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很忙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很忙更】

    当天朦朦亮时,nv招待朱萱瑾身上的所有地方都被彻底开。+笔趣阁

    Www。Biquke。Com+与熟透的虚拟朱萱瑾类似,现实中的朱萱瑾也是浑身燥热,脸儿红透,宛若熟透的水蜜桃般。

    当雷贝壳摘下全息头盔,看到娇yan的朱宅nv后,都禁不住设想在这里应该如何蹂躏美人。好像最you人最刺jī的地方就是按在电脑桌上对准摄像头,让美人享受被jian的同时,还能在电脑看到自己被jian。

    同样是在游戏里出来,朱萱瑾当然也还没有回神。看到雷贝壳异样的眼神,立时领会这个男人的龌龊想法。游戏里被*已经够刺jī,若是现实里也享受那样的待遇,紧张或兴奋地让人抖啊。

    害怕?拜托,都在游戏里被这个男人强?jian上瘾了,现实里再体验恐怕更多的是好奇和新奇,而且更关心游戏里那么多匪夷所思地体位在现实里是否能实现,是否能让nv人享受到无尽的愉悦。

    害羞?又不是其他人。她早在游戏里被这个男人看个通透,而且不止是外面,里面也被探索尽啊。尤其因追求绝对的真实,把虚拟的朱萱瑾搞的跟真实的一模一样,所以就算没碰过她,雷贝壳也清楚地知道她身体的每一寸大小,甚至于sī秘密处的细节也被这个男人掌握啊。

    这种莫名的感觉竟然变成期待,让朱萱瑾有点害怕。自己这是肿么了,难道真到了net的季节吗。

    幸而雷贝壳只是有想法,而没有实际行动,离去之前的眼神虽然带着说不清的调戏,但是再暧昧也只是暧昧。朱萱瑾安心之余,又有点失落。不过转瞬又无比的开心。

    雷贝壳的良好表现恰恰满足了考验**的需求。有这样表现的男人才能做真正的**啊,否则她的纯洁之身岂不是会所托非人。不过这还不能算过关,只不过二三次而已,以后还得继续多试。计定的朱萱瑾准备晚上继续邀请。

    雷贝壳离开天字九号别墅之后,有点小郁闷。又是yu火高涨的一晚,但令人无语的是能泻火的美人恰好全不在,二个小美人走了,而淘淘nv王远在梅城,唯一的可能只有孤受空netg的俏寡fù,但总不能在凌晨时分去敲寡fùmén啊。艾姬又不是她的nv儿,能让他随时爬窗户mo进闺房。

    得了,还是养jīng蓄气去上班吧。在爱家店老实憋了一天,中间又偷空补了二个觉,到了晚上,终于jīng神抖擞起来。

    最近爱家店九点多准时关mén,而雷贝壳不出意外地收到朱萱瑾的电话。没话说,直接再次前往天字九号别墅。

    这次没有坑闺nv的爹在,朱萱瑾果然姗姗来迟,半天才响应。这才是宅nv应该有的度

    之后没废话,一方是常胜将军,想着再次蹂躏rou弹美人,一方屡败屡战,谋求翻身农奴把歌唱。

    游戏再次开始,朱萱瑾当然会继续选择新角sè。其实就算不死心地想用旧角sè也不行,雷贝壳不答应。因为旧角sè已经被这个男人玩腻了,你不换新hua样,人家不奉陪。既为了能继续游戏,也为了能有机会翻身,朱宅nv唯有选择新形象。

    这一次满足幻想yù望的是xìng感的nv护士,而且与之前等待下班才开始不同,雷贝壳现游戏里现在能选择上班时开始,之前可没有这个功能。好奇地问朱萱瑾,才值得这是游戏通关三次后才有的功能。

