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醉酒韩老师1【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醉酒韩老师1【2更】

    (恭喜jone荣升舵主,谢谢支持。☆笔趣阁www.biquke.com☆)

    雷贝壳瞧着浑身还烫,汗殷殷的师大美人,心中直乐。多美的一副图画啊。

    凌1uan的头,netchao的俏脸,只有最下面一颗扣子扣着的衬衣,团到腰间的制服套裙,裆部扯烂的kù袜,下面湿透了的小kùkù。

    这幅美景,真让人想犯罪啊

    雷贝壳毫不犹豫地mo出手机,拍下这一副海棠netbsp;师婕愈失去往日的干练和冷yan,1ù出娇羞的nv人味。不过当雷贝壳把照片亮出来后,终究抵挡不住男人暧昧的笑容,疲惫地爬起来。

    不过就算套裙拉回原样,也无法与男人相比。男人收起鸟儿,啥事没有,nv人的下面湿漉漉啊。真是脱又不能脱,换又不能换。

    雷贝壳看到师大局长难受的模样,知道酒不能再喝下去,遂道:“撤吧。”

    师婕也知道不能再待下去,遂道:“好啊,”又下定决心,但语气非常平静地道:“去我家吧,你好久没给我按摩了。”

    呵呵,不亏是搞地下工作的。连这种邀请都说的云淡风轻,从表情里看不出一丝异样。

    雷贝壳当然能领会到师大美人的意思。按照正常进展,刚刚互相**,当然要做进一步的深入jiao流,而美人的家是最让美人放心的地方。大晚上的请男人过去,可绝不会像俏寡fù艾姬一般,单纯就是喝茶。显然是想完成未竟的事业。

    而且按摩随时可以,但绝对不适合在晚上,更不适合在这种时候。

    既然师大局长有意思,雷贝壳也不客气。不过还没有起身就听师婕的包里传出特殊的铃声。

    雷贝壳现师婕还没有接,就1ù出苦涩和遗憾的表情。几乎瞬间,他就醒悟过来。因这种神情实在是熟悉。以前在职时,不知多少次遇上,每一次都郁闷无语。

    想一想,正度假或已经下班,刚刚钓上一个火辣的靓妞,都撕开套套了,某个特殊的电话响起,然后必须立刻穿上衣服去总部报到,会是什么感觉。

    没错,这就是遭遇紧急呼叫时的感受。雷贝壳以前享受的真不是太少。现在看来,师婕就算身为大局长也不能幸免。

    师婕凭感觉就知道雷贝壳已经领会,毕竟是同一战线的老油条啊,感觉就是敏锐。她歉意地一笑,mo出手机接通,听里面的特工报告有紧急电话会议即将召开。

    这种会议显然必须回局里,那里才有最保密最安全的电话。

    挂断电话,正要说抱歉,却听雷贝壳道:“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先回去吧。”

    师婕点点头,满怀无尽的歉意。毕竟是她引起的火头啊。

    其实她也很失望,心里都做好准备享受nv人的滋味了,yu火更是在体内暗暗酝酿,结果一个电话,全都赶走,那种郁闷和不爽地感觉,实在让人无语。甚至于,她连衣服都没时间换,恐怕只能穿着湿漉漉小kùkù和被男人扯烂的kù袜去局里。

    雷贝壳搂住大美人的腰,道:“一起走吧。”

    两人走出喧闹的酒吧,来到清静的外面,顿觉空气一片清新。

    对视一眼,默契一笑,忽然不快全都消失。反正已经定下关系,只不过是晚几日而已,何必郁闷。而且有这一段时间的酝酿,到真结合的那一天,恐怕会泄地更畅快。

    夜很黑,走近停车场,忽然听到有人说话。

    “你是谁,闪开,我还要喝”

    nv人的声音,明显已经喝醉。

    “我们回家吧,走走。”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龄不大。

    “你就酒吗?”醉nv无力的说话。

    “有有有。”男人的声音透出说不出的急切。

    “那给我拿来。”醉nv嚷道。

    雷贝壳听到这里,却停住脚步,转而绕过去,现远处一辆汽车边,一个男人正打开车mén,让一个nv人进去。这nv人身穿吊带短裙,颇为xìng感,此时正拉着车mén耍赖。

    男人有点急切,试图拉开nv人的手臂,但醉nv只是要酒,得到之后甚至趴到车顶挥手直拍。

    这个时候,雷贝壳终于看清,醉nv居然是钟慧珺的班主任,南里三中的韩莺莺老师。

    师婕没有在意远处,而是注意雷贝壳,现他的异样,问道:“你认识?”

