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三章 姐妹太调皮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三章姐妹太调皮2【3更】

    英莉当然不会就此打住,毫不客气地突然起身道:“这是你说的,我就好好欣赏去”说罢居然离开卧室。☆笔趣阁www.biquke.com☆

    英丽被妹妹的奇招nong懵,不知道出去干什么。她可不相信英莉真的去欣赏了。

    英莉很会回到卧室,手背到身后,脸上充满诡秘的笑容,贼兮兮地盯着姐姐看。

    英丽被看得mao,不明所以,遂道:“你手上拿的什么?”

    英莉这才举起手,亮了亮手机,得意地道:“以后我能随时随地鉴赏了。”

    英丽傻眼,不敢相信地道:“你拍下来了?”

    英莉傲然道:“当然,这是你说的,谁让我没有男人,没法欣赏啊,所以只好拍下姐夫的,慢慢鉴赏。”

    英丽彻底无语,片响后方道:“莉莉,你是越来越大胆了啊。”

    英莉摇摇头,叹道:“也不行,比你还是差点,我只能看照片,姐姐却要准备亲自试用啦。”说罢又摆no下手机,道:“幸亏不光拍了照片,还有一段视频,也能解解馋啊。”

    英丽突然生出一丝好奇,想知道妹妹嘴里级生猛的凶器有多夸张,遂笑眯眯地道:“来,我看看,你拍的如何?”

    英莉初始不疑有他,走进netg边,但在送出手机之前忽然醒悟,姐姐应该没看过雷贝壳的真家伙。毕竟她把英丽和雷贝壳的关系说的亲密,实际上两人什么都没有。于是乎,英**官得意地甩甩手机,远离了姐姐,美滋滋地道:“想看自己下netg去看真的。”

    英丽现在的气力虽恢复了一些,但依旧很累,不愿意起来,遂道:“我早晚能看到,现在去无所谓,我就是想看看你拍的如何。”

    英莉不客气地道:“反正是我自己看,我觉得拍的好就行,不用你参考意见。”

    英丽见此,脑袋开窍地道:“他可是我的男人,你拍照没等到允许,给我看一眼,我就给你版权。”

    英莉听到老姐如此恬不知耻,立时狂吐舌头嘘英丽。之后道:“等他把你上了,你再宣示这根大家伙的版权吧”

    英丽无语,唯有再次使出必杀技,道:“你不给我看,休怪我以后打小报告。”

    这一招确实管用。英莉想不出应对。毕竟调皮不分年龄,姐姐不是干不出。遂不得不道:“好吧,便宜你了。”这才把手机jiao给姐姐。

    英丽拿过来,现啥都没有,顿时怒火滔天,叫道:“你骗我。”

    英莉嘿嘿一笑,道:“别生气,我这就给你拍去。”说罢得意地拿回手机,扭扭屁股又走出去。

    过了一会,英**官返回,再次上缴手机。

    这一次,是玩真的。瞧着照片软趴趴的大长虫,英大律师也有点惊讶。这有点太夸张了吧。人家难得对一个男人有那么一点满意,老天居然就降下这么一个极品下来。

    都三张三的人,当然明白这东西越大代表着未来的生活越幸福。这不单单是能享受多大的愉悦,而是科学论证过,和谐的netg上生活是婚姻幸福的一大保证。再想想雷贝壳强健的身体和水窖里无穷的耐力,可以想象,办起那事对nv人是何等的强悍。

    英丽寻找理想的男伴本来并不在乎这方面的要求,毕竟这是天生的,而爱并不能靠这东西维系。但看到雷贝壳的家伙,突然觉得,爱是不能靠着这维系,但没有满意的这,爱恐怕很难维系。

    英莉见姐姐盯着直看,嘿嘿直笑,道:“姐,看傻了吧,”又别有意味地道:“这还是软的时候哦,要是硬的,恐怕能赶上骑木驴。”

    英丽先是不在意地道:“电脑上的家伙更大,有啥稀奇的。”转而又道:“这不会跟电脑上的那样,就这么大了吧。”

    英莉抱头无语,道:“姐,你真傻了,电脑上的那是人工的,假的,当然不行。贝壳的是真的,当然还会更大。”

