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卷 第一章 克星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五卷第一章克星1

    距上次授课已过七天,是时候再去做魔鬼教官。*笔.趣.阁

    WWW.BiquKe.CoMwww.书友整_理*提~供雷贝壳不需师大局长亲自打电话,主动约定好时间赶往安全情报局秘密基地。

    安全局特工们对上节课的印象非常深刻,甚至称得上终生难忘。这一次都老老实实地向教官问好,免得不达标时惩罚会加料。至于有些没参加上次课程的特工也从同事处听到魔鬼教官的变态,个个既好奇,又万分谨慎。

    雷贝壳明白一松一紧的道理,有过上次的紧张,今天的课全程放松,让等待迎接新印象的众特工提着心认真听完整节课。看到学员们都很努力,最后还不忘调戏道:“这次表现很好,下次再给你们加深点印象。”

    众特工最怕的就是加深印象。不少人想着下星期这个时候,是不是要主动申请去执行任务。吃点苦受点累总比挨一顿揍强啊。

    上完课,雷贝壳跟师婕打个招呼,又赶往下一站。麦小杏和张淘淘昨天考试完毕,正式放假,今天要出回家。雷贝壳二天前占了那么大的便宜,不能视而不见。人家不说是害羞,他若忘记回报就太辜负美人之恩。

    今天鞍前马后效劳一通是理所当然。像麦小杏本想省钱坐火车,被雷贝壳狂埋训一遍,连张淘淘也不给姐妹说话,最终麦小杏只能接受雷贝壳买的飞机票。至于淘淘公主,还真不在乎雷贝壳那点钱。雷贝壳也就不在富家女前充大款了。

    下午五点,先把麦小杏送上回家的飞机,而张淘淘还要等待一个小时。两人遂走进机场咖啡厅等待。

    闲聊一会后,张淘淘忽然紧盯着雷贝壳,低声道:“校长和主任上次倒霉是你干的吧。”

    雷贝壳没有否认,云淡风轻地道:“是啊,让他们收点教训,长点记xìng。”

    张淘淘露出一丝兴奋,yù手直拍雷贝壳的肩膀,然后竖起大拇指,道:“贝壳,你厉害。”

    雷贝壳谦虚地摆摆手,道:“小意思,我可是无所不能的特种兵。”

    “切!”张淘淘道:“我知道你本事大,我说的是你整人的点子太bang了。”

    雷贝壳略有尴尬,嘿嘿一笑掩过,道:“创意还行,满意吗?”

    张淘淘道:“非常满意,简直太绝了。”转而又变脸,虎视眈眈地道:“这么好的事,怎么没有喊着我一起。”

    雷贝壳不好反驳,只能找理由道:“事情本来就源自你们,你那时候再玩失踪怎么洗脱嫌疑。”

    张淘淘当然知道做这种事不会随便带人,勉强认可这个理由,转而道:“下次再有整人的机会,别忘了我啊。”

    雷贝壳哭笑不得,道:“这种事你还想天天生。”

    张淘淘扬头道:“学院里我看不顺眼的老师和学生多了,要有你这样的本事,一定都让他们尝尝。”

    雷贝壳无语,道:“等你熬两年毕业以后再说吧。”

    张淘淘见雷贝壳不上道,只能作罢。转而犹豫一下,试探道:“贝壳,你看我家小杏怎么样?”

    雷贝壳不知张淘淘为何问此,毫不犹豫地道:“很好啊。”

    张淘淘追问道:“怎么好?”

    雷贝壳笑道:“这怎么说,应该是现在的社会难得剩下的单纯女孩。”

    张淘淘暧昧地笑了笑,道:“那你对她有没有兴趣?”

    雷贝壳心下诧异,但依旧回答道:“我都三十多的老男人。”

    张淘淘止住他的话,道:“别说那些没用的,那都是客观条件,我是说主观上。”

    雷贝壳道:“主观上人人都会喜欢,就像主观上男人都是色?情动物,个个都想三妻四妾一般。不过那现实吗,不现实,所以脱离主观谈谈客观是不现实的。”

    张淘淘连忙摆手,道:“停停停,你什么时候成我们哲学老师了,回答我的问题。”

    雷贝壳不买账,无奈地道:“我已经回答了啊。”

    张淘淘不甘心地道:“什么回答?”

    雷贝壳道:“色?情动物,三妻四妾啊。”

    张淘淘这才明白,道:“那就是有意思啦,”跟着又道:“怎么不追,想不想追?”

    雷贝壳苦笑着还想重复。

    张淘淘似乎明白他所说,直接道:“这个世界,身份阻止不了爱!年龄阻止不了爱!种族阻止不了爱!xìng别也阻止不了爱!”

    雷贝壳被连珠炮轰蒙。

    张淘淘继续道:“小杏对你很有意思哦。”

    雷贝壳故意装傻道:“这你都知道?”

