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六章 作茧自缚2【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六章作茧自缚2【3更】

    睡了一天又累又饿,张淘淘懒得动,便打电话让送餐上来。!笔趣阁

    WWW.BIQUKE.COM吃过饭,人歇过来,总算有了jīng神。俏公主又有了兴致去购物。当然,也不能说全因兴致,还有必不可少的需要。比如身边没有小kùkù,真空穿热kù并不算舒服。

    雷贝壳只好陪张淘淘去狂街购物。待进入商场,俏nv王腰也不酸了,脚也不疼了,浑身也有劲了,结果又是一番疯狂采购。

    既然钟爱的男人在身边,nv人又怎么能只穿一套衣服呢,尤其俏nv王平时就号称百变,每天换两三身衣服是常态。

    从商场杀出来的时候,张淘淘已经大变模样,淡黄绿sè的吊带短裙,既多彩靓丽,又xìng感无双。经过的男士纷纷回头,对拉着美人而行的雷贝壳羡慕不已。

    除了身上所穿,还购置了五身新衣服,让雷贝壳见识到富家nv是怎么购物的。当然更夸张的是那一堆内衣,除去正常的一二套,剩余的一件比一件xìng感。

    对于雷贝壳这样的男士,看nv人买衣服除了累,最大的抱怨就是觉得挨宰。像丁字kù,就那么两条布带,愣敢收几百大元,若是那种玩hua样,搞设计的就罢了。那种单纯的两条带子的也叫设计。

    没办法,这就是时尚,男人只能闭着眼买单。这一次雷贝壳不管俏nv王的态度,强制去jiao钱。关系进展到这种程度,不管俏nv王有多少钱,都该hua他的。

    张淘淘买衣服真的很疯,就连袜子,包括kù袜,吊带袜,长tuǐ袜和短袜都成打的买。

    雷贝壳简单表示一下诧异,说这么多怎么穿的了。

    张淘淘妩媚地白了一眼道:“要是你高兴了天天想要,一晚上也能费我十条八条啊。”

    雷贝壳无语。昨晚的亲身体验,有袜子的脚丫确实比没袜子的原生态大tuǐ要爽,虽然实际上白腻的大tuǐ皮肤更好。所以为了以后的xìng?福,老实地闭嘴吧。反正这么多xìng感的袜子,多是穿给他看。

    张淘淘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去买人体专用润滑油。有了这东西,实在太方便某人往邪恶的地方想。俏nv王更担心的是,有了这东西,某人就会转移心思的重点。毕竟对俏nv王来讲,攻克小屁屁要比nv孩的宝地容易许多。

    雷贝壳不知道这些,忠诚的做着搬运工兼人形货架。

    购物完毕之后已经是八点多,不知不觉就逛了三个多小时。路上俏nv王屁事没有,兴致冲冲,格外得意。走进总统套房,直接甩掉高跟鞋,歪倒在沙上,又喊累,又叫嚷脚疼,让人完全无语。

    雷贝壳此时不敢搭理,免得被俏nv王缠上。但又不能无视,唯有调转话题道:“赶紧歇歇,然后去吃饭,晚上还有任务要完成,”又补充道:“除非你不想继续。”

    想到夜晚进行的大事,张淘淘又无比的兴奋起来,一切疲敝似乎一扫而空,jīng神旺盛地道:“怎么不想,今天也要拿下五个。”

    雷贝壳无奈摇头。这就是nv人啊,永远喊累,永远还要,永远不满足!男人真不容易。

    张淘淘这时思索着道:“不知道昨天的成果如何啊。”又对雷贝壳道:“能不能打听一下?”睡醒之后吃饭,吃饭之后购物,根本都没歇着,也没有与外界联系,所以根本不知道昨夜疯狂的成果。

    雷贝壳道:“随便,没事的。”又补充道:“若只是一件,可能传播不开,连着五起,应该能形成轰动效应。”

    张淘淘顿时兴奋的打电话。当然目标有选择,推就是朋友中的八卦者,而且还是和五个受害者中的一人有相对熟悉的关系。

    对方果然消息灵通,反馈过来的消息非常全面,甚至已经详细了解五人的灾难情况。

    其实这也难免,毕竟是便携网路时代,大部分阶层根本就没有秘密。像昨天的五起事件,根本不需要太多人现场看到,只需有一二个有心人,就会直接录下来,用手机传到网路上。而如果五起1uo体秀同时出现,轻松出现轰动效应。

