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互相按摩2【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互相按摩2【2更】

    雷贝壳欣赏的就是俏寡fù这番媚态。&笔趣阁

    wWw。biquke。COM害羞的nv人最可爱啊。所以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单纯的用眼睛去看。

    当然,对艾姬来说,这对眼的侵犯不下于男人直接上手。只不过赤1uo1uo的yù望里充满的无尽的赞叹、欣赏和爱,所以俏寡fù非但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心中控制不住地冒出一丝甜蜜。

    直到三道茶喝过,按照往日的习惯,雷贝壳该告辞了,但今天却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

    艾姬见此知道待会必然要生的什么,而且肯定比正常要越线,想到那,浑身不由泛起一丝燥热,在热茶的陪衬下,渐渐演化出一片虚汗浮出身体。

    对于一会的事情,俏寡fù既期待,又忐忐,期待能与喜欢上的男人更进一步,害怕控制不住自己,进度乎想象。再想起上次做过的,又不禁1ù出一丝羞涩。想到身为一位三十六岁的母亲,居然还有把小嘴的第一次献出去的哪一天。想到孩子都那么大了,做母亲的她却讨好的跪在男人tuǐ间,尽心的去吃男人嘘嘘的东东。

    雷贝壳把俏寡fù的异样收入眼中。面前的美人已经是这般表现,还有什么犹豫的。若不生更进一步的事情,恐怕俏寡fù会幽怨死吧。

    所以他直接拍拍大tuǐ,道:“来,坐这。”

    艾姬看到这个男人这么直接,yù脸愈的红了。事实上,对有些人,年龄越大,却越的羞涩。就行若她的宝贝nv儿钟慧珺在此,不用邀请早就坐进男人的怀里。哪会跑的远远的泡茶啊。用小美眉为下面的家伙泡茶岂不是更爽。

    虽然不好意思,但很期望扑进男人的怀抱,只不过害怕不好的事情生,所以有点犹豫,如蚊蝇般低声地道:“干什么?”

    雷贝壳平淡地道:“不干什么,每次总是享受你的美茶,从没有回报过,今天回报一下。”

    艾姬立刻详细地追问道:“回报什么?”

    雷贝壳一本正经地道:“你整天要站着招待顾客,所以给你捶捶tuǐ,捏捏肩啊。”转瞬又故意暧昧地问道:“你想要回报什么?”

    艾姬脸儿一红,轻啐一口,立刻反击道:“就这些啊。”瞧这话里口气,似乎对这么简单的回报很不满似的。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你要是想全身按摩,我当然竭诚服务。”

    艾姬白了一眼,道:“想得美。”

    雷贝壳不由摇头,叹道:“那你别后悔,我的按摩水平可是很高的,跟专业高手学的,可以说尽得真传。”心中又补充一句道:淘淘nv王享受过,可以证明

    艾姬听他说的跟真的似的,犹疑地道:“真的假的?”

    雷贝壳自信地道:“试试不就知道了,”又拍拍tuǐ,道:“快点过来。”

    艾姬本来就准备过来,听此话立刻起身,但走到雷贝壳身边后,又不知道该如何做了。因为这个臭男人毫不掩饰下面撅起的小帐篷

    雷贝壳没有理会美人的犹疑,直接抓住俏寡fù,拉进怀里。

    艾姬没有抵挡,顺势坐下,也感受到屁股之下有一个咯人的东西,不由羞赧地看雷贝壳,但刚转过脸去,就被一张迅接近的大脸盖住,再之后,红net被破,嘴里多了一个搅动的大舌头。

    俏寡fù啥也不知道了。

    xìng感的睡袍下面不长,nv老板坐下时没留意,结果屁屁直接接触了大tuǐ。感受着丰腴的féitún,小兄弟愈地热切,而雷贝壳也没有闲着。

    待到那男人的怪手伸进吊带里面,去袭扰féi成一个大圆球的白兔时,俏寡fù从男人强烈的雄xìng气息里脱离出来,抓住那偷偷进村的手。

    雷贝壳却是不甘心,试图再次施展霸道。

    艾姬生怕自己沦陷,赶紧转移目标道:“你不是要给我捶捶tuǐ,捏捏肩吗,”说罢挑衅地盯着雷贝壳,道:“怎么按摩到哪里去了。”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我还说过全身按摩呢。”说着又捏捏那对大球的一边,道:“当然也包括这里。”

    艾姬想挡但奈不知自家的兔子太féi,手臂根本护不住,唯有腹诽道:“你这全身按摩真够全面啊。”

    雷贝壳暧昧地一笑,道:“我还有更全面的呢。”

    艾姬知道下文没有好话,但忍不住接道:“哪里?”

