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每周的便宜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每周的便宜2【3更】

    师婕很牛叉,直接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那我选后者。@笔.趣.阁

    www。biquke。com”

    雷贝壳诧异,纳闷地问道:“为什么,后者你会吃亏啊?”

    师婕毫不在乎,淡然地道:“老话说的好,吃亏就是占便宜。”

    雷贝壳拱拱手,无奈地道:“你强,你厉害,俺服了。”

    师婕觉得雷贝壳的表情有点不妙,追问道:“解释一下吧。”

    雷贝壳这时嘿嘿偷乐,暧昧地道:“前者是上身的按摩,重点是xiong腹而已,顶多触及小半个xiong,后者除了前者,还额外对rǔ?房做专mén护理,基本上不比男朋友做的少。”

    师婕现真的被算计了,看似差别不大,实际完全不同。最主要的是正常人都会选择前者,偏偏她不是正常人,且惯于逆向思维。再加上之前yīn谋论的说法,看似正常的选择,反而会怀疑有问题,由此故意选择不好的选项。

    雷贝壳显然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有完美的圈套出现。这个计策也只对她这样好走险路或出奇招的人有效。

    实际上,初始就被误导。不该急于回答,而是应该先问具体的解释,然后再回答,而不是凭本能去选择。

    雷贝壳扳回一城,呵呵笑道:“还选择后者吗?”

    师婕却认真地道:“干我们这行的,永远不能后悔,无法后悔,没有机会后悔。所以当初参加特殊训练时,不管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教官都不允许重来,哪怕是有学员为此送掉xìng命也在所不惜。目的就是让我们记住,不要让自己后悔。”

    雷贝壳虽是半路出家,但不会忘记这个教条,也明白了师大美人的决定。

    果然,师婕继续道:“这是我的一个教训,经验主义害死人,所以不换了,我要以此每周警醒自己。”又别有意味地笑道:“算你这个家伙走运,以后每周都得让你占便宜了。”

    雷贝壳皱着眉头苦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好像是你占了我的便宜。”

    师婕嗔了一眼,道:“别得了便宜卖乖好不好。”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我就是这种感觉啊。”

    师婕道:“万事分两面,要对立着看。这就是所谓的吃亏等于占便宜。有的时候的确是吃亏了,但不等于没有捞到好处。”又补充道:“我这次确实是吃亏了,只有nv人能做的工作,让男人做了。但也占了便宜,就是这次自省。”又伸手yù指按按雷贝壳的脑mén,笑着到:“你这个臭家伙就别笑得这么开心了,你这是卖乖。”

    雷贝壳这次收起得意,道:“谁让你之前占我的便宜,这是一报还一报。”

    师婕却是点点头,都是适才算计成功,觉得占了便宜才沾沾自喜,导致疏忽大意啊。也不想想眼前的家伙是谁,终极凶器啊,怎能掉以轻心呢。这是一个教训,就该每周都被提醒。

    雷贝壳见师大局长服软,搓搓手道:“做好应急的准备了吗?”

    师婕瞧雷贝壳一副急sè的模样,不由好笑,道:“你至于吗,又不是没见过。”

    雷贝壳当然明白师大美人话里意思,某些nv高级特工都接受1uo1ù训练,而像勾引男人之类更是必修课程。不过那与这明显不同,遂道:“不一样,我应该是第一个在局长办公室里看的吧。”

    师婕不由嗤笑,鄙视地道:“你真是太纯洁了,”又对愕然地雷贝壳道:“难道你真以为每一个nv人都像我一样靠本事和业绩升上来。”

    雷贝壳立时无话可说。

    师婕又诡秘地笑道:“如果你不打招呼就砸mén闯进领导的办公室,很有机会经常捉jian在屋哦。”

    雷贝壳看师大局长的神情,觉得这个彪悍的美人肯定做过类似的事,而且最好不要问这种事,nong不好就是雌虎的尾巴,遂转而道:“我们不一样,我们在办正事。”又煞有其事地解释道:“把大局长你服shì舒服了,才有更多的时间工作,而且工作才更有效率,也就对得起政fǔ的薪水。”

    师婕也没有继续适才的话题,而是好奇地道:“xiong保健有什么好处?”

