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寡妇开门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寡fù开mén2【3更】

    不管怎样,一天平静地过去。*笔.趣.阁

    WWW.BiquKe.CoM

    晚上关mén后,雷贝壳送艾姬回家。

    这一次进了家mén,即使没有nv儿的打扰,jian情火热的男nv也没有急着搂抱在一起。

    先轮番去洗澡,然后就是漫长的饮茶,还有就是翻出旧时的录像,看看俏寡fù如何从可爱的萝莉变成青net年少的大姑娘。

    看到电视里面的大美人才上高中就拥有不下于钟慧珺的神器,终于能够确认钟慧珺的神奇遗传自哪里。

    录像抵达二十岁时被噶然而止。

    雷贝壳想说没关系,想看看姑娘怎么变成**。

    艾姬却摇摇头,道:“我不想看。”又动情地道:“我就是你的大姑娘,所以我只要你看到我是大姑娘。”

    雷贝壳不由莞尔,道:“阿姬,待会我会让你这个大姑娘渡过刻骨铭心的一夜的。”

    录像调回重新开始。当屏幕里的艾姬风华正茂,渡过十八岁生日时,定下的整点钟声响了。

    艾姬先是傻了傻,继而迅猛地窜进雷贝壳的怀抱,饥渴索ěn。

    而等于天雷勾动地火。雷贝壳反手抱起俏寡fù,直接踹开卧室的mén,把饥渴的美人丢到了netg上。单手一扯,把腰间的浴巾拉下,扔到一边。

    艾姬躺在netg上,妩媚地奉送这秋bo,看到那一根高高撅起的生猛凶器,忍不住爬过来,饥渴地tian舐。

    雷贝壳没有让俏寡fù享用太久,就简单粗暴地扒掉俏寡fù的睡裙。

    艾姬一如往日般完全真空,此时彻底赤身1uo体,又想起大姑娘的羞涩,两手并拢,一手护着小美眉,一手遮住大白兔,羞答答地道:“人家是第一次,你要温柔点哦。”

    俏寡fù手虽捂着,但对大白兔几乎没有影响,而且圆球被托起,愈生出youhuo。至于下面光洁之地,确实越遮越勾人。

    瞧到俏寡fù卖?sao,雷贝壳不客气地道:“现在才说温柔,晚了,今天爷要让你流血。”说过抓住俏寡fù的两脚,直接提溜到netg边,再大大地分开,

    那圣洁的宝地光洁没有一样mao,而经过二个小时的期待,早就有汁液往外渗出。雷贝壳扶正大龙,用龙去研磨,同时眼睛不由飘向俏寡fù。

    艾姬此刻也无比紧张起来。毕竟蓬mén已有十年未迎男人,那滋味甚至都已忘记,而剩下的只有对新男人生猛凶器的期待。

    说实话,看到雷贝壳那夸张的大家伙。俏寡fù心中实际有点害怕。只因亡夫的那东西实在很小,让俏寡fù惊异自己如何能接纳现在的大家伙。

    但想到可以推测的幸福,紧张和害怕都不在重要。与男人负距离的合体才是最you人的事情。

    而想到未来的美好日子,一切又都不重要,还是享受眼前吧。

    雷贝壳没有让俏寡fù等待太久。巨龙开始缓缓的tǐng进,而阻力出乎预料的强大。早就看到那微不可查的刀口,明白钟慧珺是破腹产,所以俏寡fùnv人的宝贝必然依旧很紧,而且禁yù十年,恐怕也不会比处子弱多少。

    比预想的更紧只能说明那个死去的家伙太废材,怪不得没有让艾姬体验到nv人的快乐。看来今天真的要按照第一次开拓。

    虽然已经足够润滑,但艾姬依旧感到丝丝不适。从下面的感觉能明白,男人的家伙实在过于粗大。虽然不适,但俏寡fù非常喜悦。眼下这支胀满和充实才是成为nv人的感觉啊。

    雷贝壳放缓攻势,缓缓tǐng进,直到进入三寸,阻力突然又增。看到俏寡fù皱眉里1ù出别有意味的娇羞和期待,顿时明白再往里都是未开放的处子地。

    想到这,先深ěn一番俏寡fù,又兴奋地道:“记住这刻骨铭心的一晚吧,你是我的n罢奋力一tǐng,凶器又入三寸。

    艾姬明白这代表的意思,痛楚中流下幸福的泪水。虽然没有血流出,但这个男人的侵占才是彻彻底底的占据。外面还有近二寸,若全部消失,恐怕会深入hua心里面。

    那才是代表nv人的地方。俏寡fù深情地望着男人,道:“我要全部属于你。”

