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酒醉人疯狂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五章酒醉人疯狂1【3更】

    雷贝壳见此,毫不犹豫地拿出大杀器,tǐng着下身,道:“咱们要不要也来场比赛,看看是金刚钻硬,还是mén牙硬。*笔.趣.阁

    WWW.BiquKe.CoM”

    韩莺莺现在又不是跟情敌斗气那边失去理智,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才不会上当,而是白了一眼雷贝壳,道:“你想得美。”转身抱起红酒,道:“我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多喝一杯酒呢。”

    说罢还豪爽地举起瓶子,对嘴吹了一大口,然后感叹道:“这一口估计得搞去我半个月工资吧。”

    雷贝壳莞尔,笑道:“那你最好慢慢喝,每次只喝一天的工资,这样大概不会心疼。”

    韩莺莺撇撇嘴,道:“我心疼什么,又不是hua的我的钱。”

    雷贝壳无语,只好道:“反正这瓶酒都是你的,随便你怎么喝,行了吧。”

    韩莺莺又变脸,道:“干什么,都给我喝,想灌醉我啊。”转而又贼笑地道:“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啊。”

    雷贝壳傲然一笑,道:“我要真对你图谋不轨,就不会让你喝了。”

    韩莺莺不明白什么意思,傻傻地直望雷贝壳。

    雷贝壳笑着解释道:“既然要成为nv人,当然要刻骨铭心才会记忆深刻,我怎么会1ang费那样的大好机会。”

    韩莺莺顿时脸儿一红,道:“就你们臭男人的huahua心思多。”

    雷贝壳莞尔,道:“难道你们香nv人的huahua心思就少了。”

    韩莺莺又是不解,好奇地望着雷贝壳,想听解释。

    雷贝壳伏到韩老师耳边,低声道:“有人想要我把她的三个小dong都灌满哦,我是不是该履行承诺啊。”

    韩莺莺这次真羞得不行,连带小屁屁都有点搔痒,甚至坐不住,不由站起来。

    雷贝壳看到韩美人夹着屁股跑掉,顿时忍不住狂笑。

    韩莺莺顿时不满,又跑回来挥起两只小拳头捶打雷贝壳。

    雷贝壳任由韩老师轻轻的拳头按摩,突然弯腰抱住她的小屁屁,把人抱起来。

    韩莺莺惊呼出口,叫道:“你做什么?”

    雷贝壳故意恶狠狠地道:“当然是灌满下面的小don罢腾出的一手食指已经隔着裙子和小kùkù找到小菊hua,微微用力轻捻。

    虽然隔着两层衣服,但是裙子和小kùkù都是非常薄的料子,根本阻挡不住男人的暴力侵袭,所以韩莺莺明显感觉到异物直扣菊huamén,顿时大恐。正yù惊叫,却现雷贝壳笑谑地直望,而后面的刺jī也同时停止。所以惊呼也变成娇羞,不好意思低下头。

    雷贝壳嘿嘿一笑,故意调戏道:“怎么,愿意让灌啦?”

    韩莺莺急忙叫道:“不行,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雷贝壳这下抓住话头,笑道:“那我等你准备好哦。”

    韩莺莺被这般反复调戏,终于忍不住爆,使劲猛捶雷贝壳,嚷道:“坏蛋,大坏蛋。”

    雷贝壳看到气得脸蛋通红的韩老师,明白料够了,于是放下她,道:“开个玩笑啦,”又故意道:“谁让你刚才说大话喽。”

    韩莺莺无语,彻底被戏nong的没脾气,唯有抱起酒瓶,又灌了一大口。

    雷贝壳见此,不得不道:“别喝醉了,待会还得去对付你的负心汉呢。”

    韩莺莺不满地道:“要你管啊。”

    雷贝壳明白适才的玩笑有点挑战本xìng清纯的韩老师的极限,遂真诚地道:“刚才对不起啦,一时兴起,如果有冒犯,我这里向你道歉,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认打认罚,随你处置。”

    看到男人认错态度如此诚恳,韩莺莺本就不大的无名火顿时消散。实际上她当然明白适才的闹剧完全是玩笑,但雷贝壳的行动太直接,让她生出难以处之的羞涩。

    而在这种真诚道歉的影响下,羞涩变得不再无法承受,所以她心态恢复正常,只不过依旧不依不饶地道:“这笔账先记下,以后再算。”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好好好,就怕没账算,以后都没有理由去找你了。”