    英丽回过神,yù脸微红,强辩道:“谁知道他的是不是真的。”

    英莉很鄙夷姐姐的死不认账,转瞬灵光一闪,偷偷momo地道:“想知道是不是真的,试试不就完了。”

    英丽脸瞬间涨红,道:“你想试,自己去试。”

    英莉见老姐误会,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用手碰碰。不是说这东西非常敏感吗。”

    英丽踌躇道:“不太好吧。”转而肯定地道:“我们都这么大了,别玩小nv孩的游戏了,万一他醒过来,岂不是糗大。”

    英莉也醒及,毕竟不是小孩子了,玩这游戏过于疯狂了。不过又实在好奇,这般大的东西实在稀有,以后恐怕没机会欣赏了。尤其若真成了她姐夫的话,身为小姨子更不能胡1uan欣赏。遂问道:“他应该很累吧?”

    英丽点点头,道:“比我累多了。反正每次我醒来都看到他没有睡,好像随时警惕危险生。当时我不知道,现在回想,他一直在等待脱困的机会啊。可笑我还睡的那么放肆。”又感叹道:“你不知道,那水窖的水位后来过了一米七,他整个人泡在冷水里一天一夜,只1ù出一个头,还被我骑在上面睡觉,你想想那是什么状态,能休息吗,怎么休息啊。”

    说到这,英大律师jī动的眼中含泪,整整一天一夜啊,当时没觉得,现在想来,这个男人付出的太多了。

    之前怕妹妹担心,没有告诉实情,现在顺口说出来,英莉才晓得这次姐姐受的是什么罪,而雷贝壳为此又牺牲了多少,不由为之前的没撮合后悔。在那种环境下,如此对待姐姐,这样的男人哪里找,这样的男人不做姐夫,上哪里找更好的。

    英丽这时又道:“后来我事提前来了,顺着他的头往下流血,结果他没有任何意见,反而不让我下去。”说着叹口气道:“这次的恩情,我这辈子可是没法还清了。”

    英莉忽然冲动地道:“姐,嫁给他吧。这样的男人确实配得上你。”

    英丽惊讶地望着妹妹,目光中带着询问。

    英莉非常确定地点点头,道:“在那种绝境中,他都能这样对待你,我想不出以后不对你好的理由,更想不出什么样的男人能比他更值得信任,你说是吗?”

    英丽想了想,不得不承认妹妹的话没错,但这一切实在太突然啊。二天之前还当雷贝壳是普通朋友,二天之后就决定嫁给他吗。二天之前还觉得会再做几年老nv人的啊。不由自主地说出心里的想法,道:“这太突然了吧。”

    英莉道:“这有啥,一日闪婚的大有人在啊。”又道:“再说也不是要你现在就嫁,而是让你主动些,向姐夫表明心意。”

    英丽道:“可我不知道贝壳是不是喜欢我啊。他工作的饭店老板可是一个xiong大的俏寡fù。”

    英莉不在乎地道:“你都说了她是一个寡fù,怎么可能竞争地过你啊。再说,他只是在那里工作而已。其他的,是你想多了吧。”

    英丽回思一下,觉得也是。上次不过是开玩笑而已。并没有看到雷贝壳和俏寡fù老板有什么关系。转而想到就这样确定要嫁给雷贝壳,遂羞得涨红了脸,道:“也不知道贝壳对我的态度啊。”

    英莉现在化身爱情高参,对不争气的姐姐道:“所以才让你主动暗示啊。姐夫又不傻,还能看不出来。如果他有意思,自然会有行动。等你们生米煮成熟饭,你还怕拴不住他。”说到这,英**官挑衅地瞧着姐姐,道:“你要是不出手,你妹妹我可就忍不住了。这可是既能依靠,又有内涵的稀有货。”

    这话是不是jī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话里包含的意思令英丽1ù出惊愕。不是诧异妹妹的大胆,而是惊奇妹妹对雷贝壳态度居然彻底的转变。这可不是之前雷贝壳帮助解决变态罪犯后,免除坏印象那么简单。

    英莉看得出姐姐的心思,解释道:“对一个人的观感总是在修正中的,就像有些变态杀人犯看着和蔼可亲,一点都不像。我现在也不喜欢贝壳姐夫这种行事的人,但不妨碍欣赏他,尤其是他绝境中的表现。听你说,那可真的是绝境了。”

