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假假真真2【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五章假假真真2【2更】

    (要累死啊,幸亏是周末。★笔.趣.阁

    www。97parse。com★)

    英丽顿时白了一眼臭男人,最终还是按耐不住折腾的心,蹲了下去。只需轻撸几下,本来软趴趴的小家伙立刻又变身成那无往不利的大将军。

    英大美人不由失笑,这东西都赶上nv人善变的心了,说怒就怒啊,望着可爱的大凶虫,忍不住含进嘴里。

    就这样,男人在上面忙活,nv人在下面忙活。

    这顿饭,雷贝壳没有累着,做的非常轻松。但英丽累得不轻,一直蹲着很累人,尤其是在大战之后,体力严重消耗的情况下。

    当然,最终英大律师也没能尝到热腾腾的牛nai,只能转而享受男人做出的美餐。

    吃过饭,自然免不了再战一番。而事后休息完,雷贝壳不得不告辞了。

    英丽可没法像往常一样留下男人陪着睡一夜。她还在用妹妹的身份,没有理由留下姐夫,而且英莉还在她的netg上睡,要在妹妹睡醒之前移回去。这可不能让雷贝壳知道。

    正好,雷贝壳也没有理由留下。

    于是乎,皆大欢喜的结果出现,男人走,nv人收拾战场,并善后。

    第二天,雷贝壳自然不忘给真英丽打电话,还假模假样地说昨夜去了,但看到没醒,就没有多留。

    英丽也配合地说自己昨天有点累,本想休息一会,没曾想直接睡着,同时又幽怨地怪雷贝壳为何没有喊起她。

    雷贝壳对英大律师这样做作,很是无语,只能满口赔罪。

    英丽顿时不爽了,口气很不客气地道:“你就这样赔罪啊”

    雷贝壳听这意思,好像是让他晚上接着去,但昨天假英莉真英丽喂饱啊,今天不应该这样饥渴啊。唯一的可能,是不是英大律师想要摊牌啊。想到这,顿时兴奋地道:“当然不是,晚上我过去,油滚水煮,随便处置。”

    英丽噗嗤失笑,道:“你rou这么硬,吃起来肯定咯牙,我才不要呢。”

    雷贝壳嘿嘿一笑,暧昧地道:“没让你吃rou啊,你可以让你家小嘴和小美眉吃红肠,喝牛nai啊”

    听到男人的话这么赤1uo1uo,英丽yù脸都有点红了,不由啐了一口,道:“臭流氓,不理你了。”说罢径自挂掉电话。

    雷贝壳也得意地合上手机。能把冷yan的英大律师调戏成这般mo样,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英丽放下手机之后,陷入沉思。某个男人没有猜错,她晚上把雷贝壳招过去,确实是想摊牌。毕竟昨天扮妹妹跟雷贝壳**,若时间拖久了,极可能1ù馅。那样事情的展就会不可控制。

    趁现在妹妹和自家男人都没有觉得她现他们**,正好可以主动控场。只不过如何向妹妹jiao待是一个问题,毕竟雷贝壳的话是她假装妹妹时听到的,事实上,她应该不知道妹妹和雷贝壳的**,也就不能以此理由向妹妹摊牌。

    毕竟她那样做可不能以好玩做解释,那可是怀着对妹妹的极大不信任。这一点绝对不能让妹妹知道。

    思索良久,英大律师忽视失笑,暗怪自己太笨。有什么可想的,这种事情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最有效,比绕无数圈,拐无数弯更合适。

    目前的问题很简单,就是她和妹妹都被一个男人上了,而她不知道此事,妹妹知道并接受了此事。她现在想做的就是把此事公开,而唯一欠缺的只是让妹妹知道,她愿意接受姐妹俩同分享一个男人。

    所以呢,她不需要为如何告诉妹妹,她知道妹妹跟雷贝壳的jian?情的事愁,只需要当作不知道他们有jian情,但因看得出妹妹喜欢雷贝壳,便想分出一半自己的男人,成全妹妹。

    这样一来,她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想法,甚至于把问题丢给妹妹。比如我能接受把男人分给你。而你只要也能接受与姐姐分享男人,就可能名正言顺的吃姐夫。

    这个问题对于妹妹当然不算问题。她恐怕巴不得如此呢。当然,为了掩饰与姐夫的偷?情,肯定会扭捏或做出姿态。但内心肯定是非常愿意的。

    而英丽也知道妹妹心里愿意,所以不必顾忌妹妹表面的表现,只需简单粗暴地问一句准话,只要得到确实的回答,就可以了。甚至于,为了照顾妹妹的面子,都可以拿出姐姐的范儿,强令妹妹跟男人入dong房。