    雷贝壳闻言兴奋地掐住俏寡fù的腰,先用龙研磨宫口,待俏寡fù麻爪无力的间隙,骤然力,让龙彻底挤进去。

    那神秘的hua心,让人沉mí。龙颈被挤得生疼。但只需微微摇动,就把俏寡fù刺jī的周身颤抖。再奋力研磨一番,俏寡fù就控制不住地嘶叫,背腰弓起,全身颤抖,而巅峰的hua液也喷涌而出。

    雷贝壳静止不动,直到俏寡fù不再大喘气,明白她恢复一丝体力,就开始真正的征伐。

    ……

    不知是第几番jī战,艾姬跪在netg头,身后是男人凶猛的冲撞。而眼前是netg头边亡夫的照片,瞧着这个马上要被遗忘的人,心中道:“再见了,来世不要找我。”跟着把照片盖上。

    雷贝壳看到这一幕,没有多言,而是把更猛烈的攻击送到俏寡fù心田。

    当天边泛起鱼肚白,俏寡fù已经歇歇战战,不记得有了多少次巅峰的感觉。之前三十六年一次也没有,而今天却已经享用到数不清。看看雷贝壳,不枉等待这个男人十年啊。

    为了以后的幸福,艾姬终于止住了还能奋战的男人。该让他歇歇了。这可是自家的宝贝,不能累坏了。当然,小美眉也有点撑不住,该喘口气了。

    小睡了有一个小时,雷贝壳就爬了起来,为俏寡fù盖好被子,留下去店里了的纸条,悄然离去。

    到下午,累极的艾姬方缓过一口气,被饿醒。看到netg边的纸条,也就不再考虑去店里,反正有自己的男人看着。此时才能感觉到,有一个男人多么的好。

    一夜的折腾,下面还有点火辣辣,也确实不方便去。

    拖着又累又疲,还带着疼痛的躯体,把仅摆了一天的亡夫照片收进箱子里,彻底锁上。下一年,终于不必再打开这个箱子了。

    躺在netg上,看着污迹遍地,却不舍得收拾。这是拥有男人的证明啊。俏寡fù真想告诉世人,她也有爱人了。

    兴奋过后,终究又想起长大了的nv儿,不知道她是否能接受雷贝壳做父亲。虽然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很和谐,但那只是员工大叔和老板nv儿的关系,和谐才是正常的。

    谁知道员工大叔变成员工新爹之后,nv儿会如何想。为了预防万一,暂时还是不能说,还得保密,再观察。

    当然,俏寡fù的压力也不是太大。如果nv儿真的无法接受,大不了把唯一的老公变成唯一的情人,反正法律保护,这样nv儿不必认新爹,而她也有终生陪伴的男人。

    想开了的俏寡fù心情愉悦,哼着歌去整吃的。

    而心情一样愉悦的雷贝壳却收到小姨子的幽怨电话。这世上有暧昧关系的小姨子只有一个,那就是英**官英莉。

    小姨子打电话自然有好事,很明显想姐夫了呗。当然名义上是谴责雷贝壳把姐姐丢下三天不管。

    雷贝壳自然赔不是,当然,饭店里忙是能百用不变的理由。并顺便说明本来就计划今晚登mén,没有打电话是想给惊喜。这一点倒是没有欺骗英**官。本来的计划就是今夜取回姐妹俩。

    英莉听到男人要来,顿时什么不满都消失了。在电话里腻歪几句后,并嘱咐姐姐还不知道,到时候别忘了惊喜后,英**官挂掉电话。

    雷贝壳有点后悔许诺惊喜。搞什么才是惊喜呢,总不能光送他这么一个大男人。而像对付朱萱瑾那样无声mo上二十三楼的手法也不合适。最终还是选择了俗套的红玫瑰。

    虽然俗套,但是他还没有送过,而这就是最大的惊喜。

    英丽晚上下班回家后,觉得妹妹很奇怪,不急着做饭,也不让她去做。问原因,推说不饿。可是她有点饿啊,想做法吧,也不许。说是等等,坚持一会,一起吃。

    没有办法,英大律师唯有陪在妹妹饿肚子,看电视。

    待到九点多,都要犯困了,妹妹却还jīng神百倍地看电视。

    此时,mén铃突然想起。英莉道:“姐,你去开mén。”

