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四章 口技比赛4【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四章口技比赛4【2更】

    雷贝壳很快猜出韩老师的心意,立刻用眼神回应,似说:放马过来吧,绝对会给你面子。§笔趣阁

    WWW.Biquke.Com§

    韩莺莺心中大安,愈卖力地服shì这个给自己撑场子并长脸的男人。

    刘翠莹又旁观了近五分钟,看到对手的男人依旧那么嚣张,终于呆不下去。今晚是彻底大败亏输了。再顾不得令自己被彻底打脸的周均怀,直接要走。

    韩莺莺见此,立刻道:“别急着走,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刘翠莹立住,扭身看过来。

    韩莺莺得意地道:“之前你说过,要我等着被开除。现在告诉你结果,就是我不但没有被开除,而且下学期还会升职做年级副主任,”看到无比错愕的刘翠莹,心里级的舒爽和愉悦,又美滋滋地道:“回家去问问你爹,贪官怎么当的,连整人都不会,白瞎了一个坏名声。”

    刘翠莹毫不怀疑此话的真伪,毕竟是能简单验证的事实,而且今晚也频遭打击。她虽然爱嚣张,无口德,但不傻,明白若是此结果,就代表韩莺莺有人罩着,而且极有可能是眼前的男人。

    既然对方有来头,就不能等闲视之,而且进mén之时雷贝壳就显示出非同一般的气质。刘翠莹可不是那种无脑的nv人,她的父亲也不是了不得的大官,而正因知道官场的险恶,所以才不会像某些纨绔般不知轻重。

    今天算是被人比下去了,留在这里徒遭羞辱,所以赶紧走。

    周均怀看到刘翠莹铁青着脸走人,立刻去追。已经放弃一个绝世美人了,再失去这个有家世的nv人,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韩莺莺故意冲即将离去的前男友,大声道:“亲爱的,没长眼的人都走了,人家还要你把三个小dong都灌满呢。”

    听到这番1ù骨的话,周均怀差点气得差点自己把自己拌倒。前nv友跟他时,只让momo小手,连抱抱都要磨半天,更别说亲嘴了。这才分手几天,三个小dong就都被开了,真是太看不起人了。

    真想回去揍那个nv人,但想到前nv友带来的男人,非但个子比他高,身体比他壮,关键是无声散的气息透着危险,使他不敢有何异议。

    于是乎,只能暂时咽下这口气,先去追未来的幸福保证刘翠莹去。

    外人都走了,而韩莺莺的脸儿也快红透,适才没经脑子的话实在过于大胆。小嘴都没被灌满过的雏儿喊出要三dong齐满,现在回想,真是羞煞人啊。

    尤其抬头看到雷贝壳暧昧地微笑,更是恨不得找个地dong钻进去。适才受刘翠莹所jī,实在太大胆。

    当然,若冷静下来想一想,实际上是她太想挣回一口气,而宁肯付出小嘴服shì男人的代价。

    只不过不管之前生什么,现在怎么收场呢。男人的家伙还杵着呢,而她的小手也无意地没有移开,依旧握着那生猛的凶器。

    雷贝壳也注意到此,所以不急着收回铁枪。毕竟这种事搞到一半就散伙,感觉实在不爽。既然韩老师为了报复,都开了头,想来不会介意有始有终。

    当然,直接要求显得太贪婪,所以先不管鸟儿,而是道:“莺莺,这回还算满意吗?”

    韩莺莺也没有站起身,而是抬头真诚地道:“谢谢你,非常满意。”

    雷贝壳又微笑着问道:“爽了吗?”

    韩莺莺长呼口气,点头道:“爽透了。”

    雷贝壳也点头,道:“满意就行,我也算没白牺牲。”

    韩莺莺听此,脸儿又红,道:“这回对不起了。”

    雷贝壳连忙止住她,道:“这没什么对不起的,我好像不算吃亏。”说罢暧昧地瞄瞄小嘴,又盯着尚握住龙身的yù手。

    韩莺莺终于羞得受不了,缩回了小手。

    雷贝壳遗憾的1ù出失望的表情,但没有说什么,而是把内kù拉起来,再去提kù子。只不过小兄弟依旧坚tǐng,使得帐篷级庞大,而雷贝壳故意不收腹,所以拉锁根本没法往上提。

    韩莺莺看到男人这般难堪模样,噗嗤一笑,把一切都放开,把一切都笑走。仿佛在一瞬间,她成熟了,再不是那个毕业没几年的单纯高中老师,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个成年nv人。

    她不在是那个幻想种种,不切实际的单纯nv孩,而是一个面对现实,敢作敢为的新人类。

    有过不同的经历,就会有不同的思想。韩老师变了,她能压制羞涩,微笑着道:“我来帮你。”说着伸手抓住雷贝壳的kù子。

    雷贝壳就等着这话呢,自然送出控制权。果然不出他所料,韩老师没有帮他穿kù子,而是又扒了下来。雷贝壳自然不会任她如此,抓住她的手,道:“为什么?”

