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三章 口技比赛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三章口技比赛2【3更】

    雷贝壳也想到这茬,颇有些尴尬,干脆道:“你就帮我照顾好她,反正她就算啥也不干,我也会养她一辈子,不用担心她不学习,没未来。★笔.趣.阁

    www。97parse。com★”

    韩莺莺彻底无语,有这样的男人宠着,自己绝对没法再教好钟慧珺了。只不过内心又有点羡慕,甚至嫉妒自己的学生。有这样的男人宠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么随心啊。

    再看雷贝壳,眼光又有不同,心中想着,小爱的雷贝壳已抓在手里,自己的雷贝壳在何处呢。

    雷贝壳不知道韩莺莺的想法,继续道:“你也放心,我知道小爱年纪小,会注意她的身体的。”

    韩莺莺听到这话,自然想到上次厕所的yan?事和那件让人嗔目结舌的大凶器,不由愈佩服自己学生的运气好,不仅找了一个宠爱她的好男人,还拥有独一无二的绝世好枪啊。更感叹这样的运气,她怎么没有。

    收起无谓的net,转而郑重地道:“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为你看好小爱,不会让别人碰的。”说罢不由失笑。

    雷贝壳无语,但见到韩老师能开玩笑,也知道心情转好了,遂笑着道:“那我就多谢了。”

    百公里的距离很近,一个多小时就进入巨基市。

    雷贝壳直接通过车载电子地图,找到本地最好的五星级酒店,然后让韩莺莺跟周均怀打电话。

    韩莺莺拨通电话后,没有讲目的,只说让周均怀带他的新nv朋友一起到冰宫大酒店。

    雷贝壳开车很快抵达地方,待把韩莺莺带进大厅,要了包厢,韩老师方醒悟,进的地方太高级,待会肯定还得点大餐充场面,倒时候得hua多少钱啊。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不好跟雷贝壳提,再加上地址已经告诉前男友,再改换地方也不行。不是没法再打电话,而是前男友肯定知道酒店的差别,如果从一家五星级换到四星级,还怎么装13打脸啊。

    进入包厢之后,韩莺莺就拉住雷贝壳,极不好意思地埋怨道:“你找这么好的地方干什么?”

    雷贝壳摆摆手,不在意地道:“都说了,我不差钱,既然这次是来打脸的,当然要扇响。若去差的地方,万一被人家看不起,那可就是打脸不成,伸着脸赶着被打了。”

    韩莺莺听此,总算没有再提。毕竟这次都准备豁出去全部存款出一口气了,万一打不成脸可没地方后悔。只不过让雷贝壳出那么多钱,心里总是过意不去。想到这,又把银行卡翻出来。

    雷贝壳一眼就知道韩老师心中所想,遂道:“你那点钱补充不了多少损失,而且这一顿也吃不穷我,所以卡你还是收着。”

    韩莺莺被话堵着,唯有收下卡,但还是有点坐不住。

    雷贝壳不得不道:“韩老师,我上次占了你那么大便宜,你就把今天这顿饭当我的赔罪,行不”

    韩莺莺当然明白雷贝壳的意思,yù脸顿时红了,片刻后终于调节好,长出口气,对雷贝壳点点头。

    雷贝壳这下放心,韩美人终于恢复正常了。

    韩莺莺倒不是觉得上一次的牺牲值得这次这样回报,而是被雷贝壳用话堵着,无法再提。

    雷贝壳搞定韩老师,开始点菜。既然是来装13打脸的,当然只拣贵的,不捡对的。什么菜值钱就点哪个。十万一瓶的红酒,先来二瓶尝尝好不好喝。反正钱都是捡来的,雷贝壳也不珍惜,直接拿出来在美人面前充大方。

    男人嘛,既然拍着xiong口把话讲出去,就算卖血也得忍。何况雷贝壳不需要卖血,还不在乎钱。

    韩莺莺开始看到所点的菜肴,还想算算这一桌席到底要多少钱,待听到十万一瓶的红酒随便喝时,直接放弃算账的念头,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干脆让雷贝壳包了她算了。

    嫁一个好男人,一辈子不用奋斗啊。大学时对此不屑一顾,现在才现社会的现实。自己的学生钟慧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瞧人家活得多潇洒啊。十六岁就一生无忧,就能享受nv人的快乐啊。而她都二十五岁,还是老处nv呢。

