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姐夫与妹夫2【4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六章姐夫与妹夫2【4更】

    雷贝壳也不回答,而是霸气地道:“既然yù求不满,那我就满足你”说罢在英大律师的惊愕目光下,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伸出猿臂,把英丽抱到身上,抓紧她的双臂,又对英莉道:“莉莉,把桌子清一清,让我先喂饱你姐姐再吃早饭。★笔趣阁

    www.97parse.com★”

    男人为自己出头,英莉无比的高兴。同时明白男人这样做,是彻底把她从尴尬中解脱出来。于是乎,她不管姐姐的大声喝止,迅地把饭菜移到另一边。

    英丽这时有点惊慌。毕竟接受与妹妹分享一个男人是一回事,当着妹妹的面被这个共同的男人干又是另一回事。所以赶紧求饶道:“贝壳,好贝壳,妹夫,好妹夫,饶了我吧,我错了。”

    雷贝壳毫不理会,直接把英大律师放到餐桌上,道:“你既然知道错,就接受惩罚吧。”

    英丽此时拼命挣扎,yù脸也羞得绯红。

    雷贝壳见此,立刻不客气地道:“莉莉,帮我抓住你姐的手。”说罢把英丽的两手压倒她头顶的餐桌上。

    英莉毫不犹豫地听命,接过雷贝壳的班,按住姐姐的双手。

    英丽赶紧又去求妹妹,让她松手。

    英莉此刻与刚才不同。雷贝壳的行为彻底把三人的关系公开化,所以她已能完全放开。毕竟不是真的新娘子,而是早把姐夫大胆偷吃数次的小fù人。于是嘻嘻笑着,道:“姐,急什么,既然你yù求不满,就说嘛。瞧,你妹夫立刻满足你。”又对雷贝壳笑着道:“贝壳啊,好好爱护你大姨子,让她也知道自己妹夫的厉害。”

    雷贝壳嘿嘿一笑,傲然道:“放心吧。既然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那大姨子自然就是妹夫的整个屁股喽。”遂对英丽道:“饥渴的大姨子,你妹夫我会好好强?jian?你的,喂饱你的屁股,别再说我偏心哦。”说罢直接掰开英大律师的双tuǐ。

    英丽真空穿睡裙,这姿势让下面的小美眉完全暴1ù在空中。在妹妹和雷贝壳的注视下,羞得yù脸红透。

    雷贝壳用手捞了一把那丛林中溪谷,又展示给英丽和英莉看,道:“瞧,莉莉,你姐湿了哦。”

    英丽羞得闭上了眼,不好意思见人。

    雷贝壳得意一笑,扯掉浴巾,放出已经准备好的生猛凶器,对英丽道:“大姨子,睁开眼吧,看清楚你妹夫的家伙,他就要占有你了。”说罢把龙头对准yùmén。

    英莉立刻扶起姐姐的脑袋,并掰开那紧闭的双眼,道:“姐,看清楚哦,你妹夫就要**了。”

    英丽被迫睁开眼,正看到,粗大的巨龙缓缓没入宝地。空虚迅消失,饥渴被填满的愉悦让灵魂都欢呼。她本能地放弃了挣扎,一方面是已经没有了必要,反正已经在妹妹面前被男人干了。另一方面则是为享受这份美妙。

    雷贝壳感受到小丽丽早已做好准备,干脆上来就是大开大合的猛攻。

    大理石餐桌被撞的都要移动,英莉看着姐姐逐渐沉醉于男人的蹂躏,1ù出得意的微笑。

    半小时后,英大律师在餐桌上弓起身,而雷贝壳也没有再忍,彻底把小美眉喂饱。

    之后自然是打扫战场重新吃早餐。

    英丽头凌1uan,yù脸绯红,闷着头吃,不好意思看妹妹。

    英莉此时得意了,调戏姐姐道:“姐,吃饱了吗,还要你妹夫shì候吗。”

    英丽不敢反驳,生怕再被男人当众在餐桌上猛干。

    雷贝壳也没有任英**官继续,直接一瞪眼,嗯了一声。

    英莉感受到男人严厉的目光,顿时老实了。

    英丽见妹妹吃瘪,心中得意,公开又如何,男人依旧是自己的。

    英莉看到英丽得意的模样,顿时不爽地暗瞪姐姐。

    英丽此时也有底了,不客气地回视。

    雷贝壳现姐妹俩底下的小hua招,立刻用筷子敲敲碗,道:“吃饭。”

