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寡妇开门1【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寡fù开mé2更】

    雷贝壳根据满怀羞意的朱宅nv指示,打开一个箱子,愕然地现令他无比兴奋地新装备:专mén用来对付小屁屁的特制针筒和软管,以及专mén清洗那里的溶液。※笔.趣.阁

    www.BiquKe.COM※

    朱萱瑾虽然大胆地订购了这些东西,但真到要用的时候已经羞得不敢抬头。

    雷贝壳拎着软管,抱住美人,嘿嘿笑道:“放松。”

    朱萱瑾又如何放松,男人的大手已经攀上了小菊hua啊。

    当然,当初敢订购,就有今天被开的准备。所以初始的羞涩过后,终于能配合男人继续。

    去过三趟厕所后,朱萱瑾知道把自己彻底jiao给男人的时候到了。从今夜开始,她里里外外都将永远属于这个男人。

    朱宅nv又一次被挂到吊netg上,菊hua里清凉的润滑液在男人手指的侵袭下肆虐。

    已经过去二个小时,小菊hua也再不复旧日的模样。

    男人依旧不急不缓,慢慢地开,务求第一次就让美人体验到异样的刺jī,而不是像成为nv人的那夜般,刻骨铭心的痛并快乐着。

    在漫长的服务中,朱萱瑾被男人的温柔政fǔ。渐渐地,她没有了一丝紧张,反而无比的期待。

    好奇是人类的天xìng,而朱宅nv更是此中的强者。

    那里被侵入会是什么感觉,会让人兴奋吗,幸福吗。那里那么紧,能容纳自家男人那生猛的大凶器吗。

    在莫名的兴奋中,龙头抵达菊mén。粗大的家伙一点点往前开拓,最终进入小半之后就放弃前进。

    这个长度对于第一次已经够深入,从朱宅nv开始紧张起来的躯体就能看得出。

    事实也是,感觉屁屁里多了一根又粗又硬的棍子,初始还有点痛,当然会无比地异样。

    雷贝壳明白这事绝不能急迫,于是乎,缓缓退出一些,转而**朱宅nv的其他敏感。

    一个小时内,小贝壳就这样时不时的来进攻一番,但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雷贝壳**朱宅nv身上。

    效果也很明显,不适渐渐地变轻,小屁屁也慢慢地适应粗大的家伙来访,而丰富的润滑剂让这种访问变得愈轻松。

    而异样过后,屁屁里特殊的感应也渐渐传递给朱宅nv。想体验更多的那种异样刺jī,朱美人没有要求,而是采取了最佳的办法,那就是释放出yin?dang的呻yín,催促男人要努力,nv人的承受力是无穷的。

    雷贝壳渐渐恢复男人的雄风,并逐渐沉醉于小屁屁级紧束的快感里。与小美眉相比,小贝壳要更快地臣服投降,送出所有的jīng华。

    当残破的菊hua再无法恢复旧日模样时,牛nai浴终于到来。

    疲敝至极的男人终于偃旗息鼓,而朱美人也消耗了太多体力,不能再挑衅。

    最终雷贝壳勉强把朱宅nv抱进浴室一起洗个澡,然后回到大netg上,老实地抱着美人进入梦乡。

    新的一天,朱萱瑾迟迟没有醒,昨夜对她实在是难言的刺jī,也让她消耗过大,恐怕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行。

    雷贝壳虽也没有休息回来,毕竟大战到最后都四点多了,但依旧早早起来,没有打扰朱宅nv,留下一张便条,飘然离去。

    回到爱家店,不急着补觉,而是继续做老实地员工。以后只有在nv老板面前表现好,才方便出去偷nv人啊。

    今天不知为何,艾姬虽然也是笑脸而来,但并没有往日那种过度的欢愉。

    雷贝壳心里奇怪,但嘴上什么也没说,只是比如往日更加关注俏寡fù。不过直到下午,才在厨房里听厨师闲聊时明白原因。

    原来明天就是艾姬亡夫的忌日。往年这个日子,nv老板都不好惹,所以那些老员工特意提醒新招的员工,明天老实点,别惹事。若触怒nv老板,绝对没地方求情。

    怪不得艾姬会有这般表现啊。做为一个守寡十年的nv人,或许这是她唯一无法摆脱的日子吧。

    看起来,不用再挑了,不能拖了。是时候让这个美丽的nv人彻底地与过去告别了。

    雷贝壳做出决定,并没有立刻去找nv老板,而是准备好好休息一天,明天jīng力充沛地好好慰劳俏寡fù。想想十年的yu火,一朝喷,真得需要好好抚慰。

    晚上关mén歇业时,艾姬自然无心邀请雷贝壳去家里喝茶。雷贝壳也识相地装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待nv老板离开之后,哪里也没有去,好好养jīng蓄锐了一夜。