    菜没上齐,人却已经到了。不需要迎接,也不会迎接,从电话里告诉房间号码,让人直接过来。

    周均怀是带着新nv友刘翠莹一起来的。而且未见其人,已先听到刘翠莹的声音。

    随着推mén而入,就听此nv在周均怀后面道:“怎么,跑五星级大酒店来,想以此赔罪,还是求饶啊。”

    韩莺莺听到这话,yù脸涨红,心中生气。但看到雷贝壳不动如山的坐着,心中不由大定,暗忖:有这样的男人撑着,我怕啥。想及此,调整好心态,准备迎接nv人间的战争。

    这时只见一个打扮妖娆,但姿sè确实一般的年轻nv人1ù面。当然,也不能说此nv毫无可取之处,最起码那bo涛汹涌的xiong部能证明周均怀不仅是看中此nv的家世。问题是穿了高跟才勉强有一米六的身高是一个大缺陷,尤其是站在高有一米八的周均怀身边,对比明显。

    只不过对比驾上十寸高跟,身高能赶上周均怀的韩莺莺,刘翠莹的劣势非常明显。而韩老师的xiong也是c级,对东方人来说,足够丰满。若再加上俏丽的容颜和文雅的知xìng气质,韩莺莺能把刘翠莹甩的没影。

    这样的绝世美人都能放弃,只能说周均怀的事业心确实很重。而韩莺莺也确实不适合他。韩老师的大学姐妹没有说错。

    周均怀和刘翠莹对包厢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很是意外,尤其这个男人看上去非常彪悍,有一股不容侵犯的气息,而且见二人来还稳着如山。所以刘翠莹进一步侮辱韩莺莺的话就不由自主地缩回去。

    当然,这不代表她退缩或害怕,而是更隐蔽更直接地对韩莺莺道:“请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吃大餐吗,”说着无视桌上的佳肴,道:“说实在,我对这没兴趣,小时候吃伤了。”

    韩莺莺这时候已经豁出去了,以毫无诚意地微笑面对刘翠莹,道:“你家是大官,吃伤不奇怪,小周可是家境贫寒,你既然做他的nv朋友,就迁就他一点,不吃可以陪着嘛。”

    雷贝壳心中暗笑,就算是知书达理的韩老师,斗起嘴来也没有失去nv人的天分啊。这夹枪带bang的话说的有水准。

    刘翠莹自然听得出这是说她家里贪污或公款吃喝,而且还指责她不照顾男朋友。虽然她确实把周均怀呼来喝去如奴仆,但在周均怀的前nv友面前,不能表现出来。所以无法回击韩莺莺的这番话,只好转移目标,目视雷贝壳问韩莺莺道:“还不知道他是哪位?”

    韩莺莺故作娇羞状,先甜蜜地望了雷贝壳一眼,然而方道:“他啊,雷家的大公子,自我到南里三中工作就一直追求,但我一直拒绝。直到前两天,我被他的诚心打动,就答应他了。现在啊,他是我的未婚夫。”说罢美滋滋地朝雷贝壳送出一个秋bo。

    雷贝壳看到那双真挚的眼睛dang漾着无限的net情,若不是知道这是演戏,真会以为韩老师喜欢上了他。心中感叹着nv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嘴里配合道:“这顿饭呢,其实是我请,目的就是为了感谢小周,”说罢对着周均怀拱手,道:“真的多谢你放手,否则莺莺是不会答应我的。”又兴奋加感叹道:“能娶到她这样的nv孩,这辈子值了”

    刘翠莹看到这场表演,心中暗骂狗?男nv,前两天还哭哭啼啼要死要活,扭头就勾搭上新的。只不过没听说过黄槟有什么雷家啊。虽然五星级酒店和昂贵的酒席代表着对方的档次不低,但还是不大相信对方所说的。毕竟时间太短,而韩莺莺的转变太快。

    之前为了夺男人,当然对情敌韩莺莺做过了解,觉得不大符合其xìng格。于是挑挑眉,盯着韩莺莺冷笑道:“太假了。你是随便找了一个人来演戏吧。想在我们面前秀恩爱,掩饰你的失败吗。还是想充大款,秀优越感。”又鄙视地道:“不过你们坐都坐那么远,想骗谁呢。”