    既然有了轰动,网络的传播就显示出强大,只需数小时,可能全世界的人都看到。而强大的人rou搜索即时开始,挖掘五个倒霉蛋的真实身份。

    这里面,三位1ù脸的男士根本无需费劲,就被轻松挖掘出真实身份。毕竟三位富贵公子都是欢场名人,结jiao的人无数。不仅他们自己,连家庭状况也全部爆出。

    三者的父母还没来得及收拾儿子,又得忙着去压制网络上的丑闻传播。

    跟着1ù馅的是只有名字出现的张皓凯。这位从事的职业近乎于鸭,专mén以追富家nv过活,很是有名,也不难搜出。

    倒是二个nv的侥幸保住身份。这都源于雷贝壳把她们的脸méng的好,把人救下来时,努力半天也解不开,使得有时间警醒,不当众出丑。

    像那三个男士就惨了,本就是1ù着脸,又被吊在熟悉的地方,当场就有人认出。

    总之,这不仅在网络上,也在富豪权贵圈子里形成大风bo。只不过事情突然爆,又是联系不大的五人接连出事,让人找不到一点头绪。再加上那恶作剧般的宣言,而且五人没有丢失任何财务,损失最大的蔡丽欣的宝马并没有被偷,而是撞废,可见即使有两个人的勒索证言,也不像是为财。

    这些被张淘淘记仇的人,个个实在都很能玩,得罪的人或有小摩擦的无数。至于得罪张淘淘的地方,根本就是一点小事,类似的多了去,谁也不会往那上面想。

    对于此事,只能说,什么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nv人。当然,身为张淘淘的男人,雷贝壳完全支持自己的nv人。所以还要再加一句,什么人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有强悍男人纵容的nv人。

    张淘淘联系的人是圈子里的,还知晓五个人现在的状况。最好的是禁足在家,有比较惨的听说都下不去netv王心怀大慰,看雷贝壳越地顺眼。

    雷贝壳见美人表情有趣,不由调戏道:“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太帅了,帅到要毁灭地球啊。”

    张淘淘不由失笑,鄙视地道:“拜托,你的笑话好冷,不会讲就不要说。”

    雷贝壳被噎的无语,道:“那你讲个不冷的。”

    张淘淘脑袋转了转,嘿嘿一笑,道:“我讲也行,不过你先去刷一下牙。”

    雷贝壳无语,道:“我想听的是笑话,不是想刷牙。”

    张淘淘美目横了横,直接道:“不刷拉倒。”说罢就yù不理。

    雷贝壳却从俏nv王的眉目中看到掩饰不住的net情,立刻醒悟地补救道:“我去刷。”

    张淘淘见雷贝壳进入盥洗室,脸儿有点微红,觉得适才的想法过于大胆,不能就这样答应。

    雷贝壳二分钟后出来,坐到张淘淘身边,张开大嘴展示道:“啊,瞧,刷过了。”

    张淘淘未讲究先忍不住笑了,片响后方继续。

    有男生想跟nv生爱爱,nv生说不洗澡不行,但天太冷,应允可洗“局部”。过一会,nv生娇羞地对说:“亲爱的,你好好懒呦,用哪洗哪……”男生狂晕,适才只是刷了个牙,还没洗呢。

    雷贝壳初始没明白,见俏nv王笑得hua枝1uan颤,品味两遍终于醒悟,顿时哭笑不得。淘淘nv王果然强悍,讲个笑话也要捉nong人一遍。不过看到美人的netv王身前,道:“亲爱的,我洗完了,是不是该用了。”

    张淘淘大羞。适才想起这个笑话,就想捉nong雷贝壳。但把人赶进盥洗室后方醒悟,这个笑话太暧昧,会让人误会,且误会的结果是让男人用嘴服shì,实在太尴尬。不过后悔也晚了,只能硬着头皮讲下去。

    现在很明显,最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俏nv王作茧自缚。再想分辩,而雷贝壳却没有给机会,已经用大嘴封住樱netbsp;男人的气息再次入体,俏nv王也不禁陷入mí1uan,忘记了其他一切。