    第二天,来上班的艾姬完全没有化妆,甚至于到休息室换衣服时都没有挑选大红的旗袍,而是换上一身素sè的保守旗袍,把一切xìng感都掩盖起来。

    当然,天生的丽质是无法藏起的。即使没有化妆,即使已经三十六岁,俏寡fù依旧拥有美丽的容颜,而眼角的鱼尾纹丝毫未让人觉得衰老,反而带来难以形容的成熟魅力。

    今天的衣着虽然保守,但高耸入云的神器越是掩盖,越是youhuo无穷,而那féi硕的大tún,裹得越紧,越是xìng感撩人。

    艾姬不知道这,但离开休息室时意外看到倚墙而立的雷贝壳。

    雷贝壳没有贸然上去直接**,而是阻住俏寡fù,认真地道:“我等到了最好的日子。”

    艾姬心神颤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雷贝壳。男人话的意思当然很明显,旧男人逝去的日子恰是接受新男人的好日子。眼前的男人想要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她完全的献身。

    雷贝壳忽然单膝跪地,郑重地道:“阿姬,今夜做我的nv人吧。”

    艾姬泪水奔流,等了多少年,终于等到了中意男人的这句话。在一瞬间,亡夫的影子彻底模糊,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男人彻底占据心田。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她边抹着泪,边惶恐地道:“你先站起来,别让外人看到。”

    雷贝壳非常坚决地道:“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这句在电视里每次听到就无比蛋疼的话,此刻才现原来真的是大杀四方的无敌必杀技。

    果然,俏寡fù听此立刻yù脸羞红地做出决定,低声道:“我答应你,你起来吧。”

    雷贝壳得到满意地结果,也就不再像痴男怨nv般赖在地上,起身又接着道:“阿姬,我知道今天对你很特殊,但我想他也会同意你今天的选择。十年了,nv人有多少十年。”

    十年啊。艾姬无限地惆怅。岂止nv人,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她确实对亡夫问心无愧了。

    雷贝壳道:“十年了,你记挂了他十年,恐怕他也有十年无法安心。今天,你做出了选择,而他也终于能够安心。”又郑重地道:“你该彻底对他放手了,让他安歇吧。”

    艾姬听到这,泪又往下流,傻傻地道:“我应该这样做吗?”

    雷贝壳非常肯定地道:“应该。”

    艾姬的魂渐渐回来,最终抹掉眼泪,破涕为笑,道:“贝壳,我很高兴,我终于自由了。”

    雷贝壳清楚俏寡fù终于解开心锁,遂笑着道:“你高兴地太早了,知道什么叫才出虎xùe又入狼窝吗,你这辈子都别想跑掉。”说罢紧紧拥住俏寡fù。

    艾姬已经彻底放下亡夫,神sè正常中带着丝丝甜蜜,道:“那是我愿意,我巴不得被你这一只大sè?狼吃干抹净,连渣都不剩。”

    雷贝壳听到这番热切地宣言,顿时豪迈地道:“这是你说的,我会让你下不来netg的。”

    艾姬美目横了一眼,鄙视地道:“下不来netg算什么,”又渴望中带着一丝疯狂道:“我想你把我玩到死”

    听到这番热切的话,体验到俏寡fù那种疯狂的心,雷贝壳口干舌燥有想法,而小贝壳昂tǐiong起反应。

    艾姬被抱着,立时有察觉,妩媚地横了一眼雷贝壳,低声道:“不过要在十二点才能开始。”又坎坎地望着雷贝壳,道:“我想送他最后一天。”

    雷贝壳温柔地道:“没关系,我陪你送他。”又傲然道:“我会告诉他,你很幸福。”

    艾姬点点头。

    两人就这样抱着,直到下面传来上楼的声音,方分开。

    艾姬整理好仪容,面部表情地离去。

    路上有员工就算看到nv老板脸上有哭过的痕迹也不敢多言。毕竟今天的日子特殊啊。

    好在还要做生意,艾姬就算不挤出笑脸,也不会哭丧着脸。当然,这是以前。今年的情况特殊,有一个朝思暮想的男人在等待和陪伴。所以艾姬并没有总是绷着脸。

    而且想到与这个优秀男人的幸福,nv老板还止不住1ù出笑容,并透1ù出掩饰不住的甜蜜。

    员工们看到此幕也就放下心,不用担心要提心吊胆地过一天了。同时,俏寡fù的异样表现也证明,爱家店果然要多一位男老板了。否则一位守寡十年的nv人为何会在亡夫的忌日netbsp;于是乎,厨房里的人不再像往日般对经常神龙不见尾,矿工请假如家常便饭却总能得到nv老板暂赏,并一分钱不少拿的雷大师傅有怨言。甚至于,讨好者也有显现的趋势。当然,名义上是拿请教厨艺的由头。

    雷贝壳到不介意与同僚搞好关系,也不藏sī。而优秀的厨艺也能征服这些讨好者。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