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母女吃雪糕2【2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母nv吃雪糕2【2更】

    张淘淘被电话吵醒,本不情愿起身,良久mo过来,现是老妈的,立刻变得无比jīng神,又想及现在光着身子,若接通电话就啥都1ù馅。^笔趣阁

    www.biquke.com赶紧找出手机麦克,cha上后把手机放进包里接通,之后乖巧地道:“妈。”

    张妈看到视频里一片漆黑,诧异地问道:“怎么回事,看不见你啊。”

    张淘淘非常自然地解释道:“我用麦克呢,不方面拿着。”

    张妈不疑有他,又埋怨nv儿为何这么久才接电话。

    张淘淘脑袋一转就想出理由,回道:“跟朋友玩呢,听不见。”

    张妈不是真抱怨,听到解释后又知道这种时候说多了没用,反而会让孩子烦,所以直奔打电话的重点,也就是jiao待注意安全,还顺便提及这两天生的大事件做为证据,以引起nv儿的重视。

    张淘淘听此特意询问两夜的劳动成果,听到影响有那么大后,心中无比地愉悦。一切证明两夜没有白熬,身体也没有白送出。想到这,又不由去看雷贝壳,却见他同样醒了,便捂住手机麦克,凑到他耳边低语道:“贝壳,你现在是午夜变态哦。”说罢表情暧昧,似在欣赏一个大变态。

    雷贝壳无语,见俏nv王跟母亲通电话还这般大胆,遂产生调戏的念头,扯住俏nv王的手把人拉低,耳语道:“我真的是变态哦。”说罢不待张淘淘反应,暗中屈指轻弹在空气中1uo1ù,还因俏nv王移动而晃悠悠的峰尖。

    张淘淘骤然受此攻击,本能地哆嗦,并惊叫出声。

    张妈听到后,顿时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张淘淘小脸微红,怒目瞪了雷贝壳一眼,赶紧故作平静的道:“我朋友偷袭我呢。”又对雷贝壳道:“雷雷,别闹,我跟妈妈通电话呢。”

    张妈以为那边是叫蕾蕾的nv孩,没有再问,而是继续做jiao待。

    张淘淘这时方恶狠狠地冲雷贝壳竖起中指,鄙视适才的行为。

    雷贝壳见俏nv王还如此嚣张,顿时恶向胆边生,再次抓住俏nv王的yù手,拉低她的身子,但这次不为说话,而是把她的小脑袋按向下身。

    张淘淘瞧着软绵绵的maomao虫瞬间变成张牙舞爪的恶兽,不由失笑,并妩媚地白了雷贝壳一眼,似在鄙视某人的sè心不止,又似在赞叹某人的表演jīng彩。

    雷贝壳不管俏nv王怎么想,非常坚决地把她的脑袋按下去。

    张淘淘从动作的力度里体味到男人态度的肯定,本xìng里的臣服yù望促使她完全不顾正跟母亲通电话,直接把凶恶的家伙含进嘴,tiannong的同时以呜哝应对母亲的话。

    张妈先是奇怪,随即明白,问道:“淘淘,吃什么呢?”

    张淘淘这才吐出大家伙,道:“妈,蕾蕾塞了一根大火tuǐ给我。”说罢不忘妩媚地瞪雷贝壳一眼,似在谴责男人的可恶,丝毫不顾及nv人的面子。

    雷贝壳嘿嘿一笑,再次tǐng起大火tuǐ送到俏nv王嘴边做回应。

    张淘淘幽怨地撇撇嘴,还是再次吃下。

    张妈这时劝告道:“nv孩要少吃点那东西,脂肪太多,不健康。”

    慈祥的妈妈完全不知道nv儿是信口胡说,若是看到宝贝nv儿吃的是什么,恐怕就会明白与张淘淘正吃的东西相比,火tuǐ肠绝对是无比健康的食物。

    张淘淘这次甚至都不吐出,直接含着呜哝道:“妈,给你开玩笑啦,我吃的是雪糕,”说着做出漱雪糕实际漱凶器的声音。

    张妈顿时笑道:“臭丫头,吃这么香,馋你老妈啊。”

    张淘淘无语,直瞧雷贝壳。

    雷贝壳故意擦拭额头不存在的汗,表示压力很大。虽然耳麦里的声音极微小,但耐不住两人的距离近,而雷贝壳又拥有变态的听力,所以把一切都听在耳中。

    张淘淘见雷贝壳这般反应,明白他也能听到,顿时大羞。

    张妈没有听到反应,继续道:“吃的什么雪糕,让你老妈也吃两口。”

    张淘淘真的傻眼,完全没有料到母亲会这般说话。

    雷贝壳也完全没有想到,心说:是正宗雷家雪糕。

    张妈又没听到反应,不满地道:“咋了,不舍得啊。”

    听这口气,再不答应就要直接指责不孝。张淘淘赶紧回道:“哪能啊,妈,我现在就是替你吃呢。”说着也不管不顾地漱了二口,道:“瞧,现在就是你在吃呢。”

    雷贝壳眼见着如此荒诞的故事上演,真是想笑又不敢笑。

    幸而张淘淘忙着对付老妈,没有现,不然非活劈了这个臭家伙。这还没把nv儿吃进肚呢,就开始调戏丈母娘了,什么居心!

