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二章 处置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二章处置1【3更】

    怪不得会养那么多打手,还拥有那么多枪,原来不光有钱,而且有贼胆啊。^笔趣阁

    www.biquke.com如此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

    敢贩毒的老板胆子有多大,可以想象。而有牛叉的老板支持,手下们自然也会嚣张起来。这才有了霸道的解决村民闹事方式。

    话说胖子老板选择的掩护方式倒是不错,有化工厂既不怕被现制毒的痕迹和异味,也不怕被人怀疑,而且还能直接把钱洗白,可以明目张胆的用,不怕被人怀疑来路不明。

    按黄mao青年的供述,化工厂其实一直正常生产,这才是厂长兼制毒头子的聪明之处啊。有一个运转的工厂,一切都轻松掩饰。

    只不过既然赚了那么多钱,为何舍不得拿出一点去安抚那些村民呢,就那几十户,根本不需要多少钱。显然都是贪心作祟啊。如果早掏钱,何至于把雷贝壳引来,等会必让其后悔。

    保安们出来有一群七八人去守mén,带枪的都守着那栋楼,不仅老板在楼上,制毒的工厂也在,但在地下室。至于制毒工厂的情况,不是黄mao青年地位不到,而是胖子厂长从不让任何人进去,所以都不知道。

    能说的都说,黄mao青年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雷贝壳把他捏晕之后,捆上手脚。再把其他人一样照此办理,之后全丢进水窖。当然,这之前,竹梯子先被拿了出来。

    不管晕不晕,手脚被捆在一起,又丢进过一米七深的水池里,四个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当面杀人,英丽看到后却没有任何不适,反而产生些许快感。看到这些人的结局,二天被困的怨气终于消了大半。唯一没有消的就是罪魁祸还活着,不过肯定也活不久了。

    这些家伙都是贩毒团伙的,都该死,英丽没有对雷贝壳感到一丝恶感,反而感到正义得到伸张的高尚。这个夜光明王真该多多出动啊。

    雷贝壳搞定这些,把水窖的mén重新盖上,道:“你先在这里躲着,我去把其他人处理掉。”

    英丽动都费劲,明白跟过去完全是累赘,虽然害怕一个人待着,但还是接受安排,并十分关心地道:“你要小心点,对方有枪。”

    雷贝壳亮亮从黄mao青年那里缴获的手枪,道:“有这个做保险呢。”

    英丽看到雷贝壳同样有武器,顿时大为放心。本来没武器都能赢,现在有武器更不怕了。

    雷贝壳收起枪,装作没事人般溜向那栋三层小楼。一路没有遇上其他人,毫无任何动静地抵达上次折戟的地方。

    轻轻敲mén,就听里面有人嘟囔抱怨道:“黄mao哥,带个人这么久,老大快火了。”

    说话间,mén半开,来人看到雷贝壳,惊愕的长大了嘴,还没做出一步反应,一把手枪塞进了嘴里。

    雷贝壳轻轻地道:“身后有人吗?”

    开mén的傻蛋不敢顽抗,点点头。

    雷贝壳又亮出一根手指,示意回答是不是。

    开mén的傻蛋点点头。

    雷贝壳骤然伸手,掐住开mén傻蛋的喉咙,推着进屋。mén完全开的同时,雷贝壳注意到有一个人坐在桌后玩手机,遂直接用枪托砸晕开mén的傻蛋。

    坐在桌后的人被这声异响惊动,抬起头,愕然地看到一把手枪指着自己,瞬间定住。

    雷贝壳把开mén的傻蛋慢慢放到地上,又见坐在桌后的人有移动手臂的迹象,连忙摇摇手指头,用目光威胁道:最好不好,如果不想死的话。

    坐在桌后的人不敢再动。雷贝壳绕到桌后,伏到他耳边问道:“里屋有几个人。”然后把此人的手放到桌上。这人最后留下四根摆在上面。

    雷贝壳得到答案之后,同样用枪砸晕此人。就在这个家伙的脚边,竖着一根双筒猎枪。雷贝壳没有理会,甚至都把手枪别回腰间,又从兜里mo出四颗小石子。

    这是适才过来时在路上捡到的,兜里还有,本来准备随时遇上突事件使用,没曾想一路安全地过来,没机会用上。现在到可以威了。这可是比手枪还方便的武器,当然要在真正的高手手里才行。而雷贝壳就是这样的人。