    英丽和英莉姐妹俩立时乖乖地闷着头扒饭。

    雷贝壳很满意nv人们的听话,一顿早餐吃得无比舒爽。

    之后离去时,英莉没有争宠,乖乖地独自开车走。毕竟她跟男人不顺路,而姐姐恰好能带男人一程。

    英丽自然很高兴。这是无形中胜妹妹一筹,而且妹妹还没法争。

    这一回,雷贝壳没有多表示。姐妹有点竞争好,总比合起来对付他强。何况有点竞争,未来的日子会更有味道和幸福。

    没让英大律师送到爱家店,而是在律师事物楼下车,步行去爱家店。

    到今天,钟慧珺还没有回来,而艾姬却已忍不住,频频走神,眉目间还带着netbsp;雷贝壳自然现。其实不现也不可能,谁让俏寡fù总往厨房跑呢。遂在闲暇时,故意对nv老板道:“小爱还没有回来吧。”

    艾姬点点头,道:“是啊,也没说去玩几天。”

    雷贝壳也高兴地点头,道:“那就好,方便了。”

    没有说去喝茶,也没有下文。但艾姬领会了其中意思,绽开的笑脸透着无尽的期望。

    晚上,艾姬自然而然地最后才走。而雷贝壳默契地送她回家。

    这一次虽然依旧饥渴,但已不像之前那样,完全无法忍受,所以雷贝壳先去洗浴,而艾姬也有心端出茶具,先品茶。

    只不过才品了两道茶,情yu火热的男nv就忍不住在沙上完成负距离的合体。

    xìng感的吊带睡裙被完全团到腰间,féi腻的大白兔欢快的跳跃,俏寡fù咬着牙,满头是汗地拼命地开动电tún,套nong着不屈的凶器,而雷贝壳也尽量控制着,让**来临之前,尽量多享受巅峰快感。

    突然呼叫声起,扩音器里传来钟慧珺的声音:“妈,我回来了,快开mén。”

    瞬间,艾姬被吓傻,完全定住。

    雷贝壳却没功夫傻,正要爽呢,于是不管不顾地把俏寡fù翻身压在沙上,疯狂进击。

    艾姬顿时着急地压低声音道:“小爱来了。”

    雷贝壳没有停下,急切地道:“我也来了。”

    艾姬眼见男人不放手,唯有尽力满足,好使快点shè。于是乎,她搂住男人的脖颈,在他耳畔呻yín出最yin?dang的声音和话语。

    钟慧珺可不知道妈妈在被自己的男人猛?cao,还在大声的催促。

    雷贝壳听着昔日典雅的俏寡fù喷出的各种带有脏字的yin?语,终于按耐不住的狂喷出来。

    而此时,艾姬听着nv儿的声音,感受到nv儿马上要进屋的急迫,再加上男人的攻击,和狂放的各种yin?语,也差点到巅峰,只可惜,男人在最后关头,泄了。令她只能无比失落地放弃继续。

    jīng华喷涌而出,灌满小美眉。艾姬只能用手捂着跑进浴室,而雷贝壳擦去脸上的汗,瞬间穿上衣服,方好整以暇地去给钟慧珺开mén。

    待钟慧珺进屋,看到笑眯眯的雷贝壳,顿时大喜,就要掉下大包小包,冲进男人怀里,但被男人严厉的眼神制止。于是乎,小魔nv四处搜索着,问道:“我妈呢?”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去洗手间了。”

    钟慧珺这才放下心,就又想跳。

    雷贝壳依旧用眼神阻止,并道:“随时会出来。”

    钟慧珺这才放弃,只闪电般轻ěn了男人一下,并送上妩媚的暧昧眼神。

    雷贝壳自然明白这意思,这是在说憋坏了吧,待会好好慰劳。

    很可惜,大叔不憋得慌,你母亲帮你忙了。心里话不能1uan说,雷贝壳唯有表示出欣喜和期待。

    钟慧珺这才满足地歪倒在沙上,直呼道:“累死我了。”

    艾姬这时清理过下面,又洗了一把脸,方整理好吊带睡裙走出来,道:“还知道累了,一出去就不回家。”

    钟慧珺抬头现老**脸很红,奇怪地道:“妈,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艾姬不自然地拍拍脸,故作无所谓地道:“哦,喝热茶喝的。”又跟着转移话题道:“既然累,快点洗澡睡觉吧。”

