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卷 第一章 得悉阴谋2【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六卷第一章得悉yīn谋2【2更】

    雷贝壳嘿嘿一笑,对倒霉蛋道:“我先说明,我现在的身份是前政fǔ执法人员,现退休人士,所以呢,不管你这个笨蛋家伙主动或被迫参加了任何不该参加的活动,造成任何不可预知的结果,都与我无关。★笔.趣.阁

    www。97parse。com★就算你们杀人千万,我也不会因此立功或获罪。”

    第五个家伙被这番告白说懵了。

    雷贝壳又指指师婕,道:“这位美人不一样,她是实打实的安全情报局局长,真有大事生,百分百会被bo及。”

    第五个家伙这才格外留意师婕,当然不是欣赏美丽,而是观察反应,这可是能量无比巨大的局长,能决定他的命运。

    师婕平静地道:“我是局长,不是小警察,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对我没有任何用处。大事生会短暂影响我的前途,如果被一个小hún子欺骗,会影响我终身的前途。”

    第五个家伙急躁加恼怒地道:“怎么,你不相信?”

    师婕淡淡地道:“如果我说明天地球会爆炸,奉劝你快点逃离,你会相信吗?”

    第五个家伙立刻道:“我为什么要相信?”

    师婕也道:“你都不会相信,我又怎么相信你,都是那一句话啊。”又不客气地道:“如果想招,就干脆点全撂,别挤牙膏似的。你要明白,事情的结果才能决定你的命运。如果不好好配合,或懈怠的配合,导致结果不圆满,那我劝你不如一点也别配合,免得让我看见你就想枪毙掉。”

    第五个家伙傻眼,没想到竟然遇上这样强硬的局长。

    雷贝壳做起好人来,劝倒霉蛋道:“别想着奇货可居啦,这位又不是小警察,不会天天想着立大功升职。告诉你吧,她刚升上局长没几天,就算立下拯救地球的功劳,上级也不可能立刻升她官。干脆点,把知道的拿出来,卖个好价钱。师大局长又不是吃干抹净,转头不认账的人。”

    第五个家伙听到这,顿时明白眼下的处境,更加的犹豫。

    师婕此时道:“我的职位你不用怀疑,这一点没有作假的必要。我的信誉你也不用怀疑,身为安全情报局局长,如果连信誉都没有,早晚会变成睁眼瞎,还做什么局长。你只有讲出知道,我才能确定这些情报的价值,而不是随你说情报非常有价值,我就只能任你漫天开价。”

    雷贝壳见缝cha针地适时道:“如果你有难言之隐,我也可以理解。像你这样的,恐怕不一定会被人信任吧。如果有麻烦,我想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你要清楚,现在站在你眼前的不是普通的警察,而是安全情报局特工。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前提是你要配合。”

    第五个家伙颇为动心,但仍下不了决心。

    师婕却显1ù不耐烦,道:“我不希望你再1ang费时间,别以为离了你,我们就不行。向你泄1ù一点秘密吧。”说着拿出文件夹,把其他嫌疑人的照片摆到倒霉蛋面前,道:“除了你,这些人也被带了进来,看看你们谁能坚持的更久吧。”

    第五个家伙莫名地拿过照片,看过后脸sè微变,似乎先是认出照片里的人,继而是绝对的震惊。紧张与彷徨之间,两手把照片都要捏烂。

    雷贝壳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道:“看到了吧,没想到吧,问题不像你想象的,”以鄙视地目光盯着继续道:“别把自己当成什么重要角sè,你就是普通棋子而已,跟这些人一样。唯有不同的就是,这几个家伙看上去没有什么担心的事,一副就算被秘密枪毙也认账的态度,很让人佩服啊。”

    第五个家伙终于急慌地道:“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说到最后,话里都带了哭腔。

    雷贝壳轻轻叹口气,问关怀地语气道:“怎么,是儿子被抓了,还是。”

    话音未落,倒霉蛋注视着雷贝壳,震惊地道:“你怎么知道?”