    张妈不知道背后的故事,似乎想听nv儿的孝顺话,又道:“好,乖nv儿,替我多吃点。”

    张淘淘听此,赶紧狂tian猛吸,还滋滋作响,同时嘴里还不忘道:“妈,真好吃,你多吃点。”

    张妈哈哈大笑,道:“好淘淘,真乖,妈妈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张淘淘边吸边呜哝地道:“妈。”

    话未讲完,却突然止住,却是雷贝壳再受不了这对母nv的表演和俏nv王的shǔn吸,竟然喷shè出去。大量的jīng华入口,张淘淘再没法讲话,赶忙含住。

    张妈在电话忙问又怎么了。

    张淘淘待雷贝壳泄尽,吞下jīng华后道:“妈,光漱了,夹心淌了。”

    雷贝壳听到此话表示严重无语,同时紧盯着俏nv王的小嘴,心中无比赞叹。真是神奇啊,真是神器啊。一张小嘴,变一变就蹦出这么拐弯的话,俏nv王还真有说谎的天分。而同是这张小嘴,他总是体验不够啊。

    张妈这边觉的闹够了,终于说正事,最后顺便提及何时回家。

    张淘淘搪塞过去,也没有定下准日子。

    张妈没有苛求,毕竟对自家nv儿放心,这有良好的记录做证明。同时打这一通电话,心安定不少,再不想之前那样了,所以没有苛求。

    张淘淘终于得到告别的机会,挂掉电话之后狂松一口气,之后便是对雷贝壳怒目而视,要算总账。

    雷贝壳嘿嘿赔笑,道:“睡了那么久,肯定饿了,刚才吃饱了吗,还要吗。”

    张淘淘听到这般恬不知耻地话,不知怎么地忍不住爆笑。此时心中不是对雷贝壳的怒,而是对世事的离奇。谁能想到事情会这有展呢。若是老妈知道,刚才想吃的是nv婿的鸟儿,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若是老妈知道,适才nv儿正表演的是口含男人的物什,又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俏nv王就忍不住爆笑啊。出丑的主角是不是她已经不重要。遇上这么离奇的事情,只能无奈地笑。

    雷贝壳熟悉张淘淘的xìng格,早就料到会是这般结果。毕竟是无比热衷恶作剧的俏nv王,遇上这等事情,更多关注的是好玩,而不是某人涉嫌亵渎母亲。毕竟这件事是她在做,而不是雷贝壳。后来雷贝壳可是没有一点强迫,完全是她在演戏。

    此事在默契的大笑中略过。笑过后,张淘淘又皱眉。雷贝壳关心地询问。原来俏nv王头有点疼。想来是这两天日夜颠倒的缘故。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还有更大的因素是日夜的netv王以前又不是没彻夜疯过,但没有这么容易头疼,年轻人的身体不会这么不经熬。

    日夜cao劳还带来一个后遗症,就是腰酸手疼,浑身乏力。这一点就是年轻人也熬不住。毕竟这不是每夜都做,而是每天做整夜。

    雷贝壳爱怜地对俏nv王道:“我给你按摩一下吧,应该很有用。”

    张淘淘这时才想起,之前让雷贝壳来梅城的真正由头是欠一次按摩啊。这两天光想着吃红肠,竟然忘记这茬。

    于是乎,俏nv王无比埋怨地道:“你这家伙怎么早不提醒啊,我昨天就累死啦。”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你很累吗,我没觉得。”

    张淘淘没好气地白了雷贝壳一眼,道:“肯定是你想偷懒,”转而又恶狠狠地道:“为了惩罚你,以后每天都要给我按摩。”

    雷贝壳只好顺着美人的心意,道:“只要nv王有需要,小弟定随叫随到!”

    张淘淘这才满意,又直接躺到netg上,感叹道:“现在就开始吧,头好沉啊。”

    雷贝壳起身下netv王学,完全不穿衣服,就让大鸟凭空1uan晃着走到netg,道:“过来上这躺着,我先给你按按头。”

    张淘淘大喜,起身道:“你还会这啊。”

    雷贝壳傲然道:“我会的多呢,你慢慢掘。”

    张淘淘喜滋滋地起身,下netg上。这个茶几似的小netv王躺好。

    雷贝壳又拿过一个大枕头垫到俏nv王的颈下,开始按摩。

    这种活虽然不常干,但手法一点不生疏。只要是技术活,雷贝壳学过就不会忘记,而按摩手法得自真传,实打实地效果非凡。所以没有按几下,张淘淘就舒服地出呻yín,同时也顺口把雷贝壳夸上天。

    雷贝壳颇为自得,有技在身就是不一样,总有挥作用的机会。今天能让美人高兴,当初就没白学。

    张淘淘虽是顺口夸,但心里则实满意。这个男人真是万用cha头,呸呸呸,错了,应该说是万能钥匙,什么都会,能解决一切烦恼。把他收入囊中,以后淘淘nv王就要君临天下啦。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