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密室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密室2【3更】

    雷贝壳淡淡地扫了地上的家伙们一眼,最后落在初始出来的小青年身上,平静地道:“现在能带我们去见你们厂长了吗?”

    这时候的眼神虽然毫无杀气,但在小青年心中比适才更可怕,更高深莫测。*笔.趣.阁

    WWW.BiquKe.CoM小青年急惶惶地道:“能能。”说罢小心翼翼地前面带路。

    雷贝壳这才彬彬有礼地伸手示意英大律师先请。

    英丽此时觉得雷贝壳无比的顺眼,顿时展开笑颜,目光里充满了欣赏和赞叹。

    雷贝壳谦虚地拱拱手,请大美人先行。

    英丽这才收起美目,跟上那小青年。

    三人越过一段厂区大路,走到移动三层小楼前,小青年领着拐了两个弯,来到一间屋前,连敲三下mén之后,道:“辉哥,有人要见厂长。”

    里面有人的走动声,同时道:“等着,我马上来。”

    小青年这时让出位置,请雷贝壳和英丽到mén口等着。

    雷贝壳没有动,请英丽过去。这是她的事物,当然由她负责,他只负责支援。

    很快,喀嚓一声,mén开。有个黄mao青年站在mén后边拉开mén,边探出头道:“请进。”

    英丽举步而入,但只迈进去一步,就被一把猎枪指住了脑袋,而开mén的家伙也从背后亮出手枪指着英丽。与此同时,两边窗户的窗帘拉开,两把双筒猎枪指向雷贝壳。

    雷贝壳心念电转间放弃反击。以他度,就算被四把枪指着,避过枪击也不难,但想保住英丽不受伤太难了。对方用的是猎枪,而且有三把,都是一打一片,太难躲避。

    英丽此时完全被吓住,手里的公文包抓不住,直接掉到地上。

    黄mao青年用枪顶着英丽的脑袋,一把扯过去,用左臂勒住,用枪枪指着英丽的太阳xùe,对雷贝壳道:“我知道你很能打,如果不想要这个nv人的命,尽管来。”

    雷贝壳见此,唯有举起双手,表明态度。

    黄mao青年这才得意地道:“很好,这才对,”又冲带路的小青年喊道:“小明,你他?**去带路。”

    带路的小青年哆嗦一下,继续本职工作,转身返回。

    黄mao青年摆摆头,示意雷贝壳跟上。

    雷贝壳无奈举着手,随后跟上。

    之后是两个持猎枪的青年指着雷贝壳随后走,而黄mao青年和另一个带猎枪的挟持着英丽坠后。

    雷贝壳试图往后看,但刚有意图就被黄mao青年喝止,听此人jī动的声音,看上去也很紧张。对方显然很戒惧他的能打,所以无比的小心。既然这样,他也无法1uan动。毕竟对方拿这枪,万一jī动过甚,走了火,可就没地方哭去。

    现在无法知道后面的情况,就不能轻易反击,只能跟着走。

    小青年领着走进一处厂房,拉开地上的大铁板,1ù出一个黝黑的地窖。

    黄mao青年冲雷贝壳喝道:“跳下去,不然毙了她。”

    形势比人强,雷贝壳唯有照办,纵身跃进地窖。落足之后才现地窖非常深,至少有四米。之后就听黄mao青年在上面喊道:“接着。”

    然后听到英丽的惊呼,之后就是一个人影被推下来,看那体型,明显就是英丽。雷贝壳赶紧接住。

    英丽直到赶紧落入男人的怀抱,终于稍稍安心,但看到四周黝黑的墙壁,又不由抱紧雷贝壳。

    雷贝壳到放下心,只要英大律师在身边就能护周全,也就没什么可怕的。对方虽然有枪,但从行事手段上看,不准备立刻穷凶极恶地杀人,所以还有很多的机会。

    黄mao青年这时道:“想要钱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先饿你们两天,长长记xìng,然后老大再见你们。”说罢又命令道:“关上。”之后就见光亮快的消失。那扇铁mén合上了,之后还有上锁的声音。这还不算,又听黄mao青年道:“多搬些沙袋来,彻底压上,别让人看出来。”

