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互相按摩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互相按摩更】

    当然,雷人的很快也有近一节课的时间。@笔.趣.阁

    www。biquke。com英莉觉得膝盖都要肿了,也终于明白法院里为何有的小姑娘膝盖会贴着创可贴。想来不是这样服务男人,就是跪着被男人整的。

    看来自己以后也能骄傲的加入她们的队伍了,而且会比她们更频繁。毕竟自家男人独一无二,是最强的。否则她也不会甘心做不出嫁的小姨子。

    或许这也是最佳的结果。毕竟自家男人太厉害了。她或姐姐任何一人都不能搞定啊。唯有齐上阵才行,姐姐恐怕没有想到会一语成谶。

    就像现在,嘴里含着姐夫的jīng华,按姐姐的说法,这可不能1ang费。所以当着雷贝壳的面,全部大口的咽下,似在宣示:瞧,我也吃了哦。

    雷贝壳满意地点点头,又示意美人把用过的餐具清洗干净。

    英莉这次没有用mao巾,直接tian干净舌头之后,用嘴去清理,仿佛没有吃过瘾似的。

    两人都爽了,终于能休战了。收拾好衣服,走出洗手间,英莉妩媚地盯着雷贝壳道:“现在爽了吧,一次搞定我们姐妹俩。”

    雷贝壳嘿嘿一笑,突然把英**官压倒墙上,大嘴野蛮的ěn,大手粗暴地隔着薄薄的睡衣欺负白兔,片响之后放松开,满足地道:“这样才算爽。”

    英莉顿时白了一眼,打了一下那老实下来的裆部,转身去了姐姐的卧室。

    都十点多了,英丽还没有醒。她没有雷贝壳那样变态的恢复力,唯有靠睡眠休息。

    英莉不急着叫醒姐姐,想着先去准备早饭。这一次有自家男人要shì候,不能随便应付。毕竟抓住男人的宝就是下厨房。即使这个男人是厨师也没有关系。而且自家的男人昨天怕肚子受不了,控制着没有多吃,今天肯定饿坏了。

    雷贝壳瞧到去而复返地美人,微笑着堵住,低声道:“醒了吗?”

    英莉摇摇头,道:“没呢,我先去做早饭,你如果困,再去睡会吧。”

    雷贝壳丝毫不显疲惫,非常jīng神地道:“我不困。”

    英莉道:“那你就去沙上歇着。”又白了一眼当柱子的臭男人,道:“刚才被你一折腾,都忘了洗脸。”

    雷贝壳momo肚皮,呵呵笑道:“先做饭吧,脸可以随时洗啊。”

    英莉无语,绕过雷贝壳后到没有再进洗手间,而是去做饭。

    忙活到半途,雷贝壳钻了进来,英**官直接撵人,道:“还没做好呢,这里也用不着你显摆厨艺。”

    雷贝壳连忙摆手,道:“我可不好抢自家nv人的活干,”又解释道:“我是饿了,来偷吃的。”

    英莉不由横了雷贝壳一眼,夹起一个煎好的jī蛋,塞进臭男人的嘴里,堵住。

    雷贝壳满意地大口咀嚼吞下,之后并不离开,而是站到英**官身上,抱住美人。

    英莉yù脸微红,娇嗔道:“别闹,我在做饭呢。”

    雷贝壳一本正经地道:“我没闹,你做你的,我就抱着。”

    英莉拿臭男人没办法,更绝对不相信这个家伙的目的只是抱着,否则也不会这种时候进来,但要忙着做饭,没工夫对付,唯有任他胡搞。

    而雷贝壳果然食言而féi,两手忍不住笼罩住白兔。睡裙非常薄,豆粒凸出清晰可见。手指头自己不会放过这样的宝贝。

    英莉还是雏儿,身体没这样接触过男人,无比的敏感。顿时受不了的躬身躲避,但人被臭男人抱着,躲能躲到哪里去。何况她的气力也无法对抗霸道的男人。唯有默默忍受着煎熬。

    当然,英**官心中是否真讨厌这种惩罚值得商榷。

    雷贝壳手忙着,下面也不老实。抬起头的小兄弟高高鼓起,在英**官tún掰之间摩擦。让从没有受过这种刺jī的英莉完全无法做饭,直到煎的蛋有点糊味,雷贝壳才依依不舍地放过大美人。

    当然,走时不忘在英**官耳边低语道:“这次你运气好,以后记着这里面欠我一次。”

    英莉的俏脸霎时变得yan红,妩媚地瞧着雷贝壳,透出说不出的net情。英**官当然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他居然想在这里面玩,而且还想让她边做饭边玩。这男人的鬼主意真是太多了。

