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香艳惩罚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二章香yan惩罚1【3更】

    朱萱瑾听到这般无耻的言论,忍不住爆笑,道:“我可装不了八十老太。☆笔趣阁www.biquke.com☆”

    雷贝壳摆摆手,一副闷sao的模样,道:“没关系,年龄八十,身体十八的妹妹干起来更爽。”说罢**地目光直打量严重走*的朱宅nv。

    朱萱瑾当然明白现在不仅是穿的暴1ù,下面湿漉漉的小kùkù更把思想也暴1ù出来。只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找回宅nv的属xìng,脸皮极厚的忽视那种尴尬,而且不示弱地回应道:“就算八岁萝莉,你也休想容易到手。”

    说罢兴致冲冲地再一次拉开衣橱,从下面chou屉里翻出一个八万伏防狼器,还特意在雷贝壳面前打开开关,只见火hua在两极间闪烁,滋啦的声音让每一个男人都汗mao倒竖。又笑嘻嘻地瞄着雷贝壳,比划着道:“我是不怕sè?狼的,至于午夜?jian?魔,那是什么,能吃吗”

    雷贝壳对朱宅nv此时卖萌无语,但更无语的是她准备也太充分了,遂认真地道:“你玩真的啊。”

    朱萱瑾扬扬头,得意地道:“既然玩游戏,当然要有道具喽。”

    雷贝壳暧昧一笑,又重复地道:“我是说你玩真的啊。”

    朱萱瑾先是不解,继而醒悟,这个男人是在说,居然拿出真家伙,真防狼器玩,是不是代表同意某人真强?jian啊。顿时脸红不好意思,但既不否认,也没有承认,而是恶狠狠地挥舞着八万伏防狼器,道:“不怕挨电你就来,”又补充道:“失手可别怨我。”

    雷贝壳本来想mo过八万伏防狼器自己电自己,给朱宅nv展示一下自家的承受力,但想到太嚣张不好,还是给这个可怜的美人一点游戏的感觉吧。若是展示过,她又如何体验游戏的刺jī呢。

    于是道:“那你可小瞧我了,告诉你,挨电就算我输,随你处置。”

    朱萱瑾顿时兴奋地道:“那电到就算我赢。”跟着又担心地道:“电不坏人吧。”

    雷贝壳莞尔一笑,道:“你没看说明书啊。当然电不死人,这是用来抓人,又不是杀人的。顶多麻一会,失去行动能力。如果真能轻易电死人,还会随便销售吗。”

    朱萱瑾顿时醒悟,适才关心则1uan,忘记了最基本的常理,遂鬼笑道:“电到你,可别怪我惩罚你哦。”

    雷贝壳瞧朱宅nv的模样,似乎真抱着赢的希望,不然也不会准备充分。既然如此,要不要假装失败一次呢。毕竟nv人是需要宠的,若他牺牲一下,能让美人开心,似乎也不算赔本生意。反正游戏长久着呢,他还怕赚不回来吗。

    何况,现在事实很清楚了,朱宅nv是随时准备献身的。面对早晚会成为自家的nv人,牺牲一次已经够占便宜了。

    想及此,决定给朱宅nv一次战胜sè狼的机会。让她电自己一下,好认输。

    不过他虽然能承受八万伏的防狼器,但挨电的滋味不好受,所以还是假装挨电吧。想来以他的度,定能轻松让朱宅nv误会。到时候只要假装抖动,失去一会行动力就行。

    做出决定之后,遂道:“电到我就算我倒霉,虽然我是午夜?jian?魔,但反派角sè总是没有人权的。”

    朱萱瑾很满意,更高兴,终于能玩真人游戏啦。只是想想就兴奋地抖啊。立刻催促雷贝壳道:“你快出去吧。”

    雷贝壳傻眼,问道:“出去干什么?”