    雷贝壳摊开两手,边说边观察倒霉蛋,道:“其实你泄1ù了很多信息,当然你并不知道自己泄1ù,不要问,这涉及专业技术,不会告诉你。总之呢,我看到了很多,比如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没脸也没法去见父母。人已去,永远无法再挽回,但你的儿子还在,不要再一次后悔。”

    第五个家伙被击中要害,痛苦的泪都不由自主地留下。

    雷贝壳非常感xìng地道:“我从审问里察觉出这些,觉得你不该受到这样对待,不管以前做过什么,现在你能做一个好父亲,所以特意把局长请出来,就是想解除你的后顾之忧,让你不必担心我们办不到或反悔许诺。”

    第五个家伙抹掉泪珠,坚强地道:“我说,我说,只要能救出我的儿子。”

    倒霉蛋名叫罗进康,曾在居岗监狱服刑十三年,减刑出狱有半年。出来后现老婆早跑了,父母二年前病故,而唯一的儿子tuǐ残了,每天讨饭度日。瞧着儿子那受人侮辱却不得不低头乞食的凄惨模样,终于幡然醒悟,决定不再为恶,决不再让儿子孤单一人。

    安全情报局的资料很不完善,在上面儿子还跟老婆在一起,而且老婆也没有离婚,没想到事实是未离婚但已断绝关系,留下残疾儿子无人过问。这既出乎意料,也是传资料来的当地警方办事不力。

    之后罗进康努力打工赚钱养儿子。当然这样一样老惯犯,工作自然差的不得了,根本赚不着多少钱,生活能勉强继续,为儿子治tuǐ却是不可能。直到一个月前,有人找上mén出高价雇他办事。

    看到二话不说推出来的十万块,罗进康不用想也知道办的绝不是好事。他一个连杀人都不jīng通的老文盲,能有什么值十万块,除了一条命,所以毫不犹豫地坚决拒绝。但来人似乎知道他的情况,一句话就抓住软肋。

    儿子的tuǐ还有救,只要有钱而且及时治疗就行。罗进康能赚钱,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筹集够治疗费。没有钱,国家的医院也不会收。而儿子仅仅十三岁,还有数十年的大好时光,还没有娶妻生子,不能就这样废掉。拼了不要老命,也要为儿子换来终生的幸福。

    于是乎,罗进康收了钱。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切被儿子看到。晚上才十三岁的孩子跟父亲摊了牌,儿子只要老爹不要钱也不要好tuǐ。如果老爹一定要走,儿子就先走一步。

    当十三岁的孩子拿出一把菜刀时,罗进康知道儿子是认真的。毕竟就算受尽羞辱的去讨饭,儿子也没有想到去死或拼命啊。

    这个时候罗进康幡然醒悟了。有了钱又如何,就算治好tuǐ,十三岁的孩子也失去了亲生父亲。与心理的残疾相比,生理的残疾又算什么。在他坐牢的岁月,儿子受了太多的罪,已经不想再一次重复。

    所以,罗进康决定收手,并准备把钱还给对方。

    不过有些人的钱是不能收的。这时想退出已经晚了。对方二话不说,逮住罗进康的儿子相威胁。面对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罗进康只有屈服,完全听从对方的安排。

    十天前,接受对方的任务,罗进康以打工者身份进入黄槟,在某建筑工地当小工。三天前,他接到正式的任务,要三天后在一家饭店制造一起爆炸事故。按对方的说法,跟这家饭店的老板有仇,要报复。行动之前会有人送炸弹过来,让罗进康之前踩好点。炸弹是遥控引爆,只要完成任务,罗进康不但能要回儿子,还能得到十万块。

    雷贝壳听到这个说法,产生一丝怀疑。不是怀疑对方会否遵守约定。这一点,毫无置疑,对方肯定不会遵守。而是怀疑炸一家饭店而已,至于如此大费周章吗,就算不想牺牲自己人也不用这样啊。饭店人来人往,随便丢下一个包就能完成遥控引爆,而且提前六天告知目标,还特意让人去踩点,用的着这样麻烦吗。一家日常营业,陌生人随便出入的饭店而已……

    这yù盖弥彰的掩饰太明显了。有仇不报拖延什么,六天内随时可能出其他问题。不过看上去,对方的多此一举到把罗进康忽悠了。恐怕到了行动的时候,对方肯定会更改地点,至于时间,倒是不一定1uan动。毕竟上次之后,还没有再联系,如果随意更改时间,又没有要求罗进康随时待命。

    师婕继续询问罗进康所知道的。找上家mén的人叫陈哥,据说是罗进康的狱友介绍的,是谁没有提。一直是此人负责跟罗进康联系。师婕拿出那个被怀疑的不明身份人物的照片让罗进康指认。最终果然就是此人。

    这个家伙来源神秘,身份全是虚假的。安全局根据所获资料分析此人应整过容,本来面目极可能是受通缉的恐怖组织成员。但当初的线报提供的资料并不详细,只能确定此人是危险分子,无法确定到底是谁。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