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卷 第一章 脱逃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卷第一章脱逃更】

    雷贝壳非常镇定地道:“他不想nong死我们,水待会肯定能停。☆笔趣阁www.biquke.com☆”

    英丽对此半信半疑,但以前相信雷贝壳,现在也只能相信,而且希望自己相信的没错。只有这样,才不会有生命危险。

    雷贝壳确实很自信,对方既然1ù面,就代表有话要说,不会这样平白无故地下死手。

    事实也没有出乎预料,只不过待到水停时,水位已经漫过xiong口,到脖子处,而且是雷贝壳的脖子,至于英丽,个子没这么高,只能扶着雷贝壳,悬浮在水中。

    水直接chou取的地下水,到还干净,不亏是请人喝的水,但同样也非常的凉。泡了没多久,英丽就有点承受不住。毕竟是nv人,天生体弱加怕凉,不能跟男人比。

    雷贝壳现英大律师有点哆嗦,知道她的问题,便道:“水太冷,你骑到我身上吧,这样能好些。”

    英丽摇摇头,道:“我能坚持住。”

    雷贝壳又劝了几句,但英大律师就是不听,那种姿势有点不雅,所以雷贝壳也不好强求。

    又泡了一二个小时后,顶部依旧没动静,但英丽却是有点坚持不住,那红润的嫩脸都有点白。

    雷贝壳看到此幕,再一次非常坚决地要求。

    英丽身体都哆嗦了,但仍逞强的拒绝。

    这下雷贝壳不请求了,而是直接道:“对不起了。”说罢直接沉入水里。

    英丽正纳闷时,忽然感觉多了东西,诧异地伸手去mo,才现是人的脑袋,不用问就知道是谁的,也明白了雷贝壳的意思,那就是你不答应,我只好自己来。她想反抗,但是雷贝壳已经抱住她的小tuǐ,把她顶起来。

    这样就算小tuǐ还在水里,但nv人最关键的部位脱离冰冷的凉水,好过多了。

    英丽眼见男人都牺牲自己,让nv人骑到脑袋上,终于忍住羞涩,接受雷贝壳的好意。只不过她还是得站着,因为水位太高,若坐在雷贝壳的肩上,还是会碰到冰冷的水。

    雷贝壳为了避免英大律师的尴尬,闲扯其他的分散注意力。

    英丽受话题勾引,总算避免尴尬。而且既成事实之后,就会现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像现在,虽然姿势暧昧,但仅是应急而已,所以当英大律师熬不住想睡觉时,最终干脆真正地骑到雷贝壳的脑袋上。

    此时水到脖子处,除了雷贝壳1ù出水面的大脑袋,根本没其他地方坐,而英大律师实在坚持不住,便也不顾不得羞涩了。当然,套裙有点紧,如果坐在头顶会勒住雷贝壳的脸,所以英丽拉开拉锁,把套裙卷到腰间,之后就能自如地坐雷贝壳的脑袋了。

    当然,身体接触雷贝壳的地方有点让人难以启齿。nv人下面最sī密的两张小嘴与湿漉漉的头之间仅隔着薄薄的kù袜和一条小内kù,尤其这条小内kù还是xìng感的式样,下面的布片极少,更让人尴尬。

    不过事急从权,而且地窖又一片漆黑,英丽也顾不上了。又冷又饿,人实在太困倦,唯有小睡片刻能撑过这些。

    而等到时间一长,这等姿势又算不上尴尬。男nv的接触就是这样,一回生二回熟。接触之前肯定会无比的羞涩或不好意思,但真正生之后,nv人又会很快地适应。毕竟不是真正伤害人的行为。

    化工厂厂长很有耐心,或者说狠心。雷贝壳感觉进入地窖的时间应该已快二十四个小时,居然还是没有等到再次出现。如今外面应该又到白天了,泡在水里的时间恐怕过了十二个小时。

    这次真的是大意了。谁能想到一个小破镇办企业,一个烂化工厂居然藏着四条枪呢。从常理分析实在不太对,玩枪的话,有一两把足以。武装这么多人,恐怕这个厂长不是啥好鸟。所以待会找到机会,还得小心。

    英大律师的状态不太好,光是饿一天一夜还好说,但沾上了冷水就不一样了。虽然现在身体大半离开水面,但浑身衣服一直是湿的。她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说话,一直昏睡着。

    雷贝壳虽然背着一个人,还一直泡在水里,但依旧jīng力旺盛,一来他的身体素质变态的好,二就是在比这更冷和脏的水里,三天三夜也泡过。所以这点问题根本不是问题。

    无聊之中,雷贝壳默默回想进入化工厂之后看过的场景,寻思脱困之后,该如何寻仇。

    忽然,一股热流在头顶产生,顺着脸颊流下。雷贝壳开始纳闷,后来醒悟,恐怕是英大律师在梦里忍不住了。所以赶紧闭嘴,免得美人再尴尬。但很快又感觉不对,英丽那么大人,怎么可能失禁,最重要的是,他嗅到一股血腥的气息,所以用手抹了抹脸,这才现手上都是血,赶紧推醒英大律师,喊道:“丽丽,你流血了,快醒醒。”

    英丽mí糊中惊醒,待醒悟过来,立刻感觉到下面的异样。

    雷贝壳这时又问道:“怎么回事?”

