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青涩少女1【5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青涩少nv1【5更】

    假期里,不需要催nv儿起net,而是道:“那你睡吧,我做好早饭给你温上。※笔.趣.阁

    www.BiquKe.COM※”

    钟慧珺立刻满意地应道:“好的。”

    雷贝壳听到俏寡fù远离,又开始用功耕耘这块稚嫩的宝地。

    当艾姬做好饭,离开去上班时,宝贝nv儿终于能尽情长yín,享受巅峰的愉悦。

    钟慧珺继续小睡补觉,而雷贝壳吃掉艾姬为nv儿准备的爱心早餐,又留下一份更甜蜜的情人早餐离去。

    到了晚上,钟慧珺没有再出现,而雷贝壳就选择去了师大局长家。

    师婕两周未见自家的男人,虽忍着没有主动联系,但上次离去时被撩拨起来的yù望一直压抑,也终于明白了男人的可恶。

    在师大美人看来,这完全是故意的。先把她**地离不开男人,再玩消失。可恨于是乎师大局长把hún蛋男人狠狠榨了一番。

    当然,最终的结果是第二天师大美人没有恢复过来,不愿意起netg,反正她是大局长,就算不去也没人敢管。而雷贝壳还要在俏寡fù面前卖好,于是jīng神抖擞地去上班。

    钟慧珺终于休养过来,想起自己身为大叔的nv人,不能光顾着自己玩,于是趁周末,与宫秋嘉一起拉着大叔出去玩。当然,名义上是向老妈借一个护驾兼提包的。

    与以前不一样,艾姬巴不得nv儿跟雷贝壳相处好,巴不得他们多相处,所以毫不问理由,直接把雷贝壳送出去,还让nv儿随便玩,想玩都就就玩多久。

    于是乎,雷贝壳被两个高中美*nv挎着和拖着,逛了一天街。到晚上,以两个小妞的jīng力旺盛也累了。

    听着她们一边抱怨脚疼tuǐ酸,一边筹谋再去哪里晃dang,雷贝壳很无语。实际上他更累。对他来说,逛这一天比急行军一天都累。

    对男人来说,逛街不仅是体力活的问题,jīng神的疲惫折磨更累。

    为了避免继续受罪,雷贝壳提议道:“去洗浴中心蒸蒸吧,解解乏。”

    钟慧珺和宫秋嘉立刻齐齐注视男人,1ù出异样的眼光。

    雷贝壳读出两个小nv生眼神的暧昧意思,笑道:“别瞎想,洗浴中心也有正规的。我们可以去开一个单间,不需要面对其他人。而且我也会按摩,给你们捏捏tuǐ脚,还能舒服舒服。”

    钟慧珺和宫秋嘉1ù出惊讶,盯住雷贝壳,道:“你还会按摩?不会是想占我们的便宜吧。”

    雷贝壳无语,又傲然道:“我占你们的便宜还用这借口吗。”说罢直接逮住两个小nv生,一个送上一个湿ěn。

    钟慧珺自然嘻嘻笑,乐呵呵的享受。而宫秋嘉有点小害羞,但之前主动干过这事,也很快适应。

    经过这一节,两位小nv生自然不在反对男人的意见,何况折腾一天,出了一身臭汗,洗洗也好。尤其还能享受按摩呢。

    雷贝壳暗中窃喜。当然,不是存了什么坏心思,而是单纯找到拖延时间的好办法。到时候随便泡泡和洗洗,轻松用去一二个小时,再休息一会,一晚上就不需要再四处奔bo了。

    路上挑了一家豪华的洗浴中心,直接就要最好的包间。服务员看到男人搂着两个青netv,却只开一个大单间,顿时聪明地放弃询问是否需要高级服务。

    高档单间看上去和高级宾馆差不多,唯一的不同就是洗浴设施更完善,有单独的大浴盆和单人汗蒸机等等。

    吩咐什么都不需要,再反锁上mén,彻底不用担心被打扰。钟慧珺直接甩掉鞋,扒掉小背心和热kù,之后还不罢休,连文xiong和小kùkù也直接脱掉,就这样光溜溜地扑到netg上,惬意地大喊道:“好舒服啊。”

    雷贝壳和宫秋嘉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不是该有样学样。毕竟关系虽好到直播爱爱,但实际上并没有直接的进展。

