    师婕禁不住白雷贝壳一眼,嗤笑道:“你知道我今天穿的哪一件?”

    雷贝壳接过红酒杯,得意地道:“我不知道,但哪一个拥有你最新鲜的气味,就哪一个最招我喜欢。”

    听着这么1ù骨的**,师婕禁不住心生异样的刺jī,忍不住调戏道:“你这个家伙就这样泡妞吗。”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错,我这样泡。”说罢手指顺着**,找到小菊hua,轻轻一钻,就让师大美人禁不住向前tǐng身躲避。而雷贝壳恰恰就在美人眼前,接过变成师大局长主动送上mén,而雷贝壳自然不客气地抱住,索ěn。

    师婕败了一招,自然乖乖服输,送上香netbsp;一番热ěn之后,中场休息,雷贝壳举起红酒杯,伸出臂腕。

    师婕会意,立刻把手臂从雷贝壳的臂腕里穿过,跟这个男人喝下jiao杯酒。

    而当她还想去mo酒瓶时,雷贝壳抓住她的手,道:“良辰美景不要辜负,而我希望你越清醒越好。”

    师婕美目横了一眼这个急sè的男人,似在娇嗔他没有情调,并傲娇地道:“我是请你来做全身按摩的,你想到哪里去了。”

    雷贝壳没有一丝哑然,而是一本正经地道:“我知道啊。”

    师婕对这种装憨卖呆很不屑,道:“哪你不想辜负何种良辰美景?”

    雷贝壳嘿嘿一笑,暧昧地道:“看来你是不了解我的全身按摩所服务的项目啊。”遂对哑然地师大美人暧昧地解释道:“按摩既然是全身,当然要包括内外。所以呢,这里要按。”说罢大手扫过那山峰和féitún,在师大美人暧昧的笑容中按上红net,道:“这里当然也要按,”而下面的手同时再次不安分的扫过小菊hua,道:“更不能忘记这里的二个小嘴啊。”

    最终拉着嗔目结舌之余,甚至笑傻的师大局长的小手按上自己高高顶起的小帐篷,傲然地道:“这便是按摩所用的工具,独一无二,别的男人没有哦。”又臭屁地道:“当然,他们就算有,也没脸拿出来。”

    听到这番歪话,师婕算是无言以对,好奇地道:“你到底给几个nv人做过这等全身按摩啊。”

    雷贝壳嘿嘿一笑,momo下巴,若有所思地道:“为了不挨枪子,我觉得还是保密比较好。”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