    想明白这些,英大律师终于能放心工作。

    到了晚上,下班之后,英莉现姐姐又不让做饭,很是奇怪。毕竟姐妹俩虽有了男人,但并没有把男人栓在身边。之前是英丽为照顾到妹妹,不想自己有了男人,就把妹妹赶出去住或自己搬出去住。

    毕竟姐妹俩住在一起还能互相照顾,若让妹妹一个nv人单独出去住,做姐姐也不忍心,更不放心,同样不会那么狠心。

    而如果自己跟男人一起住,妹妹还是住在旁边,就非常不方便不说,隐患还tǐng大。毕竟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啊,而且妹妹跟她长得一样,说不定哪天自己男人认错,就会把妹妹给上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虽然不是错上,虽然不是因为贪恋小姨子的缘故把妹妹吃了,但妹妹确实跟自己的男人有了一tuǐ。

    可以想象,英丽之前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这种情况下,自己的男人还跟妹妹有了jian?情。若让雷贝壳跟她一起住,恐怕某个男人就会刚干完姐姐,就带着湿漉漉的凶器就干妹妹。

    而对于英莉来讲,身为小姨子,为了姐姐的幸福,提出姐夫搬进来一起住到也可以理解。只不过英**官很快跟姐夫有了sī情,导致根本不好意思提出这种建议。

    于是乎,就造成现在虽有了男人,但男人并不天天来的现象。

    昨天,姐姐已经明确说雷贝壳要来。虽然她因下午太累,晚上睡着之后一直没有醒,但从第二天姐姐累得不愿意起chua得出,她睡着以后,姐夫还是来了,甚至还喂饱了姐姐。

    既然如此,按之前的习惯,雷贝壳二三天之内都不会出现啊。毕竟这个男人太凶悍,来一次就把姐妹俩搞到起不来netg,所以也接受这种数天才一次的频率,正好能借机休息,恢复体力。

    那为何今天又要推迟饭点呢,这可是只有雷贝壳才会有的待遇,甚至不用问就知道。而英丽也没有保密,明显向英莉挑明。

    英莉心生奇怪,于是故意暧昧地问道:“姐,怎么,昨夜没吃饱啊?”

    英丽故意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妹妹,暧昧地笑道:“我是吃饱了啊,但你昨夜睡着了,没捞着吃啊。”

    英莉心生惊异,差点以为自己跟姐夫的jian?情被姐姐窥道了,但脸变sè之前,忽然想起自己怎么没捞着吃,昨天下午在法院办公室,身为堂堂一位nv法官,可愣是被姐夫干晕了。所以姐姐明显还是不知道她跟姐夫的jian?情,于是把惊异收回,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故意嬉笑地道:“姐,你说什么啊?”

    英丽一直盯着妹妹,达到目不转睛的地方,自然瞧得出那一丝不自然,但也仅限于此,而且若非全神贯注地盯着,根本就看不出这一点异样,心中倒是佩服妹妹的演技,也就不再试探,毕竟今夜是准备向妹妹摊牌的。转而故意道:“我的意思很明显啊,你姐我现在很滋润,但觉着好事不能自己一个独享,不能忘记妹妹,所以决定把你姐夫分给你一半,让你也被男人滋润滋润。”

    英莉不知道姐姐是试探,还是真想法,但装作是姐姐的真想法,故意红脸,害羞地道:“姐,你胡说啥呢”

    英丽淡淡地一笑,搂过英莉,认真地道:“我可没有胡说,我的好妹妹。”

    英莉故意装出应有的羞怒,叫道:“连让姐夫吃小姨子的话都说出口了,还不算胡说啊。”

    英丽也故意显得不好意思,叹气道:“那就说实话吧。虽然有点难为情,但不说不行了。你姐我是很滋润,但有点滋润的过头。你姐夫实在太厉害了,我有点承受不了,所以想找你这个妹妹分担。这个忙,你不帮,难道让你姐夫去找外面的nv人啊。”

    英莉听到这么变态的解释,很是无语。哪有这样的姐姐,自己满足不了男人,又怕男人出去偷nv人,就干脆把自己的妹妹填进去。也就是自己跟姐夫早就有了一tuǐ,才不会怎么滴,若是之前没有跟雷贝壳好上,她一定会对姐姐飙。

    虽然心里很想答应下来,那样就能明目张胆地享用姐夫了。但要防止这是姐姐的试探,何况这种事情也有点匪夷所思,于是仍然摇头,道:“姐,这可不行。哪有姐妹同shì一夫的道理啊。”

    英丽似乎很不爽,虎着脸道:“现在的社会,什么没有,母nv同跟一男的多了去。那谁谁谁,能成大明星还不是全靠老娘用身体上,后来自己也不是要一起上。”

    英莉梗着脖子,道:“她们是她们,我们是我们。”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