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全身按摩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八章全身按摩1【3更】

    头部按摩持续了一刻钟,完成之后,张淘淘觉得神清气爽,疲乏尽消,不由惊奇地道:“贝壳,你这是什么技术,也太神奇了吧。§笔趣阁

    WWW.Biquke.Com§”

    雷贝壳呵呵一笑,道:“没你想象的神奇,只是你年轻,本来就容易恢复,所以才显得效果好。”

    张淘淘急不可耐地道:“那我不管,快点给我来个全身按摩,这两夜累死了。”

    雷贝壳道:“你确定要全身按摩?”

    张淘淘诧异地道:“当然啊,你什么意思?”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没什么,只是确认一下。”

    张淘淘暧昧一笑,妩媚地道:“我都让你占尽便宜了,还怕什么全身按摩啊。”

    雷贝壳没有解释适才问话的意思,而是道:“既然你不怕,我会让你内外舒服透顶的。”跟着道:“先趴着,按背。”

    张淘淘无期待地翻过身,趴到枕头上。

    雷贝壳搓搓两手,开始干活。

    有过两次痛苦的经历,张淘淘适应度大为提高,不再像在学校宿舍里那样鬼哭狼嚎。当然,效果没有一点缩减。

    这次已经有了亲密经历,雷贝壳没有顾忌,俏nv王的翘tún上沿也被照顾到。

    张淘淘还有一点小异样,不是因男人的大手袭上肌肤,而是那个位置被按摩地怪怪的,所以不由tǐngtǐng屁股。

    雷贝壳很干脆地照俏nv王的小屁屁打了两下,让她老实点。

    张淘淘倒是夸张地叫了两声,声音还无比的妩媚,此情此景下让人产生异样的联想。

    这使得雷贝壳又来了两下。张淘淘如小猫般又叫了两声之后,扭头道:“贝壳,你干吗。”

    雷贝壳瞥了她一眼,道:“老实点。”

    张淘淘故意呲牙咧嘴地道:“我偏不老实怎么样?”

    雷贝壳直接跨步坐到张淘淘的小tuǐ上,两脚撑地使劲压住美人,然后两只大手啪啪啪,连chou四五下,方道:“不老实就收拾你。”

    张淘淘配合地一阵1uan叫之后,觉得小屁屁有点火辣辣的疼。雷贝壳的大手虽然极轻微,但俏nv王屁股的肌肤更娇嫩,就这么几下都有点红了。男人这么暴力,nv人唯有如小猫咪般求饶,道:“贝壳,人家会老实的。”

    雷贝壳这才起身继续按摩。背做过是两臂,然后是两tuǐ和两脚。

    按摩脚时,俏nv王又是大呼小叫了一通,这回到没有收到处罚。

    雷贝壳洗过手后,回来进行最香yan的正面按摩,或者可以说是xiong保健。

    张淘淘听到此话,好奇地问道:“好处大吗?”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很大,能让这小白兔再育哦。”说着抓了抓白皙的软rou。

    张淘淘到没有去遮拦,本来按摩正面就会遭受这等待遇,所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俏nv王更关心话的内容,道:“真的假的?”说实话,俏nv王对自家咪咪的大小还算满意,虽然不大,但也不小,而且形状完美,称得上极品,足以勾动男人。但是,更大点是不是更有吸引力呢。

    雷贝壳呵呵笑着解释道:“就算不会按摩,”说着两只大手rou了rou白rou,道:“有男人帮忙多爱抚,也能更大一些。”

    张淘淘别有意味地拉长音道:“还得男人帮忙啊。”显然俏nv王不是啥都不清楚的傻鸟。

    雷贝壳面不改sè地道:“当然,nv人也行,但能比得上男人有感觉吗!”说着手上的动作加大幅度。

    张淘淘却是无语。又不是拉拉,当然男人按摩更有感觉。就像现在,不过说了几句话,xiong部就起异样,一切都因为有个男人再使坏啊。

    当然还有更坏的,男人不光用大手按摩,连大嘴和大舌头也用上。粉红的小豆粒被rou捏tiannong,迅膨胀颤抖。

    张淘淘难受地绷住脚尖辗转,忍不住道:“你这也是按摩?”

    雷贝壳繁忙中不忘回应道:“当然是,既然是全身按摩,当然要照顾到每一个地方。所有工具都得用上,而嘴和舌头是照顾小豆豆的最好按摩工具。”

    张淘淘顺着雷贝壳话散着想起更多的意思,已经泛红的脸儿干脆红透,想问又犹豫地道:“所有工具?”