    韩莺莺无语,不满地道:“大叔,你是小爱的男人啊。”

    雷贝壳厚脸皮地道:“小莺莺,叫得这么亲热,难道也想向小爱看齐吗。”

    韩莺莺再强也强不过男人的厚脸皮啊,唯有不搭理这个耍宝的男人。

    雷贝壳哈哈一笑,也不再胡搅蛮缠吗,道:“好啦,到此为止,不调戏你了,韩老师。”

    韩莺莺顿时白了一眼,没有言语,而是拿红酒出气,似真要把几年的积蓄喝出来。

    雷贝壳看到此架势,觉得不能再等了,遂道:“别喝了。”又对yù生气地韩老师道:“我们也别等到深夜再行动了,现在就去抓你的负心汉吧。”

    韩莺莺听此也不再置气,急不可耐地道:“好啊,”

    雷贝壳把周均怀的号码给朱萱瑾,让查询地址,然后两人离开包厢。

    韩莺莺自然而然地一手拎酒瓶,一手挎上雷贝壳的臂弯。经适才的折腾,两人的关系又有不同,熟悉的感觉比之前更进一步,行事也愈随便。这也达到雷贝壳的目的。

    当上了车后,朱萱瑾的回复已经到达。雷贝壳立刻开车出。

    目的地是在一所中学附近,按韩莺莺所言,应该是周均怀从学校分到的房子。

    又一次玩秘密潜入,实在太熟练了。唯一惊奇的就是周均怀的房子不是单身宿舍,而是正经的二室一厅,比韩莺莺的住处还要高一等。而周均怀目前只是什么都不是的普通教师。看起来结jiao一个权贵家庭,还是有收获的。

    雷贝壳从没有锁上的厨房窗户潜入,进入客厅之后却听到nv人的yin?叫声,而且听起来就是负气而走的刘翠莹,只没有想到扭头两个人就又搞到一起。看起来周均怀哄nv孩还是很有本事的,怪不得当初韩老师会被骗到手。

    雷贝壳无声无息地走到mén口,以极慢的度打开mén,从缝隙里看到周均怀正背对着他猛干跪在netg上的刘翠莹,嘴里还霸道地道:“小?婊?子,还离开我吗。”

    刘翠莹虚弱地叫道:“不,我爱死你了。”

    雷贝壳这下明白了,周均怀这小子采用了最简单粗暴也是最聪明的办法挽回失去的nv人。那刘翠莹看上的就是他的netg上再赢回nv人的心。

    瞧瞧地上扯烂的衣服,估计这小子都是强行得逞的。现在看来,他的目的是实现了。

    只可惜,雷贝壳来了。无声无息地走到周均怀身后,直接把人捏晕,并提住身体。

    刘翠莹正诧异男人怎么不动了,就觉颈间一痛,也晕了过去。

    之后把1uo体的两人绑到一起,照例méng上nv人的脸,扛出去。

    学校放假期间,办公楼和教学楼都没有人,而这里的情况,韩莺莺也不清楚,所以干脆就直接把两个人从洗手间吊到窗户外。然后锁上mén,堵死锁孔。

    这下想解救他们必然会引起大动静,到时候周均怀就能在学校里扬名了。

    韩莺莺在雷贝壳忙完之后,才在雷贝壳的带领下过来欣赏成果。瞧到四楼外那两个黑乎乎的影子,虽看不太清,但已心满意足。毕竟不是张淘淘nv王,没有那么能折腾。在她看来,这种惩罚已经足够。

    事实上也是如此,事后被救下来的刘翠莹到没有泄1ù身份,毕竟虽知道她是周均怀的nv朋友,但也只能怀疑,不敢胡1uan说,而只要身为教育局副局长的父亲出面,就不会再有议论声。当然,此举反而让知情人肯定**是刘翠莹。

    刘翠莹虽怀疑可能是雷贝壳雇人做的,但没有证据,而且问过父亲韩莺莺被提拔的事情,最终父亲探听到是黄槟安全情报局局长亲自打的电话保人。

    这下刘翠莹父nv立时偃旗息鼓。光是官职的级别就差三极以上,而实际权力的区别更是天差地别。所以韩莺莺绝对不能得罪。刘翠莹本来已经原谅周均怀。毕竟他是难得的男宠,到现在也顾不得了,直接蹬走。

