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假假真真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五章假假真真更】

    (气死,昨天网络莫名奇妙的断,没来及传剩余4千字……今天要传一万八……)

    雷贝壳听到这,终于确定正在干的英**官是英大律师假扮的。&笔趣阁

    wWw。biquke。COM至于原因,很容易猜到,肯定是他和英莉偷吃时被英丽现破绽,引起怀疑,这才故意试验。而睡在卧室里肯定是妹妹英莉了。nong不好英莉会去睡,都是英丽搞的鬼。

    一路通,百路通。雷贝壳瞬间就想明白整件事,但想解决并不容易。毕竟是背着姐姐偷吃妹妹啊。

    英丽见男人没有反应,不知道已经1ù馅,还以为男人不爽了呢,顿时卖好道:“想强?jian法官,可以在家里随便干啊。”说着调转方向,两脚撑地,主动套nong那招人的大凶器。

    雷贝壳看到英丽应该已经猜到他和英莉**,居然还在继续演戏,顿时想到一个机会。这对孪生姐妹的感情显然非同一般。当初英莉明明有机会把他抢过去,但最终没有做,就是为姐姐着想。而英丽现在明知道他跟英莉有jian?情,却还是扮演着英莉被他干,显然也在为妹妹着想。

    能不能利用这一点呢。既然妹妹能为了姐姐甘愿牺牲,乃至于做小,做地下**者。姐姐难道就不能为妹妹做出一点牺牲,一点让步,就像妹妹一样,把自己的男人分享出去。

    想到这个目的若能达成,等待他的将是孪生姐妹的齐人之乐,顿时止不住兴奋啊。

    英丽立刻感觉男人起了变化,还以为自己的招数果然管用,只需几下,男人就更硬了。

    雷贝壳不急着说,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所以把背对着他,不敢与他面对的英丽按在茶几之上,开始猛干。

    半个小时之后,英丽第一次以妹妹的身份享受到巅峰的感觉,心中有点百味杂陈。

    小贝壳这是还正凶恶着呢。雷贝壳扒光大美人,让无力的英丽趴在沙上,他也脱去衣服,赤1uo1uo压在美人身上,感受着肌肤相接的感觉,同时缓缓地tǐng动。

    英丽感受着小美眉传来的异样,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雷贝壳这时候忽然道:“莉莉,我总觉得对不起你。”

    英丽心中一惊,故意不扭头,不让男人看到自己的表情,平静地道:“怎么了?我还觉得对不起姐姐呢。”

    雷贝壳心中好笑,英**官可从没觉得对不起姐姐。毕竟都把自己的男人让出来了,还有什么对不起的。遂继续道:“当初是你先有机会抢到我的,但你为了姐姐,把我让了出来,你有什么对不起的。”

    英丽心中咯噔一下,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一节,顿时大为好奇,但又不好问,想了想,先顺着雷贝壳的话道:“但最终你还是要了姐姐,而我只是偷吃姐夫的小姨子。”

    雷贝壳忙道:“话不能这么说,事实只是表面现象,如果当初你不拒绝,那就是大姨子偷吃妹夫了。”

    英丽心中来气,不由为自己的本尊问道:“那你当初就该坚持住,而不是接受我的建议。你现在是我姐夫,你这样说,把我姐姐当成什么了。”

    雷贝壳无奈叹气,道:“都是我贪心啊。所以才觉得对不起你。当初,我对你们姐妹都喜欢,处于两难的境界,直到你提出愿意做小,成全姐姐。我才起了贪念,想着能给你们姐妹俩幸福最好,便同意了。”

    又徜徉着道:“现在回想,对你实在不公平。连爱人本来能光明正大做的事都得偷偷momo。还得肩负道德的压力,都怪我太自sī啊,实在是太喜欢你们姐妹了。”

    英丽头一次听到原来竟是妹妹放弃了先手的机会,宁愿做小也要成全自己,顿时心中百感jiao集,泪水控制不住地滴落。妹妹啊,你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本以为是妹妹不甘心,忍不住偷吃姐夫。没想到原来是妹妹不愿让姐姐伤心,宁肯做小,也要让姐姐幸福。这让英大律师压力很大,所以控制不住情绪。

    雷贝壳见此,赶忙道:“莉莉,你怎么了?”