    雷贝壳直起身,嘿嘿笑道:“没错,还有一样终极工具,”说着伏到俏nv王耳边道:“专mén按摩内部的。”又用手指按住红netg。”

    张淘淘立时领会,身体有点僵硬的暗忖,难道最后的时刻来临!禁不住侧头去看雷贝壳。

    雷贝壳一本正经地撅起凶器,道:“来吧,宝贝,给你按摩一下小嘴。”

    张淘淘无语,但还是顺从的张开。

    雷贝壳不用俏nv王行动,而且俏nv王也不方便动,他按住俏nv王,自己tǐng动。数十下后,虽然小dong舒爽但不得不放弃,还有更美妙的等着。

    张淘淘还没有尝到好东西呢,奇怪地望着雷贝壳。

    雷贝壳伏下身的同时,大手攀上俏nv王的大tuǐ,认真地道:“内部不止这一个,还有两个小dongdong要按哦。”

    张淘淘本能地夹紧tuǐ,但雷贝壳的大手已经率先钻进去。

    雷贝壳一指按住nv孩的宝地,一指抚mo娇嫩的菊hua,嘿嘿笑道:“今天只能按摩一个,宝贝,想要哪一个先?”

    事情真正降临,俏nv王与寻常大姑娘没有两样,身体紧张地硬,僵,脸儿红yù滴血,小声地呜哝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完整的词。

    雷贝壳亲ěn了一下俏nv王,道:“不说那就是不满,看来今天只能辛苦一下,两dong齐开了。”

    张淘淘顿时傻眼,冲动之下张嘴道:“上面的。”却是今天只准备奉送上面,而没有准备贡献下面。

    雷贝壳1ù出得意的笑容,却故意调戏道:“我没听见,哪一个。”说罢下面的手指还用力。

    张淘淘小屁屁一紧,顿时紧张地忘记一切,娇蛮地道:“臭贝壳,你太坏了。”

    雷贝壳手指再力,俏nv王敏感地转身扭屁股躲避,但她的tuǐ把雷贝壳手夹得紧紧地,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功。娇嫩的菊hua依旧没能逃离魔掌。而雷贝壳继续调戏,朗声道:“张淘淘同学,请正式回答我的问题,你的哪一个地方需要我家小兄弟的按摩?”

    张淘淘羞得都快抬不起头了,但看到男人得意的神情,nv王属xìng爆,鼓起勇气大声道:“臭贝壳,我的小妹妹想吃掉你家小弟弟。”说罢还彪悍地回瞪。

    雷贝壳这才满意,以无比神情的眼神望着娇俏的nv王,温柔地道:“宝贝,如你所愿。”说罢起身把俏nv王拖到小netg边,把大tuǐ架到肩上,放出终极凶器,道:“淘淘,做我的nv人吧。”

    张淘淘这时恢复大姑娘的羞涩,又保持nv王的本xìng,不一言地重重点下头。

    ……

    好痛好大好粗好满,nv人的滋味原来是这样的。

    那一对完美的yùtuǐ从最初的紧绷夹住,到无力的垂下,再到主动盘住,最后又是无力地垂下。

    汗水浸透了头,浑身水腻腻的男nv最终瘫软在netbsp;俏nv王依偎在男人的怀抱,小声地道:“贝壳,你满意了吗?”

    雷贝壳不答反问道:“淘淘,你呢。”

    张淘淘顿时无比幽怨地道:“坏蛋。”

    雷贝壳抱紧俏nv王,无不坚决地道:“我很满意,所以不管你满不满意都晚了,就算你不满意也休想逃掉。”

    张淘淘心中欢喜,嘴里却故作埋怨地道:“你好霸道啊。”

    雷贝壳淡淡地道:“不霸道还不让你骑到头上啊。”

    张淘淘顿时牛气地道:“你霸道,我也要骑。”

    雷贝壳嘿嘿一笑,暧昧地道:“那欢迎,我也想尝尝鲍鱼的滋味,听说非常好吃。”

    张淘淘禁不住娇嗔道:“坏蛋。”

    雷贝壳呵呵笑道:“我很坏吗,都帮你做全身按摩了。”

    张淘淘无语。

    雷贝壳又故意问道:“还想每天按摩吗?”

