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目标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二章目标1【3更】

    雷贝壳开始就有预料,像罗进康这样的绝对不会是重要人物,毕竟此次的敌人是跨国的恐怖组织,活动多年。※笔.趣.阁

    www.BiquKe.COM※但是当听过所有供述后,却现罗进康非但不重要,甚至于只能算是炮灰级角sè,根本说不出一点关键的东西。

    虽然讲了时间和地点,但是这一切都有可能虚假,而且有可能是对方特意布下的烟雾弹,甚至于连罗进康本人都是烟雾弹,纯粹推出来分散注意力或引人入歧路。

    当然,罗进康的jiao待也不是毫无价值。最起码验证了线报的准确xìng,这能使安全局集中力量对付主要目标。而且还揭示出其他没有招供的五人并非无辜,这一点很有用。

    罗进康讲出所有之后,现师大局长没有1ù出太多表情,而雷贝壳也没有一丝兴奋,心中有一丝明悟,那就是所讲的或许不是那么重要。对此,陷入莫名恐慌的他非常jī动地保证,一切都是真的。

    师婕安抚道:“你放心,我相信你说的。”

    罗进康颤的手终于停止,又紧张地道:“能救我的儿子吗?”

    师婕当然不会拒绝,但是手头有用的情报皆无,如何去救是一个大问题。现在连那个被怀疑的不明身份人物的行踪都抓不住啊。

    这一丝迟疑在罗进康眼中就是最好的回答,令他几乎崩溃,最终直接跪倒在地,老泪众横地道:“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吧,我求求你们了。”

    哎,可怜天下父母心。雷贝壳瞧着这个几乎崩溃的父亲,心中感叹。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这次,罗进康真的很可怜。

    师婕心中也有一丝触动。毕竟是nv人,看到一个男人为孩子如此,又怎能没有感觉呢。但经历太多,心虽不能说如铁石,但绝对意志坚定,所以很快调整好情绪,郑重地道:“你放心,不管你是否有错,是否配合,都跟你的儿子无关。你的儿子是无辜的,而我们身为政fǔ执法人员,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公民。”

    这个保证,掷地有声,罕有无穷的信念,让人不由去信任。这种时候,罗进康只有这一根救命稻草,唯有相信政fǔ,相信警察。而且毕竟在这个国家长大,最后关头对国家总会抱有一丝期望。

    离开这间审讯室,雷贝壳直接进入隔壁。这里面待审的家伙名叫洪嘉兴,面对审问的表现很一般,之前甚至不敢与雷贝壳对视。若非罗进康心有顾忌,恐怕表现都会比此人好。

    对付这人也简单,只需几句话就行。雷贝壳把资料摔在桌子上,满脸煞气地道:“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同党,不知道你的雇主告没告诉你,他不止请了一个人。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有同党,而且已经撂挑子了。”

    洪嘉兴的表情非常jīng彩,似乎真不知道还有同党,眼睛直盯着桌上的资料。

    雷贝壳冷笑着道:“给你看个人,”说罢把罗进康的大照片丢出去。

    洪嘉兴一把抓过来,盯着罗进康的照片1ù出无法掩饰的惊讶。在一个监狱服刑多年,就算不熟悉这些狱友,也记得这张脸。

    雷贝壳好整以暇地道:“看来,你还记得。”又突然质问道:“他让我替他问问你,三天之后,你要炸什么地方!”

    最关键的行动时间和行动方式被抛出来,洪嘉兴再抵抗不住心里压力,老实地招供。他的情况与罗进康有相同,又有不同。相同的也是神秘的陈哥出面雇佣,同样的日子和方式来到黄槟,同样的时间接到类似的任务,而且也是三天后执行。

    不同的是,洪嘉兴没有难言之隐,纯粹是被钱收买。这个家伙出狱之后一贫如洗,根本受不了这般清苦的生活。有人找上mén送钱,立马毫不犹豫地接受。待事后,知道具体的行动目标后又担心和害怕,1ù出怯懦的本xìng。