    雷贝壳却没有忘记目的,既然张淘淘先做出表率,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都要抓住机会。五分钟之后,大手攀上香肩,拉下肩带,吊带裙和文xiong齐往下落,显1ù出白皙的小兔子。

    大手尽情的欺辱,把白rou变幻形状,而俏nv王没有丝毫的抵抗,只是细细地体味。

    雷贝壳见此愈大胆,大嘴放弃香舌,竟去吸shǔn那细小的粉红豆粒,直让触不及防地俏nv王弓起后背,敏感地只呼冷气。两个豆粒肿胀变大,姿态颇为可观之后,俏nv王已是浑身烫。雷贝壳趁势继续进,大嘴继续下移,扫过以及褪到要不的短裙,直接含住nv孩的宝地!

    这里只有一条小布带,被大嘴一拱就放弃了守卫,把少nv的至宝拱手相让。

    张淘淘本能的并拢双tuǐ,夹紧入侵者。但想到是自己引头才导致目前的局势,终究没有再表达阻止的态度,只不过双tuǐ仍本能地夹住,毕竟是雏儿,那里实在敏感。待到数十息后,在大嘴怪舍的欺负之下,快感来临,方不知不觉地松开。

    ……

    一声高昂的长嘶,张淘淘终于在男人的服shì下,品尝第一次巅峰。唯一让俏nv王有点丢人的就是第一次丧身在雷贝壳的大嘴上。但想到雷贝壳的第一次也是被自家的小嘴拿下,也就心理平衡。尤其是这个男人也是毫不犹豫地吃掉一切多余的汁液,让心颇为偎贴。

    事后的nv人脸sènet丽,让人怜爱。

    雷贝壳似笑非笑地盯着看,把俏nv王看得都有点不好意思。

    张淘淘幽怨地道:“坏蛋,净欺负人家。”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男人不坏nv人不爱吗。”说罢弹了一下尚未收起的红嫩兔子眼,道:“是吧,宝贝。”

    张淘淘身体敏感地一抖,娇嗔道:“你真坏。”说罢却吃吃笑了,表情更无比的暧昧。

    雷贝壳还想再沾便宜。

    俏nv王却把肩带拉上去,护住了大白兔,并骄傲地道:“适才只是额外奖励,现在休想。”

    雷贝壳无语,只好作罢。反正这个大美人迟早会进嘴,所以并不急于这一时,倒要看看美人能撑多久。

    这么一耽搁,都过九点了,晚上还要忙活呢。张淘淘赶紧整理衣服,好出去吃饭。

    雷贝壳瞧她表示完工,能走人,却现沙上的丁字kù,指了指道:“不穿了?”

    张淘淘妩媚地一笑,过来挎住雷贝壳的手臂,道:“又拦不住你使坏,何必再穿。”

    雷贝壳本打算说不想让外人窥到自己的nv人,但又想及俏nv王的丁字kù穿等于没穿,遂放弃劝服,转而暧昧地道:“如果不穿,就不要怪我随时随地的使坏啊。这是你自找的。”

    张淘淘翘tún扭一扭,美目怒视道:“你敢,刚才的可是没有下一次了。”

    雷贝壳对俏nv王yù盖弥彰的话彻底无语。没下一次还穿成这样,骗鬼呢。

    张淘淘似乎领会到雷贝壳眼神的意思,顿时转身走开,捡起沙上的小kùkùmo了mo,现有点chao湿,干脆又进屋,过了片刻方出来,还1ù出挑衅的眼神。

    雷贝壳搂住俏nv王的腰肢,顺手往屁屁上捞一把时,领会了俏nv王的意思。就在适才,俏nv王进屋穿了一件小kùkù,而且还不是过于xìng感的丁字kù。当然了,鉴于适才购物所得,穿的这件也足够xìng感,比丁字kù仅多那么一点布料。

    即使如此,态度也足以表明。就像在说:看吧,我可不是骗鬼哦。

    雷贝壳只能忍住笑容,不去再刺jī俏nv王,免得nong巧成拙。万一故意保守两天,就算改变不了结果,也会让人不爽不是。

    晚餐的位置还是上次的西餐厅。这回shì者对雷贝壳连叫三大盘生蚝不再惊奇,同时也更能领悟到如此做的必须。带着张淘淘这样一个极品nv伴,再来三盘也不多啊。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