    张淘淘却仰起头,道:“想,我要你二十四小时按摩,你行吗!”

    雷贝壳无语。这一点男人再强也比不上nv人,唯有俯认输。

    张淘淘这才满意。

    两人又腻歪好久,方起身去洗澡。这一次不用俏nv王跟着,雷贝壳主动抱着美人去洗鸳鸯浴。当然,俏nv王也没法自己跟,休说走路,但是下netg上那一滩血红就是明证。

    洗过澡,又打电话叫来美食。体力消耗严重的两人大吃了一通。晚上哪里也不用去,老实呆在套房休息。反正jian情正热,就算没事呆着傻坐也别有滋味在心头。

    休息一夜之后,俏nv王方能下地,走路虽别扭,但基本不疼了。毕竟是学舞蹈的,与寻常nv孩不同。当然,还是不能1uan跑,干脆又在总统套房内憋了一天。

    再将养一夜后,新的一天,张淘淘再不愿意待了。大好假期可不能1ang费在这里。反正走路不细观察,都看不出异样了。雷贝壳也就允许俏nv王出mén。当然了,身为男朋友的他要寸步不离的陪着。

    梅城做为省级大都市,可去可玩的地方无数。雷贝壳来到这里后还没有玩过一次,白天光忙着补觉,而夜里更是业务繁忙。

    张淘淘现在方醒悟,还有点小内疚。光想着自己,竟然忽视了情郎。所以干脆领着他去游乐。当然,一些见水的和需要剧烈运动的就免了。

    快乐的渡过一天,张淘淘觉得幸福的要死。与情郎一起游玩果然是世间最幸福的事,完全跟朋友是不一样的感觉。跟朋友只是高兴,跟情郎却是身心的愉悦和无比的幸福。真是爱死这个男人啦。

    晚上,雷贝壳本来珍惜俏nv王的身体,忍住yù望,不去征伐。反倒是俏nv王再忍不住,上次痛过之后也体验到美妙,今天感觉小美眉好点了,终于能再享受了。

    大战又是以俏nv王的小嘴偷偷momo吃掉小兄弟开始。这一对冤家实在是结下不解之缘。甚至可以说,俏nv王的终生幸福就是这样促成的,所以俏nv王无比地钟爱此道。那樱红的小嘴把彪悍的凶器玩的熟练无比。

    极短的不适后,俏nv王终于能真正享受nv人的美妙。而在一个回合后,自认掌握了技巧的俏nv王终于成功推到人贝壳,骑在他身上纵横驰聘。

    俏nv王食髓知味,疯狂索取。而雷贝壳两战就杀灭俏nv王的嚣张气焰,使其乖乖地瘫软在大netg上,彻底投降。

    幸福的新婚生活就这样开始。白天疯玩,晚上疯干,成为nv人的俏nv王终于1ù出本sè,最喜爱骑大马。当然正式征服俏nv王的雷贝壳也没少骑。

    不过蜜月只持续一天。新的一天,雷贝壳收到师婕的电话,救火队长需要登场。没错,堂堂安全情报局大局长,二级警监师婕同志,打电话求援了。电话里没有说明原因,只说有事。

    但雷贝壳毫不犹豫地决定回去,即使要离开身边的美娇娘。师大局长没有在电话里提,显然是为了保密和安全,事情可能不重要,仅是师特工出于职业本能去保密,但更可能很重要,不能冒泄密的危险。能让安全情报局局长求上mén,雷贝壳没有犹豫的余地,而在他的经历里也永远无法抹去安全情报部特工的痕迹。所以曾经的战友需要帮助,雷贝壳没有丝毫的犹豫,即刻放下一切。

    当然,现在身份不同,已经是退休平民,得向身边的美娇娘解释清楚。其实不解释也不行,自接电话,俏公主就瞄着呢。俏公主当然明白要给爱人一定的空间,不能任何事情都窥视,尤其是所爱的男人还是一个人,但这不妨碍生出好奇心。

    所以呢,雷贝壳干脆先开口,道:“安全局的旧战友有事求上mén,我必须要回黄槟。”

    张淘淘只听到这一句,就明白分别不可逆转。做为一个成熟的nv孩,俏nv王知道有些事是无法阻止的,就像军人永远拥有使命感一样。她也没有去阻止。毕竟是号称nv王的人,又怎会如寻常恋爱的nv孩般,彻底昏头昏脑,只想着爱情呢。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