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你知道的太多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八章你知道的太多1【3更】

    艾薇儿晚上倒是出来了,毕竟要更改行程,不说不行。*笔.趣.阁

    WWW.BiquKe.CoM本来只会留在梅城二天用来放松和游玩,现在加长到七天。这下所有工作人员兴奋地炸窝。全球巡演太累人,终于能彻底休息。艾薇儿把工作人员放走的同时也赶走了经纪人和助手们,既让他们好好玩一玩,也免得碍眼。

    经纪人不放心,但拧不过朋克小魔nv,而且中国禁枪,治安要比美盟好太多,加上艾薇儿保证去远地方会喊上她,也就没有再坚持。

    艾薇儿安排好这些,终于能放心地偷跑。等到了晚上,轻松地溜到雷贝壳那边,享受威猛男人的滋味。小屁屁被开之后,朋克小魔nv很好奇那种异样的刺jī,所以很有兴趣接着来。

    而渡过开荒的辛苦之后,雷贝壳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又一次让朋克小魔nv品尝到棍子开hua的滋味。

    新的一天到来后,艾薇儿还是跑回五星级大酒店去刷存在。当然,昨夜再不像第一夜般需索无度,所以只需小补一下觉,下午刷过存在便可以去和同样补过觉的雷贝壳汇合,一起游玩梅城。

    两个全都戴着魔镜,méng头1ù脸的家伙就这样潇洒地出行。只不过他们仅潇洒了二天,就有不之客上mén。

    来者既不是两人认识的,也不是警察执法人员,而是酒店的保安,但却又不代表酒店。当这个féi胖的青年叫出艾薇儿的身份时,雷贝壳就知道没有好事。

    果然,没说两句,就讲出真正目的——要封口费。

    “艾薇儿是大歌星,世界闻名,而且还有老公吧。如果让人知道这,恐怕不太好吧。我也不讹你们,给一百万就行,要美元,要人民币你恐怕也没有。”féi胖的保安好整以暇,非常有自信。

    雷贝壳也懒得把这话翻译给艾薇儿听,只告诉她,一切jiao给她处理。

    艾薇儿见识过雷贝壳本事,更知道他与众不同的身份,所以非常相信地没有多言。

    雷贝壳无比yīn森地盯着胖保安,静静地道:“光凭嘴说,没人会相信,我想你手里还有点东西吧。”

    féi胖的保安本能感觉得到雷贝壳的杀气,但对此不在乎的一笑,反正手里有保命的东西,还怕他不成。遂得意地道:“那是当然,”又转而掏出手机,道:“你不看看肯定也不会相信,看看吧。”说着调出一段视频,播放给雷贝壳和艾薇儿看。

    手里放的是雷贝壳和艾薇儿在卧室大战的影像,但tou拍的位置不太好,非常不清晰,而且视角也不正,但这应该是从一段视频里剪切的,所以有一段恰好有艾薇儿清晰的面孔,所以足够能证明录像里生的事情。

    艾薇儿顿时面sè大变,就要去抢手机,同时嘴里英文国骂开彪。

    雷贝壳抱住朋克小魔nv,安抚住她,并向她说明有他来解决,保证没事。

    艾薇儿这才压制住暴怒。

    féi胖的保安适才已在艾薇儿有伸手的意思时把手机收起来,此刻得意非凡地欣赏着大明星的表演。

    雷贝壳根本没有抢夺的意思,对方显然会有更多的副本,而是道:“给你钱,你会把一切证据jiao出来吗?”

    féi胖的保安见事情有mén,顿时乐道:“那是当然,既然拿出来卖钱,就得讲信誉啊。”心里却是暗笑:鬼才jiao呢,老子不光自己留着欣赏,还会再卖几家。那些电视台、报纸和网站绝对会出大价钱的。

    雷贝壳淡淡地道:“这东西还有副本吧。”

    féi胖的保安笑着道:“肯定有啦,没有我怎么敢到这里来,不怕你们杀人灭口啊。”

    雷贝壳冷笑道:“我觉得你还是害怕比较好。”

    féi胖的保安虽然能感觉到雷贝壳的愤怒和杀意,但毫不理会,有把柄在,你再牛又如何,遂霸气地道:“别说没用的,拿不拿钱吧。”