    这下好了,彻底被困在密室了,听对方的手段,明显不是第一次干。既然地窖存到现在,想来以前干过的事没有被现,看来要在这里面熬一熬了。

    虽然彻底被困在,但也没有了外人,英丽反倒能冷静下来,并从雷贝壳怀里下地。只不过四周一片漆黑,没有雷贝壳的变态视力,什么都看不见,所以依旧抓住雷贝壳,不敢松手。

    雷贝壳引着英大律师到墙壁边上站住,之后又mo出手机,现信号全无,心中感叹这些家伙真狠啊,看来没少干坏事,无奈地道:“我们被困住了,只有等待机会了。”

    英丽叹口气,无比抱歉地道:“连累你了。”

    雷贝壳笑着道:“别,应该说是我这个保镖不称职,没保护好你。”

    英丽听到雷贝壳还有闲心笑,心中的紧张和恐惧立刻减轻不小,又道:“你说这话,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雷贝壳听此,遂道:“好吧,我们俩都不称职。”

    英丽顿时扑哧一笑,叹道:“你还真有闲心啊。”

    雷贝壳道:“事已至此,只能看开点,毕竟天无绝人之路。”

    英丽无语,现在眼睛适应黑暗,虽然依旧看不太清,但最起码知道眼前的黑影是雷贝壳,也能确定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出口的地窖。遂丧气地道:“现在我们是真的进入绝路了。”

    雷贝壳却涌出强大的自信,道:“放心吧,一切有我,会找到机会的。”

    英丽不由受到感染,心情稍微好些,无奈地道:“只能靠你了,我是没辙。”

    雷贝壳又安慰英大律师几句,道:“坐下歇着吧,恐怕要熬很久。”

    英丽这时也不嫌弃脏了,毫不在乎价值不菲的制服,直接坐到了地下。

    两个人在幽暗的地下苦熬,最恐惧和令人烦躁的就是黑暗。如果没人说话,很快就静得可怕。所以英丽控制不住地开口,雷贝壳也只好奉陪。

    开始还能有目的地谈谈认识的过程,认识以后的趣事,各自的工作情况,之后便是信口瞎聊了。在这样幽暗的地方,根本无法计算时间,而时间长了,生物钟也紊1uan。

    英丽和雷贝壳谈过现实谈虚幻,谈过虚幻谈过往,互相之间到是借此知根知底了。

    雷贝壳的历史很简单,但很丰富,不论是雷雨天匪夷所思的新生,还是十六年的拾荒经历,都是距离那么的遥远。

    反正距离英丽非常遥远,因为英大律师出自省部级高官的家庭。这也是英丽的妹妹英莉就算过于正义也能年纪轻轻地在中级法院滋润地做法官的原因。

    英丽难以想像雷贝壳是如何走过来的,所以详细追问,听到那拾荒的艰辛和生活的困苦,以及感情幸福的童年,不由感动,瞧向雷贝壳的眼神除了同情,还有佩服。

    待到十六岁后进入军队,除了头几年没有保密的必要,之后大部分经历都需保密,只能零零碎碎地谈及战友和业余生活。不过只是听雷贝壳待过的部mén就让英丽不得不再次1ù出异样的眼神。

    这回可是真正的震惊。眼前的这个家伙真的是不一般,不到三十岁的特种部队上校啊英丽的家族也有从军的中层,无比的明白军衔的晋升有年限。能在二十九岁就晋升上校,不知道得立下多少大功。毕竟雷贝壳是孤儿出身,明显没有后台。

    如果按照正常展,这样的变态应该能轻松hún上将军啊。多熬些资历,前途根本无法想象。但现在又为何退役,到一家小饭店做一个厨师呢。

    英丽很好奇,但雷贝壳不想详说,所以只能追问成为上校之后的生涯。虽然不知道具体,但光听又在军事情报局和安全情报局待了五年,可以想象会是何种惊心动魄的生活。

    现在的雷贝壳在英大律师眼中就是一个谜,可惜十几年的人生经历都是保密的,无法探索。

    如果英莉在此恐怕会大呼:老姐,不能再聊了,nv人对男人生出好奇心就是灾难的开始啊。

    可惜英莉不在,所以英丽还能继续探索神秘的雷贝壳世界,当然,探索也有限度,英丽遇上了一个nv人难以启齿的问题,那就是她想放水了。

    雷贝壳初始并没有察觉,即使英大律师坐不住地1uan拧身,直到他也产生感觉,终于明白英大美人的困境,遂道:“对不起了,人有三急,我有些憋不住。”

