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姐夫的半拉屁股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六章姐夫的半拉屁股2【3更】

    英莉本能的试图反抗,但又怎能挣脱开专业拿人的雷贝壳。^笔趣阁

    www.biquke.com两臂连身体被一只强健的手臂紧紧搂在宽广的xiong膛里,无法动弹分毫,下巴也被另一只大手强有力的捏住,可怜的嘴net就那样任人品尝。

    男人的ěn非常霸道,非常强烈,nv人根本无法呼吸。反抗的力量也随之减少,到最后完全失去。

    强有力的手臂无声无息地放松,英**官自由的双臂却不在反抗,甚至于慢慢地楼主雷贝壳的脖颈,不让男人火热的netbsp;她的个子不矮,但想好好地亲雷贝壳并不容易,所以自觉地翘起脚尖。

    这就是亲ěn的滋味啊,果然是那么的让人沉mí。就算知道这个男人终将成为她的姐夫,英**官还是忍不住送出香津。

    娇yan的大美人英莉mí失了。

    雷贝壳却还有一丝清醒,解脱的手扯下吊带睡裙的一边肩带,抓住那终于展1ù的féi腻白兔。

    这番大胆直接的攻击终于让英莉从痴呆中回过神,直接抓住雷贝壳的大手,脱离那种气息浓烈的大嘴,yù脸更是无比的绯红地低声道:“不行。”

    雷贝壳急切地道:“怎么不行?”

    英莉美目盯着雷贝壳,道:“我姐姐喜欢你,我不能。”

    雷贝壳直接打断道:“但我喜欢你。”

    英莉立时震住,却不是被爱情宣言击倒,而是被这么大胆地话震醒。虽然爱情面前,再jīng明的人也犯傻,但英**官还没爱到那种盲目的地方,只是欣赏雷贝壳,觉得他是合适的男人而已。所以异样地盯着雷贝壳,冷静地道:“你怎么证明?”

    这种冷静在这种时候显得那么的咄咄bī人,似乎在表示雷贝壳的话太假。毕竟欣赏雷贝壳是一回事,但对雷贝壳也爱上自己不太相信。英**官宁肯相信雷贝壳完全是看上了她的美sè,为了占便宜而信口开河。

    雷贝壳自然能察觉英莉的变化,但毫不后悔关系的退步。反正本来就不存在关系,又何来退步。当然,他也不会就此罢休或退缩,而是大胆直接地道:“你想我怎么证明?”

    英莉寻思半响,想不出证明的方式,干脆把皮球踢回去,盯着雷贝壳道:“用你的方式证明给我看。”

    雷贝壳的应对更简单。他的方式也是如此。立刻指着窗户,道:“我跳下去能证明吗?”

    这可是二十三层,不是二或三层。英莉鄙视地望着雷贝壳,不满地道:“那样就算能证明,你都死翘翘了,还有个屁用。”

    雷贝壳心中暗笑,果然美人还是关心他的。嘴里却不罢休地道:“我只问能证明吗?”

    英莉抵挡不住雷贝壳咄咄bī人的目光,禁不住无奈地道:“能,你都死给我看了,当然能。”

    雷贝壳干脆地收起家伙,提上kù子,再拉开窗户。

    英莉见此急忙道:“你干嘛。”

    雷贝壳理所当然地道:“证明给你看啊。”

    英莉无语,又不知道该不该拦住,犹豫住。毕竟不知道这是不是诈她啊。

    雷贝壳不给美人犹豫的机会,干脆地跳出窗口。

    英莉这才就算想伸手,也来不及了。看到雷贝壳跳出去,心瞬间僵住,有股针扎的痛,而眼泪控制不住地溢出。她立刻疯狂冲到窗口,探头看到雷贝壳单手攀在二十二层的窗户台上,身体完全在空中晃悠。

    要死的心终于回过来。她急忙叫道:“快爬进去。”

    雷贝壳道:“你让开点。”

    英莉赶紧侧身让出大半空挡,就见下面的雷贝壳单手使劲,直接跃到了窗户前,用另一只手攀住窗户。这么神乎其神的技巧把英**官镇傻。直到雷贝壳另一手伸过来,方回过神赶紧两手抱住往里面拉。

    雷贝壳轻松跃进洗手间,拍拍手轻描淡写地道:“能证明吗。”

