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三章 冰火两重天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三章冰火两重天2【3更】

    (成功坚持7天日更万字,求票票,求大tuǐ)

    艾姬扒开kù子,现内kù的中间部位竟然湿透,手mo上去还很烫,这下真担心犯大错,也不管内kù鼓起如帐篷,直接就拉下来。§笔趣阁

    WWW.Biquke.Com§毕竟是成熟fù人,与青涩的大姑娘不一样,见识过这玩意,真遇到事就没那么害羞,而且心中又把这个男人当作早晚会请上netg的对象,所以愈大胆。甚至于梦里都畅想过这家伙的美妙,也想再瞧瞧。上一次实在突然,根本没细欣赏啊。

    失去了束缚的大家伙颤巍巍地晃dang,颇为凶恶。艾姬却没有心思感叹,而是注意到吓人的龙身上,有一大片红通通的,明显是烫伤。不敢用手去碰,唯有关心地问道:“疼吗?”

    雷贝壳皱皱眉头,道:“刚才真疼,现在好多了。”

    艾姬不知怎么办,彷徨地道:“用抹yao吗?”

    雷贝壳道:“不用,这样凉快一点就好了。”

    艾姬仿佛惊醒般,道:“我去拿冰块。”说罢快步跑到冰箱前,直接拿着装冰块的盒子回来。手里没有合适的东西,干脆两手捧着冰块,夹住受伤的大鸟。

    刺骨的冰冷让雷贝壳的汗mao倒竖。这真是冰火两重天啊。雷贝壳第一次品尝,就永远记住这传说中的享受。啥也别说了,敢占寡fùmén,就让你好看。

    艾姬瞧着雷贝壳呲牙咧嘴的模样,心中虽知道不该笑,但还是忍不住,娇yan如hua地道:“你忍一忍,冰一会就好了。”

    雷贝壳咬着牙,硬充笑脸道:“被阿姬这样照顾,再冰我也愿意啊。”

    艾姬这才有心关注自己竟双手抱着男人的家伙,听到雷贝壳这时还口huahua,妩媚地白了一眼,嗔道:“死样!”

    yù说还羞的俏寡fù最是you人。雷贝壳干脆被mí住,情不自禁地ěn上那对口含舌灿的樱netbsp;艾姬瞧着男人的脸一步步靠近,没有躲,躲不动,最终被大嘴黏上。

    那次雨夜热ěn的感觉再度回来,艾姬失去一切思想,任由大舌欺入口中。不知不觉中,怪手又一次攀上那傲人的凶器。艾姬本能地想缩回手,但手在忙着,不能离开,结果被男人霸道地抓住féi腻腻的大白兔,尽情的rou捏。

    娇小的吊带根本阻止不了犯罪,而体热到身体被软化的俏寡fù也无力阻挡,yù望勃的雷贝壳仍嫌不过瘾,转身把nv老板压倒在沙上。这下俏寡fù的手终于解脱了,但尚留着余冷的大鸟也解脱,恰好就落在两tuǐ间,滚烫的大tuǐ敏感地感受到冰冷,头脑热的俏寡fù终于清醒,想及最严重地问题,急忙摆脱男人的索取,低声道:“不行,小爱就在屋里。”

    雷贝壳心中无语,完全没有料到会是此因坏事,但yù火被挑起,更不想放过眼前的美人,遂伏到耳边低语道:“去卧室吧。”

    但得到缓冲之后,艾姬已经完全清醒,事到临头也害怕起来,遂坚持道:“不行,会被她猜到的。”

    雷贝壳这下清楚今天是吃不到俏寡fù了,被yù望冲昏的头脑也清醒。算了,吃了母亲又如何在母nv二人中选择,没犯错也好。想到这,便yù望全消地歪坐到一边。

    这幅mo样落在俏寡fù眼里,变成男人极度失望,nong不好会就此远离,遂赶紧解释道:“我不是不愿意,是小爱还不知道,怕她现在现接受不了。”

    雷贝壳摆摆手,大度地道:“没关系,我知道。”

    只不过男人这种时候越是大度,nv人越是心里没底,艾姬生怕失去眼前的男人,患得患失之下再次头脑热,竟又跑过来,道:“我知道男人憋着伤身,我来帮你吧。”说着不待雷贝壳反应,竟直接伸出yù手,去撸男人的家伙。