    钟慧珺想到待会还要和大叔进行jīng彩的节目,也不耽搁时间,乖乖地去洗澡。

    nv儿消失,艾姬终于松口气,又幽怨地瞥了雷贝壳一眼。

    雷贝壳嘿嘿一笑,低声道:“刚才是不是没有爽到啊。”

    艾姬顿时白了一眼,没有说话,但会说话的媚眼讲出俏寡fù的心事:你还知道啊,就知道自己爽。

    雷贝壳立刻抓住俏寡fù的手,把美fù拉进怀里,另一只手顺势抓住féitún,sèmímí地道:“那我们继续。”

    艾姬顿时变脸,道:“你要死啊,小爱在呢。”说罢要离开男人的怀抱。

    雷贝壳却没有放手,而是直接抓住俏寡fù的双tuǐ,把她抱起来。

    艾姬自然熟悉这种的姿势,无法反抗的情况下,唯有抱住男人的脖子。

    雷贝壳把俏寡fù压到墙上,道:“小爱在,才刺j见俏寡fùyù分辨,遂道:“让nv儿听到自己爱爱的声音,难道不让你兴奋吗?”

    艾姬的yù脸是红上加红,小美眉处重新燃起的渴望,令她无法反对。面对nv儿随时出来的刺jī,确实更让人兴奋啊。

    雷贝壳甚至抱着俏寡fù走到浴室mén边,低声道:“别出声哦,被小爱听到,我可不负责。”说罢把又嚣张起来的凶器探进小寡fù里面。

    感受着内里的满足,艾姬不得不咬紧牙关,免得出声音。

    浴室mén里,nv儿洗澡哗啦啦,浴室mén外,母亲被*噗嗤嗤。

    艾姬借人生最大的紧张,经受到人生最大的刺jī。只可惜雷贝壳担心1ù馅,早早的离去,让俏寡fù安心之余,又无比的失落。

    回到沙边,雷贝壳也放下了俏寡fù。

    艾姬对男人半途而废很是不解,非常不爽。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安全点,等小爱洗完澡再干。”

    艾姬不由轻啐。这男人还有脸说这话,刚才怎么不考虑安全点。不过钟慧珺进浴室时间不短了,她也整理好睡裙,开始泡茶。

    雷贝壳的小心没有做错。也就一分多钟,钟慧珺就裹着浴巾出来。

    所以呢,即使看到母亲的脸更红,汗更多,小魔nv也没有太多的怀疑。毕竟桌上还有热腾腾的茶呢。虽然以前这样喝茶时,从来没有热成这样过,但总有第一次不是。

    钟慧珺不用劝,主动抱怨累,去睡了。

    nv儿消失的初始数分钟,艾姬还是一位庄重的母亲,但五分钟后,就变成面带桃hua的美fù,一切只因坐进了男人怀里。

    现在跟刚才不一样,之前浴室里有水声,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动静,所以能嚣张的享受,而现在即使nv儿睡着了,也不能出大的声音,以防止吵醒。

    于是乎,沙上上演慢动作大戏。既然不能jī烈,那就给与最深的刺jī。每一次龙头都触碰宫口,而频繁的研磨令俏寡fù产生难以言表的空虚。

    雷贝壳看得出俏寡fù的难熬,突然加数下,然后把巨龙尽数送进宝地,当龙头挤开宫颈,访问hua蕊之时。艾姬承受不住突然的刺jī,浑身颤抖起来。

    事后休息半小时,喝过茶,艾姬依依不舍地送别男人。

    俏寡fù忙着收拾东西,却不知道适才还在干自己的男人,带着还沾有自己jīng华的凶器,钻进nv儿的宝地。

    适才客厅上演哑剧,而现在卧室上演同样的戏码。唯一不同的就是前者的主角是母亲,而后者的主角是nv儿。

    这一次大战过后,钟慧珺依旧绞缠着雷贝壳,不让走。

    雷贝壳无奈,只好在里面反锁上mén,方答应赔睡一夜。

    第二天清晨,正想爬起来跑路,钟慧珺也被惊醒,立刻又粘住男人,开始早安?咬服务。

    青netv这样卖力,雷贝壳自然无法走了。结果早cao也随之上演。

    或许运动太剧烈,使得大netg在晃,异样的动静让已经起netg的艾姬听到,于是俏寡fù在外面随口喊道:“小爱,醒了吗?”

    可怜的母亲不知道nv儿正被自己的男人蹂躏呢,而正肆虐的小贝壳此时麻爪,静止不动。

    钟慧珺深吸口气,平静地道:“我还要再睡一会。”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