    英莉本已停下的泪珠又往下落,忍不住扑进雷贝壳怀里,边哭边捶打道:“坏蛋,你想吓死我啊。”

    雷贝壳看到美人这幅表现,心中大定。适才的楼没有白跳啊。虽然冒了一点风险,但是显然回收到值的回报。刚刚的动作看似疯狂,但那是对正常人,对雷贝壳来讲,基本上毫无危险。而且事实上,楼越高越安全。那样下坠的时间长,他足够的时间调节身体,使得人向楼体飘。而只要接近大楼,就能用手挂住自己。而每层楼又不可能没有边缘。

    这种技术对普通人当然无法实现,但雷贝壳不适正常人。

    他搂着大美人,故意道:“你不是要我证明吗。”

    英莉哭着道:“我又不是让你去死,hú罢还是要捶。

    雷贝壳抓住小手,温柔地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不信检查一下。”说着低头努起大嘴,似要让先检查这里。

    英莉看到雷贝壳还有心卖萌,忍不住笑出来。又见他不达目的不罢休,不由娇嗔了一眼,最终还是满足这个男人的愿望,踮着脚尖探出香netbsp;net舌jiao缠,津液jiao流。英**官这一次完全地投入,丝毫不再顾忌其他。当这个男人再一次拉下肩带时,她当然明白会生什么,但不仅没有任何阻止的动作,而且还收收肩,让吊带更容易地落下。

    这个男人可是愿意为她去死啊与此相比,姐姐那点又算的了什么。她才是这个男人的真命天nv。

    虽然残存的理智告诉她,这不是真的,这个男人适才都是表演,最终还是贪图她的美sè和身体。但那又如何谁能保证那不是真的。你要不相信,也来跳一跳啊。看你敢不敢冒这个险,有没有这份心。如果没有,那就是真的。

    为了姐姐的恩惠,她能够奉献出nv人的小嘴去吃男人嘘嘘的地方。为了适才的终身一跳,她有什么不能付出。

    这是一个敢为她去死的男人啊。世上还能找到第二个吗。不把一切给这样的男人,那给谁。休说是贞c,就算是一切,她也愿意奉献。

    终于找到命中注定的男人了。她终于也有归宿了。此时大手侵袭上白兔,异样的心火在燃烧。她禁不住仰起头。

    雷贝壳顺着她绯红的脸蛋,亲过敏感的耳垂,带给英**官颤抖的幸福,又扫过洁白的脖颈和香肩,最终噙住féi腻的大白兔,贪婪地吸shǔn,**。

    敏感地身体在抖。这是人生的第一个男人啊,也将是唯一的男人。英莉禁不住把男人的脑袋死命地往xiong口按,似乎那样能带来更强烈的愉悦。

    雷贝壳却还不满足,大手顺着滑腻的真丝睡袍,抵达大tuǐ,又突然探进去,抓住féi美的tún掰。

    当大手还想往里探索时,英莉残存的理智想到了姐姐,终于伸手抓住敌人。

    雷贝壳这次没有强硬粗暴地突击,而是立刻停止,期待地望向美人,探询的目光表达出一切。

    英莉脸突然变得yan红,低声地道:“我都是你的,但不能是现在。”

    雷贝壳心中大喜,适才的一跳果然值得,居然就此降伏英**官。要知道二天之前,他们还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啊。而两天之后,大美人就予取予求了。想到这样一个冷yan的**官居然甘愿献身,想到昨夜大美人的闷sao,又禁不住yù望勃,而下面愈地难受,遂无比郁结地道:“哪是什么时候?”

    英莉非常认真地道:“等你吃了我姐姐。”

    雷贝壳这次真的傻眼,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条件。

    英莉看到傻地男人,心中满意,有点小甜蜜。但刚才的瞬间想到了之前劝姐姐价格自家的男人,而姐姐偏偏答应了。现在自己总不能再反悔。虽然姐姐说不成功,就让自己上。但那怎么可能。

    别忘了,她们俩是孪生姐妹,xìng格又如此相通,雷贝壳能喜欢自己,又怎会不喜欢姐姐。而能喜欢自己,又怎会没有姐姐的影响。

    所以姐姐失败的唯一可能只有雷贝壳为了自己坚决拒绝。但是她又怎么能如此自sī。毕竟是姐姐也挑中的雷贝壳。而她又岂能做第三者,去抢姐姐的男人。

    但是她又无法放弃这个能为自己去死的家伙。既然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就该接受惩罚。那就是做这个男人身边隐形的nv人。