    朱萱瑾理所当然地道:“玩游戏啊,你不出去玩什么。既然玩,当然是从头开始。我是一个宅在家里的少nv,你这个午夜?jian?魔总不会住在我家吧。”

    雷贝壳被噎的无语,举手投降道:“好,我出去。”

    朱萱瑾这才喜滋滋地提醒道:“你刚才本事那么大,都从窗户里爬进来了,还怕什么,午夜?jian?魔先生。”

    雷贝壳当然不怕进不来,只不过故意配合而已,此时恶狠狠地看着朱萱瑾道:“等待被强?jian的宅nv美人,一个人在家时注意锁好mén窗哦。”

    朱萱瑾扬扬头,道:“本小姐有防狼器,才不怕sè?狼呢。mén照关,窗户照开。”跟着指着大mén,道:“午夜?jian?魔先生,请走吧。”

    雷贝壳只能溜出朱萱瑾家,准备演戏演全套。既然朱宅nv话里都明确暗示了,也别找其他mén路,还是原路爬回书房的窗户吧。免得从其他地方突然溜进去,反而会真吓到美人,那样可就不太好。

    朱萱瑾一个人留在屋里,有点小紧张。这可是即将真被强?jian,不是玩过家家。身为一个大姑娘,不紧张才怪,就算她是神经粗大的极品宅nv也不行啊。

    那个男人很快就会爬进来,她该做什么呢。对了,她扮演的是一个宅nv,该干什么干什么。

    只不过有宅nv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还抱着八万伏的防狼器吗。想到防狼器,朱宅nv又有点担心。

    这东西肯定不会电死人,但肯定好受不了。万一失手电到雷贝壳怎么办,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啊。虽然这个家伙本事极大,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他可是千挑万选,难得一遇的极品**。万一伤了,她会后悔死。

    得,反正是玩游戏,反正准备被强?jian了,还是把电池卸下来吧。朱宅nv不想伤害未来自家的男人,遂研究怎么拆,但现好像不好拆,时间也来不及。

    也罢,倒时候不开开关,假装打开就行。

    雷贝壳原路返回,所以度很快地爬上顶楼窗户的窗台。轻轻一推,窗口果然没锁,直接打开。拨开窗帘,现没有人。遂溜进去,走到mén口,现朱萱瑾正背对着自己,跟随电视里的歌声跳舞,那副陶醉的模样,就像真喜欢一般。

    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但既然美人如此配合,也不枉他准备牺牲一番。

    不过演戏要演到底,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朱萱瑾身后,yin?笑道:“小美人,这么空虚寂寞啊,大爷来陪陪你。”

    虽然声音突然冒出,但朱萱瑾没有丝毫惊讶,因为她的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二只耳朵全竖起来听后面的动静。而雷贝壳又没准备赢,虽是蹑手蹑脚的走,但故意喘着粗气,显示自己的存在,同时也没有直接出手攻击,熊抱住美人。

    所以朱萱瑾迅地转过身来,故作惊怕地道:“你是谁,要干什么”

    雷贝壳搓搓手,yin?笑道:“我是能让你体验nv人快乐的xìng?福传播者。”

    “sè?狼,找死”朱萱瑾恶狠狠地mo出八万伏防狼器,道:“那我先让你体验颤抖的快乐”说罢狠狠地把防狼器扎到雷贝壳身上。

    本来按她的预计,应该是因为太紧张,结果忘记打开防狼器开关,导致雷贝壳轻松夺下她的防狼器,并制服她。之后的节目,自然是身为大姑娘的她被这个午夜?jian?魔破第一次,并尽情蹂躏的故事。

    但出乎朱宅nv的预料,防狼器刚接触雷贝壳,就见这个大sè?狼如被电般大叫一声,直tǐngtǐng地倒地,然后躺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止。那bī真的形象让朱宅nv错愕不已,忍不住去瞧防狼器,确定真的没打开开关啊

    有这样牛叉的防狼器吗

    再看雷贝壳,居然还在抖。装,真能装,你就给我装吧。朱宅nv心中腹诽。完全没有料到这个男人比她还会演戏,真是气死人啊。

    nv人怎么能在这一项最具有天分的技能上输给男人啊。朱萱瑾很不甘心,但又无法挽回。同时她也醒悟男人的真意,心中生出感动。

    这个男人恐怕早就准备着要假装失败,好让她能品味一次胜利的滋味。否则她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本事赢过这个变态男人。想想当初在赌场里的一幕,那样的非人类岂是她这样一个普通宅nv能对付的。

    自己的眼光果然没有错啊。即使这个男人那么厉害,依旧愿意为nv人牺牲男人的尊严,扮演一个失败者。选他做自己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男人果然选对了。

