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法官不要命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五章法官不要命1【3更】

    只不过一刻钟后,英莉就不在为独享窃喜,她也是手麻嘴酸,不由埋怨道:“姐,怎么还不shè,是不是因为睡着了啊?”

    英丽毫无任何经验,不大肯定地道:“不应该,是我们技术不行吧。※笔.趣.阁

    www.BiquKe.COM※”

    英莉恼怒地挥动着小臂,叹气道:“姐,贝壳这么能撑,你以后得小心点身子啊。”

    英丽也有点胆怯,这雷贝壳实在太有耐力。今天可是姐妹俩齐上阵,都要支撑不住,以后一个人怎么应付。瞧瞧他强健的身体,那周身都是块块肌rou,肯定能支撑住夜夜笙歌,总不能以后天天都是姐妹俩一起啊。

    不过先度过眼前这关再说吧,眼看妹妹实在辛苦,英大律师也缓过一口气,干脆和妹妹一起上,反正现在不是教学,而是尽快拿下这个男人。

    英莉心有灵犀地明白姐姐的意思,让出一点地方,然后一起行动。

    两只同样但分属两人的yù手一起撸动,而两张一模一样的小嘴也轮番上阵,不让坏家伙有一点空闲。孪生姐妹的心灵感应在这里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假寐中的雷贝壳真忍不住了,这对姐妹hua太彪悍,居然齐上阵。这可是头一次享受到,所以很快控制不住刺jī,喷出去。

    英莉正含着蘑菇头,立刻感觉到,差点被jīshè入喉咙的jīng华呛到。而感觉到shè,就想赶紧逃离。

    英丽也现异样,直接按住妹妹的脑袋,不让她吐出来,并解释道:“shè到外面没法收拾,都含着。”

    英莉这才想起她们是在干坏事,不能暴1ù痕迹,唯有苦着脸接收jīng华。只不过这个男人喷的太多了,最后没动静时,嘴都塞满了。

    英丽瞧到妹妹鼓着腮帮子,当然明白什么原因,不由好笑。

    英莉吐出停止抖动的凶器,瞪了一眼姐姐,就yù起身去卫生间。

    英丽却拉住妹妹,道:“别走。”

    英莉嘴里充满了jīng华,没法说话,唯有指着嘴示意,不行,要先吐了。

    英丽摇摇头,道:“电脑上都是吃了的。”

    英莉想说她们吃又不能代表必须吃,但没法说话,唯有再次起身。

    英丽抓紧妹妹,嘿嘿笑道:“必须吃,这可是你姐夫的jīng华,不能1an瞬又威胁道:“再不吃,我就咯吱你了。”

    英莉无语,明白姐姐真干得出来,而且长时间含着这么多东西真撑不住了,手里有没有能接着的容器,最终唯有一闭眼,把东西全咽下。

    英丽听着那咕咚的声音,突然生出一丝说不出的羡慕。那可是她男人的宝贝啊。

    东西都吃了,再找姐姐的麻烦又屁用。不过也不能放过姐姐,英丽遂故意道:“姐,很好吃哦。”

    英丽没有尝过,诧异地道:“真的假的?”

    英莉美目忽闪忽闪地道:“当然真的,以后你若不想吃,跟姐夫办完事别忘了喊我,我来吃。”说罢吃吃直笑。

    英丽不由莞尔,也不去管真好吃假好吃,反正以后肯定会去品尝,毕竟就算不想,男人也会要求。转而道:“我还没嫁呢,你这个做小姨子的就想偷吃姐夫啊。”

    英莉也不示弱,媚笑着道:“我就怕姐夫太生猛,到时候姐姐受不了,求我这个小姨子帮忙去拴住老公。”

    英丽也不客气,调转姿势坐在地上,倚着沙道:“既然你愿意帮姐姐我,就从今天开始吧,”说着瞥了一眼那软趴趴的大虫子,道:“拿湿mao巾给他擦擦,我快累死了。”

    英莉适才是开玩笑,当然不是真想抢班夺权,赶紧拉住姐姐道:“姐,这可是你的活,别1uan推。”

    英丽抓住英莉,有气无力地道:“我的好妹妹,你看我还有那个力气吗,”又暧昧地笑道:“你偷吃了你姐夫的东西,难道服shì他一下都不行吗。”

    英莉yù脸顿时浮上一层红晕,说不出话。

    英丽见此话道:“赶紧收拾完去温一下汤,我快饿死了。”

    英莉见姐姐毫无作伪,只好道:“你等着。”说罢去浴室拿了一条湿mao巾,仔细地擦拭了一遍那萎靡的凶器。之后又看到雷贝壳依旧毫无动静,边把浴巾重新盖上并裹好边不由道:“这家伙睡得好死啊。”

    英丽兴奋劲过去,愈劳累,费力地道:“我也想睡呢,快扶我回netg上去。”

    英莉先把姐姐扶回netg上,然后又去把菜重新加热,之后分出一部分先端给姐姐,再问道:“什么时候喊贝壳?”