    刘翠莹的父亲更是出面直接让学校开掉周均怀,并且禁止巨基市的大小学校聘用道德败坏之人。

    有过当初与nv人秀1uo体,刘翠莹父亲的理由非常正当,于是乎,周均怀只能灰溜溜的走人。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韩莺莺关心的了。脸也打了,人也惩罚了,她彻底笑开心,回去的路上,雷贝壳开车,她喝酒,结果到南里三中时已经醉醺醺。

    雷贝壳知道韩老师心里tǐng郁闷,所以没有阻止她喝酒。喝酒只会难受一天,而若不泄出去,会难受许久。让韩莺莺泄一次,以后会彻底放下这段过去。

    如上次把韩老师抱上楼,开mén进宿舍,再放到netg上,准备离开时,韩莺莺揽住他脖颈的手忽然用力,阻住雷贝壳,笑眯眯地道:“你干什么去啊?”

    醉酒后的美人,还真有点憨态可掬,尤其红扑扑的小脸,很是you人。

    雷贝壳道:“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韩莺莺却不松手,嚷道:“我们还没完事呢,回去干什么。”

    雷贝壳无奈地道:“活干完了,人都吊楼上了。”

    韩莺莺忽然1ù出nv人的妩媚,羞答答地道:“你还没灌满人家的三个小dongdong呢。”

    雷贝壳无语,原来韩莺莺说的是这没干完。他当然不会把韩老师的醉话当真,否则第二天韩美人指不定会拿菜刀追杀他,于是道:“已经灌满了,真的。”

    韩莺莺松开雷贝壳,去momo小嘴,之后不满地道:“哪有,你骗人。”

    雷贝壳无语,这该怎么糊nong过去啊。本来一走了之最省事,但又不放心喝醉了的韩美人。

    韩莺莺这时候已经爬起来,主动抓住雷贝壳腰带,强行解开,还吃吃的笑道:“我要被你的牛nai灌满所有的dongdong。”

    醉酒后的韩美人明显完全失去自制力。

    雷贝壳无奈,只能先敷衍她,然后趁她忙活的时候想主意。

    韩莺莺跪在netg上,大口地吞吃鸟儿,还故意出tian漱的声音,并yin?dang地唱道:“牛nai,牛nai,快快来,快到莺莺的小嘴里。”

    醉酒的韩美人彻底放开,非常风sao,倒让雷贝壳yu火升腾,只可惜眼前不是释放的时候。但韩老师的话到提醒了他,遂抱起yù求不满的韩莺莺,跑到冰箱前,果然从里面现数盒硬包装鲜牛nai。

    拿了一盒返回netg边,放下韩莺莺,得到自由的韩美人继续原来的服务。

    雷贝壳把吸管netai盒,另一边吸管顺着龙头netai来了,快吸。”

    韩莺莺果然上当,尝到nai味后猛吸不止。

    果然,等一盒鲜nai下肚,韩美人也心满意足。

    雷贝壳终于松一口气,准备撤离,但刚走两步就听到韩老师的召唤,不得不转过头,就见一样东西飞到脸上。摘下一看。吓韩美人湿乎乎的小内kù。

    再看netg上,韩莺莺羞涩地并着双tuǐ,妩媚地道:“还有两个dong呢。”

    雷贝壳无语,心道今天不欺负韩美人一下,看来是走不了了。于是干脆狠下心又返回。

    醉酒后的韩莺莺完全失去nv孩的羞涩,看到雷贝壳过来,美目一亮,抓住那依旧tǐng翘的家伙,幸福地道:“小贝壳,要喂饱你家小莺莺姐妹俩哦。”

    雷贝壳再忍不住,掀翻韩美人,tǐng身而上。

    韩莺莺先是吃吃笑,继而惊呼,然而哦哦的yin?叫起来。

    雷贝壳很是无语,没曾想韩老师还有这天分。他确实掀翻了韩美人,但为的是把双tuǐ竖起来并拢,tǐng身而上的目标也是大tuǐ间,与小美眉唯一接触的只有龙身。至于访问小菊hua的仅是手指而已,而且还不敢进去。

    只有这些,而韩莺莺却如真爱爱一般,配合的?1ang?叫,他也只能奋力地撞击美人的小屁屁,带给她更大的运动感觉。

    不过雷贝壳的罪没有多受,韩老师的嗓子实在是bang,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声音,那huo人耳膜的yin?语让人血脉沸腾,配合天籁般的嗓音,很快就拿下小贝壳。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