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姐夫的半拉屁股1【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六章姐夫的半拉屁股1【2更】

    雷贝壳终于抵挡不住,开始剧烈的爆。!笔趣阁

    WWW.BIQUKE.COM

    英莉有过一次经验,很自觉地急挥动小臂,让姐夫在梦中也能体验到最大的愉悦和最彻底的喷。

    又是满满的一嘴,但与上次不同,英**官享受到冰镇的味道,似乎还真的不同。

    咽下独一无二的冰牛nai之后,英莉调皮地打打萎靡下去的大长虫,道:“小姐夫,你怎么不牛了,再凶给你小姨子看啊,看我不把你吃掉”

    雷贝壳听到这样让人yu火沸腾的话,真想牛给英**官看。可惜现在是装睡状态,无法表演这样绝技,唯有忍住yù望,让小家伙倒下。

    英莉用备好的湿mao巾把小兄弟擦拭干净,方道:“小姐夫,小姨子吃饱了,下次再来找你,别忘了给我存着,别都给我姐吃”说完这些英**官不禁失笑,赶紧收拾东西之后跑掉。

    雷贝壳这时终于能松一口气了。享受事后的空虚之余又回想英莉的话,似乎姐妹俩已把他当做英大律师的男人啊。想想水窖内外生的事,有这种可能毫不奇怪啊。

    现在不用想那么多,看看事情的展吧。不过期望姐妹俩别再来了,他累了两天没有休息,又被连着吸取两次jīng华,真顶不住了。而且不仅他,就算人来也不行啊。真是遇上了两个妖jīng。

    英莉换过睡衣,爬到姐姐netg上准备休息时才现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雷贝壳还枕着她的kùkù呢,似乎应该取出来。但想到便宜已经捞回来,就随他吧。何况她心里还隐约有一个念头,就是既然姐姐骑过雷贝壳,她也要骑,而小kùkù现在的状态似乎正是在骑。

    另外就是今晚付出这么多,牺牲那么大,这个臭男人却一点都不知道,自然就不会有感jī之心。现在留下一条小kùkù,也能让他对自己产生一丝哪啥的感觉。

    就如同自己若枕着他穿过的kùkù睡一夜,第二天再看他的感觉肯定很不同。夸张点说,就像抱着睡一夜般,而之间的味道肯定也会不一般。

    明天他若现枕着自己穿过的小kùkù睡一夜,恐怕也会产生莫名的感觉吧,nong不好还会生出某些旋旎的幻想。只不过这个臭男人恐怕不会料到,他的幻想已经变相成真,不必抱着小kùkù意?yin了。

    英**官在自以为握有秘密的状态下,陷入沉眠,去梦里寻找那生猛的情郎。

    雷贝壳确实没有现异样,尤其在又一次被榨干之后。他直接又一次睡去,直到第二天醒来时,方现嘴边就有一件xìng感的小kùkù。因为此时是侧身睡,基本上等于亲了一夜。

    怪不得睡觉时有浓重的体味啊。英**官的小kùkù就在嘴边啊。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穿过没有洗的。想起昨夜把一些衣服拿到旁边,想来是一起换下来没有收拾的。

    不过现在netg边没有那些衣服了,应该是昨天偷吃完他的家伙后收走。这件小kùkù想来是怕惊醒自己,没敢拿。

    雷贝壳伸手拿起来,举起看了看,现以xìng感的蕾丝款式,结合昨夜英**官的大胆,可以想象英大美人是多么的闷sao。

    把小kùkù留在netg上,感觉起身。憋了一夜,小兄弟又高扬起头来,赶紧穿上衣服,跑进洗手间。

    这泡niao洒足有好几分钟,把两天来积存的一切毒素全数清理掉。完工之后,又长出口气,彻底放松下来。良久方想起来,捏住昨夜辛苦了的小兄弟抖一抖。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mén突然开了,睡眼惺忪的英大美人本来还没醒透,看到此幕,顿时暧昧地嘿嘿直笑道:“你继续。”说着转身要关mén。

    雷贝壳先是被惊到,没反应过来,后来醒悟,撑住洗手间的mén,道:“你笑什么啊?”