    英丽赶紧抹掉眼泪,调整好情绪。毕竟现在扮演的还是妹妹的角sè,故意破涕为笑,道:“被你说的呗,就跟我有多委屈似的。”这话说时笑,心里却在哭,在为妹妹的巨大付出哭,在为自己竟然由此记恨妹妹哭。

    雷贝壳看到此幕,心中得意,明白话起了作用,这对孪生姐妹的感情果然不一样。于是又继续煽情,非常爱怜地道:“你本来就委屈啊。”

    英丽感受到男人的真感情,泪又控制不住,使劲抹掉,道:“我不委屈,因为我也得到了你。”

    雷贝壳听此,抱住美人,动情地道:“我一定对你好,也不会负了你姐。”

    英丽没有答话,而是嗯了一声。

    雷贝壳沉默许久,选择继续刺jī英丽,叹气道:“可就是总觉得对不起你啊。”

    英丽已经借机调整好情绪,平静地道:“没事,大不了我试探一下老姐,说不定她能接受妹妹分享她的男人呢。”说罢故意展颜一笑。

    雷贝壳当然看得出美人的笑容有多么面前,但故作惊讶地道:“这怎么可能?”

    英丽却毫不客气地道:“怎么不可能。”又解释道:“我这个做妹妹都愿意奉献。她做姐姐的,xìng格跟我一样,为了我这个妹妹,早晚会愿意牺牲的。我很了解她。”

    雷贝壳心中大喜。这话要是从英莉嘴里说出来,不管怎样都得打折扣,甚至于都不大可能。但既然是从英丽嘴里吐出,那可就是实打实的是真的。看起来英大律师被妹妹的牺牲感动,也要做出同样的牺牲。这可真是好消息啊。

    赶紧控制住表情,故意无奈地道:“要真是那样,我多尴尬啊。”又皱眉地道:“我可是欺骗了她。”

    英丽展颜一笑,心中勉强原谅了这个男人,毕竟这件事是妹妹的选择。男人只是二难之下,意志不坚而已。遂道:“没关系。我姐跟我一样,也是好人,会理解的。”

    雷贝壳顿时心怀大慰,明白自己的未来幸福有保证了,看上去英大律师不准备秋后算账,而是对他偷吃掉小姨子认命。遂叹道:“要是能那样就好了,我会好好疼惜你们姐妹的。”

    英丽已在刚才做出决定,现在心中的想法愈坚定,同时也放下被男人欺骗和与妹妹分享男人的郁结。说到底,姐妹俩与这个男人的三角关系里,受伤最大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宝贝妹妹。而牺牲最大也不是她,而是她的宝贝妹妹。

    既然妹妹能为她做到眼前的牺牲程度,她为什么不能做到呢。她们是孪生姐妹,既然妹妹做出了牺牲,她不仅能做,而且应该做,一定要做,只有这个对得起妹妹。

    至于让这个男人占了她们姐妹俩的便宜,那便是命啊。本来这种关系就是她们主动贴上去的啊。当初还没有挑明时,她可就是和妹妹偷吃人家的大鸟儿,如今遭到这种结果,也算是报应,更算是她们自找的。

    更关键地是就算她不做出牺牲,难道这个男人就没有占她们姐妹的便宜了吗。现在明显是妹妹和她都已经被这个男人吃干抹净。而且以她们的xìng格,恐怕都不会再换男人。

    既然已经成为事实,还不如彻底公开化,那样反而能让妹妹解脱压力,能光明正大的享受爱情。而所付出的,只不过是她的一点小牺牲而已。

    英大律师成功说服自己,剩下的就是如何完成公开。这也要处理好,免得妹妹受伤。毕竟现在她还在假装妹妹跟自己的男人**。甚至于就算谈心的时候,男人那生猛的凶器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

    当心结被解开之后,屁屁下面依旧在活动的小贝壳就让英大律师难以忍受了。于是乎,她妩媚地扭头,道:“我现在就要你好好地疼惜。”