    英丽想了想道:“觉随时能睡,先喊醒吃点东西吧,别饿坏了。”

    英莉关心地道:“我看就让他在这里住一夜吧,来回折腾什么。”

    英丽道:“行啊,”又异样地瞧着妹子,道:“就看你的本事了,一定要把他留下啊。”

    英莉无比轻松地道:“放心吧,看我的终极必杀绝招,一定把姐夫拿下。”

    英丽顿时好奇地问道:“什么绝招?”

    英莉嘿嘿一笑,神秘地道:“说了就不灵了。”

    英丽无语,只能遂妹妹折腾。

    英莉出去之后,没有去喊雷贝壳,而是mo出钥匙把mén反锁上。

    英丽在屋里听到锁mén的声音,顿时醒悟,原来是这个赖皮的招数。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留客的方式。不过恐怕会很有效。

    英莉搞定mén之后,又把钥匙藏起来,彻底灭除后患,之后就是去喊雷贝壳。之前又撸又吃鸟儿,这臭男人都不醒,所以这次喊的时候,自然非常直接地猛推雷贝壳。

    雷贝壳不好再装,直接睁开眼,但装作睡不醒地猛摇头,不爽地长叫一声。

    英莉没想到一下就把人喊起来,对这么容易就把人叫醒很狐疑,似怀疑雷贝壳是不是早就醒了。毕竟这并不是不可能。任哪一个男人醒来现正被两个大美人用嘴服shì,恐怕都会装作不醒吧。

    这等yan福可不容故意享受到,毕竟被两个nv人同时服shì不难,但被姐妹俩同时服shì可是太稀罕,而被孪生姐妹俩一起服shì估计是别无他有。

    而且那种情况下如果真醒也太尴尬,装睡反而是最好的选择。既有怀疑,便仔细观察雷贝壳的反应,现非常自然,没有任何破绽。这才收起狐疑,怪自己太多心。

    英**官完全不知道雷贝壳虽不是演员,但演起戏来比演员还彪悍,演员有排练的机会,能接受无数次失败,而雷贝壳在秘密战线时没有任何试验的机会,如果失败,就是任务失败,小命丢失的结局。所以雷贝壳没有1ù出任何破绽,成功过关。

    当然,这还不算完。那种劳累的程度下中途醒来会非常疲乏,所以还得继续演。只不过雷贝壳在那么疲劳的程度下还被二个大妖jīng榨了一次,已经脚下虚,浑身乏力,所以未演已有三分真。

    英莉瞧到雷贝壳疲敝难起的模样,心疼地道:“你这么累,今天别走了,就在这里休息吧。”

    雷贝壳若是咬咬牙,自然能起来,但经过适才的惊yan享受,也不把姐妹俩当外人,遂道:“不打扰吧?”

    英莉见有mén,连忙道:“这有什么打扰的,又不是没地方睡。你可是帮过我们姐妹的大忙,我还正愁没法报恩呢。”

    雷贝壳心道:你们刚才的报恩方式就让我非常满意,很想再来一次。嘴里却解释道:“实在太累了,都爬不起来了。”说罢,故意费劲地坐起来。

    英莉当然明白过度疲劳后若不休息够,非更加的疲劳,所以不疑有他。只不过瞧到姐姐的任务就这样轻松地完成,有点小失望,jīng心准备的必杀技没用了啊。

    可怜的英**官可不知道,之前姐妹俩的对话被雷贝壳一字不漏的听着耳里,这才有了适才的顺水推舟,直接答应。雷贝壳既然知道姐妹俩不会放人,所以干脆省去net舌,免掉麻烦。

    当然,雷贝壳确实是真累了,既然能够直接休息,也愿意享受这个福利,这也是原因之一。

    英莉把筷子递给雷贝壳,道:“快点吃吧,不然就凉了。”又谦虚地道:“都是我做的,肯定不如你的手艺。”

    雷贝壳虽未尝,但聪明地道:“你做的肯定是美味。”又道:“你姐怎么吃?”

