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卷 第一章 得悉阴谋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六卷第一章得悉yīn谋更】

    随时待命的特工即刻出,把即使被放出去,仍有普通警察监视的六个嫌疑人带回基地。§笔趣阁

    WWW.Biquke.Com§都是曾经的重刑犯,有的看上去很落魄,一副农民工的打扮,有的很普通,扔进人chao,从背后看不出任何端倪,有的打扮的tǐng光鲜,但看那廉价的衣服,可知一切都是充出来的。

    这些人不论表现如何,显然都不是有钱人,所以打工者的身份没有惹人怀疑。但是这些家伙的jīng神面貌并不一致。有的面对传唤,不动声sè,没有一丝慌张和惊异,也没有被特殊部mén传召的恐慌和茫然。

    曾经重刑犯的经历或许能解释这一切,但能表现的如此冷静,已经不能用积年老贼能形容。这样的人如果疯狂起来,绝对是敢报复社会的变态。只不过脑子里想犯罪或有犯罪yù望并不违法。

    当然也有人显得不太自然,但面对审问,又显1ù出仇恨和嘲讽,似乎不管有没有内情,这些人都不会跟警察或类似的政fǔ机关配合。显然重型监狱服刑的生涯没有把这些人改造成功。他们虽然不一定会犯罪,但绝对不会相信警察,更不会配合问询。

    还有的人表现没有上面的家伙们优秀,那不敢正视,躲避的目光暴1ù出内心的脆弱。只不过就算不敢面对警察,也不代表敢或会与警察合作,更休说同为政fǔ执法部mén,但更为惹人厌弃的安全情报局。这样的人就算开口,也是叫冤或瞎扯。

    雷贝壳连问数人,简单几句后就确定面前的家伙是何种人,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如果不能就不必1ang费时间,不知名的危险在即,没有功夫1ang费在这里。

    这种快筛检的办法今天运气不错,进来的六个人并不都像积年老匪般那么滑不留手,油盐不尽,一问三不知。

    雷贝壳见到的第五个人,从第一眼就现机会。这个人与前面四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坐不住。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在牵挂着,使得无法安心。虽然此人对于询问的态度是粗暴的,无视的,但这一切的源头不是像之前的惯犯们那样,因本能地厌恶警察而自然而然采取的态度。

    此人显然也很讨厌警察,而且在话里也不掩饰,但是这种不满只是假象,真正的不满源头是被特工带来这里的这种行为,使他无法做最重要的事或者会影响他无比想要做的事。

    这一点是很大的不同。要拿下那些绝对敌视警察的人,不愁没有机会,但极可能会耗费大量时间,因对方或许能耗得起。而这个人显然耗不起。瞧,才坐了有五分钟,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雷贝壳故意刺了几句,试探着先侮辱此人的朋友,再羞辱此人的人格、尊严、现在和过往。这个家伙虽暴怒,但依旧能控制住。继续试验,爱人。吓!更怒了,不过不是好事,因为此人显1ù的是无比厌恶,看起来曾经的爱人伤害很大。这可以理解。没有几个nv人能坚守在重刑犯身边,这与坐牢年限无关,与安全感有关。跟重刑犯住一起,没几个好人会安心。

    再试,父母,暴怒的情绪居然有平缓的迹象。这个家伙看上去改造的很成功,看起来因不能孝顺父母而忏悔过。一个犯过错的人在任何人面前都可能不会低头,但在父母面前最有可能低头,而此举也代表觉悟和悔恨的开始。

    当然,也有一种例外,就是绝对的孝子。这种人悔恨的不是犯罪行为,而是父母受自己牵连而受的苦,并由此更憎恨社会。

    第五个人更像前者。当雷贝壳提及儿子时,这个家伙终于爆,居然拎起椅子砸向雷贝壳。

    之前雷贝壳要求单独询问,所以没有人在侧,知情的人都在监控室旁听,有关心此案进程的人,更有想看看魔鬼教官本事的人。上一次雷大教官可是表演了一番活剐叛徒,绝对让人回味无穷。今天有幸再次看到出手,怎么能不围观呢。

    之前提审四个家伙,如走马观hua般,每一个仅用三五分钟,问几句后就收工,让众特工无比的失望。这还是那个传说中能生吃人rou的变态教官吗。这样差劲的表现,让我们这些满怀期待的学生情何以堪啊。