    雷贝壳见到美人展内心地卖?sao,顿时清楚,大事成矣,于是兴奋地加加力,把英大律师的屁屁撞的噼啪直响。

    小美眉受到这么凶悍的攻击,英丽顿时呻yín出声。现在的大美人既然放开,自然也就不再顾忌。反正妹妹吃了安眠yao,不怕被惊醒。

    同时想到自己是以妹妹的身份跟男人**,异样的感觉就带来更jī烈的刺jī,使她愈地兴奋。

    雷贝壳同样很爽,毕竟是把一个大美人玩得团团转啊。尤其是瞧到英大律师不得不假装英**官?yin?叫就让人振奋,拼命地狠戳的同时,不由喊道:“莉莉,我要干?死你”

    英丽听到这声音也是无比的刺jī,附和道:“姐夫,**我”

    这声姐夫喊出口,让英大律师无比的异样,体内竟生出莫名的快感。

    雷贝壳同样如此,腰部的tǐng动如疯狂般,沙都快塌掉。

    当英丽颤抖着弓起腰时,雷贝壳也大吼一声,狂shè出去。

    男nv两人都沉浸这事后的惬意中,谁也不愿意说话。这番jī战让他们俩浑身布满汗液,全都滑腻腻的。抱在一起,别有味道。

    将近小半个时辰之后,雷贝壳方道:“莉莉,还想要吗?”

    英丽有气无力地道:“想。”

    雷贝壳故意诧异地道:“你这是不准备给你姐留一点啦。”

    英丽想起给妹妹下得一整片安眠yao,心道妹妹至少要睡到明天,就算给她留,她也没机会享用啊。遂道:“我们这么大动静,她都没醒过来,肯定醒不来了,为什么还留。”

    雷贝壳无语,只能道:“你想要,可我不行了,所以你若想要,自己动手吧。”说完故意泄劲,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英大律师身上。

    男人的块头那么大,又全是肌rou,压在身上可是十足的负担。英丽顿时不满地道:“你个臭家伙,给我起来。”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我不起来,你想起来,自己起。”

    英丽无语,试图挣扎。若是平常,被男人压着还不怕。但是办过好事后,体力严重透支,愣是无法摆脱男人。最终只能道:“我不要了,但你得给我去做点吃的。我快饿死了。”

    这倒是实话,晚上没吃饭,之后有大战这么久,确实肚中空空。

    雷贝壳这时候到没有推脱,甚至于过于jīng神的直接跳起,道:“想吃什么,我去做?”

    英丽无语,yù手指着雷贝壳直晃,气哼哼地道:“你这叫不行了。”说罢就想去捞那根耷拉下来的大长虫。

    雷贝壳嘿嘿一笑,抓住美人,道:“谁说我不成,只不过中场休息而已。”又催促道:“快点说,想吃什么。”

    英丽美目横了一样,这才饶过男人,转而点餐。

    雷贝壳也不穿衣服,就这样赤条条地进了厨房,开始工作。

    英丽在客厅独自坐了一会,回思今晚的种种,只觉得匪夷所思。本来是想扮作妹妹捉自家男人的jian?情,结果jian?情确定了,但目的也颠倒了,变成要主动跟妹妹分享自己的男人。

    想想真是梦幻。但再想起当初自己居然故意设计迫使妹妹去吃雷贝壳的大鸟儿,恐怕这种结局还是自己造的孽,而她现在的选择也算是自食恶果。

    不,算不上恶果,只不过是自己造成的结果自己承担而已。与妹妹分享一个男人的感觉,说实话,仅是有点怪怪的,没什么大不了。这是她看开后的感觉。

    毕竟没长大时,姐妹俩有过这种玩笑。现在看来,当时她们俩心中就有同一个念头,那就是姐姐或妹妹喜欢的,肯定是对方最喜欢的。而最有可能的结局即是姐妹俩会喜欢上同一个人,所以才会在年少轻狂时有那么想法。

    现在看来,最终还是没有逃脱那个结局。

    彻底做出决定的英大律师决定不再想,一个人坐在客厅比较无聊,也这样一丝不挂地走进厨房。男人在忙活,而下面的鸟儿随着走动不停的晃。

    英丽觉得好笑,忍不住过去捞了一把。

    雷贝壳见此,不由好笑,遂道:“怎么,等不及了,等不及就自己去喝牛罢甩了甩不服气的软虫子。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