    雷贝壳望着娇yan的美人,忍不住热ěn了一下,方撤离。

    就算自家男人出去了,但英莉的心依旧无法平静。有个男人的感觉实在太妙了,英**官忍不住回味,时不时的走神。

    当然,这种甜蜜也会有惩罚,那就是今天做的早餐大失水准。煎蛋时生时糊,卖相更是不佳。

    雷贝壳倒不介意,还不住地夸赞英大美人的手艺好,以后一定经常来吃。

    英莉虽然明知道是假话,但就是听着高兴。这个时候残存的理智让她明白,果然恋爱的nv人真的不可救yao。明明知道是假话,却依旧喜欢听,甚至于想让男人说给听。

    这边是讨好,卧室里就不一样了。被叫醒的英丽对妹妹的手艺无比的诧异,非常严肃地问妹妹,难道脑袋被mén挤了,居然做出这等差劲的早餐。

    英莉心道:我确实脑袋被mén挤了。先是去偷吃姐夫,继而被姐夫偷吃,最后还把主动献身的姐夫推给姐姐,真是傻爆了。不过嘴里不敢解释,没法解释,唯有把责任往姐姐身上推,说是都怪姐姐昨天搞得恶作剧,害她夜里没休息好,早晨自然没jīng神做饭。

    英丽听出别有意味,无比暧昧地悄悄道:“是不是昨天夜里做*梦了,被你姐夫给干了,还玩坏了吧。”

    英莉对姐姐这等话无语。若是生之前,还会害羞,说姐姐过分。但生之后,唯有装着害羞,然后故意大胆地道:“是啊,姐夫太猛了,我差点都没活过来。”心里却想道:我虽然没被梦里干,但现实里可是偷吃了两回。可怜的姐姐,你就算现在献身,也只能吃第四茬jīng华了。

    英**官说的夸张,反而让英大律师不信,但信不信不要紧,嘴里不依不饶地道:“小1ang?蹄子,越说越卖萌了。”

    英莉扬扬头,不爽地道:“谁让我好心做早饭,得不到任何感jī不说,还被人说脑袋被mén挤了。目前看来,好像真被挤了,就不该做这顿饭。”

    英丽听妹妹说的委屈,赶忙道歉:“好莉莉,是我不对,我道歉,你做的饭太好吃了。”说罢还大吃一口jī蛋,只不过差点被噎住。

    吓得英莉赶紧给姐姐端碗喝汤。

    有这一打断,姐妹俩再对视时,齐齐忍不住笑。

    之后英丽问道:“招呼贝壳了吗?”

    英莉摆摆手,道:“放心,他可是非常称赞我今天的手艺,说是要天天来。”说完忍不住直笑。

    英丽听到这,同样也笑。当然与妹妹笑的不同。她以为雷贝壳是认真难吃不得不夸奖,而实际上,雷贝壳夸奖时眼盯着美人,实际夸奖的是英**官,期待的是天天来找美人。

    雷贝壳这时吃过饭,前来告辞。

    今天是星期天,法官和律师都休息,但饭店不会休息。而且雷贝壳也不能总是赖在姐妹俩家里,所以敞快的走人。

    英丽这次没有再挽留。毕竟还没有休息过来,勾男计划以后有的是机会实施。她请妹妹代为相送。

    英莉把人送到家外面,趁机与自家男人ěn别。

    雷贝壳先回到爱家店点卯。这次可是旷了一个星期工,得想法赶紧补回来。

    艾姬再见到雷贝壳,眼神里自然充满热切。自上次意外用小嘴服shì男人,已经过去十多天,想不想冷都冷了,现在只剩下期待。

    雷贝壳感受到老板娘的心意,也对冷落了俏寡fù愧疚,直接提出了想喝茶的yù望。

    艾姬看到男人这般急切,顿时把对这个家伙长久消失的不满丢到无影,乐呵呵地应下。

    待到了晚上,nv老板又有点惴惴不安,害怕待会那个家伙有啥过分要求。毕竟今天nv儿不在家,没有合适的理由拒绝,而上次偏偏表1ù了愿意的想法。

    但事到临头,又不能退缩,更不想退缩,只能有一步走一步,实在不行可以用其他方式补偿,只要暂时守住最后一关就行。

    做出决定之后,俏寡fù安下心,挎着雷贝壳的手臂回家时也无比的轻松。

    今天没有nv儿的打扰,又有足够的时间,艾姬洗澡消耗的时间也格外的长,似乎准备洗干净每一处地方,好方便雷贝壳品尝一般。

    雷贝壳这次看不到乖nv儿来寻刺jī了,唯有无聊地坐在沙上枯等。不过想到待会就能享受到娇yan的俏寡fù,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艾姬进卧室换衣服。这一回当然还是那件xìng格的睡袍。虽然不想穿这么xìng感,免得过度勾引男人,但又怕不这样穿惹得男人不高兴,所以宁肯进一步刺jī男人,也必须硬着头皮穿这件。

    还是如往常般泡茶,但今天的味道别有不同。不是茶更好喝了,而是美人太好吃了。

    艾姬瞧着男人那赤1uo1uo的不加掩饰的目光,感觉就像是1uo体坐在这里。即使已经三十六岁,孩子已是大人,她本质上仍旧是害羞的nv人,所以脸儿从微红到大红,1ù出从未有过的娇yan。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