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九章 每周的便宜1【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九章每周的便宜1【2更】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你肯定带着枪,我只能期待没有带子弹了。&笔趣阁

    wWw。biquke。COM”

    师婕莞尔,不再跟他继续胡扯,转而道:“在哪里按?”

    雷贝壳也开始做正事,指指沙,道:“趴那上面吧。”

    师婕艰难地站起,走往沙。大局长跟俏nv王一样,是坚定的高跟鞋派,就算腰扭了,还是照样架上十寸高跟,生怕腰不在扭。nv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而美nv尤甚。当然,这话只能想想,不能多说。

    与俏nv王xìng感靓丽的风格不同,师大美人搭配高跟的衣服几乎全是制服套裙,而且就算xìng感的式样和yan丽的sè彩也掩盖不住庄重的本sè,这是xìng格、职业和经历所决定的。

    今天所穿是传统的白sè短袖衬衫配深sè套裙,tuǐ上也是黑sè的丝袜。与俏nv王通常不穿长袜不同,师婕很少穿短袜,基本上全穿连kù袜,偶尔才穿吊带袜。这也是职业因素。

    师大美人即使身为局长,也没有丢掉特工的本xìng,随时有冲上一线的准备。而这时候不管穿的多么xìng感,只要有连kù袜,就算一时之间把裙子提上去都没问题。如此应急措施,有时候就会挥奇效。这也是职业和美丽之间的妥协和平衡。

    雷贝壳开始工作之前,当然得先了解情况的真实生过程,以免治疗出现偏差。遂问道:“腰到底怎么回事?”

    师婕又开始叹气,道:“老娘马失前蹄了,自个摔的,”又解释道:“这几天太忙,没休息好,下楼梯时踩到不知哪个小崽子丢的吃的,滑倒的时候腰用错力,扭了。”

    雷贝壳明白病因,开始按摩之前,又道:“有点疼,你忍着。”

    师婕点点头,道:“没事。”

    雷贝壳没有多说,开始行动。

    又是一刻钟。这一次,师婕无比的难熬,腰实在太痛了,使得她只出冷气。当然,跟娇贵的俏nv王不同,师大美人是高级特工,受过严酷的训练。这点小麻烦,咬紧牙关,忍忍就过去了,一声也没有出。

    雷贝壳收手之后道:“如果还疼,就得等我回去配点yao酒,再推一遍。”

    师婕爬下沙,稍微活动了一下,感觉疼痛减轻许多,最起码走路几乎感觉不到,能正常行动了。当然,若特意扭腰去感觉,还是很痛。这代表只是缓解,而不是彻底根除。不过雷贝壳的技术显然确实如她之前所预料,绝对在jīng通以上,至少是专家级水准。

    雷贝壳看到效果,就要收手。

    师婕却喊住他,道:“先别急,把你的活忙完。”

    雷贝壳无语,纳闷地道:“什么活?”

    师婕一本正经地道:“你说的,全身都能按,放心,我不介意你是男的。”

    雷贝壳摇头苦笑,本就是一句戏言啊,竟惹来新活。得,nv人惹不起,漂亮的nv人更惹不起。继续为美人服务吧,毕竟也算一种享受。而且还有机会得到意外收获,就像俏nv王张淘淘,一切之因不就是从按摩开始啊。当然,也是以按摩结束,不过那时候小兄弟都成功按摩进nv孩的贞洁之地。

    当然,师大局长不是俏nv王,别想着有那种奢望。不过,为大美人服务,总比面对一群男特工强,他可是还欠着一节训练课呢。

    于是乎,雷贝壳笑着道:“大局长不介意,我不介意为美人服务。”说罢伸手示意请师婕上沙。

    师婕得意地又趴回沙上,准备接受服务。

    雷贝壳先按背,再做手臂和tuǐ脚。这次师大美人,洋溢着咬牙切齿地笑容。这便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

    痛吗,非常痛,简直不可忍受。日夜cao劳的师大局长全身零件都快生锈,rou也硬邦邦,当然非常痛。但师大美人是非常人,一句话也不吭。

    爽吗,非常爽,痛到麻木之后,是无比的清爽,苛疾去除一些,全身当然轻松。

    中间她还感慨雷贝壳的技术比她找的专业按摩师都好。

    雷贝壳对此无语,笑着道:“你肯定会找nv按摩师,而且还很高级。”

    师婕顿时点头,大为感慨地道:“总共忽悠了我好几千大洋。”又疑huo地道:“为什么这样说?”