    张淘淘道:“怎么不能知道,很明显嘛,想想小杏是多么害羞的女孩,上次竟然主动用嘴去含你的小家伙哦。”说到这,再女王的俏美人也不免脸蛋微红,四顾张望确定没人听到方继续道:“要不是完全接受你,她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雷贝壳当然明白这种可能,但最难消受美人恩。有小魔女钟慧珺后,再无法随意对其他女人起主动。尤其像麦小杏这样单纯的女孩,更要注意,免得伤害到。当然,男人都想三妻四妾,雷贝壳也不例外,这才有了面对其他女人的不坚决。

    在这方面,他没有信心做好人,所以更不愿意谈此。就让它随时间流逝,自行展吧。面对张淘淘的问询,只能转移话题道:“与其说小杏主动,不如说是受你影响,那晚你是第一个哦。”

    张淘淘瞧雷贝壳暧昧的笑容,真想过去扭他,可惜地方不合适,唯有红着小脸,气哼哼地道:“我那是bī不得已,谁让你是我们名义上的男朋友。”

    雷贝壳似听到天下最好笑的理由,目不转睛地盯着张淘淘。

    张淘淘颇为心虚,知道适才的解释太哪啥,又道:“还有就是你帮了大忙,算是给你点特殊奖励。”又见雷贝壳还笑,终于飙道:“怎么,不满意吗!”

    雷贝壳赶紧收起笑脸,讨好道:“满意,非常满意!”

    张淘淘见一个强硬的大男人做出这等模样,顿时消了气,又噗嗤笑出声,横了一眼,道:“有多满意。”

    雷贝壳不假思索地道:“再来一次最好。”跟着不待张淘淘飙,赶紧解释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张淘淘咬牙切齿地道:“开你个头,想得美。”

    雷贝壳厚着脸皮道:“都跟你说了,男人是色?情动物嘛。”

    张淘淘白了一眼,道:“想再来一次,等再救我一次再说吧,色狼!”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好啦,开个玩笑,是你先提的哦。”

    张淘淘撅着嘴道:“我不管,我觉得上次有点吃亏,你得补偿我。”

    雷贝壳无语,道:“这怎么补偿。”

    张淘淘使出女人的必杀技,道:“我不管,你自己想。”

    雷贝壳苦思不出办法,遂试探道:“要不,我给你做顿大餐?”

    张淘淘撇撇嘴,道:“你以为自己的厨艺比得上做国宴的特级大厨。”又义正严词地道:“告诉你,国宴我都吃腻了。”

    雷贝壳灰头土脸地继续道:“我最擅长的是揍人,不是侍候人。”说到这,又醒悟道:“上次的按摩怎么样,想不想享受一番全身的。”

    “按……”张淘淘本想说“按你个头”,但想及上次按摩,只觉背后直痒痒,真想再体验一番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尤其是按摩之后的通畅更让人回味。既然期待全身按摩,斥责的话便说不出口,转而道:“算你聪明。”

    本来就是故意找事,既然得到满意的收获,俏女王自然火气全消。不过雷贝壳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形势又变。候机大厅传来登机提示,张淘淘等待的班机可以登机了。

    张淘淘愕然的现刚得到补偿,就面对无法收到的处境,顿时把气又撒到雷贝壳头上,道:“都是你惹的,我现在想享受全身按摩,但还得乘飞机,你说怎么办吧?”

    雷贝壳无语,小声地道:“要不你转签。”

    张淘淘怒道:“转你个头,我爸妈等着接机呢,我怎么解释。”

    雷贝壳又试探道:“你家那边也有专业按摩师吧。”

    张淘淘撇嘴道:“我不相信别人的技术。”

    雷贝壳无奈地摊开手,道:“那你说怎么办?”

    张淘淘道:“我不管,我现在要登机,三天之内,你给我坐飞机上梅城。如果三天之内享受不到全身按摩,你等着!”

    雷贝壳没有办法,只能接受,送女王陛下登机之后,无语摇头。

    哎,一个大男人低声下气的,伤自尊哦。不过没办法,人家女孩付出那么多,你不过陪点好,够赚了。

    再则说,人家女孩多够意思。瞧瞧提出的补偿是什么,全身按摩啊。那个男人不想要这种惩罚,你就没事偷着乐吧。

    雷贝壳怀着好心情离开机场,回到爱家店。

    现在到了暑期,前卫艺院的学生多数放假,出校人流少了八成,爱家店的生意自然就变淡。艾姬到没有愁容满面,毕竟把饭店开在学校附近时就预料到这问题。不过正好趁此淡季,好好休整一番,以待九月份的开学。

    雷贝壳也放下心,老板娘心情好,饭店又清闲,请假似乎更加容易,不过还是过二天再去做幸福的按摩师吧,得压压女王的嚣张气焰。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