    韩莺莺展颜一笑,妩媚地道:“我爽了,你还没爽啊。”

    说罢抛来一个媚眼,直把雷贝壳mí的一魂升天,二魂出世。看到男人这样轻松被自己mí住,韩老师心中得意,忍不住轻笑,而下面的动作愈自然。

    kù头再一次被拉开,不甘心蛰伏的大家伙自然弹出来,正好砸在韩莺莺迎上去的小脸。

    雷贝壳看到此幕,禁不住直吞口水,兴奋万分。

    韩莺莺感受到男人的jī动,妩媚地直接从子弹袋开始tian舐,并扫过巨大的黑龙,最终吃的幽红的大蘑菇。

    一刻钟之后,韩老师感觉很疲乏,心中有点同情自己的学生。有时候,男人太猛了,情人也不好做。就像她现在,正在干情人的活,但迟迟没法收工啊。她又不像真正的情人一样,还有更犀利的小dong去收服男人。单靠小嘴,这一关如何过。

    雷贝壳看到可怜的美人,忍不住关怀地道:“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韩莺莺看到男人这般大方,愈不能放弃。火是她烧起的,总不能把人晾在半截。但不晾也总不能在这里献出小美眉啊。

    不需太久,韩老师便想到替代方案,干脆狠狠心,拉下了连衣裙的吊带。

    娇俏的大白兔现身,男人立时瞪直了眼。韩莺莺很清楚自己的魅力,所以展示着自己的美好与羞涩。

    虽然她的技术是那么的粗糙,虽然那对山峰并不是非常丰满,但青涩的美人最是撩拨男人的net心,所以雷贝壳很快投降了。

    这一回不需要雷贝壳的强迫,完全没有经验的韩莺莺被突然的喷震住,小嘴堵着龙头,目视雷贝壳询问处理办法。

    雷贝壳自然不客气,鼓励她继续工作,享受到最大的愉悦。

    韩莺莺含着满满一嘴jīng华起身之前,听到了男人别有意味的话,“不要1ang费哦。”最终韩老师又一次品尝到这个男人的jīng华滋味。只不过遇上一次不同,她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量细细品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雷贝壳看到韩老师这般做为,真正的满意,现在能做到这一步,想来收服这位绝世佳丽的日子不远了。

    韩莺莺没曾想做到这种地步,幽怨地白了男人一眼,又坐回餐桌前。

    这一桌子菜可是用牺牲她的小嘴换来的,绝不能就这样一点未动的放弃。刚才已经吃过独一无二的餐前甜点,是时候开始大餐了。

    雷贝壳又失去一分jīng华,同样需要大补,自然也不客气。而且两瓶八八年bo尔多已经开瓶,不能1ang费。

    于是乎,红酒为美人斟上,两人开始大吃。

    红酒是需要品的,但饿极了两人却用牛饮的方式糟蹋二十年份的陈酿。就算这样,吃饱饭之后,还剩下一大瓶bo尔多。

    韩莺莺非常不舍的抱住酒瓶,总觉得无比的可惜。

    雷贝壳见此笑道:“反正是我们点的酒,走时提着就完喽。”

    韩莺莺顿时不好意思地放下,又不满地道:“你真是太1ang费了,点这么贵的酒。”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我不1ang费,你怎么爽,要是没这两瓶酒,我们今天可就被看扁了。”

    韩莺莺当然明白此话不假,但没有认输,而是大胆地道:“我是爽了,你也没亏吧。”

    雷贝壳1ù出暧昧的笑容,道:“是很爽,真想天天爽啊。”说罢赤1uo1uo的目光盯住韩莺莺不放。

    韩莺莺顿时抵挡不住,红着脸妩媚地横了一眼,娇蛮地道:“想得美。”

    本来只是这样说,很可能打断男人的念想,偏偏韩老师瞪了一眼男人的裆部,道:“坏蛋欺负了我两次,下次再敢,咬断他”说罢还喳喳mén牙,做凶恶状。

    这种暧昧的举动顿时让男人无比兴奋,笑着又道:“那你要小心,我家的宝贝是金刚钻,敢1uan咬,崩了你的mén牙。”

    韩莺莺顿时失笑,道:“你那金刚钻,都揽了什么瓷器活啊。”

    雷贝壳故意打量韩莺莺,在韩老师好奇问之前,啧啧嘴,道:“多漂亮的美人瓷啊。”

    韩莺莺来不及感谢别扭的夸奖,便想到之前的话,这是在说某人的金刚钻了她的dong啊,顿时俏脸绯红,转而恶狠狠地反击道:“敢崩我的牙,我先让你做新中国的第一个太监。”说完忍不住得意地大笑。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