    这样既满足了自己,也不会让姐姐受伤。反正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用老话来说,就是这她这个小姨子跟姐夫天生就有一tuǐ。

    雷贝壳这时也反应过来,急切地抓着英**官道:“你呢”

    英莉很高兴被男人记着,故意轻描淡写地道:“你娶我姐,我当然做你的小姨子啊。”

    雷贝壳顿时不满地道:“不行,我要的是你”

    英莉见这个男人没有领悟,顿时妩媚地白了一眼,道:“傻蛋啊。”

    雷贝壳傻眼,不知道哪里错了。

    英莉心说:人家都说都是你的了,还没领悟。唯有有点小扭捏地提示道:“小姨子是姐夫的半拉屁股啊。”

    雷贝壳哪敢当着大美人的面往姐妹齐收上想。不是他没有这种奢望或幻想,而是现实让他不会那么猖狂。但美人提及,立刻想起这句老话,顿时明白英**官的意思,心中简直乐死:这样的极品美人哪里找啊。但表面却没有显1ù任何异样,而是不罢休地道:“怎么证明你不是诳我?”

    英莉见这个男人这般bī迫,不由横了一眼,道:“你想怎么证明?”

    雷贝壳想起适才,顿时扬头道:“用你的方式证明给我看。”

    英莉听到男人这么快把话还回来,不由无语。不过心里爱极这个男人,也就什么都无所谓。脑袋了转了一圈,最终找出一样能证明的办法,但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你蹲下,闭上眼,抬起头。”

    雷贝壳不明所以,但心知不会是坏事,所以干脆地照做。

    英莉把睡裙卷起来,用嘴叼住,然后站到男人脸前,骑在那张热情的大嘴上。

    更浓重的熟悉味道让雷贝壳明白吃到的是什么,也清楚了英**官的心意。小美眉送到嘴边了,随时能吃,还担心什么。

    雷贝壳确实没有好担心的了,但也不能让美人白费心思,所以张开大嘴,贪婪地吞吃丛林里的红瓤和hua蜜。

    英莉保存三十三年的宝地头一次向男人敞开,敏感地立刻夹紧tuǐ间的大脑袋,但宝贝里面源源不断的愉悦,渴求和搔痒又促使她用手把脑袋往里塞。

    雷贝壳的大舌头贪婪地往内里探索,而怪手也寻到丛林中翘起的小疙瘩。

    最敏感的两处被夹攻,尚是雏儿的英**官很快控制不住地出剧烈的颤抖。

    雷贝壳毫不客气地吃个饱,而英莉巅峰过后,身体瘫软,被雷贝壳及时抱进怀里。

    享受着男人温暖的xiong膛,英莉的心也无比的温暖。待主动送上第一次的羞涩淡去之后,她方独自起身。

    雷贝壳关心地询问。

    英莉表示没有事。

    四目再次jiao接,一切尽在不言中。有过了这等亲密,再没有任何隔阂。所以雷贝壳帮着美人穿好睡衣,而英**官也任由他动手。

    不过美人没闲着,目光直接抓住男人翘起的下面,顿时想起自打开mén,这东西还没有下去呢,想来不会太舒服。既然男人服shì了自己,她也不能吝啬。于是乎,伸出yù手,抓着那个不老实的小东西,并命令雷贝壳坐到马桶盖上。

    雷贝壳此刻自然明白美人的意思,大赞英**官有眼sè之余,坐到马桶盖上,等待享受。

    有过昨夜的两次经验,英莉已经不是雏儿,非常熟练地服务,令雷贝壳享受至极。

    英**官知道单凭小手和小嘴肯定拿不下这个强悍的姐夫,所以很快就又一次脱下睡袍肩带,放出白腻腻的féi兔子,一起行动。

    雷贝壳虽然已被美人服shì过两次,但都在装睡,没法亲瞧,现在瞧到冷yan的**官跪在地上,主动拿出**去夹,视觉的刺jī无比非凡。所以这一次不需要英**官再动用冷热水,就很快地缴枪投降。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