    钟慧珺扭头看到这一幕,嘿嘿笑道:“咋啦,既然是洗澡,当然要脱光光。”又调笑道:“怎么,还不好意思。摆脱嘉嘉,大叔的小鸟你又不是没看过。我和大叔爱爱的高清电影还在你手机里存着吧。肯定是天天偷看吧,大叔的鸟儿上有几根mao,你都清楚了吧。”说完放肆地大笑。

    宫秋嘉顿时小脸微红,很不好意思地瞄了瞄雷贝壳。

    雷贝壳见此,意识到小魔nv的话没有错,嘿嘿怪笑着也在v生。

    宫秋嘉似被识破,顿时愈地不好意思。

    钟慧珺看到此幕,更加乐不可支。

    宫秋嘉感受到闺密的蔑视。而她这种年纪的人,最受不了同龄人的嘲nong。要知道,有的这年纪nv生,仅为了不让闺密看不起,连处子之身都敢随便奉献。而宫秋嘉能作为小魔nv的死党,当然也有疯xìng。所以立刻放弃一切,开始脱衣。

    于是乎,一个极为白皙,身材还非常青涩的小美人顿时一丝不挂地出现。与钟慧珺过于丰满的山峰相比,宫秋嘉的xiong部就是两个小山包。而与钟慧珺天生的光洁相比,宫秋嘉的宝贝却是未育,只有稀疏几根若有若无的短细浅线。

    雷贝壳曾在手机里看到过此幕,但在眼前真实的看到,仍控制不住地兴奋,而小贝壳自然而然地起反应。

    宫秋嘉当然会留意自己脱光之后男人的反应,立刻注意到大叔下身的异样,小脸暗红的同时心中莫名浮出一丝得意,似为自己能令大叔兴奋而窃喜。

    本来说实话,有身材火爆的闺蜜在前,她都不好意思1uo身,生怕相形见绌的身材惹不来男人的关注。而现在看来,似乎大有大的妙,小有小的好。她的身材虽然青涩,但一样能吸引大叔。nong不好,大叔还会是一个隐藏的萝莉?控呢。

    于是乎,宫秋嘉也自信起来,本来因害羞想用手臂遮住…,现在也大胆地收手,展示出自己的内涵,扬起头走到另外一张netg上躺下。

    钟慧珺看到此幕,嘿嘿直笑,转而对没有动作的雷贝壳,道:“大叔,你这个sè?胚,不会也含羞吧。”

    宫秋嘉此时也彻底放开,大胆地道:“大叔是怕脱了kù子出丑吧”说罢暧昧地与钟慧珺对视一眼,两个人齐齐哈哈大笑。

    被两个小丫头生生给调戏了,大叔不能忍。小nv生都不在乎,他更不会在乎,雷贝壳利索地脱光衣服,走了过去。

    望到那高高撅起,随着步伐上下颤动的大凶器,钟慧珺美目放光,蠢蠢yù动。而宫秋嘉毕竟还是个雏儿,再大胆也不免羞涩。但虽是雏儿,也是胜过fù人的雏儿,短暂的害羞之后,眼睛更加大胆地盯住那只大鸟,而两tuǐ不由自主地夹紧,似生怕这鸟儿爆起,伤到小美眉似的。

    于此对应,身为fù人的小魔nv,大tuǐ依旧张开,毫不顾忌。

    雷贝壳没有去躺另一张netg,而是问道:“谁先洗啊?”

    钟慧珺道:“大叔先去吧,我要先叫点喝的。”

    雷贝壳道:“那好吧。”他先去冲了冲,泡了泡,又钻进单人汗蒸机里享受去了。

    过了一会,有shì者送来喝的。两个小nv生接收之后,又锁上mén,拿着饮料冲进浴室。

    浴盆很大,而两个丫头个子都不大,所以一起泡了一个泡泡浴,之后撤离时,钟慧珺对赖在汗蒸机里不出来的雷贝壳,道:“大叔,你蒸够久了,小心变netg人干。”

    宫秋嘉看到雷贝壳1ù出很受伤的表情,嘿嘿直笑,然后道:“大叔,快来给我们按摩,你说的哦。”

    雷贝壳无奈,只好从汗蒸机里爬出去。走到外面,看到躺在netg上的两个1uo体美人,不由道:“谁先来?”