    英丽虽然不好意思,但血都流了人家满头,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太冷了,我的事提前来了。”

    雷贝壳恍然大悟,怪不得血是从脑袋上冒出来的啊。

    英丽这是挣扎着要下去。

    雷贝壳赶紧抱住她的tuǐ,道:“别1uan动。”

    英丽解释道:“这脏,让我下去吧。”

    雷贝壳当然明白英大律师的意思,nv人的这种血在传统文化里是最脏的东西之一,遂道:“瞎说什么,都什么时代了,就是一点血而已,脏什么。”又道:“你现在下水,不要命了。”

    英丽不听,还是扭动要下去。

    雷贝壳抱住她的tuǐ,不让1uan动,之后道:“你给我老实点,再1uan动,小心我揍nv人”

    英丽听到这,也明白了雷贝壳的决心,同时想到这种时候下水的后果恐怕会是受一辈子伤害,最终还是没有要强下去。只不过身下的男人牺牲也太大了,被自己的那血浇了一头,让她如何回报啊

    老话说,男人碰到nv人的这血是会倒霉的。而雷贝壳不仅碰了,还被浇了一头。这不仅会倒霉,恐怕还有血光之灾,如此更让英丽感到愧疚。不是大律师mí信,而是科技展到现在依旧有无数无法解释的神秘世界,何况这种意头太不好了。万一雷贝壳真出事,她恐怕要内疚死。

    不能这样咒人英丽赶紧驱除不好的想法,同时保佑雷贝壳未来无恙,为此愿意做任何事。

    这次的月事是被冷水jī来的,短时间根本没有停止的趋势。雷贝壳现在就是一个血人,若出去保管吓死人。英丽见不是办法,干脆脱下腰间的套裙,拧干水垫到自己的屁股和雷贝壳的头顶之间。这样总算让雷贝壳不必总是去抹脸了。

    现在的英大律师失血很多,更加虚弱了。雷贝壳心中也有些焦急。这次实在太放松了,竟然把一切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实在是不应该。看来退休之后的香yan生活磨尽了锐气啊。人说温柔乡里英雄冢,果然不虚啊。

    以后绝对不能再像今天这般大意和过度自信了。雷贝壳在反省中煎熬。

    而英丽也在内疚中无法昏睡。这次男人的恩惠太大,无以为报。总不能以身相许吧,那是小说中的幻想,现实可不会那么扯淡。虽然这个男人现在的表现非常完美,但她可不是hua痴的nv人,绝不会这么便宜地送上mén去。

    就算中意这个男人,也得等追上来再说,而且还不能答应的干脆,否则这些臭男人以后还不翻天啊。而且若就此以身相许,也太亏了,她还是守身如yù的纯洁之身呢。

    算了,以后再想法报答吧,别胡思1uan想了,现在还没有脱险呢。

    决定不胡思1uan想,但没力气说话,又睡不着,岂能不1uan想。英丽回思与雷贝壳相识的点点滴滴,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值得信任,更值得探索啊。

    苦熬之中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窖顶又一次传来响动,接着很快1ù出一片光亮。与上次不同,胖子厂长没有再1ù脑袋,而是黄mao青年直接喊道:“死了没有。”

    雷贝壳小声jiao待英丽道:“别生气,别出声,一切jiao给我。”

    英丽明白地点头,旋即想到看不见,低声道:“好的。”又想到一点,道:“我先下来吧。”

    雷贝壳制止大律师,道:“别急,你最好不要沾冷水。”

    这是黄mao青年没等到回应,又喊了一声,道:“还能喘气吗,吱一声。”

    雷贝壳故意压抑着嗓子,有气无力地回道:“放……放我们……出去。”

    黄mao青年没有感到意外,毕竟被关了二天一夜,任谁都比这好不了哪去,尤其其中一天一夜还是泡在冰冷的凉水里,能有劲出声已经是很好。这样总算不必下去捞人了,遂满意地道:“还能动就爬上来,否则就死在里面吧。”

    说罢把一架长竹梯子滑下来。梯子虽长,但水窖更深,梯子顶端距离铁盖出口还约有一米的距离,爬上去并不容易。不过有路就好。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