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卷 第一章 脱逃2【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卷第一章脱逃2【2更】

    雷贝壳扶好英丽,缓缓走过去,扶住梯子,先把英丽放到倾斜的梯子上,让她抓住,然后用水洗去头上的血迹,再从另一面爬上去,并对英大律师道:“你在下面待着,我去把他们干掉。$笔趣阁

    WWW.Biquke.Com”

    英丽现在对雷贝壳没有任何怀疑,而且关心地道:“小心点。”

    雷贝壳微微一笑,道:“放心,他们绝对会大吃一惊的。”

    英丽看到这个男人矫健的模样,自己都大吃一惊。她现在一点力气没有,就算有梯子一阶也爬不上去。饿了两天,休说力气,能保持清醒就不错了。再看看雷贝壳,爬梯子时一点不费劲,明显还有余力未使。

    要知道两人都是一样被关,而且她大部分时间还脱离水面,反观他不仅一直泡在水里,还用脑袋顶着百斤的人那么久,更重要的是,同样也饿了那么长时间。果然,还是这个男人值得让人托付。

    雷贝壳开始还很迅,半途之后就开始装作无力的往上拱,同时大口的喘气。

    黄mao青年到tǐng有耐心,看了一眼后,继续悠闲的chou烟,不急不催。

    雷贝壳也不急,慢慢地往上磨。直到顶部时,站到最上的横栏上,没有直接出去,而是双手攀在窖口装死猪,似乎再没有一点力气,无法独自上去。

    二天没见太阳,眼睛对阳光非常敏感,恰好借此机会适应。而被水泡了一天一夜,又冷又饿,不仅眼圈青,嘴net白,脸sè也极为难看。

    这幅形象落在黄mao青年眼里便显得毫无威胁。旁边的小弟mo出手铐想过来,被黄mao止住,丢掉烟卷,道:“不用了,饿成这样,看他怎么打。”说罢对两个小弟道:“把他拖上来,那个nv的肯定上不来,下去背上来。”

    两个小弟站到铁板上,一人抓住雷贝壳一条手臂,使劲拉,同时抱怨道:“这家伙真该再饿一个星期,太沉了。”

    黄mao青年不满道:“没吃饱饭啊,两个拉一个还拉不动啊。”

    两个小弟赶紧使出吃nai的劲,终于把雷贝壳的上半身提出来,丢到铁板。

    雷贝壳借着出去的瞬间瞧清楚外面有四个人,当初拿枪的黄mao青年,还有另外三个也是当日把自己赶进水窖的小弟。他装作无力,如一块死rou般任对方折腾。

    当两个小弟一左一右架住他彻底拉出地窖时,他两臂突然用劲,直接把两个小弟的脑袋撞在一起,然后把晕倒的两人丢向黄mao青年和另一个人。

    黄mao青年和同伙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变故都傻了。也不怪他们如此反应,实在这太匪夷所思了。谁会料到饿了二天一夜,其中过半时间还泡在冰冷的凉水里的人还能保持这么变态的战斗力。正常人这种状况下,恐怕站都站不住,更别说出手攻击了。而雷贝壳不仅能攻击,瞧那度简直比正常人还快。

    根本是不可能的是,黄mao青年和同伙不敢相信,但事实让他们不得不相信。当他们相信时,醒悟过来时,却已经晚了,飞来的两个小弟把他们砸到。而雷贝壳紧跟着贴上来,一人给了一脚。

    那同伙是被踢晕,而黄mao青年是被踢飞从身上mo出的手枪。之后方被跟上的一拳击晕。

    这是扫视周围,厂房内空dangdang,没有人迹,而外面也看不到这里生的事。雷贝壳放下心,赶紧下去把英丽背上来。

    英大律师的状况真的不好,饿了二天一夜还是小事,来事之后穿着湿衣服冻了一夜才是大事。nv人那种时候本就虚弱,饿了那么久虚上加虚,而全身湿透加上凉水则彻底击垮英大律师。她已经站不起来,甚至坐都得让雷贝壳扶着。

    雷贝壳急忙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英丽神智依旧清醒,道:“不用,我这其实是饿的加冻的,人没事,换掉湿衣服暖和起来就好。”

    雷贝壳指着四个躺地上的傻蛋,道:“暂时穿他们的衣服如何?”

    英丽勉强点点头,道:“好吧。”虽然是男人的臭衣服,但是总比身上湿透的强。而且下面一片冰凉,更要温暖。kù袜和内kù现在不仅湿,而且全是血迹,也不适合让人看到。

    雷贝壳把四人的外衣和kù子全都扒下来,其中两条长kù,两条短kù,三件T恤,一件衬衫。

    回到英大律师身边的时候,英丽还在试图去解衬衣的扣子,只不过饿昏了头的美人手不听话,半天才揭开一个。

    雷贝壳见此,道:“我来帮你吧。”

    英丽这时顾不上害羞了,先脱掉湿衣服要紧,何况在水窖里更羞人的事情都生过了。

    雷贝壳图省事,干脆扯住英大律师的衬衣,轻轻一扯,直接拉开所有的扣子。

    这幅爽利劲就跟暴徒v人般,英丽不知怎么就想到这,还有心笑。

    雷贝壳见此诧异地问道:“笑什么呢?”