    英莉脑袋还木木的,根本不清醒,见雷贝壳问,也不回答,大胆地用手做撸状,yin?dang地直笑。

    雷贝壳无语,明白被误会了。大美人恐怕不了解男人的习惯动作,看到他的行动就本能地想到昨天干得坏事,以为他在做一样的事呢。果然昨夜的事到今天还有影响。

    但昨夜美人既然那么大胆,他今天似乎也可以狂放一些,免得1ang费美人的勤劳。

    想及此,干脆地转过身,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英莉忍住笑,不由想起自己那件小kùkù,心中暗忖那大概就是罪魁祸吧。这才昨天就有预料,今天果然现雷贝壳在意?yin幻想。看起来,她还是很有魅力的。小姐夫不但一柱擎天,大姐夫还忍不住自己解决啊。

    雷贝壳不知道英**官误会还有此节,只以为还是昨夜两次手活的影响,干脆地道:“你看清楚我在干什么。”

    英莉正有点沾沾自喜,闻言盯住雷贝壳,想看清他要做什么。

    雷贝壳见此心中暗喜。看起来昨夜的两场yan事影响不小。如果没有那事生,今天的英**官不可能淡然地面对他的大鸟儿在外1uo1ù,肯定会不听任何解释的赶紧消失。

    但现在呢,如爱人之间般,毫不在意地盯着瞧。

    还有一点,官现在穿的什么,薄薄的吊带睡裙啊,里面还没内衣这样走*的形象却能坦然地面对雷贝壳。

    雷贝壳心中高兴,手上没停,又抖了抖鸟儿,道:“我在做这。”

    英莉这回看清楚了,现雷贝壳只是抖一抖,根本没有任何撸动。就算对这不了解,也能知道这种动作不可能有快感。再回思之前,好像做的就是这种动作。

    英**官有点懵了,直接傻傻地问道:“你这是干啥?”

    雷贝壳无语,见大美人没睡醒,反应很迟钝,遂逗道:“你见过男人嘘嘘吗?”

    英莉头一次跟男人谈及这种话题,yù脸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比较三十多了,很快调整过来,很正常地道:“没有啊,我看那干什么,我又不是偷窥狂。”说罢不忘挑衅地望着雷贝壳,似在说:你是不是看过nv人嘘嘘,sè?情狂。

    雷贝壳无视美人的反击,笑着道:“男人嘘嘘完很容易留下一丝残留,所以常常不管有没有都习惯xìng的抖一抖。”

    英莉这才明白,同时也清醒,顿时对误会男人做那事感到羞涩。正如面对某些容易产生歧义的话语,有些人思想高尚,不会瞎想。而有些人思想龌龊,会领悟其中sè?情的含义。这就是通常说的不是我的话有问题,而是你的思想有问题。

    显然,英**官有那种理解,就是思想有问题。这种有问题的思想展现在男人面前,当然就让人很不好意思了。

    雷贝壳看到这幅神情,当然明白过来。本来冷yan形象的大美人1ù出羞涩的模样,顿时勾住雷贝壳的眼球。想到这个美人昨夜的疯狂,又禁不住jī动。小兄弟愈坚tǐng的同时,不由去瞄那双红netbsp;英莉此时回神,注意到雷贝壳的目光走向,顿时忍不住心生异样,真的再次羞涩。这回真的不是思想长mao,而是盯着人家的小嘴看,怎么能不往昨夜办的那事上想啊。

    雷贝壳看到这,忍不住1ù出暧昧的表情,似在意?yin美人的红net吃掉小兄弟的一幕。

    英莉终究忍不住这个男人这样的**,白了一眼那丝毫不知羞耻,也不知道藏起来的小兄弟,道:“嘘嘘撅那么高干什么”

    雷贝壳再次无语,忍不住解释道:“男人只要jīng力旺盛,早晨都会这样,不是我哪啥。”

    英莉心中暗嗔:昨夜吸了两次了,今天还这么jīng力旺盛,做你的nv人以后怎么过啊。嘴里忍不住攻击道:“你哪啥什么啊?”

    雷贝壳见美人这样,岂能示弱。反正昨天有过最亲密的jiao流,还有啥好怕的。眼前的美人若还是像二天之前那样的普通朋友,肯定不能过分的瞎扯。但既然不再是普通朋友,自然可以口无遮拦。于是乎,暧昧地道:“不是我意?yin你们姐妹啊。”

    听到这么大胆的**,若是昨夜之前,英**官就算不把人抓起来,也肯定拳打脚踢齐上了。但今天已完全不同,有过昨夜的深入jiao流,这点yin?dang的话顶多算是餐前甜点,所以毫不在意,甚至于还能一整正经地反击,用异样的怪调道:“你意?yin什么,我们姐妹俩就睡在隔壁,连mén没锁,想干嘛就干嘛啊。”

    斗嘴谁怕谁。雷贝壳毫不客气地道:“我倒是想干点啥,但你们姐妹在一起,我可对付不了。”

    英莉觉得终于听到这个男人的真实想法了,臭家伙果然有huahua心思,只不过没有表1ù而已。遂道:“一个你就敢对付啊。”

    雷贝壳非常干脆地道:“当然。”

    英莉听此也很光棍地道:“我就在这里,你想干点啥,来吧。”

    雷贝壳瞄了一眼美人,现对方态度很坚决,就是不知道是试探,还是真期待,但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扯住美人,拉进怀里,用大舌头把大美人的惊呼堵回嘴里。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