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四章 母女姐妹2【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四章母nv姐妹2【2更】

    抱在一起享受难得的事后余韵,但时间不等人。☆笔趣阁www.biquke.com☆不能net意完全褪去,艾姬就起身赶紧收拾,清理干净,换上工作的衣服,再整好面部仪容,让人看不出是刚刚欢?爱一场。之后方满足地送男人一个秋bo,下楼去工作。

    雷贝壳望着俏寡fù扭动而行,渐渐远去的大屁股,心都醉了。谁能想到,二个多月前的一时好心,竟会换来这么一个极品美fù。

    瞧瞧俏寡fù被男人滋润之后容光焕的模样,谁能料到她已经三十六岁,而望着这体态风流的成熟美fù,就算累死在她身上也让人心甘情愿啊。

    幸亏他曾有奇遇,已非常人,否则就算以之前的特种兵上校身份过来,恐怕也会被这么风韵的美fù榨干。

    说是白虎克?夫,在他看来,克的是那些没福命却偏要占着美人的家伙。而他雷贝壳,就是专mén来克这只极品白虎的。这才是万物相克呢。

    艾姬现在诸事美满,对待员工的态度愈好了。而nv服务员虽年轻,但多都有男人,自然看得出眉角都要笑开的nv老板是有了男人滋润,于是乎,大家面对雷贝壳的态度更加恭敬,

    雷贝壳自然感觉地道,但也没说什么。反正俏寡fù还想保密,那就保密呗。何况不公开更好,瞧俏寡fù每次**时的刺jī模样,更让人爽啊。

    下午钟慧珺又打来电话,说是有同学邀请她和宫秋嘉出去玩,这两天不陪他了。

    反正已经安慰了大叔一夜,钟慧珺说的理直气壮。

    雷贝壳表面自无不可,心中还松一口气呢。若是天天被小魔nv粘着,其他美人还不得造反啊。

    倒是艾姬tǐng郁闷,早知道nv儿又要跑,早晨就不用那么急冲冲地赶来**了。完全可以再憋到晚上,好好泄一夜。但转瞬又想到早晨偷吃的刺jī,顿时觉得也不算亏。

    雷贝壳夜里下班,见俏寡fù没有邀请回家的意思,也没有主动跟上。而是之后前往天字九号别墅,安慰宅nv朱萱瑾。

    经过最初几次的过度榨取,朱萱瑾也不是那么饥渴了,拉着雷贝壳玩了二个小时新下载的格斗游戏,狠狠虐了一把臭男人,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把游戏高手的骄傲拿了出来。

    当然,待回到netv只有求饶的份。

    雷贝壳灌满三个小dong之后,满足地休息。第二天,朱美人还在大睡。雷贝壳已经悄然离开。

    这天是星期天,雷贝壳想了想,最终放弃去找英丽和英莉姐妹俩。这两个人周末都休息,不会分开。而两个美人在一起的结局就是谁都吃不到。而电话打给师婕后,师大局长直接告知不在黄槟。

    最后雷贝壳干脆好好休息了一夜,谁也不去找。

    下一天是星期一,国家工作人员都上班了。雷贝壳下午跑去中级法院。结果自然是**官英莉被男人虐了。在神圣的国旗下,威严的nv法官还穿着法官服呢,就被男人毫不留情地干晕。

    白天照顾了妹妹,晚上当然得照顾姐姐。

    英莉从姐姐晚上不让做饭就知道姐夫肯定要来了。

    英丽自然无需隐瞒。

    只不过英莉下午运动有点过量,肚子很饿,有点不想等姐夫。

    英丽倒是诧异,但当然不会允许。最终她给妹妹拿了一盒牛nai,让英莉暂时撑一撑。

    英莉知道拧不过姐姐,也只能接受。但是喝过牛nai没多久,突然觉得非常困。心中猜度大概是下午折腾的太过分,现在遭报应了。毕竟太久没有偷吃姐夫了,小姨子大?法官有点劳累过度。于是便对姐姐道:“我有点困,先去睡了。等姐夫来了,再喊我吧。”

    英丽随口应下。

    英莉进卧室,躺下没多久就睡熟。

    英丽过了半个小时,进屋确认妹妹的确喊不醒,不由暗道:老妹,不是姐姐不相信你,而是实在无法安心啊。

    可怜的**官英莉完全没料到自己犯困不是因下午跟雷贝壳大战太甚,而是牛nai里被姐姐下了安眠yao,不困才怪。就算她不喊饿,英丽也会找机会端出牛nai给她喝。

    目的当然是把妹妹搞定,然后再扮作妹妹试探某个占有姐姐还不满足的姐夫。

    英丽把英莉背进自己的卧室,放到netg上,盖好薄被。然后回妹妹的卧室,换上了法官制服。她跟妹妹的衣服除了制服,其他基本一样。虽说可以那样扮妹妹,但不一定能瞒得住男人。