    英莉道:“我单独盛一些送屋里去了。”说罢还为雷贝壳夹菜。

    雷贝壳看到本来冷yan的**官这般温柔,心道,这里还得常来啊。

    有过适才的疯狂,英莉已不把雷贝壳当作外人,虽然开始没有喊,现在也就没法把姐夫喊出口,但殷勤地shì候还能能做的。

    即使享受着大美人的shì候,雷贝壳这一次也没有放开肚子吃,而是喝了两碗稀粥,吃了些菜,感觉又四分饱就罢休。

    英丽在卧室里独自用餐,但有之前的提醒,也很有控制力地只喝了一碗粥。

    吃过饭,衣服更是早干了,但不用急着穿,先睡觉再说。雷贝壳就想直接躺下。

    英莉赶紧道:“别在这里睡,会很累的。去我netg上吧,我跟姐姐一起睡。”

    雷贝壳赶紧拍着沙道:“我睡这里就行。”

    英莉顿时变脸,使出最管用的一招,道:“怎么,怕我的netg不干净啊。”

    得,又是这种威胁,雷贝壳还能怎么滴,干脆地站起来,道:“当我刚才没说,我去睡。”

    英莉这才满意,回嗔作喜道:“你等着,我去给你换套netg带被罩。”

    雷贝壳立刻摆手道:“别,我可真不嫌你什么,直接睡就行。”说罢直接前往另一间卧室。

    英莉见此颇为满意,道:“好吧,你既然那么累,快去睡吧。”

    雷贝壳推开卧室的mén,懒得开灯,借客厅的光看到net,直接走到netv人的体香立时从鼻孔传来。

    嗅到这么动人的味道,立刻贪婪地大吸两口。不过这次除了淡淡地体香,还夹杂着浓烈的体味,使得雷贝壳立刻想到之前在沙上的yan事。这对孪生姐妹真是极品啊。连男人的鸟儿都敢偷玩,甚至还用了小嘴。看起来以后必须要常往这里跑,说不定哪次又能享受到呢。

    能被孪生姐妹hua这般服shì,可是独一无二的享受啊。想到这,下面的小兄弟自然抬头,似在招呼大律师和**官的小嘴。可惜慰藉没有来,反倒是浴巾裹得难受。雷贝壳顺手扯出来,丢到一旁。

    光溜溜之后的身体立刻提醒他,netg上除一条薄被,还有其他衣物。睁眼一瞧,现是英莉的衣服。懒得收拾,直接把衣服拉到netg尾的另一边,回身又躺下,就这样赤条条地享受柔软的netbsp;真是舒服啊。而那股浓烈的体味还在,雷贝壳嗅着心满意足地进入梦乡。下面很不爽地小兄弟继续一柱擎天,出无声的抗议。

    英丽听到妹妹安排好一切,很放心,而吃饱之后困劲上来,直接半躺着就睡着。

    英莉把姐姐往下拉,让她睡好之后,又收拾碗碟,等洗刷完成,准备去休息时,想起应该把雷贝壳的衣服送过去,好方便明天穿。

    本打算敲mén,但又怕雷贝壳已睡着,毕竟姐姐的睡觉度放着呢。刚还说话,扭头就睡了。尝试地拧一下锁,mén直接打开。进屋看到netg上毫无动静,知道雷贝壳果然睡着了,遂顺手打开灯。

    卧室一亮,英莉现了惊yan一幕,那尚未完全软化的大棍子正不爽地指天呢。**官yù脸微红,心中暗嗔雷贝壳好过分,居然1uo睡。

    不过有了之前的疯狂,到没啥不能看的。所以英莉毫不在乎地走到netg边。想把雷贝壳衣服放到一头时愕然现了自己的衣服,这才想起来,因联系不上姐姐,昨天换的衣服根本没收拾就丢到了netbsp;赶紧收起来,却现少了一件内kù。正好雷贝壳光溜溜地睡,干脆把浴巾和薄被抱起来,却现没有。再往上看,愕然现雷贝壳脑袋边有一抹红光,好像正是那件丢失的小内kù。

    英莉赶紧绕到netg头,确认换下的那条内kù真的被这个家伙给枕着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