    英丽看妹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知道没办法支使妹妹,唯有自己起身去开mén。

    等姐姐离去,英莉1ù出得意的微笑。她哪有这么喜欢看电视,而且就算以前喜欢,今天也不会喜欢。她表面在看电视,心早飞到男人身上。大多数聚jīng会神的时间都在走神而已。

    虽然憋了一晚上,但总算达成目的,一会就能支使姐姐去做饭啦。而她吗,身为小姨子,当然要照顾好姐夫,不能让小贝壳埋怨姐妹俩招待不周不是。

    想到待会就要跟姐夫当着姐姐的面**,就忍不住全身兴奋,真是越来越疯狂啊。明知道这样被现的后果无法承受,却又按耐不住地要去实行。正因为被现的后果无法承受,才会又无穷的吸引力和形容不出的刺jī勾动她啊。

    英丽打开mén,没有见到人,却见到塞满mén口的一团玫瑰hua。

    瞬间惊喜充满心田,待玫瑰进屋,1ù出主人,英大律师双目1ù出浓密的爱意,忍不住湿ěn一番情郎。

    “姐夫来了啊。”英莉也装作喜悦的过来,但看到hua虽大,但只有一束,而且全送给了姐姐,顿时无比的失望,但转瞬有回复正常,掩饰住真实的感情。

    这一次,英丽被hua海和男人mí醉,没用现妹妹的异样。

    雷贝壳一直留意,当然注意到,先对英丽道:“把hua放起来吧。”

    英丽闻言欣喜地转身去找大hua瓶。

    雷贝壳趁此良机,伏到英莉耳边低语道:“你也有,早已定下,明天会送到法院。”说罢1ù出暧昧地笑容。

    英莉顿时大喜,不满瞬间烟消云散,又对适才的小孩子反应感到不好意思,但姐姐马上就要过来,感觉调整好情绪,最后送给姐夫一个待会奖励你的眼神。

    英丽回来后,自然地问雷贝壳吃饭了没用。

    雷贝壳没用吃,并表示不饿,不用做。

    英莉cha口道:“你不饿,我们饿啊。刚才光忙着看电视了,既然姐夫来了,就一起吃点吧。”又对英丽道:“姐,这次姐夫送上了大礼,你是不是要亲自下厨,犒劳姐夫啊。”

    英丽不疑有他,点点头道:“好啊,你陪你姐夫坐一会,我去做饭。”又对雷贝壳道:“今天你不饿也要吃哦。”说罢暧昧地眼神直瞄。

    雷贝壳当然明白英大律师这是让多吃点,好晚上有jīng力运动,遂点点头,道:“好的,你去做吧。”

    英丽去了厨房。

    而英莉诡计得逞,1ù出得意的jian笑。

    雷贝壳看到英**官的笑容,顿时醒悟过来。眼前的一切不是巧合,而是某个小姨子为偷吃姐夫故意设计的。

    什么惊喜啦,没吃饭啦。有惊喜方有理由让英丽心甘情愿的下厨,甚至还会用心去做,那样就能hua去更多的时间。而拖到九点多还不吃饭,当然就是为了支开姐姐,好让小姨子偷吃姐夫喽。

    果然,带英丽进入厨房,并关上厨房的mén。一直注意后方的英莉立刻放弃盯了一晚上都恋恋不舍的电视,骑到了姐夫身上,妩媚地道:“这算是惊喜吧。”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你给我惊喜,我这个做姐夫的也不能亏待小姨子。”说罢下面的小贝壳迅抬头,直接戳到小莉莉脸上。

    感受到那份湿润和温热,立刻明白英**官里面一丝不挂。既然早有预谋,当然就会有所准备。所以平时睡觉前穿的家居服被放弃,睡觉前才换的xìng感睡袍架上,而且里面还是真空。

    英丽也奇怪妹妹为何会这么早换睡裙。毕竟穿上睡裙时通常是真空,这种状态可是会走*。当家里又没有外人,也没有多想。

    英大律师怎么会想到妹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偷姐夫呢。

    酝酿了一个晚上,英**官显然已经准备好。从湿到近乎滴落的美眉就能看出。于是乎,雷贝壳直接掐住美人的腰,把小贝壳tǐng了出去。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