    直到第五个家伙,嫌疑人居然耍疯,顿时有人冲出去要进审讯室去制服嫌疑人,但刚有行动就被师婕喝止,转头看到大局长手指审讯室。这些人立刻扭头,方才留意到,那把砸过去的椅子居然正中雷贝壳的脑mén,而魔鬼教官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没有人相信雷贝壳躲不开,毕竟都在格斗训练里亲身体验过魔鬼教官的变态反应能力。这可是反应度不逊于子弹shè击度的变态,怎么会被一个水平一般的惯犯砸到呢。就算这个惯犯行动再突然也不可能。何况此人的行动并不突然,围观者都感觉到这家伙的怒火要无法遏制,而且雷大教官的问询明显故意在刺jī此人。

    雷贝壳目的是什么呢。众特工不理解,都看向局长。师大美人不一言,手指审讯室,让手下们继续看。

    审讯室内,雷贝壳掸掸肩膀,拨掉塑料椅子砸来时带来的不存在的灰尘,又momo脑袋,看看手,摇头叹气道:“居然没有流血,真是太可惜了。”

    第五个家伙砸出椅子后,怒火出一些,冷静下来,心中无比的后悔,但高傲的自尊不允许向一个政fǔ执法人员低头,所以依旧怒目冷视,强作不屑,似乎在说:我就砸了怎么样。

    雷贝壳不在意地笑了笑,道:“本来罪名能更重一些呢,这下亏大了。不过没关系,本来最多只能关押你二十四个小时,但有了这个袭警的罪名,关几年都轻松。”又高兴地道:“我的任务完成了,可惜你就惨了。”

    第五个家伙顿时再次暴怒,这回确是无法遏制的爆,竟yù跳上桌子向雷贝壳叫板。

    但雷贝壳可不会再给他嚣张的机会,以更快的度后先至,早那个家伙一步跳上审讯桌,一把掐住身尚在半空中的家伙的脖子,然后脚下用劲,带着这家伙跳起,直接蹦到墙边,把倒霉蛋举起顶到墙上。

    这番彪悍的功夫直接把倒霉蛋震住,不敢有一丝反抗。

    雷贝壳嘿嘿笑道:“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你不过是别人的一颗棋子,就算失效,还有其他的替代,对方不会损失什么。至于你自己的损失,对方不会在意,我们也不会在意,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你会损失什么。”又把这个家伙丢下,道:“该不该说,你自己决定。”

    第五个家伙双足落地后,两手捂着脖子,大口喘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人现在没有怒火,只有悲哀,似为失去不愿失去,不能失去的重要东西而感到悲伤和无助。

    雷贝壳看得出此人的动摇,更明白到这种时刻居然还没有坦白从宽,主因应该是骨子里的不能相信和厌恶警察,所以是时候加把料了。大手举起打了一个响指后,做出一个特殊手势。

    围观的特工们都不能领会,唯有望向据说与魔鬼教官关系匪浅的大局长师婕。

    师婕没有搭理笨蛋手下们,转身啪嗒啪嗒地走向审讯室。

    审讯室内,mén忽然打开,一个美丽制服nv郎进来,无比的冷yanmí人。第五个家伙却没心欣赏。

    师婕平淡地对倒霉蛋道:“我是安全情报局局长,适才看到了一切,你涉险袭击国家执法人员,证据确凿,而且有录像为证。如果不合作,我保证你会进去蹲几年。”又补充道:“你放心,我是局长,跟黄槟警察局局长同级,说的话绝对算数。”

    第五个家伙终于从这番一本正经的话里捕捉到重要信息,眼前的臭美人竟然是黄槟安全情报局的局长,跟黄槟警察局局长同级的大人物。这是什么概念,这就是传说中,随便杀人而绝对不会有人管的存在。这是真的吗?他非常怀疑地瞧着师婕。对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娘们爬上这样的高位,非常的不信任。

    雷贝壳率先注意到此点,笑着对倒霉蛋道:“我奉劝你态度端正一些,她真的是局长,如假包换。如果惹恼了她,我相信就算你是正义使者,警察卧底,她也能让你背上与罪犯同流合污的罪名,并享受不经审判,被直接枪毙的命运。”

    师婕毫不动气,依旧冷冰冰地道:“我确实是局长,工作证就不给你看了,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第五个家伙哼哼冷笑,大声道:“我没有资格!”又道:“我怕你这个局长当不了几天。”

    所有人心中一惊,大叫有戏,同时无比的揪心,果然有大问题,又非常佩服雷贝壳,不愧是魔鬼教官,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雷贝壳和师婕心中无法平静,但脸上不动声sè,静静地望着倒霉蛋。

    第五个家伙见放出的猛料没有得到应有的反馈,顿时不满地道:“别以为我说大话,你们看着吧。”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