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四章 秀足美腿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四章秀足美tuǐ更】

    (求订,求月票)。+笔趣阁

    Www。Biquke。Com+

    男人完美的完成委托,nv人自然不会吝啬。

    张淘淘直接原地蹲下,熟练地进行脱衣程序。瞧熟练的模样,真是比小妻子还妻子。当然更熟练的在放出再次逞凶的小家伙之后的动作,有汽车加上密林足以形成封闭的空间,俏nv王急不可耐地张开嘴。家伙大而红net小,但耐不住两者的熟悉和契合。第一次就直接享受到这般凶物的小嘴,早就本能地适应异物的入侵,完全不受夸张的尺寸影响。自然界的进化和适应在这里体现出最高的效率。

    用小嘴加一对yù手进行初步热身后,俏nv王成功引动男人的情yù。这种时刻不是继续服shì,而是噶然而止,深得nv人魅huo之道。正如家hua不如野hua香,最好的永远是得不到的。轻易的送上小嘴和小手反而不被珍惜,若即若离反而逗得小兄弟更加开心。

    俏nv王时不时地跳跳yan?舞,引you一番之后再用小手和小嘴安抚。等到小手又酸掉,小嘴又麻掉,方回到汽车驾驶位上,边抛送着秋bo,边伸出完美的两条大长tuǐ。那一双秀气的脚丫直接抓住嚣张的小家伙,是不是的挑逗,或套nong。

    雷贝壳真没想到仅是一点提点,俏nv王就彻底开窍,连这种魅huo招式都使出。虽然不是恋足癖,但是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秀足的魅力。尤其秀足之上还有一对大白长tuǐ在月光下惹人垂涎。

    姿势虽然很让男人爽,但是张淘淘却现这样很累。玩了没多久就动力不足,有点懈怠。再坚持两分钟,两tuǐ累得抬不起来。这个姿势实在是不方便用力,偏偏又容易累。

    雷贝壳看到美人如此辛苦,干脆主动一些去帮忙。不需俏nv王劳累,直接抓住两脚在中间tǐng动。

    张淘淘见此,心中微有得意。她采取的策略果然非常有效。只需放出足够的youhuo,瞧,男人自己就会忍不住。现在双脚被摩擦着虽有异样,但对比手口费劲地工作,轻松太多。

    为了感谢雷贝壳的有眼sè,俏nv王非常卖力地用妩媚的双眼奉送秋bo。

    雷贝壳瞧着美人这般you人,终于忍不住缴枪投降。

    此时距离俏nv王解开雷贝壳的腰带已过去三刻钟,距离第一次行动出已过去一个半小时。

    大量的jīng华沾满两双袜子,导致张淘淘不得不放弃刚换上的新袜子,光着脚去穿高跟鞋。没有滑腻的袜子,想穿上高跟鞋本就不容易。而就算用纸擦过,脚依旧非常湿润,张淘淘努力半天也没成,最后只能放弃,抬起头后幽怨地望向雷贝壳。

    雷贝壳正躺在副驾驶座上回神。男人毕竟不同于nv人,每一次运动都会失去真正的jīng气神。就算雷贝壳强悍的如人,办过这种事后也需要喘息片刻。如今见到俏nv王的表情和动作,立时醒悟,嘿嘿一笑,道:“下次绝不会再1ang费掉。”

    张淘淘无语,美目娇媚地白了一眼,没有再理会这个大坏蛋。

    雷贝壳抓紧时间为下一次运动休息。

    张淘淘又没有被挑逗,只需片刻就收拾好。此刻见男人如此,不好催促。不过趁休息的时间,开始介绍下一个目标的情况。

    曾少棠,三hua集团董事长的二儿子,有名的huahua公子。这家伙倒没有正面追求过张淘淘,但是曾在朋友面前胡吹大气,说是将来要做搜集梅城太子nv的集邮男,尤其要把梅城太子nv圈内号称梅城一枝hua的张淘淘拿下,到时候一定请朋友们欣赏自拍小电影。

    所以呢,这个家伙比黄志华更可恶。而之所以列在第二位只不过是因为黄志华刚刚犯事,被张淘淘记恨的清晰。

    老办法,先通过朱萱瑾定位电话号码的位置。这都是张淘淘从内部搞来的真正sī人号码,基本上不可能落在别人身上。

    现在的时间是十一点一刻,按照规律,正是huahua公子们最jīng神的时候。待朱宅nv过来地址,果然印证猜测。曾公子也在潇洒,地址是天外天酒吧,距离不算近。

    不过既然情况一样,完全可以采用之前的手段。这些纨绔共同的特征就是都有一个厉害的爹或妈,否则也没有资本纨绔。而这些爹或妈能厉害,自然不会看得上子nv这般挥霍青net地无所作为。所以通常这些纨绔最怕的就是爹或妈,而最不愿意接的电话也是爹或妈的电话,同样最不敢违背的就是爹或妈。