    接近mén口能听到微弱的杂音,悄无声息地打开mén,能听到猛然加大的杂音。看来不是对方声音小,而是mén的隔音效果好。把mén悄无声息地推开,就捡到四个家伙正在打牌。桌上堆着不少钱。

    当mén完全打开时,面对mén坐的家伙顺便看了一眼,立刻本能地去mo枪,只不过一切都晚了。雷贝壳手中的石子以及掷出,正中此人的脑mén。

    其他三人这时还不自知,直到看到同伙脑mén多了一个dong,趴倒在桌上方惊醒。但这个时候,同样的石子也击中了他们的脑袋。三个人同样瞬间毙命。

    这四个人配备了两把手枪,两把猎枪,看上去昨天对方还没有用出全力呢。

    剩下还有一道mén,不用再小心翼翼了,直接一脚踹开,就见到那天的胖子厂长正躺在老板椅上吞云吐雾,但被震天的mén响吓得呛到,正狂咳嗽,无力说话。

    雷贝壳提着手枪绕过去,好整以暇。

    胖子老板总算喘过气来,但也被这口烟憋得脸通红,不过看到雷贝壳的枪,什么都不重要了,赶紧笑脸相迎地道:“兄弟,有话好好说。”

    雷贝壳嘿嘿冷笑,道:“你的人我都宰了,怎么再好好说啊。”

    胖子厂长脸sè微变,但依旧笑脸相迎地道:“没关系,人没了可以再雇。”

    雷贝壳不想跟这种人废话,直接一拳击中小腹,趁这个胖子痛得直不起来身的时候chou出腰带,把手反绑起来,用枪顶着脑mén道:“我不想听废话,带路去你的毒品工厂吧。”

    胖子厂长浑身一震,就yù扭头说话。

    雷贝壳懒得听,直接掰断胖子的一根手指,冷然道:“我没让你说话。”

    胖子痛得直咬牙,但愣是没叫出来。

    这也是一个狠角sè,但更是一个傻蛋。雷贝壳没有理会,推着胖子,道:“快点走。”

    胖子厂长没办法,唯有领路。毕竟身后的煞星既然知道了毒品工厂,想隐瞒或耍诈都没用。待走出办公室,看到手下的惨剧,恼怒这些傻蛋的无用之余,更多的是惊诧身后的人到底什么来头。居然单枪匹马的杀进来,一点动静都没有。

    直到这时胖子厂长还不知道身后的人就是被关在水牢里两天,差点都忘记的囚犯。他还在为得罪了哪路神仙而皱眉不已,更愁闷该如何度过眼前一劫。现在的问题是根本得不到说话的机会,所以不管威bī,还是利you都没法实施,而且不能开口就不知道怎么惹上这位主啊。

    胖子厂长现在无比怨恨自己定下的一个制度,就是不许无关人等1uan串,不论是保安还是工人只能在自己工作的范围走动。这本来是防止1uan串的人现异样,结果导致现在想寻求手下的帮助都不行。

    从办公室出来,绕到一楼的东头,进入一间储物室,打开墙上的衣橱mén,拨开衣物,1ù出一道铁mén。钥匙在胖子身上,雷贝壳找到后net。不过在拧动之前,先用枪把砸晕了胖子。现在不需要这个家伙,所以保险点。

    打开铁mén,就见到一个幽暗的楼梯,往下行。一步步走下,到尽头有一个木mén。打开之后豁然开阔,而制毒工厂也展现在眼前。两条长台上布满瓶瓶罐罐,有三个家伙带着防毒面具在工作。工作台上有成包的毒品,看上去分量很足。这胖子死定了。

    雷贝壳只需亮一亮枪。三个制毒的人就聪明的举起双手。雷贝壳勾勾手。三个制毒的家伙依次过来。雷贝壳让他们面对墙站好,然后从后面出手,直接全部砸晕,再绑起来,包括那个胖子厂长。