    现在都能迁就她,以后若付出更大,绝对会更迁就。男人都有处?nv情节,而她是最纯洁的处?nv,想来会获得珍爱的加成吧。

    男人还在尽职尽责的假装颤抖。既然他愿意牺牲,那就不能1ang费他的好意。她也曾幻想过抓住这个男人该如何惩罚,如今看来,某些真正的惩罚计划不能实施了,而某些香yan的惩罚计划正好实施。

    毕竟这个家伙是主动送上mén,不可能再像游戏里他对付她的小屁屁那样,笑嘻嘻地玩灌?肠,更不能拿出那蜡烛和皮鞭过一把瘾了。

    真正的惩罚不能施展,但香yan的惩罚就要便宜这家伙了。今天她要送出无数的第一次啊。毕竟这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朱宅nv脸儿红,心中羞涩的想。

    又望着雷贝壳,暗道:我没亏待你的这番表演哦,我的**男人。

    做出决定之后,朱萱瑾跑进卧室,拿出一副真皮连颈手铐从后面锁上雷贝壳。

    这个时候,雷贝壳也就不必表演颤抖神功了。话说这样一直抖下去,还tǐng累人。

    不过,一场拙劣的游戏总算就此落幕。

    朱萱瑾挥舞着永远不会打开开关的防狼器,把雷贝壳威胁进卧室,然后撵到netbsp;虽然有连颈手铐,既不舒服,也不方便,但能在美人香喷喷的大netg上滚一滚,嗅一嗅,一切都值了啊。

    朱萱瑾瞧到雷贝壳满足的模样,心中微羞,但美滋滋地道:“你既然失败了,那就是我的战利品。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sī人物品。”说罢,又忍着笑,恶狠狠地道:“我有点饿了,你该怎么做”

    雷贝壳哪能领会不到,立刻道:“我有数不尽的牛nai,请您随意取用。”说罢张开大tuǐ,亮出高高鼓起的小帐篷。

    朱萱瑾妩媚地白了雷贝壳一眼,爬上了netai牛啊,还有数不尽的牛nai。”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nai牛不敢担,倒是有点小牛。至于是不是数不尽,就看你的本事了。”

    朱萱瑾娇羞地瞪了一眼雷贝壳,傲然道:“那我倒要。”说罢解开雷贝壳的腰带,直接把kù子扒下,丢到地上。再拉开kù头,游戏里无比熟悉的大凶器1ù出全貌。

    虽然在游戏里对这个大家伙的尺寸了解的相当清楚,但在现实里这样近距离接触,依旧无比的震撼。

    二十七年守身如yù,真的没有白等啊。终于等到了极品的男人,也算不亏了。

    只不过虽然游戏里被这支长枪占有无数次,但现实里还是让人有点怕怕。这家伙的尺寸实在过于大,虽然是nv人梦寐以求,但是最初的考验不好过啊。

    当然,越不好过越会刻骨铭心。与皱皱眉头就成为nv人相比,朱萱瑾宁肯在剧痛中记住第一次。

    虽然现实里还是一个雏儿,但在游戏里的经验丰富到没边。而且虽然是游戏,但又绝对的真实,所以nv生的羞涩很轻松的压制下去,而朱萱瑾的宅nv属xìng更令她坦然地丢掉男人的内kù,yù手撸上那气势汹汹的家伙。

    待到小嘴含下那通红的蘑菇头,朱宅nv方知晓游戏玩再多,终究是假的,终究无法替代现实。那么大的东西,含在嘴里真不舒服,想要shì候好这个男人更不容易。

    雷贝壳也在似笑非笑地望着美人,似说:我的牛nai不是那么容易喝到的。

    朱萱瑾好胜心起,妩媚地瞪了一眼雷贝壳,似乎说:不容易喝不代表喝不到,本大美人不把你榨干,绝不放弃。

    雷贝壳嘿嘿一笑,傲然地仰起头,似说:我的牛nai数不尽,就看你能喝多少。

    朱萱瑾不再理会臭屁的男人,小手狠狠的抖动,猛撸同样臭屁的小贝壳。

    虽然还是雏儿,虽然男人的庞大家伙对nv人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但朱宅nv毕竟不是真正未接触过的nv孩,游戏里高达数百次被这个男人蹂躏的经验不是白瞎的。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