    雷贝壳直接拿起曾父的名头唬人,十有**不会落空。毕竟张淘淘对于这些富家子的情况还有一些了解。nv人本来就是八卦的动物,而梅城太子nv的圈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大。

    当然,就算落空,雷贝壳也有后续手段。这些纨绔太子为了玩得潇洒和自由,通常不会愿意配备保镖。所以就算是直接抢人也根本不费功夫。只不过不想让事情爆那么快,所以才没有那么暴力和直接。

    第二次使用此招,依旧是非常顺利,曾少棠没有任何犹豫地跑出来,被轻松地制服,然后打晕,倒点酒扶走。

    这一次张淘淘没有选择把曾少棠挂到三hua集团的总部。与此相比,有更好的选择。曾少棠的母亲是市信访办的官员,非常之牛叉。据小道消息流传,曾有农民为不合理失地的补偿进京上访,被曾少棠的母亲带人抓回来,很牛叉地直接关进jīng神病院,至今没有放出来。

    事后这位信访办的副主任还痛心疾地宣称:土地是国家的,本来就不该给补偿款,现在给的钱是白给的,还都不要,他不是jīng神病,谁是jīng神病。

    牛叉的官僚丝毫不管农民就靠这几亩地过活,而那每亩几百块的补偿款都不够当季种植的农作物成本。就算土地是国家的,但总要让人家收回本钱吧。

    此事最终被压下去,没有起一丝bo澜,而曾少棠的母亲依旧安稳的做她的信访办副主任,没有受一点影响。至于那块被低价划拨的土地,据传说三hua集团借此获利颇丰。

    张淘淘从姐妹淘那里听说过这件事,而姐妹淘里不缺政fǔ高官,所以事实不容置疑。当然了,俏nv王不是单纯少nv,非常清楚现实的残酷和无奈,所以没有太多的感慨,只是听过记住而已。

    直到今天,有雷贝壳做强大依靠,似乎可以小小报复一下,也让心里痛快一番。

    雷贝壳听过全部原因,毫不犹豫地赞同。所以曾少棠1uo体秀展示的地方就选在了市政fǔ。选择有点难度,但不是事不可为。难点不仅是如何挂上去,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证不会被提前现。

    市政fǔ可跟锦里大厦不一样。当然,在雷贝壳眼里,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既然事情麻烦,就先去踩踩点吧。雷贝壳开车前往梅城市政fǔ。

    在外面兜了一圈之后,雷贝壳不得不承认,这件事真的有点难。市政fǔ大楼竟然搞笑地加装了霓虹灯,以展示宣传政fǔ的口号。真不知道这些领导的脑子怎么想的。

    不去管没用的,眼前的事如何做,就算能把曾少棠挂上去,也很难保证会到天亮才被现啊。

    张淘淘认识到问题的麻烦后,劝雷贝壳不要冒险,毕竟不是一定要挂到市政fǔ大楼上。而且此举有点打梅城政fǔ的脸,好像不大合适。梅城可是省级大都市,一号在中央都会挂号。打这么一位的脸,有点不太值得。

    雷贝壳见俏公主不想把事闹到那样大,也不勉强。本来就是恶作剧似的报复,如果上升到政治高度反而不美。所以第二个1uo体秀的地方换到市政fǔ对面,平安大厦上。

    这是一栋三十多层的高楼,一片漆黑,基本上没有灯亮。把人吊到这上面被现的概率要低很多,而且也容易许多。不过若论效果,却是丝毫不差。毕竟政fǔ大楼有问题,会迅封锁消息,严禁外传,而商业大厦有新鲜事生,很快就会泛滥出去。

    偏偏这栋楼是平安大厦,最不缺的就是人,每天早上都有大批业务员过来,所以不愁没人知道。而市政fǔ就在路的对面,更能轻松得到消息,能起到把人挂到市政fǔ大楼一样的作用。

    只需小小的改变,事情的本质就生变化。从一起对抗政fǔ,并打梅城脸的行为变成对某一个小官员的sī愤。如此一来,市政fǔ那边不会有什么针对xìng的动作,甚至于都不会重视,而且还极有可能会处置曾少棠的母亲。毕竟这是她引来的麻烦。

    对于官员来说,最怕的就是麻烦。若是把人挂在市政fǔ大楼,为了省却麻烦,一定会压制消息,甚至于曾少棠的母亲都不会受到有一点损失。现在转换了地方,同样为了省却麻烦,会把责任都推到曾少棠的母亲头上。一个小小的副主任,再大的丑闻也不过是屁大的事。

    一个小小的调整,就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现实。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