    雷贝壳平静盯住féi胖的保安,“钱我到不在乎,但问题是你如何保证会把所有副本jiao出来?”

    féi胖的保安嘿嘿一笑,道:“这就需要你的信任了。”

    雷贝壳立刻冷冰冰地道:“你这样的人,这样上mén要挟,我很难信任啊。”

    féi胖的保安也没有了笑脸,恶狠狠地道:“你先搞清楚,这件事谁做主。”又嚣张地道:“如果你们不拿钱,我想有人会出更高的钱买。”

    雷贝壳一本正经地道:“jiao易要有双方的信任才能达成,否则又何谈jiao易。这样吧,我来讲一个提议吧。”

    féi胖的保安图的是钱,遂耐住xìng子,道:“你说。”

    雷贝壳缓慢地道:“很简单,你把一切副本jiao出来,我留你一条小命。”声音很平淡,但透着无尽的杀气。

    féi胖的保安似听到天大的笑话,很想大笑,但在雷贝壳强大而无情的眼神压力下,终究没能笑出,但依旧硬着脖子道:“我是贱命一条,没啥大不了的。不过我死了,你们的恩爱视频就会很快上传到网络上,天下人皆知。”

    雷贝壳不为所动,冷笑着道:“贱命一条也是命你威胁的不过是我们的声誉,而我现在就威胁你的命,你说哪个值钱”

    féi胖的保安嘿嘿一笑,道:“我的命可不如你们的声誉值钱啊。”

    雷贝壳道:“你的贱命确实一钱不值,但是你的信誉同样一钱不值,如果在用钱换回副本和宰了你再找副本之间选择一个,我更相信后者”

    féi胖的保安听到这般话,再加上雷贝壳冷漠无情的神sè,终于无法镇定如昔了。有点慌张地道:“这是何必呢,我就是要一点钱而已。这些钱对你们恐怕时九牛之一mao吧。”

    雷贝壳蔑视地道:“我给你说过,钱不是问题,要一万和一百万都没有区别,关键的问题是你没有信誉,又如何做jiao易。”

    féi胖的保安无语,没曾想竟然威胁上这么一个钻牛角尖的人,想把重心转到艾薇儿身上,又现这个国际歌星根本不懂中文。这下可如何是好。

    雷贝壳这时候站起身,突然一把抓住féi胖保安的手臂,暗中用力,就见féi胖的保安痛得坐不住,半跪倒地上,叫道:“快放手,要断了。”

    雷贝壳没有放手,只是放松力量,淡淡地道:“这就是我的jiao易,你拿副本来,我绕你一命。”又无比yīn冷地道:“如果不干,我就把你的骨头一寸一寸的敲断,我很好奇你能撑多久”

    féi胖的保安这下终于明白遇上真正的狠人,预想中无比轻松的事情变得无法预料,这种时候好汉不吃眼前亏,遂道:“好好好,我去拿。”

    但这种时候再如此说太晚了。雷贝壳一副看傻子的表情,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就赶来威胁,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你以为我怕你的威胁吗”

    féi胖的保安求饶道:“大哥,我错了。”

    雷贝壳yīn仄仄地道:“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只有一秒钟的思考时间,必须回答,否则刚才的滋味你还会尝到,知道了吗?”

    féi胖的保安苦着脸,道:“好好。”

    雷贝壳道:“什么时候tou拍的。”

    féi胖的保安干脆地道:“昨天。”

    雷贝壳道:“为什么tou拍?”

    féi胖的保安道:“我认出来艾薇儿。”

    雷贝壳道:“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féi胖的保安打了跟。雷贝壳立时手上用劲,féi胖的保安痛得大叫道:“只我一个,只我一个。”

    雷贝壳这才松手,又问道:“副本藏在哪里?”

    féi胖的保安又没有立刻讲,结果又享受到了剧痛的待遇,之后方道:“在宿舍,在我宿舍。”

    雷贝壳又问道:“有几个副本?”

    féi胖的保安这次毫不犹豫地道:“只有一个。”

    雷贝壳手上加劲,重复问道:“到底有几个?”

    féi胖的保安苦着脸道:“有两个,真的只有两个。”