    英丽其实也忍不住,但还是红着脸关心地问道:“大的小的?”这个问题就算再不好意思也得问,否则地窖就没法待了。幸而都是三十多的成年人,这点脸还能舍出去。

    雷贝壳道:“当然是小的,你呢,想吗。”

    英丽微不好意思,故作镇定地道:“小的。”

    雷贝壳道:“我们是不是都在一个地方解决,这样到对角去能好过些。”

    英丽想了想,觉得在理,遂道:“你先吧。”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还是nv士优先。”

    英丽顿时无语,道:“我不行,你先吧。”

    雷贝壳见此就不客气了,跑到对面的角落,很快解决完。

    英丽再去时忽然现正好闻到男人的niaosao味,原来雷贝壳是对着墙壁解决的。心中又羞又怒,赶紧掉转过头,背对着角落。但这样又面对着雷贝壳,本还想再调,忽然想及地窖里根本啥看不见。她现在只是知道雷贝壳在远方,根本连模糊的影子都看不到。这才放弃折腾,去脱裙子。

    娇yan的英大律师绝不会想到,雷贝壳是变态的非人类,眼睛就算在这样的地方也能看的清,所以kù袜连同内kù一起扒下时,某个男人的部位又起自然反应。

    当然明快地流水声传出时,英丽再成熟脸也红透了。虽然年纪够大,但毕竟还是大姑娘啊,难免还会害羞。不过当解决完后,又显出成熟的优势,那就是很快的接受现实,调整好情绪。

    都是社会人,有啥没见过的,一点尴尬事而已,英大律师很快调整好心态,以平静地姿态回到雷贝壳身边。当然,脸红点是不可避免的。毕竟这个人只是男xìng朋友,不是男朋友。

    不过有了适才的经历,再待在一起聊天就无形中亲近许多,英丽甚至随意地就依偎到雷贝壳的肩头。又谈了一会,困倦的英大律师陷入沉睡。

    醒了聊天,累了睡觉,英丽都感觉不到过了多久,唯一能提醒的就是饥肠辘辘的肚子,表明被关了很久。

    不知何时,忽然上面有了响动,两个人立刻站起,盯着顶部看。没过多久,一丝光亮透出,1ù出一张胖脸。

    此人高声道:“我就是厂长,两位久等了。”

    英丽顿时怒火升腾,眯缝着眼,冲上面大叫道:“快放我们出去,否则你会后悔的。”

    雷贝壳心叫不好,这种时候怎么能再触怒对方。他还想着先骗出去再展神威呢,这下可坏事了。英丽在外面表现的很好,处理案子时既成熟又有手腕,但毕竟没经历过这等事,不明白现在生气只会令事情变得更糟。

    果然,就听上面的胖子yīn仄仄地道:“既然我会后悔,所以还是不要放你们出去了。”

    雷贝壳阻止英丽进一步触怒对方。而英丽听到提示,也醒悟过来。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安全的离开,之后想捏扁对方还不是轻松吗。不过后悔晚了,又听上面的胖子道:“你既然这么大火气,我帮你降降。”跟着就听胖子吩咐道:“放水。”

    只听墙壁某处忽然哗啦啦地喷出水,而其他地方没有,显然那是预留的一个出水口。

    雷贝壳和英丽躲到远离的一边,望着上面。

    那胖子冷笑一声,道:“慢慢喝吧,别说我连杯水都没有招待。”说罢铁盖又再次闭合,阳光彻底消失,之后又是重物压上。

    英丽瞧着急喷涌的水流,后悔地对雷贝壳道:“对不起。”

    雷贝壳摆摆手,道:“这不能怪你,我也想骂他。”

    英丽明白这是让她好过些,心里虽舒服一点,但是更愧疚,又道:“现在怎么办?”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