    为了展示自己的成功,落座时刘翠莹直接坐到周均怀的tuǐ上,此时倒是能理直气壮地说大话。

    韩莺莺见此,没有犹豫,先轻笑一声,道:“呦,既然你觉得假,那我就给你来点真的,看清楚了,他可不是随便找的男人,而是我的未婚夫。”说罢,径直坐到雷贝壳tuǐ上,然后搂住他的脖颈,ěn上那张大嘴。

    雷贝壳自然配合地抱住美人拥ěn,本来以为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但看到韩老师伸出小舌,轻tian嘴net,再瞄向她的双眼,现虽有掩饰不住的羞涩,但更有放马过来的鼓励。

    既然美人如此大方,这样决定,他也就不客气。ěn上之后,大舌头直接伸进小嘴里搅动,并吸shǔn津液。

    韩莺莺初时还tǐng别扭,但被大嘴一吸,舌头一shǔn,顿时脑子懵懵的予取予求。

    两人完全忘记表演,如恋人般嘴黏上就再分不开,直到被开mén声打断。

    韩莺莺顿时醒觉,红着脸逃离雷贝壳的怀抱,不好意思再看。毕竟是没有接触过的男人,无法做到自然。待到醒及在演戏时已经来不及。

    一切都落入格外关注韩老师的刘翠莹眼中。此nv心中暗道:小蹄子,还装,待会看你怎么办。

    这个时候推着餐车进来的服务员道:“先生,这是您要的两瓶八八年bo尔多红酒,都打开吗。”

    这句话倒是惊到了刘翠莹。此nv有点小资,对红酒颇有研究,清楚这两瓶八八年bo尔多至少值十几万。家里不差钱的她确实常吃不hua钱的大餐,眼前的酒席说吃伤了,也不能说吹牛。但这样两瓶红酒可不能说喝伤,又不是真正的亿万富豪。

    雷贝壳淡淡地道:“打开吧,先醒醒酒。”

    刘翠莹这次不敢小觑雷贝壳。毕竟她也不舍得一次打开两瓶这种红酒。如此喝,实在是1ang费啊。当然,虽不再怀疑装阔,但也不相信韩莺莺和雷贝壳的关系。毕竟适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韩莺莺在服务员离开后已调整过来,故意掩饰得意,对刘翠莹道:“我对红酒没有研究,实在不知道这两瓶bo尔多怎么会值二十万,你来鉴赏鉴赏。”

    周均怀自进屋一直没有说话。只因进来之前被新nv友jiao待过,不敢违抗,此时听到两瓶bo尔多的价格,吃惊之sè溢于言表。

    刘翠莹没看到周均怀的表情,否则定会鄙视他没见过世面。她虽然诧异雷贝壳的豪爽,但是不差钱的人,并不过于在乎,而是想打倒前情敌,于是道:“酒是好酒,价格也不差,就是不知道你买不买得起。”又对惊愕诧异的韩莺莺道:“找了这么一个有钱人来充场面,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啊,是不是要卖身啊。”

    韩莺莺小脸先是涨红,继而放轻松,微笑着得意道:“怎么,羡慕我找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吗。你也可以甩掉小周,再来跟我抢嘛。”

    刘翠莹不屑地撇撇嘴,傲然道:“老娘不差钱,只有你这样的穷人才想着傍大款。别看他长这么壮,只要是有钱人,都脱不了银枪蜡样头的命。”

    雷贝壳听到这话,很是无语。被这般鄙视,真是头一次啊。

    韩莺莺也在偷笑。拥有那么生猛的凶器,若还是银枪蜡样头,那世上真没有男人了。

    刘翠莹不清楚这,继续对韩莺莺挑衅道:“我听说每次阿怀想要,你都是这不行,那不许,就你这还想拴住男人啊。让你瞧瞧阿怀的真面目吧。”

    说罢让周均怀站起来,直接解开腰带,拉下kù头,放出男人的东西,傲然地展示道:“瞧清楚了,这不是你招来的银枪蜡样头能比得上的。老娘不求钱,求得是nv人的快乐。你这个没开化的村姑后悔去吧。”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