    钟慧珺和宫秋嘉齐齐举起手,道:“我”

    钟慧珺见到这,立马把另一只手和两只脚都举起来,道:“四比一,我先来。”

    宫秋嘉当然也不客气,跟着把另一只手和两只脚举起来,道:“现在是四比四。”

    两个1uo体小美人这种姿势恰好让屁屁间的缝隙暴1ù。瞧到这粉红嫩腻的宝贝,本已被蒸萎了的小贝壳又怒冲冠。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人在理会了。

    雷贝壳无奈地道:“一人一条tuǐ,轮着来吧。”

    钟慧珺和宫秋嘉勉强接受此提议,而已没有再为谁是第一个争。毕竟还不知道雷大叔的按摩技术如何呢。

    雷贝壳选择,当然先照顾自家nv人。于是钟慧珺抱着成为实验品的心思,伸出tuǐ。

    做过脚的人都知道那种无法忍受的滋味,尤其雷贝壳的大手力度非凡,即使只用出三分劲,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而钟慧珺做惯娇娇nv,没享受到捏脚的爽呢,就先体验到难以忍受的煎熬,于是乎,大呼小叫加带求饶不可避免。

    宫秋嘉瞧着这一幕,有点胆怯地直望雷贝壳。

    雷贝壳嘿嘿笑着解释道:“这是正常反应,疼过以后才会爽,很解乏的。”

    宫秋嘉赶紧道:“不用了,我不想爽了,我也不累。”仿佛为验证,还补充道:“再逛一天也没问题。”

    钟慧珺这时忍受不住,道:“大叔,先给嘉嘉做吧,我歇歇。”

    雷贝壳也知道小nv生受不得苦,没有再继续,转而去看宫秋嘉。

    宫秋嘉这时候本能地蹦起来,道:“我还是先去蒸一蒸吧。”说罢跳下netg,跑进了浴室。

    雷贝壳唯有转向钟慧珺,道:“还要吗?”

    钟慧珺赶紧摇头,道:“太疼了,享受不了。”

    眼见小nv生享不了福,雷贝壳也没有再勉强,而是道:“这样更好,我也能歇着了。”

    钟慧珺瞧到赤条条地雷贝壳,暧昧地笑道:“大叔,现在没有外人喽。”说罢直瞄那条大虫子。

    雷贝壳1ù出默契地笑容,但没有动作,而是笑着到:“没外人怎么啦?”

    钟慧珺瞪了一眼,没有搭话,干脆地横躺到netg边,冲着雷贝壳张开两tuǐ。

    瞧到那光洁稚嫩的地方已经1ù出一丝水印,而小贝壳立时再一次怒涨,大嘴同时不由干。

    钟慧珺见男人还没有动静,干脆地伸出yù手,monong过溪谷之后,沾着爱?液,搓捻那颗凸起的小豆豆。

    没有森林的遮掩,一切都落在雷贝壳的眼中。瞧到yù指被汁液沾湿,就让人兴奋莫名啊。

    钟慧珺干脆不理会臭男人,挥自家母传的神器的优势,直接把同样娇嫩的粉红峰尖塞进嘴里吸shǔn,完全自己享受自己的。

    雷贝壳这回看不下去了,迅过来,直接把凶器生猛的塞进已经富到流油的小白虎里。

    这一击近半,而钟慧珺满足地用tuǐ盘住大叔的腰,jī烈地迎合后续而来的凶猛撞击。

    浴室里,宫秋嘉泡了一刻钟,被高温蒸的口渴,只能爬出去。但刚到mén边,就听到屋里传来闺密的yin?dang呼喊,顿时明白这对jian?夫?yin?fù又忍不住了。

    之前有过亲身拍摄经历,所以这不算什么,宫秋嘉深吸一口气,就打开mén。

    雷贝壳和钟慧珺不用看也知道是宫秋嘉进来了,但全都不为所动地继续享受。

    宫秋嘉拿到饮料的同时被生猛的大战吸引,再移不开步子。

    而有观众存在,令两个人都生出异样的感觉。于是乎,大战提前结束。

    瞧到闺密嘶叫,颤抖,乃至兴奋到浑身通红,宫秋嘉心中不由生出一丝羡慕和嫉妒,火热的心无形中燃烧,而一个疯狂的念头浮现在脑海,再无法挥去。

    自从闺密有了男人,她不止一次羡慕过。同样,也不止一次听闺密提及,大叔虽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是绝对不会忘记的男人,但钟慧珺不会嫁给他。

    不是因年龄的差距,或其他的原因,而是自始自终,钟慧珺就没有考虑过那种事情和这种可能。对小魔nv来讲,嫁人至少是十年以后的事情。而那个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爱情观。

    对没有把握或不可能看清的未来,为何要1ang费时间呢,专心享受大叔这个老男人带来的快乐岂不是更好。现在的人生就需要放纵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