    雷贝壳苦笑着道:“小老板的老师,我替老板参加过家长会,见过一面。”

    师婕顿时1ù出暧昧的表情,无声地笑道:“进展那么快啊,都去开家长会了。”话里更暧昧地是没有指明进展的对象。

    雷贝壳尴尬一笑,避而不回。

    师婕大气地拍拍雷贝壳的肩膀,淡然地道:“别紧张,我又不会嫁给你,所以不会干涉你的sī生活。”转而又贼笑道:“如果把母nv都搞上了netg,别忘了告诉我。”

    雷贝壳严重无语,用眼神狠狠鄙视师大美人。

    师婕挥大局长的厚脸皮,毫无伤。适才讲的确实是实话。她本来就不准备嫁人,即使同意跟雷贝壳好,也暂时没有改变想法。她就算想嫁人也不能嫁给雷贝壳,因为与嫁人相比,她更看重事业,而雷贝壳恰恰在官面是一个禁忌。

    与这个男人有化不开仇怨的军方高官还在位,她这个堂堂二级警监,安全情报局局长若嫁给雷贝壳,恐怕会前途黯淡。

    既然不能嫁给他,就不能要求那么多。保持最佳的情人关系已足够。反正在大星海时代,这是非常流行的事。甚至于某国总统就没有第一夫人,只有数位第一情人。

    师大局长很坦然地道:“既然认识,就帮一把吧,我先走了。”

    都听到了适才的对话,显然有男人见靓丽的醉nv有便宜占,准备不怀好意。既然是雷贝壳认识的人,恐怕不会袖手旁观。

    雷贝壳送走师婕,ěn别之后,耳语道:“洗干净屁屁,等我吧。”

    师婕yù脸浮上一层红晕,妩媚地送来一个秋bo之后,脚踩高跟蹬蹬地离去。只不过与来时相比,师大局长的两tuǐ有点分开,既不是喝醉了,也不是被开了,而是受凉风一吹,下面湿漉漉,凉飕飕的,难受啊。

    雷贝壳目送意外贴上来的大美人离开,转身去拯救意外遇上的另一个娇嫩的美人。

    等他走近时,男人终于成功把韩莺莺关进车里。当这个别有目的的男人哼着小曲,得意地做到驾驶位上时,愕然地现车前面站了一个人。

    喜悦的心情被打断,此人立刻把头伸出车窗,喊道:“喂,干什么。”

    雷贝壳绕到驾驶位车mén外,道:“没什么,你的乘客是我的朋友,打个招呼。”

    男人顿时变脸,恶狠狠地道:“你谁啊,我不认识,我nv朋友也不认识。”说罢就去动引擎。

    雷贝壳却突然出手,抢过车钥匙拔下,道:“你不认识我,我还怀疑你认不认识她呢。”

    这男人反应过来时,钥匙已经落到雷贝壳手里,顿时想下车去抢,但抬头现雷贝壳的个子高,身板壮,有点心虚,立刻叫嚣道:“她是我nv朋友,跟你没关系,你肯定认错人了,快点把钥匙拿来,否则我报警了。”说罢还拿出手机示意。

    雷贝壳也不客气,再一次意外出手。

    男人这一次抓紧了手机,但奈何不了雷贝壳的力量,手机仍然被夺走了。

    雷贝壳这才好整以暇地道:“既然是你nv朋友,叫什么名字啊,我看跟我朋友是不是一个人。”

    车中的男人顿时一窒,答不上话,又恼羞成怒地道:“我凭啥告诉你。”

    雷贝壳这回真确认此人是不怀好意的陌生人了。居然连韩莺莺的名字都说不出来,还有什么好说的。探手抓住这个家伙的脖子,拉出车窗,冷森森地道:“就凭这个。”

    倒霉男人感觉快要窒息了,明白惹上不该惹的人,恐惧之心顿时压过sè心和贼胆,艰难地道:“是你朋友你带走,跟我没关系,真的,我没意见。”

    雷贝壳嘿嘿冷笑,道:“我有意见,怎么现在不是你nv朋友了。”

    倒霉男人硬着头皮解释道:“我说错了,我是见她喝醉了酒,可怜,想送她回家。”

    雷贝壳也不再1ang费时间问了。其实适才就猜到会是这样,不过既然确认,也不能绕过这个不怀好意的家伙。顺手把倒霉的男人提溜出来。扒下他的kù子,用内kù塞住嘴,衬衣绑住手,然后提着爬上旁边的大树,把这个hún蛋吊了上去。

    想来冻一夜足以让这个家伙头脑彻底清醒,别在想着占nv孩的便宜。有yù望,去酒吧泡去,无数你情我愿的nv孩等着呢。想占失去控制能力nv孩的便宜,就得有受到教训的准备。

    处理完那个hún蛋,顺手把这家伙的手机拆开扔掉,拿着钥匙回到车里。

    韩莺莺此时喃喃自语,似在叫着某个男人的名字,说什么hún蛋周均怀,我恨你,又忽然疯狂地叫臭*子,我不会放过你,还有其他一些含hún不清的话,看上去非常像被撬了男友而失恋的nv孩喝酒泄。雷贝壳也就无心继续再听。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