    如果换上了制服,男人肯定会有先入为主的印象,那样再想骗过去就容易多了。毕竟她们是孪生姐妹,而且以前经常这样骗人。另外,如果猜测正确,妹妹跟她一样都成了**,气质也一样,自然能méng过男人。

    把计划又细思一遍,之后就是回忆这段时间妹妹的情况,以便装扮时更加神似,并不1ù出破绽。其实想想就知道猜测不会假,不然为何本应还是处子的妹妹为何最近跟她一样,容光焕,连眉角都展开了。

    终于熬到九点多。敲mén声响起,立刻把鬓角沾湿,并连跳数十下,造成气喘吁吁的模样,就像刚刚到家,还没有休息过来,更休提换衣服的迹象。这才稳定心神,去打开mén。

    果然是那个hún蛋男人。英丽故意妩媚地抛个秋bo过去,然后如偷机成功般得意地道:“快进来。”

    雷贝壳确实没有认出英丽来,真以为眼前身穿法官制服的大美人就是英莉。只不过都这么晚了,还在家里,英**官为何会穿着制服,让人难以理解。

    英丽似知道男人疑huo,关上mén解释道:“我忘了一个案子没整理文件,又返回去整的,刚刚才回来。”

    雷贝壳想起下午可是把英**官折腾的不轻,而那种状态下的美人肯定没法正常办公,甚至有点丢三落四也可以理解,所以立刻释然。

    英丽可不知道随意想起的理由恰好被雷贝壳完美的解释,故意压低声音道:“姐姐还在屋里睡着呢,我们小心点。”

    雷贝壳明白英**官的意思,遂轻巧地坐到沙上。因为下午把英**官搞的不轻,所以现在一点也不急sè。

    英丽可不知道这,见男人没有立刻上手捞便宜,立刻按照预定剧本,去换上高跟鞋,再跑到男人面前tǐng起裙kù束缚下的xìng感翘tún,妩媚地道:“漂亮吗?”

    雷贝壳立刻装出猪哥模样,还假装用袖子去抹流下的口水,狂点头。

    英丽又暧昧地笑道:“想不想强?jian一位**官?”

    雷贝壳顿时装出狂热的模样,边点头边道:“想想。”

    英丽又作羞涩状,道:“那你还等什么呢?”

    雷贝壳再受不了英**官卖萌,直接把美人的裙kù扒下来。

    英丽故作挣扎,实际却是配合的拉开拉锁,让男人轻松扒下裙kù。

    雷贝壳再次看到熟悉的黑kù袜和粉sè小kùkù,毫不怜惜地再次拉到膝盖上,然后让美人横坐在咆哮tǐng立的凶器上。

    待小贝壳被温暖湿润的宝地紧紧包住,男人不由惬意地出一口长气。

    英丽这时心却有点冷。看男人这番自如的表现,肯定是和妹妹有一tuǐ了。虽然证明了真相,但英大律师不准备揭破。不管之后选择如何,她都不会为一个男人伤了姐妹的感情。所以现在必须演下去。哪怕她是在以妹妹的身份被姐夫蹂躏。

    想到这,便继续带入妹妹的角sè,妩媚中带着得意和傲然,道:“这辈子第一次强?jian?法官吧,感觉如何?”

    雷贝壳却是倏然一惊,小贝壳都差点萎下去。只因眼前的英**官居然说出这种话。要知道,就在下午,他刚刚在法院的法官办公室把一个**官干晕。而眼前的同一个美人可不是假装说法官第一次被强?jian,眉目里明显透着一种独有的得意,似说:瞧,我怎么样,知道你喜欢刺jī,特意穿上了制服,没享受过吧。

    几乎本能地,雷贝壳想到了一个可能。就是身上的美人会不会是假的。这可不是胡1uan猜的,毕竟以前就遇上英莉假装英丽骗他。英丽假装英莉骗他,又有何奇怪。

    而一旦有这种怀疑,之前的别扭就无穷的扩大。像都九点多了,英**官还在家里穿着制服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初开mén时,面对英莉就有一点别扭的感觉。

    当时以为是没在这种情况下遇上穿法官制服的英莉,现在看来极有可能这个英**官是假的,所以身体本能才会感觉到不对。

    而能假装英莉的,当然只有孪生姐姐大律师英丽所以身体本能会示警。只因小姨子是偷吃的

    想到这个可能,心中愈怀疑,遂故意yin?dang道:“当然无比地妙,”说着轻轻tǐng动之余,又暧昧地道:“不过更妙的是,若能在法官办公室强?jian?一个nv法官就更爽了。”

    英丽不知道妹妹早已在中级法院的法官办公室被这个男人蹂躏透,还当妹妹是那个依旧对法官职业无比骄傲和崇敬,一点也不允许亵渎的**官,所以顺着妹妹的想法,竖眉道:“那你休想,我可不会允许你这个家伙去玷污那里。”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