    英丽点点头,道:“是啊,我本来都不抱希望,只不过看到他信心满满,才定下心,一点不犯怵,甚至都能聊天睡觉。”

    英莉道:“看,姐,你早已经完全信任贝壳姐夫啊,那种绝境都不担心。”

    英丽完全被妹妹说服,笑着道:“好吧,你姐这辈子也主动一回,”转而又对兴奋地妹妹道:“我可不会表白,顶多像你说的那样做。”

    英莉道:“那样就足够啦。咱们是nv生,倒追可是不利于未来掌权。”

    英丽又认真地道:“如果他没反应,妹妹,到时候就该你出手了。”

    这回轮到英莉诧异,道:“我可不会跟姐姐抢姐夫的,贝壳这家伙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英丽不理会,继续道:“甭管你喜不喜欢,既然这个家伙这么优秀,咱们姐妹总不能让他溜走。我不行,你就上。”

    英莉顺口接道:“我也不行呢。”

    英丽毫不犹豫地道:“咱俩一起上,就不信拿不下这个男人。”

    英莉大张着嘴,彻底被震住,半响说不出话。

    英丽转脸调皮一笑,道:“说着玩呢。”

    英莉却无法确定姐姐是否真说着玩,毕竟姐姐有时候冒出的坏主意真的很疯狂,而实行之前也常说是说着玩呢。

    英丽没有继续提这茬,而是鬼鬼祟祟地道:“我们去看看那东西吧。”

    经过这场谈话,英大律师的心定下,也就不那么害羞和顾忌。毕竟已是三十三岁的剩nv,社会经历足够的成熟,大胆起来,无法想象。

    英莉回过神,不奇怪姐姐的变化,犹疑地道:“他不会醒吧。”

    英丽忖度地道:“按常理应该不会,在水里站了一日一夜啊,那种情况根本没法睡觉。之前一直苦撑,现在既然睡了,就没那么容易醒吧。”

    英莉同意这个判断,道:“那好吧,”又道:“姐,你能下netg吗?”

    英丽力气确实不足,但好奇心给予无穷的力量,遂道:“没事,你扶着我就行。”

    英莉遂把姐姐扶下netg,架着来到客厅。

    这个时候,雷贝壳腰间的浴巾几乎全散,下面的物什彻底暴1ù。

    英莉扶着姐姐蹑手蹑脚地来到沙前。

    但英丽想了想,把浴巾给雷贝壳盖上,然后起身。

    英莉诧异地瞧着姐姐,用目光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英丽不回答,而是拉着妹妹退到旁边,轻轻地喊道:“贝壳,醒醒。”

    雷贝壳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熟睡。

    英丽又加大音量,还是得到同样的反应。

    英莉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大赞姐姐的细心,问道:“姐,放心了吧?”

    英丽摇摇头,又回到雷贝壳的身边,轻轻地推了推他,喊道:“贝壳”

    雷贝壳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打算。

    英莉附耳对英莉道:“姐,应该没事了。”

    英丽这才放下心,又蹲回雷贝壳下面旁边,拉开遮掩的浴巾。

    即使之前看过照片,待真正看到实物,英大律师依旧无比的惊讶。不得不说,她们姐妹的运气真的很好。随便结识的一个男人,没有预料的展成朋友,居然拥有这样的内涵。从网络得到的生理知识看,这个家伙简直是万中无一的珍品。

    姐妹俩瞧瞧软趴趴的大家伙,又互相望一望,禁不住出默契地笑容。这种时刻,真是又体验到小时候恶作剧的感觉啊。想想她们曾经趁人熟睡时干过无数次各种匪夷所思的坏事啊。今天真的又回味到那种感觉。

    所以此时姐妹俩全然没有了害怕,只有即将成功的满足。

    英丽好奇地mo了mo龙身,又扭头去看雷贝壳。

    就算之前试探过,但毕竟太长时间没做这等坏事。而且今天做的事,被现可不堪设想,所以英莉紧张地用最低的声音道:“没事。”

    英丽这才放心地用食指和拇指捏起龙头下的龙身,把大家伙竖起来。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