    雷贝壳瞧着蹲在眼前的艾姬,只觉啼笑皆非,但既然俏寡fù如此,也就不必客气了,所以立时显1ù出一副满意的模样,甚至于眼神里还有一丝感jī。

    这一丝异象落入艾姬眼中,令俏寡fù非常欣慰,明白选择对了。这一点小手段就挽回了男人受伤的心,而又不必奉献身体。于是乎,突然冒出的想法就变成要认真完成的任务,螓也就顺理成章地伏下。

    雷贝壳本有无数美好的期待,毕竟nv儿的技术已经非凡,但直到事到临头才现大错特错。nv儿的小嘴服shì男人的水平可以称得上jīng通,而母亲小嘴的技术水平,根本就连入mén都没有。瞧那傻了吧唧硬含的模样,根本就是第一次品尝。

    世事就是这样出人意料,看起来成熟的母亲待开的地方并不比nv儿少。为了让二兄弟少受一点罪,雷贝壳唯有开口指导俏寡fù。

    艾姬似乎知道自己的水平有多差,所以红着脸虚心接受指导。待把一套流程掌握之后,男人终于能舒服一些。虽然技术上享受不到太多快感,但看着nv老板跪在跨下,专心致志地服务,而那吓人的大白兔也在吊带下尽情地显1ù,这幅美景足以让人满足。

    当然还有更满足的就是桌上还有一盒冰块和一壶热茶,充分利用这两样东西,俏寡fù又学到一样取悦男人的本事,而雷贝壳终于能享受真正的冰火二重天。

    旁边卧室的钟慧珺不知道是否睡着,雷贝壳真是很好奇。而艾姬注意到雷贝壳的关注方向时也想起乖nv儿就在卧室里,自己却在用嘴服shì男人,这种异样的刺jī羞得她脸儿愈的红,同时望向雷贝壳的眼神愈地羞涩。

    雷贝壳看到这幅媚态,终于坚持不住。

    艾姬感觉到嘴里多出的异物,就想中途躲开,但被雷贝壳拉住。俏寡fù看到男人禁制的眼神,知道这种时刻不能违逆男人的意思,最终等待shè完毕才吐出作恶的大头。

    雷贝壳见俏寡fù想吐,立刻一本正经地道:“不要1ang费,能美容。”

    艾姬不知道这方面的传闻,见雷贝壳说的真切,便忍着淡淡的异味吞下,之后用舌头添掉口腔内的一切残余时品味了一番,觉得不算难吃。但又有一种似乎吃过的感觉,不过从未这样服shì过亡夫,又没有过其他男人,只能归结于吃过类似味道的食物。

    雷贝壳非常满意,俏寡fù降伏到这种地步也行,最起码以后不用愁没有地方泄。

    艾姬瞧着雷贝壳,心中却生出血脉相连的感觉,以后终于不再是一个人苦熬,终于有男人做依靠了。

    雷贝壳看着俏寡fù的脉脉深情,心中感动,大手把美人拉进怀里。

    艾姬误会了,顿时急道:“我说了今天不行。”

    雷贝壳安抚住美人,道:“别急,你满足了我,我也要满足你啊。”说罢还亮出五指山。

    艾姬顿时脸红到脖子根,挣脱开怀抱,道:“下次吧。”说罢竟直接逃进卧室。

    雷贝壳待了一会见没动静,唯有走人。

    直到这时艾姬才打开mén,但已是套上外衣,再不给作恶的机会。

    雷贝壳倒没有再动手动脚。

    艾姬见此反倒依依不舍地送走男人。待关上mén后,俏寡fù先是靠着墙徜徉了半天,继而方收拾茶具,返回卧室。

    躺到netg上,回思今晚,俏寡fù有点恼怒自己今夜的表现实在不堪。臭男人不过冷一下脸,她就急晕了头,竟然主动用嘴去服shì,真是太便宜这个臭男人了。之前可是都让他的sè手占便宜了,还想怎样。

    现在是她主动过了线,下一次再邀请上mén该怎么办,难道要继续吗。要是止于此还好,之前还口不择言地说出心里话,明确表达出不介意献身的想法,只不过担心nv儿现,接受不了。

    而nv儿即将远行,没有了这个借口,他再一次提出要求怎么办。不行,这太快了,她还没有准备好呢。如果再有想法,还是要拿宝贝nv儿做盾牌,就说还没有试探nv儿的意思,再忍一忍。