    雷贝壳道:“这一点其实你并不吃亏,好处有很多,能防治rǔ腺增生及rǔ腺良xìng肿块和rǔ腺纤维素瘤,能促进再育,刺jī雌xìngjī素的分泌,以此达到美容和青netg部柔软富有弹xìng,最重要的是让xiong形不会随着年龄而下垂、变形。”

    又品鉴一番师大美人的xiong部,笑着道:“你应该不求再育了,但最后一点要开始留意了。”

    师婕却是失笑着道:“如果不是对你知根知底,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搞按摩美容推销的。”

    雷贝壳当然不能解释,这些实际上是跟当初学推拿功夫的战友那里一起学来的。那小子可是拿祖传的手艺去泡妞了,虽说白瞎了传统的jīng华,但据说无往不利。他一直没有卖nong过,而像俏nv王当时根本不需卖nong,今天遇上师大美人,终于没有1ang费。又道:“这些都是真的,有科学依据,不信可以去验证。”跟着自傲道:“就算占便宜,咱也得占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不是。”

    师婕妩媚地瞥了一眼,心中做出决定。本来就算没有任何好处,也决定付出一些,让自己警醒。毕竟就算身为二级警监级局长,要想继续进步,也需要战战兢兢地态度,否则已经提前养老的前任就是榜样。而现这些好处之后,决心更无可更改。

    至于按摩师雷贝壳是男人,对其他nv人或许无法接受,但对身为资深特工的她,并不重要。就算做了一辈子老处nv,但心永远保持着随时能牺牲身体,只不过没有遇上能牺牲的任务和人,更没有值得牺牲的任务和人而已。

    于是乎,师大美人道:“不用验证,我能不相信你吗。不过你的技术再高也得看实际效果,先别吹,让我体验一下吧。”

    雷贝壳自信满满地道:“你不会后悔的。”又非常肯定地道:“我很确定,这一次,你没有吃亏,光占便宜了。”

    师婕这时爽利地解开衬衫纽扣,1ù出白sè的大文xiong。再把手伸到背后解开挂钩,把文xiong掀到脖子处,躺下道:“可以了吧。”

    雷贝壳眨巴眨巴干渴的嘴,道:“行了。”说罢伸出双手的同时,欣赏这对尤物。大白兔有着成熟nv人独有的白皙,而且比俏nv王的要巍峨许多,自然无法比拟神奇母nv的那两对神奇,但已经越多数人,成为一流的丰xiong。

    凭借守身如yù和剧烈的运动,这对大宝贝就算到这个年纪也十分坚tǐng,握住手中,感觉非常带劲。

    师婕别有意味地喊道:“喂,鉴赏完了吗,怎么样?”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完美,至少九十八分。”

    师婕秀目一竖,道:“这么高,你店里的母nvhua岂不是要一百二十分。”

    雷贝壳呵呵傻笑,道:“开个玩笑,我们开始吧。”

    师婕这才没有追究,而是观察雷贝壳的手法。

    雷贝壳没有藏sī,努力工作的同时注意观察,现师大美人真有一丝不好意思,毕竟是nv人,这是难免的,但确实非常的淡然,准确地说,理xìng是淡然的,不淡然的是天xìng。他顿时放下心来。师大美人确实是成熟的特工,永远以理xìng支配行动,而把感xìng和天xìng隐藏起来。既然美人能看得开,他也就不客气了。

    师婕现就算心态平和,接受陌生男人的按摩也不是容易事。那些按摩的动作实在与情人的爱抚有异曲同工之妙,让人不得不产生异样。抚mo和按摩jiao替进行,男人粗糙的大手落在娇嫩的rǔ?房上,自然而然会生出莫名的刺jī,这是异xìng对异xìng身体本能地反应,不以人的意志力为转移。

    瞧着这个男人专注认真的模样,没有现一丝的亵渎,适才大胆地决定也就变得没有错误。不过这个男人还真是奇葩呀,最擅长杀人的魔鬼教官却jīng擅按摩丰xiong,估计讲出去没人会信。

    不对,某些小姑娘大概会投怀送抱地求按摩吧。毕竟这个时代的xìng观念不同了,有些年轻人以能把身体献给偶像为荣,也有的并不介意跟看得上的男人留下几夜珍贵的记忆。

    想及此,遂笑着道:“你应该在训练课里加讲丰xiong课程,绝对受欢迎。”

    雷贝壳道:“谁能证明有效,我觉得你的手下会把我当作想吃豆腐的sè狼教官。”

    师婕颇具豪气地道:“我能证明啊,谁敢怀疑!”