    英丽暧昧地笑了笑,道:“你是不是经常欺负nv人啊,脱衣服这么直接。”

    雷贝壳无语。不过英大律师还有心情开玩笑,证明真的一点事都没有。遂同样开玩笑道:“是啊,经常梦里碰见你,早练熟了。”

    这话才叫真的暧昧,啥叫梦里碰见,这是示爱吗。眼前的男人对她已经到朝思暮想的地步了吗。还练熟了,难道梦里经常跟她办事吗,还是梦里经常欺负她。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这个家伙天天想着上她吗。

    英丽本来苍白无比的脸立刻浮上一抹yan红,只不过这没有让她好看,反而让人更加害怕。她实在是非常虚弱,怪不得连扣子都解不开。不过依旧勉强说笑道:“现在有机会用了,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喽。”说罢美目异样的盯着雷贝壳。

    雷贝壳脱掉英大律师湿透的衬衫,又解开她的文xiong,摘掉后方道:“你这话说的可是没有诚意啊。”说罢指指血红的下身。既是告诉这里来事了,根本不能办坏事,更是询问,这里要不要帮忙。

    英丽连xiong口袒1ù出的大白兔都无力遮挡,又怎么会有意见呢,遂点点头道:“谢谢你了。”

    雷贝壳也不矫情,直接抓住腰间,连内kù和kù袜一起扒下。

    这可不是黑暗的水窖,带血的丛林清晰地显1ù出来。但雷贝壳没有多瞧一眼,扒掉kù袜的同时用一条T恤盖住了大美人的绝世风景。

    英丽看到此幕,心顿时定下,放心地指着一件短kù,让雷贝壳帮忙穿。

    雷贝壳mo过短kù,先套到tuǐ上。

    英丽这时指着盖着的T恤,道:“叠起来,我要垫下面。”

    雷贝壳照做,把T恤叠成长方形。

    英丽这次不能再让人代劳了。适才只是瞥一眼,不算啥。这才代劳就是直接触及了。她费力把叠起的T恤塞到两tuǐ间,护住宝贝,然后让雷贝壳帮着把kù子提上。

    男人的kù子nv人穿当然无比的féi大,所以雷贝壳就算没干过这事,也干得非常轻松。

    之后再挑一件T恤给英丽穿上,而那对白皙的大?nai终于不必1uo1ù于空中了。这一点,雷贝壳有点坏,明明可以先穿上T恤再脱kù子的。不过也不能说故意,毕竟英大律师的美?rǔ仅是d杯,虽然白皙可人,但是完全比不上艾姬和钟慧珺这对母nvhua的神器。

    照顾好英丽,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进行下一步了。既然英大律师不必去医院,那就不必急着离开。在走之前,要好好算一算账。行动之前,先审问一番。

    用湿衣服沾水搞醒黄mao青年,然后拿衣服塞住他的嘴,问话之前先拧折一根手臂当下马威,直痛得黄mao青年满地打滚,又叫不出声。

    雷贝壳又踩住这家伙,无比yīn寒地道:“我问你话,如果不老实回答,就把你其余三条tuǐ也折断,然后再丢到水窖里,明白吗。”

    黄mao青年痛得满头大汗,狂点头,表示明白。

    雷贝壳很满意,便详细询问厂里有多少人,有多少条枪,都在哪里,还有胖子厂长在不在。

    这期间,黄mao青年当然不是那么配合。但雷贝壳不怕,顶多再折断一根手臂而已,还不说,还有两条tuǐ呢,实在不说,踩碎第五条tuǐ,看你说不说。

    黄mao青年又不是忠贞不屈的人士,当然把知道的都讲出来。不过他虽是重要头目,但不是万事通。厂里有多少人,真不知道,但清楚保安的数量,也就是mén口那一堆和当初欺骗雷贝壳所去的小楼。枪同样就是那些,而胖子厂长就在当初的那间屋里。

    当雷贝壳问起化工厂有何猫腻时,黄mao青年又贡献出两条tuǐ方说出实话。原来化工厂果然不简单,居然暗地里制毒。这可真不是一般的胆大包天。

    在亚盟,贪污数亿元都可能屁事没有,但只需制造出价值数千元的毒品,就能被判死刑,而且还没处伸冤。这就是法律。

    真是什么找死做什么。天作孽,不可活。本来不准备大开杀戒,现在看来,还是不能留手啊。

    雷贝壳最讨厌的罪恶之一就是制毒贩毒,既然遇上了,就不可能放过。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