    如果忍不住呢。反正不是已经有第一次了吗,顶多再便宜一下这家伙,绝不能再更进一步了。想到之前跪下服shì男人的景象,俏寡fù就脸儿烫。真是太yín?dang了,自己怎么就没有一丝犹豫呢。以前的男人活着的时候,绝对没想过要干这种事啊。

    或许是时代不同了吧。毕竟那是十年前,她的心还是大家闺秀呢。而现在经过十年的熏陶,她早已变成被憋坏的俏寡fù和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成熟美fù。回想二十岁时,那青net年少,害羞的小媳fù,一切都已不在了啊。

    现在的艾姬就算再保守,也有胆子去主动抓男人的鸟儿,而不是新婚时羞到不得不méng着脸被男人趴在身上,甚至都不好意思去看男人的家伙。当然死去的家伙也是书呆子似的人物,完全没有把娇yan的hua朵开出来。十年之间了解到无数男nv那事,方明白昔日的夫妻生活多么的纯洁。

    她果然是堕落了。就像现在,明明之前把男人拒绝了,反而心中又无比地渴望这个男人在netg上多好。男人的yù火消除了,她却没有。那一碗大补汤没有白喝,现在还有效果呢。这一刻,又有点后悔没有让男人服shì自己。但转瞬感应到滔天yù火后又庆幸拒绝了男人。如果被男人开了头,恐怕之后就将再无法拒绝男人的更进一步。nong不好现在已经被男人吃干抹净了。

    绝不能那么轻易投降,明天若男人还有企图,就要冷处理一下!

    不提yù火高涨的熟fù艰难苦熬,胡思1uan想。同一时间,雷贝壳熟mén熟路地爬到钟慧珺的窗户。就见房间里,小魔nv居然全1uo地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玩shè击游戏。直到雷贝壳爬进去,小魔nv都没有被惊醒。

    看到这幅mo样,雷贝壳心下有底,适才客厅里生的一切,小魔nv肯定都不知道。这下倒省事。适才在母亲嘴里来了一,yù火本已消退,如今见到这般光棍的nv儿,又生出无尽的yù望。

    直接从后面抱住钟慧珺,把小魔nv吓了一跳,不过感觉到是自家男人,又顿时放下心来,道:“先等一会,待我宰掉这些hún蛋报仇。”

    雷贝壳瞧了瞧屏幕,看到小魔nv正拿坦克轰击敌人,再瞧那yan红的脸蛋和专注的眼神,知道一时半会享受不到小魔nv的服shì,所以干脆自己行动。先脱光衣服,然后抱起小魔nv,抢坐她的位置,之后再把1uo体的小美人放到大tuǐ上。

    钟慧珺感觉到屁股下面的大棍子,顿时有点心猿意马,但更令她浑身燥热的是sè大叔手口不停地开始挑逗。

    当小魔nv向着最后的胜利tǐng进时,盘旋许久的巨龙终于1ù出狰狞的野望。当一个nv玩家坐在木驴上打游戏时,挥出的水平可想而知。而如果木驴还会动,小魔nv只能徒劳地丢掉鼠标,牺牲在距离胜利只差一步的地方。

    不提网上的战友大骂小魔nv挥失常,钟慧珺现在无心理会那些衰人,也没有办法理会,因为雷贝壳已经把她压倒在电脑上,攻城拔寨。

    俏寡fù艾姬躺在netv儿却在享受她没敢用的大枪。本来应该是她先享受那无尽的愉悦,让nv儿去做深宫怨fù,最终却变成nv儿踏上兴奋的巅峰,而她自己燥热到不得不去冲凉水澡,以压下无法满足的渴望。

    听到外面的动静,雷贝壳不得不减缓幅度,但小魔nv没有不满,轻轻的深入深出一样带来强大的刺jī。

    一番jī情只是开胃菜,休息片刻就是重整旗鼓,反正小魔nv放假了,能尽情折腾。

    二番运动之后,狂躁的yù火消退,剩下的只有满足的享受。雷贝壳这时候也有闲心伸出手指,探索小魔nv的屁屁。

    钟慧珺本来tǐng害怕菊hua被残,但被雷贝壳教育半天后知道,这件事可以很轻松和惬意的,只要一切有耐心。就像雷贝壳现在做的,手指头只在外面按摩,过几天才会一点点地试图访问里面,且只会是mén口,要很长的时间才会进入一根细细的手指,并慢慢加料。润物细无声地过程绝对会出乎小魔nv的预料。

    体验到确实不同,戒惧随之全消,而异样的刺jī令小魔nv兴致更盛。

    ……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