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密室1【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密室1【2更】

    雷贝壳顺便问起英大律师,到底有惹事了什么麻烦。^笔趣阁

    www.biquke.com

    英丽道:“你来的正好,我本来到办公室就会给你打电话。”

    这时电梯抵达二十三层,英丽来不及说,先请雷贝壳出去。

    雷贝壳自然坚持nv士优先。

    英丽满意男士的礼貌,很自觉地先出去。把雷贝壳请进办公室之后方详细地解释。

    原来这是不是英大律师惹麻烦,而是新接的案子非常麻烦。此案是三河村村民状告镇办化工厂污染田地,要求索赔,之后与化工厂生冲突,最终导致一些村民伤重住院。

    英丽去过化工厂一次,连mén都没能进去。那个化工厂不仅养着几条狼狗,而且还有大帮颇具流氓气息的保安。上次不仅没能进去,还受到侮辱,并差点被狗咬。所以这次带上级保镖,既防止再出意外,同时也请雷贝壳帮忙,解决一下警察帮不了的事情。

    这个案子,早就联系过当地镇政fǔ,但对方极不配合。而寻求警察的帮助,也没有得到任何响应,而且对方还有理有据地拒绝,让英大律师毫无办法。

    事后走访村民才知道,镇办化工厂就是镇长小舅子开的,而三河村村长在里面都有股份。污染已经持续数年,一直被村长压着得不到解决,现在村民没招,去化工厂闹,被打出来后就在化工厂进出的唯一道路上设土堆障碍,誓要向化工厂讨说法。

    化工厂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派人出来清理道路障碍,最终与守卫土堆的村民生冲突。而带着棍bang和砍刀杀出来的化工厂保安大获全胜,在场的村民无一不待伤,其中有三名重伤入院。这些村民至此才想起来用法律做武器维权。

    英丽这次到不准备谈及赔偿事宜,而是想先让化工厂垫付伤者的住院费和医疗费。官司一时半会不解决还能忍受,但这些村民都是家无余财的普通农民,难以负担高额治疗费用。

    此行已经提前联系对方,自己当然也要做万全准备。有了雷贝壳,最起码不怕对方再耍横。

    对这样涉及弱势群体的事情,雷贝壳不吝出力。有过被退役事件,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公权sī用的hún蛋。对于英大律师请求,没二话,立刻就可以出。

    英丽很满意雷贝壳的反应,更对jiao好雷贝壳的决定暗自庆幸。对方敢杀人敢劫狱又如何,杀的是坏蛋,救的是好人,这样的人恰是小说中令人憧憬的侠客。

    而且这样的侠客比大多数好人更值得信任和依赖,因为好人不代表有能力。在优胜劣汰的现实社会,能力有时候更重要。当律师这些年的英丽早就看透社会,所以才会熬到三张三,还是老大难。

    不是社会没有青年才俊,而是英大律师对大多数人看不上眼。不是自视高,而是标准高。不是要求对方有钱有权,而是要求对方能够成熟。这成熟不是年龄、事业和社会经验,而是心xìng。通常这种心xìng成熟的人都是各行业顶级人士,但这些人又有英大律师各种讨厌的地方。

    这些地方算不上缺点,但英大律师不喜欢。所以宁肯一年年老下去,而她的妹妹英莉xìng格自然一样,所以同样也是老大难。而社会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大龄剩nv,其中不乏比姐妹俩还出sè的,但人生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造成各种各样的状况。

    昨晚又被家里人催婚,导致英大律师不得不好好思索有没有勉强能嫁的男人。可惜苦思一夜的结果就是,无,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现实。所以还得继续忍受家里人的唠叨,幸亏有妹妹同命相怜,幸亏跑到家人不在的黄槟啊。

    今天再见到雷贝壳,自然而然地会想这个男人值不值得嫁。细想之下,好像既了解,又不了解这个男人。了解的是行事方式和为人做事,这一点其实符合能嫁的条件。英大律师可不会在乎是否杀过人,只看做人做事如何。

    不了解的是他的过去,这样行事的人,历史绝对复杂。虽说历史不影响现在的选择,但又不是做情人,而是要嫁人,当然得了解过往。不是谁都像艾姬那般,容易脑子热,做事不经考虑,连嫁人都会随随便便的。若要嫁人,英大律师必会去了解,只不过独身惯了,反而没有嫁人的兴趣,所以才不会去关心。

    只是瞬间,英大律师的脑袋就转了千百回,之后又恢复正常,继续忙正事。带好资料之后,两人开车出。

    三河村在偏远的郊区,与邻省jiao界,算是黄槟少有的贫困地方。乐华化工厂就是租用村里的土地建的,围墙外还有大片的田地,从路上望去,明显看到叶子黄,甚至有许多都枯死了。而未进工厂,就能嗅到氨酸和氯酸的味道。