    雷贝壳这次没有再问。这个游戏当然并不完全准确,但能从对方的应对中看出是何样人。féi胖的保安问到关键的地方就迟疑,显然事先没有任何准备,所以要寻思该不该说谎,又怎么说谎。而有些容易瞎扯的地方又毫不犹豫,显示有点小狡猾。不过总体这样的家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百姓,没啥有能耐的地方,可以好好的收拾。遂不怀好意地道:“刚才你的表现很差劲啊,看来我还得给你加一把料。”

    féi胖的保安顿时心中叫苦,今天威胁地到底是什么人,根本是无所顾忌啊。

    雷贝壳却给出最好的解释,就是直接把师婕派的安全情报局证件亮给féi胖的保安看。这个东西在朱萱瑾家里现了额外的作用,于是便把以前早就放弃的证件留了下来。有的时候,用这个就会省去很多麻烦,而且还有奇效,就像今晚。

    féi胖的保安看清楚证件后,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就招惹上安全局的人了啊,那可是随时随地能让一个公民无缘无故地消失,再也看不到的部mén。最关键的就是,甚至不会有人对此去质疑,或问为什么

    这是什么概念。很简单,就是眼前的煞星能够合法地把他带走,而不用担心宾馆的人提任何意见,甚至于宾馆的人还会帮助这个煞星。而他被带走之后的命运没人会关心,就算永远不回来也不会有人去报失踪。还报什么,都被安全局请去喝茶了,不出来是正常的,出来才不正常呢。

    所以呢,féi胖的保安终于明白,适才的话不知是威胁,而是实实在在可能生的事,甚至于对方不会为此惹上麻烦,赶紧哭丧着脸道:“大哥,我不是故意的,饶了我吧,我把副本都jiao给您。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雷贝壳到tǐng佩服这个死胖子变脸的度,不过看到此人对安全局的证件如此敏感,或许能换个方式处理此事,而不是像之前计划的酷刑换真相,最终人道毁灭。那样实在血腥哦,退休了,要收敛一些比较好。所以摇头叹气,道:“你呀你,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féi胖的保安拼命地硬挤出几滴眼泪,道:“大哥,我咋知道跟艾薇儿在一起的您老人家会是安全局的人啊。她可是国际歌星,还是鹰国人,根本不应该与安全局有jiao集啊。”

    雷贝壳无语摇头,道:“你都觉得不可能了,为何就不多想想。”

    féi胖的保安被这般提示,忽然冒出一个大胆至极的想法,惊诧地盯着雷贝壳,道:“您是说?”

    雷贝壳竖起手指贴着嘴,道:“不可说,不可说。”

    féi胖的保安顿起无穷的好奇心,紧盯着雷贝壳道:“您说她真是?”说罢还扫了一眼艾薇儿。

    雷贝壳立刻用锐利地眼神制止féi胖的保安猜下去,并道:“这是你猜的,就如沙县小吃是编的一样。”

    féi胖的保安顿时兴奋起来,也不怕死亡和酷刑威胁了。沙县小吃那是网上假编的段子,但代表的意义是情报人员,而雷贝壳否认的话恰恰就是承认。遂神秘地道:“是不是就像那位风靡亚洲,突然死亡的炮党邓姓nv歌星?”

    雷贝壳非常严肃地道:“别1uan猜。”

    féi胖的保安顿时闭口,转而道:“那您这是?”说罢还瞄瞄艾薇儿。

    雷贝壳满脸鄙夷地道:“人家喝美帝的nai长大,凭什么跟我们。没有付出,哪有回报。你看我长得这么一般,为何会被选上,还不是天赋异禀嘛。当然,你看着这是美差,你没看到的,那可是比肩芙蓉姐的存在,我还不照样得义不容辞。总不能有yan福时嗷嗷叫,没yan福时磨洋工吧。”

    féi胖的保安看过录像,当然明白雷贝壳所言天赋何意,大为赞同的同时也对国家特殊工作人员的无法自主表示同情。毕竟叫jī还能挑三拣四呢,而这些特殊工作者可不想,遂不再羡慕和嫉妒安全局特工的yan福了。

    雷贝壳感叹道:“舍不得老婆,又如何套得住sè狼啊。”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