    洪嘉兴也是受命为报仇去炸某餐馆,但位置与罗进康不一样。

    此举更印证雷贝壳的猜测,具体地址极可能是虚假的幌子,但时间应该不会出错。当然,要想验证这一点,还有四个家伙等待提审。而有了两个人的口供,就可以会会更死硬的分子之一。

    再一次去找的嫌疑人,名叫姜永辉,表现比洪嘉兴好一些,但落后与剩余三人。此人似乎很仇恨政fǔ执法人员,但又不像积年老贼那般不要命或有豁出去的心态。所以当雷贝壳接连抛出来两个怀有类似目的的同党时,怕死之心陡然爆。

    对于这样生出害怕的家伙,只需摆出安全情报局的强大权力就足以彻底镇服,甚至不需要一点夸张。面对不经审判就能收押三五年的威胁,姜永辉也投降了。

    此人也是神秘的陈哥雇佣,目标同样是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大仇出现的某家酒店。这家伙也是为钱办事。一旦吐出事情,直接叫天屈,说是钱一分都没hua呢,事一点也没办,不算违法吧。

    雷贝壳没有时间跟这样的垃圾纠缠,赶紧朝下一个目标进。有了三个人的口供,当然威力更强,就算新的目标更难对付,但在这样的口供之下又如何保住抵抗之心。

    如此再接连取得二个人的口供,但在最后一个人时,遇到障碍。就算明知道有五个同伙jiao待,这个人依旧好整以暇地微笑。这个家伙,绝对不是有钱人,偏偏衣着光鲜。看似1ù出笑容,但微笑里却隐藏着偏执的疯狂。

    雷贝壳杀人无数,对那些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家伙很敏感。眼前的就是这样的疯子,不仅不把别人的命当一回,就是自己的命也不在乎。唯有这样的人,才能疯狂到死,才会就算被揭破,也死不承认。

    若是有空,还可以慢慢收拾这种已经走进极端的人。现在可没有这个闲心。反正有了五个人的口供,这个名叫翟辉浓的家伙说与不说都不重要,能被轻易抓到这里,恐怕也不会知道更重要的消息。而这五个人,有用的信息都已挖出,再想要更多,恐怕这些人也说不出来。

    现在的问题是地址明显太假了,时间倒不太可能作假,因为都没有约定要随时待命,如果时间有假,只能说这批人全部都是幌子,目的就是误导警方的视线。从理xìng的分析,这么做不太可能。投入六个人,1ang费太大,远不如只用一二个人做幌子,而把其他人用于行动,加强成功率。

    而且如果用这些人做幌子,应该把时间再分散一些,好让警方疲于奔命。把这些人集中在一天,显然还是为了行动。

    有人提出一点,就是三天后并非峰会日,甚至于那天各国部长们都不一定会抵达,而敌人却把行动日期定在这天,目的何在,实在令人奇怪。

    雷贝壳对此听出一个假设,就是如果恐怖组织现峰会行动的计划泄1ù,会如何做呢?是不更改既定目标,但更改原定行动计划和行动时间,还是彻底放弃行动。从现在的情况看,行动并没有完全放弃。再大胆地猜想一下,目标会否放弃或更改呢。

    这是一个比较大胆地设想,毕竟初始目标是各国部长,而要想短时间内在黄槟找到不次于目标的亚盟官员,根本不可能。若没有足够的轰动和威慑,恐怖组织就没有必要行动。

    雷贝壳对此也有解释。很多时候,恐怖分子的目标并不是政fǔ高官。往往只有在政fǔ控制力极差的小国,才会有频繁的政治暗杀出现。而在国力强大,政fǔ非常有威信力的国度,大事件的安保力度不可想象。所以此次恐怖组织yīn谋袭击参与峰会的部长,从实际行动考虑,难度不可想象。