    这下好了,不用再在幽暗的街道办事了。听着渗人的配乐办事多么令人扫兴啊。

    雷贝壳扮作一位病人,进入朱萱瑾所在的医院。游戏当然是游戏,即使没病,雷贝壳也轻松hún到打针的待遇。而为他打针的,果然就是朱萱瑾扮演的xìng感nv护士。

    看着那长长的针头,雷贝壳有点后悔,选错了地方,耳听得护士严厉中带着一丝得意的“脱下kù子,转过身去”,雷贝壳非常确定,真失算了。

    幸好朱萱瑾身为nv角,不能随意攻击,所以雷贝壳只是屁股上挨了一针,没有受到其他虐待。

    当nv护士打过针,回身要走时,雷贝壳展示sè狼本xìng,猛扑过去。朱萱瑾一直戒备,等的就是这时候,暗藏在手中的针筒又一次亮出。

    只不过这一次,雷贝壳不会给她扎针的机会,一番大战之后,丰满的小护士被绑到了手术台上,大tuǐ完全的分开。

    青涩小护士变成**美护士之后,护士台,医院天台,楼梯走廊,甚至于停尸间都留下rou弹护士妹被调教的痕迹。

    雷贝壳愈战愈强,每次击败朱萱瑾所需的时间越来越短,结果仅到半夜,小护士朱萱瑾就被开完全,不得不再一次换角sè。

    朱萱瑾的新身份是小学教师,一位戴着眼镜的文质彬彬的气质美人。于是同时,恶魔驾临校园。

    当学校放学,所有人都走后,朱萱瑾老师还是勤奋地加班批改作业,一个陌生的人悄然mo进教师办公室。

    大战之后,俏老师被按在办公桌上奉献出第一次。之后器材室,体育室,音乐室,甚至nv厕所内都留下朱萱瑾老师的爱之jīng华。

    最嚣张的一次,就是当着学生的面,雷贝壳在讲桌上尽情蹂躏朱萱瑾老师,为这些虚拟小学生上了一堂我们怎么产生的生物课。

    待到再一次天亮,雷贝壳满足地离去,留下脸儿红扑扑的朱美人。当然,出了mén之后,雷贝壳的笑脸变苦脸,憋了两夜,火大伤身啊。

    幸好今天要飞往梅城,那里有两个千娇百媚地大美人等着,不枉养jīng蓄锐两天。

    请过假后直飞梅城,之前试探过张淘淘的位置,清楚在家,所以直接mo上mén。当然,为了避免麻烦,不能明目张胆地进去,而且现在是白天,也不能悄无声息地mo进去,所以就在别墅外面打电话。

    当听到夜里梦见的情郎就在家mén口外面时,就算身为nv王,张淘淘也忍不住jī动地冲出家mén。当然,真正跑出来之后,俏nv王也醒悟过来,所以即使看到雷贝壳在不远处潇洒地挥手,也没敢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跳进爱人的怀里。

    毕竟这里是她的家,不是其他任何地方。只要远离她的家人,她什么都做得出啊。但在家附近,她可不敢。对家中安保系统也算有些了解,清楚不仅别墅院墙内,就算外面也有数不清的监控摄像头。这是为了安全考虑,当然也会把她拍进去。如果被下人看到,告知父母,那幸福可就完了。

    雷贝壳看到兴奋jī动的大美人却不敢上前,立时醒悟这栋豪宅的监控系统恐怕出乎预料的强大,导致俏nv王就算出了mén也不敢恣意妄为。幸亏适才没有冒险大白天玩潜入,否则就算功法再高也会被现,毕竟白天和晚上是两个概念。

    只不过既然情况如此,那本来想要hún入俏nv王参观一番的想法只能放弃,而在俏nv王闺房办坏事只能变成无法实现的奢望。放弃不该有的大胆想法,打电话告诉俏nv王老地方等着,便转身离开。

    张淘淘当然明白雷贝壳的意思。情郎都找上家mén了,目的还不知道吗。而对于她最惊喜和最需要的是什么,两人都清楚。所以老地方当然是她奉献出第一次的地方。

    赶紧回卧室去换衣服。四个衣橱全部打开,琳琅满目地衣服入目。只需扫视一遍,轻松挑出五件备选。这五件,当然一件比一件xìng感,足以把那个臭男人的大鸟勾出来。

    但具体穿哪个又成了问题。那件红礼服,既xìng感,又华丽,能尽显高贵nv王的魅huo,但好像时间不合适,现在才下午,晚上穿才合理。那件黑sè吊带贴身裙也不错,让俏nv王xìng感高挑的身姿得到完美展现,但好像太成熟了些。那件橙sè小背心配蓝sè热kù也极佳,让纤细的腰身和独一无二的长tuǐ尽情显1ù,绝对勾死人。不过热kù不太方便直接办事诶。

    想到这,又想起男人的大凶器,tuǐ间热流就yù涌出啊,不能再1ang费时间了,选择这件白sè吊带紧身短裙吧。既xìng感,又方便,只需轻轻一掀,拨开一根小布条就能让那个臭男人为所yù为哦。

    迅地洗一个澡,换好衣服后就下楼。母亲正在外面饮下午茶,随口说一声晚上不用等吃饭,就兴冲冲地要去车库。

    张母喊住俏nv王,柔和地问道:“又去哪儿疯啊?”

    张淘淘嘿嘿一笑,过来抱住老妈撒娇道:“妈啊。”

    张母1ù出慈爱的微笑,道:“我又没说不让你去,就是问一问。”

    张淘淘顿时大喜。不过母亲再好,也不可能实话实说,遂变换概念,道:“我好朋友雷雷从外地回来,要去欢迎庆祝一下。”

    张母的记xìng不差,顿时想起上次的与nv儿幸福的电话,关心地问道:“是上次我给你打电话时的蕾蕾吗?”

    张淘淘先是没有领会意思。毕竟那一次也是把雷贝壳信口胡扯成雷雷,没有放在心上,而叫蕾蕾的nv生又不少。

    张母见此,遂补充道:“就是上一次那个请你吃雪糕的,我可是也隔着电话吃到她的雪糕。”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