    雷贝壳笑道:“高级按摩师,自然非常讲究技巧,追求的是不太疼痛中完成按摩。而你身上的rou这样硬,需要很大的手劲才行,寻常nv按摩师根本白搭,必须是男的,不过你恐怕不会去找男按摩师吧。”

    师婕无奈地道:“废话,我又不傻,找男按摩师干嘛。”

    雷贝壳呵呵笑道:“所以喽,你hua钱就起不到效果。”

    师婕先是憋气,继而乐呵呵地道:“没关系,现在有你啊,我就托付给你了。”

    雷贝壳无语,只好道:“我是兼职教官,不是兼职按摩师。”

    师婕讨好地道:“我可以再给你开份安全顾问的薪水,兼职按摩师。”

    雷贝壳很受伤,道:“你这是贪污好不好。”

    师婕不在乎地道:“我比大多数人都好,而且这份薪水能让我更好的工作,就会创造更多的劳动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讲,不算贪污和1ang费。”

    雷贝壳不敢再辩,一个职业失败者是没有资格跟一个飞升官的牛人比做官经验的。不过还是拒绝道:“我现在不缺钱。”

    师婕立刻接口,道:“那你缺什么?”

    雷贝壳想了想,觉得有了那笔钱后,好像不缺什么,遂摇了摇头,道:“我暂时想不出。”

    师婕无奈,继而又变通地道:“只要你答应,我可以无偿帮你做一件事。”

    雷贝壳不为所动。

    师婕继续实在领导技巧,先放出无穷youhuo,画出大饼道:“三件事或三个要求,你随便提,我必然满足。”

    雷贝壳笑着到:“你这口气太大了吧。”又暧昧地道:“我要是有非份之想呢。”

    师婕回答的很干脆,道:“满足你,然后期待我没带枪。”又笑着补充道:“这可以叫牡丹hua下死,做鬼也风流。”

    雷贝壳无语,成熟的nv人就是更难对付啊,唯有道:“是不是我不答应,你就五个,十个的往上加啊。”

    师婕白了一眼,道:“你想的美,”又傲然道:“别忘了利you不成,还有威bī,而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局长,算是有威bī的本钱。”

    雷贝壳无奈,只好投降道:“好好好,答应你,还有三个要求也得算数。”

    师婕干脆地道:“没问题,要求随时提都可以。”心中却暗爽,管你什么要求,老娘都不怕。当官必须要掌握的一个技能就是推诿,否则有了事故就得陷进去。而人生总会有意外,又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这是长久生存必然掌握的技能。

    雷贝壳没有要求,自然不会提,而且这样好的许诺,得充分利用,不能胡1uan1ang费。此举也恰恰附和师大美人的预期。雷贝壳不知道,又道:“每周最多一次,这个要声明。”

    师婕这次没有再强求,道:“没问题。”

    雷贝壳又道:“那今天就这样吧。”

    师婕回望着道:“全身按摩就这样吗?”

    雷贝壳心说,雷氏全身按摩还差四道呢。嘴里道:“还差一样,不过你带着枪,估计还有子弹,我觉得那道省去比较好。”

    师婕纳闷地道:“哪一样?”

    雷贝壳冲师大美人颇为有料的xiong部努努嘴,道:“xiong腹保健。”

    师婕顿时明白意思,遂笑着到:“你以为这就能让我介意吗。”

    雷贝壳道:“我不清楚,不过通常nvxìng都是找nv按摩师做xiong保健,没听说哪个男的敢做。”

    师婕呵呵笑道:“那是别人,你就别矫情了,干咱们这一行的谁会在乎这。”

    雷贝壳也不客气,有这样的福利,总算还不亏,每周的新增兼职也算值得了。遂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开工了。”

    师婕似看透雷贝壳的心思,笑道:“这下满意了吧,刚才答应兼职就是为此吧,”又见雷贝壳yù解释,直接道:“不用说,是不是都无所谓,不给你们臭男人一点甜头,你们是不会认真干的。这点福利就当是你的报酬吧。”

    雷贝壳哭笑不得地道:“我是按摩的正当需要好不好,不是有啥企图,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额外占便宜呢。”

    师婕嘿嘿一笑,美目流转地道:“我们要不惮以最恶的居心去猜测和怀疑每一个同行!”

    雷贝壳听到这句情报界的名言,彻底无话可说。在隐秘战线hún久了,每一个人都是yīn谋论者。师大美人怀疑他最终接受每周按摩的无理要求是有油可揩倒也不算过分。虽然事后有点窃喜,但现在不能就此认输,转而调转话题,问道:“你是想做上身xiong腹保健,还是单独的xiong保健和腹保健?”

    师婕被意义一样的绕口令绕晕,无奈地问道:“有什么区别?”

    雷贝壳摊开两手,暧昧地道:“区别就是后者相对于前者,要占你很多便宜。”说罢还挤挤眼,1ù出男人独有的yín?dang。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