    雷贝壳笑道:“哦,你去告诉全局特工吧,就说我亲自给你按摩丰xiong了。”

    师婕被堵得哑口无言,yù脸难得微红。

    雷贝壳又道:“能shì候好你一个人,我就心满意足了,你呀,就别给我招惹麻烦了。”

    师婕听着这话,却感觉到歧义,似乎就像某个男人专情于一个nv人似的,再加上rǔ?房传来的异样,顿时说不出话,直到雷贝壳收工,方脸儿泛红的戴上文xiong。待系上纽扣,衣着正常之后,犹如孤芳自赏的带刺玫瑰终于又回来了。

    只不过被雷贝壳扫过一眼xiong部后,带刺玫瑰又娇羞成hua骨朵,让人不敢靠近亵玩的气质也消失无踪。

    片响再调整过来,方谈及正事。这次真的有麻烦,而且也是这几天吃睡不香及没有时间吃睡的原因。

    再过几天,要有一场部长级峰会在黄槟举行,与会的是亚盟各成员国。而认为国家失去主权,要求“独立”的猴国恐怖组织准备动恐怖袭击,并已经派人成功潜伏进黄槟。

    自接到总部传过来的线报,全局就紧张起来,誓要在峰会举行之前,揪出恐怖分子。奈何同是黄种人,非常难以分辨敌我,于是三天来,虽有嫌疑人落网,但都与目标无关,所以师婕就想到了反恐专家雷贝壳。

    雷贝壳皱眉道:“我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全局都出动了,我有什么办法?”

    师婕道:“最起码你经验丰富,或许能找到我们疏漏的地方。”

    雷贝壳点点头,道:“先拿简报过来吧。”

    师婕从chou屉里拿出一个厚厚的文件夹,jiao给雷贝壳。

    雷贝壳做到椅子上,细细审视,并反复阅读。二个小时之后,把文件夹放到师婕面前,指着展示的某页让师大美人看。

    师婕早把已知情报烂熟于心,一眼就看到此页是何内容,但既然雷贝壳着重指出,必然有问题存在,遂边再一次阅读,边细细地思索。如此反复三四遍之后,拿起一张照片,皱着眉头,道:“你觉得有问题?”

    雷贝壳淡淡地笑了笑,道:“你既然这样问,难道不是觉得有问题?”

    师婕摇摇头,道:“曾有过怀疑,但否决了,是根据你的反应,认为这里最有可能有问题。”

    雷贝壳道:“那你再看第十六页。”

    师婕看了三分钟,之后疑huo地望着雷贝壳。

    雷贝壳淡然地道:“还有第十八页、二十页、二十五页和三十三页。”

    师婕一一细细阅读,一刻钟后,眼神1ù出一丝明悟,问询道:“都是最近来黄槟的?”

    雷贝壳点点头,道:“没错。”又道:“看看他们都是什么人,全有过前科,都在居岗监狱服过刑。那儿是重刑犯监狱吧。”

    师婕点点头,补充道:“他们都不是本市人,全顶着打工的名头而来。”

    雷贝壳道:“这些人被记录在案是因曾和被怀疑的不明身份人物有过接触,行为也有所不正常,但没有明显问题和确实证据。”

    师婕道:“是啊,但无法查证,而且黄槟是大都市,各地来打工的人太多了,有点特殊身份不奇怪,所以当初没有重视。最主要追查那个可疑的家伙,但根本mo不到人影。”

    雷贝壳道:“这些人或许不是嫌疑人,但是太有疑点。与不明身份人物有过接触加上行为不正常就是问题,单个问题不大,但全都有就很有问题。”

    师婕立刻起身,坚决地道:“再把人带来审问!”

    雷贝壳点点头,道:“我来问。”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