    车驶过一道明显曾被挖开,但又填上的壕沟,停到大mén口。化工厂还是用的老式大铁mén,现在两扇大mén紧闭。

    两人干脆下车,去敲小mén。

    很快一个小青年叼着烟卷出来,看到英丽立刻1ù出yin?贱的笑容,嚷道:“哦,律师妞又来了,怎么上次没爽够。”

    英丽是来办事的,不是闹事的,不想让这样一个小hún子打断,所以忍着气道:“你们老板呢,我跟他约好的见面。”

    小青年嘿嘿一笑,momo头道:“不好意思,老板忙,没空。”说罢就要关mén。

    英丽心中暗恼,伸手挡住铁mén,大声道:“我跟他约好的。”

    小青年回头斥道:“约好又怎样,你又不是我们厂长夫人,怎么还能管的了我们厂长。”说罢噗的一口把半截烟卷吐到英丽脚下。

    英丽听他说的难听,很是气恼,忍不住要火。

    雷贝壳拍拍她的肩膀,对扭过头的英大律师示意,让她让开一些。

    英丽正恼小青年,看到雷贝壳出手,顿时乐意之至。

    小青年看到换了主,而且来者个子高大,膀大体壮,显然不好惹,但却丝毫不惧,冷笑道:“咋个,什么意思啊,想在我们厂子闹事吗。”

    雷贝壳摆摆手,道:“我没这个意思,就是希望能见你们厂长一面。”

    小青年嚣张地喊道:“我说过,厂长没空,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这个时候英丽已经mo出电话打给那个厂子,但根本没人接。

    小青年见此忽然1ù出yin?贱的笑容,道:“想见我们厂长,我可以给你出个招。”

    英丽虽觉得不是好话,但还是忍不住道:“什么招?”

    小青年sèmímí地扫视一眼英丽的身体,yin?笑着道:“脱光了衣服进去,肯定能找到,因为我们老板正忙着呢”说罢就哈哈大笑。

    只不过笑声只出一声就被咣当一声打断,原来是雷贝壳悍然出手。眼见对方故意刁难,何必多言,直接一脚揣在铁mén上。小mén猛地向后弹开,把半个身子站在mén后的小青年砸飞,又咣当一声撞在大铁mén上。

    雷贝壳举步迈进去,而英丽随之进入化工厂。

    那小青年躺在地上,捂着鼻子,鲜血从指缝溢出。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惊动其他人,大mén边的mén卫室内立刻窜出七八个青年,一个个看上去厌气附身,都不是善茬。想来也不奇怪,前面刚有村民闹事,化工厂又怎么不会戒备呢。

    小青年见援兵出现,抹掉溢出的血,指着雷贝壳喊道:“揍他”

    这七八个青年立刻毫不犹豫地一拥而上。

    雷贝壳把英丽护在身后,然后如狮入羊群,杀进青年之中,又如狂风扫落叶般,把这七八个人一一击飞,甚至于每一个人都没能接下一招。

    流鼻血的小青年此时已经爬起来,见到此幕,赶紧喊道:“关mén放狗”

    英丽瞧着身后开着的小mén,不明白此话何意。但数息之后,就见远处狂奔过来四五只大狼狗,个个伸着舌头,扑到眼前,狂吠不止。

    雷贝壳轻蔑地一笑,也不出手,只做雄狮状,大吼一声,跟着放出无匹的杀气。那是百人斩之后形成的冷冰冰的杀意,是痛彻心骨的冰寒。

    动物的感觉比人灵敏,清楚地感应到眼前人形动物的危险,顿时偃旗息鼓,狂吠变成呜呜,个个老实地趴在地上,不敢再前进。

    英丽看到此幕,惊愕地瞪大了眼,光听过有些人的气场强大,能镇服猛兽,本以为是瞎扯,没想到今天居然眼睁睁地看到。这雷贝壳真是太强悍了,居然单凭一声大吼就震住这些凶恶的大狗。

    雷贝壳嘿嘿一笑,以前执行任务,休说狼狗,狼熊虎豹都宰过不少,身上早就沾染了这些动物的血腥,人嗅不到,但狗能嗅到。

    嗅到这些天敌的血腥气息,大狗们当然不会再上前去送死。

    雷贝壳不需动手,只需再一瞪眼,冲狼狗们放出杀气。这些大狗就哀鸣着以更快的度跑回去,藏进狗舍。

    所有青年都傻眼,同时心中无比地清楚,这个壮汉不好惹,怪不得那位律师妞敢回来。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