    雷贝壳伸出手指按住俏寡fù的红net,道:“你都享受过了啊。”

    艾姬翻翻白眼地道:“那我亲你是不是也算为你按摩了。”

    雷贝壳听俏寡fù会错意,嘿嘿一笑道:“我说的可不是接ěn。”

    艾姬诧异,莫名奇妙地望着雷贝壳。

    雷贝壳暧昧地道:“忘了上次啦,我用ang按摩了你的小嘴。”

    艾姬恍然大悟,想起那次的服务,粉脸立时通红,妩媚地瞪了一眼雷贝壳,道:“就算是那也是我按摩你,好不好。”

    雷贝壳立刻回道:“那这次你不要动,我按摩你。”

    艾姬无语,锤了雷贝壳一下,娇嗔道:“坏蛋。”

    雷贝壳嘻嘻笑着道:“看来你很不满啊,那我也用嘴为你按摩好了。”

    艾姬心中升腾出莫名的异样,红着脸去看雷贝壳,现这个家伙也在凝视她,而且目光中有数不尽的爱恋。只瞬间,俏寡fù觉得新就要融化,下面变得无比的难受,似想要寻找慰藉。但内里的搔痒又不是寻常办法能解决的。她禁不住夹住双tuǐ,别扭的摩擦。

    雷贝壳自然感受到俏寡fù的响应,也猜到了她的顾虑,伏到她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

    敏感的耳垂遭到袭击,艾姬浑身一哆嗦,毫无力气逃离男人的魔爪。

    雷贝壳这时方温柔地道:“这次只用嘴按摩,没有老板允许,小弟绝不敢以下犯上。”

    暧昧的话又暧昧的意思。既是在表1ù只要你不想,他绝对不会造老板的反,同样也是在为下面的小兄弟表白,小老板不张嘴,小家伙是不会仗着强壮欺负人的。

    男人都这么大方地牺牲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男人的嘴巴总比自家的手好,而且允许nv人骑在头上,对这个男人还有什么不放心地。

    俏寡fù终于羞赧地点了下头。

    虽然幅度微不可查,但清晰地落入雷贝壳眼中。雷贝壳立刻掐住俏寡fù的腰,直接举了起来,吓得艾姬惊呼出声。

    俏寡fù低头看到男人促狭的笑容,顿时心中来气,踢掉拖鞋,直接站到沙上,然后恶狠狠地盯着雷贝壳,掀起睡裙,骑到脸上去。

    雷贝壳又一次享受到白天的待遇。这一次却没有了丛林的妨碍,因为俏寡fù那里天生白净。

    即使已经三十六,并生了孩子,但艾姬的经验事实上并不丰富,所以瓜瓤依旧泛红,而hua蜜更是泛滥。

    十年了,头一次有男人到这里来。事实上,三十六年来,第一次有男人的脑袋来访问。所以俏寡fù无比jī动地夹紧了双tuǐ,又如白天另一位同样是雏儿的大nv人一样,用手使劲把脑袋往里塞,希冀能瞬间抚平搔痒和渴望。

    没有丛林的阻碍,小豆豆就在眼前。敏感的要点被攻击,早就在*梦里找过无数次tuǐ下的男人俏寡fù很快控制不住地出剧烈的颤抖,甚至站立不住地扶住沙。

    雷贝壳立刻又一次提升度,直接让无处泄的俏寡fù忍不住地出嘶叫,紧接着一股洪流jīshè而出。

    这可不是正常的量,雷贝壳完全没有预料到,结果不仅被浇了一脸,而且身上全是。

    艾姬此时控制不住人体,说不清是兴奋,还是满足,说不清是幸福还是羞赧,总是泪水控制不住地溢出。

    十年了,我终于有男人了。

    雷贝壳看到没人动情至斯,顾不得脸上水迹,抱住躺下了的俏寡fù。

    艾姬直到数分钟后,方恢复身体的控制权,看到自己犯下的坏事,羞得捂住脸,不敢看雷贝壳。

    雷贝壳伏到俏寡fù耳边,道:“没事,这很正常,”又无比温柔地道:“而且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这样的体质万中无一,我要定了。”

    艾姬不好意思地从指缝1ù出二只眼,盯着雷贝壳,似在观察话语的可信xìng。

    雷贝壳非常肯定地点点头,道:“从现在开始,就算你想不答应,也没有可能了。”又补充道:“除非你能找个比我更厉害的。”

    艾姬顿时想到初遇时这个男人的神威,想到那么变态的家伙,这辈子不可能再遇上第二个,这也意味着,今生以后就要跟定这个男人了。她终于有了依靠。

    感受着男人宽广的xiong膛,俏寡fù心神jīdang,禁不住脑子热地道:“要了我吧。”

    雷贝壳浑身一震,目不转睛地盯着俏寡fù。

    艾姬被看得不要意思,再也无法重复一遍。

    雷贝壳却抱住美人,没有其他行动,而是温柔地道:“你还没准备好。”

    艾姬顿时强烈地道:“我准备好了。”

    雷贝壳看到大胆的俏寡fù,嘿嘿笑道:“那就等挑一个好日子,但不是今天哦。”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