    之后没有动制毒工厂,而是背手提着枪走到外面,溜达着来到大mén处。这里外面也没有人,但在mén卫室里能听到非常大的吵闹声,听内容也在赌钱。整一个赌毒之窝啊。

    雷贝壳直接踹开mén,把里面的人全都震住。

    这些保安都是那天挨过揍的家伙,看到雷贝壳彻底傻眼,非常奇怪这人是怎么出来的,为何关了两天之后还这么jīng神。这种时候居然还没有人出手,当然是因为那天被揍怕了。也不想想,七八个打一个,几乎瞬间都被打倒。这样的人谁敢动手。

    雷贝壳甚至都不需要用枪,就已把人降伏。当然,等亮出手枪之后,更省事。有胆小的家伙直接跪在了地上。其他人见此纷纷有样学样,跪到地上求英雄饶命。

    雷贝壳不耐烦地摆摆枪,命令他们全都出去,趴在地上。然后用腰带把人都捆上,又翻出一段绳子,把人绑到屋边的电线杠。之后照例砸晕。

    做到这步,已经表明态度,就是不再杀人。本来想把这个化工厂的毒贩子们全灭掉,但想到制毒的背后肯定还有一个庞大的贩毒网。他可没有闲心去顺藤mo瓜,一一清除,所以jiao给警方是最省事的办法。

    这也是没有碰制毒工厂和留胖子厂长一条命的原因。留着这个大头目,才能挖出更多的线索。这要比单纯的杀了他更有益。何况造了那么多毒品,这胖子难逃一死。有多牛的关系也不行,罪证确凿。

    不过逃出水窖时,顺手把四个害过自己的家伙丢进去。现在他们恐怕已经喝饱水,嗝屁朝天了。再加上胖子办公室里的四个死人,这份破坏制毒工厂的大功劳就不能jiao给黄槟警察局重案队队长叶浩伦。

    而安全情报局意外现制毒工厂似乎变成顺理成章的事,反正师婕跟自己关系更好,或许可以借此再压警察局一头。师大美人之前还欠着一份情呢。再加上这一次,恐怕短时间是还不清喽。

    搞定这些家伙们之后,搜出一个人的手机,终于现有信号了。看来水窖那边被特殊设计了。

    打通师婕的电话,简单说明情况。师婕立刻派一队外勤特工过来。虽然不是真正的对口部mén,但是现违法犯罪就不能放过,而且安全情报局也是执法部mén,设有缉毒处。毕竟缉毒常常夸国境行动,这是安全情报局的负责范围。

    剩下的时间是等待,先找到英丽的汽车,现钥匙还在车上,车身覆盖着一层尘土,看起来这两天一直撂在这里。之后就是去水窖处把英大律师背到汽车上,并把她的公文包和其他东西找回。

    英丽远远见到东倒西歪的那群看mén人,诧异地问道:“搞完了?”

    雷贝壳笑道:“都躺着了。除了工厂那边,不过不要紧,待会有人过来接手,我们等一会就行。”

    英丽好奇地道:“什么人?”

    雷贝壳道:“政fǔ的人,会当咱们不存在的。回去后你可以通过法院要钱去了。”

    英丽愈好奇,但又觉得不是说话的地方,没有再追问。

    雷贝壳道:“你等会,我去拿点吃的。”说罢返回三层小楼,先搜索胖子的办公室,没有太好的收获,在最外面的房间,玩手机的家伙chou屉里找到一包没开封的饼干。又从饮水机里烧了点热水,端到汽车边。

    英丽一眼就瞧到饼干,本已饿过劲的胃顿时灼烧起来,无比的饥饿感促使她生出新力气,想去拿饼干。

    雷贝壳阻止她,道:“饿太久了,不能多吃,慢慢来。”

    英丽也醒悟过来。饿太久的人突然暴饮暴食,撑死的大有人在。所以尽力控制住yù望,但眼巴巴地瞅着雷贝壳。

    雷贝壳先递给她一杯热水,又mo出一块夹心饼干,道:“咱俩一起吃,一人一块,看谁吃的慢。”

    英丽听到雷贝壳竟用这种办法控制她的进食度不由好笑,同时心中也无比的感动。这个强悍的男人还tǐng细心啊。遂微笑着道:“我肯定不会输的。”

    雷贝壳见英大美人这般配合,知道调整好了,也放心地道:“试试再说。”

    胜负并不重要,反正一块饼干配上热水,最终极为缓慢的入肚。吃了三块之后,雷贝壳停下,英丽也是一样。现在腹中有了食物,终于也有一丝气力了。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