    有的时候,平民目标能造成更大的轰动和威慑,这是因为公民的主体就是平民。比如三百年多前,恐怖行动初产生的时代,最具代表xìng的恐怖袭击,即鹰国的紧急号码袭击事件,目标就是纯粹的平民,而事的影响和事后的结果甚至不次于暗杀总统。那件事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世界。

    所以呢,有一个猜测,部长峰会成为目标会否就是一个幌子呢,目的是为了掩护真正的行动。

    顿时有人反对,如果这个猜测为真,那为什么不悄悄地行动,为何要放出风声。根本没有必要,完全暗中行动,成功率只会更高。

    雷贝壳也有解释,先,假设恐怖组织不知道会泄密,制订了针对部长峰会的行动计划。但事实上,行动泄密了。恐怖组织初始可能不会知道泄密,但在我们行动后,极可能察觉。当然,我们的行动可以用为即将举行的部长峰会做安保解释,但恐怖组织也有情报渠道,而我们这么大的行动,保密就难多了。

    所以恐怖组织极可能知道泄密。这种情况下,他们就面临之前的选择,要不要更改行动计划和行动时间,甚至于要不要更改行动目标。前者的更改,在目标泄1ù的情况下,无法降低行动难度。整个行动甚至面临更大的失败可能,甚至于取消都比继续执行好。

    而后者的更改,只需调整一下目标,计划难度就将大减,而只要选好目标,最终的结果不一定会差。这难到没有足够的youhuo力吗。甚至于目标更改之后,原目标还能成为最大的幌子,使得新计划的突然xìng和成功率大增,怎么看都比坚持原定目标要好无数倍。

    要知道,他们是恐怖分子,不是肩负特殊使命的敢死队。对于他们,目标是谁不重要,结果如何才是关键。只要有一二个心思灵活人士,绝对会提出这种极可能不会付出个人牺牲,又能达到领袖要求的新计划。而不是坚持困难无数倍的原计划,并面对随时可能丢命的局面。

    恐怖组织绝对不缺少亡命之徒,但又有几个在面对能选择生路的情况下还能够疯狂的冲向死路呢。

    雷贝壳的话说服了大多数人。当然,仍然有人坚持恐怖组织的目标没有变,一切都是烟雾弹,而部长峰会仍是最终目标,不能掉以轻心。对此,雷贝壳表示赞赏,并相信这种可能依旧存在,而且不小。毕竟恐怖组织的心态无人能够真正猜测。真正的恐怖分子全都无比疯狂,无法真正的测度。

    不过最难测度的是恐怖组织如果更改目标,新目标会是哪里。黄槟是大城市,人群密集的地方无数。从现实的角度分析,这样的地方实施计划最有效果。雷贝壳的绝妙分析确实前进了一大步,但问题的关键依旧无法解决。

    雷贝壳继续开动脑瓜分析。先,人群密集的地方确实无数。但要注意,恐怖组织的原计划曾经非常大,如果部长峰会受到恐怖袭击,就算没有部长身亡也将是了不得的大事件,其后续影响无法想象。

    所以从实际的角度考虑,新改变的计划也应该是大计划,选择的新目标出问题造成的影响就算不能赶上部长峰会出事,也不能差太远,否则新计划恐怕难以被狂热的恐怖分子接受。

    还有,假如罗进康六人并不是幌子,只不过组织者出于谨慎的考虑,方告知虚假的目标,实际上,这些人的未来将挥重要作用。那么从这个角度看,这个行动的计划确实不小。需要至少六个人制造大事件去分散警方的注意力,或者说去牵制警方和误导警方。而且很有可能对方把数次恐怖活动的力量集中到一次使用,以此获得更大的成功率和制造更大的事件。否则把目标定位在部长峰会,真的很疯狂。

    所以呢,即使已经逮到六个,还是有可能存在像罗进康一样怀有同样任务,但未落入警方视线的人。当然,真正执行最终任务的必是恐怖分子,像罗进康之类hua钱雇来的人毕竟不是傻子和疯子,做不到某些丧心病狂的事,而像翟辉浓这样的疯子,也是无法测度。

    若有新目标,到底会是哪里?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