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五章 屁屁白兔1【3更】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五章屁屁白兔1【3更】

    雷贝壳抵达目的地时愕然的现那里竟然停着一辆跑车,而且就是张淘淘一直无比怨念的宝马m系。%笔趣阁www.97parse.com%停下车,留意观察才现,宝马似乎在抖动。

    车震!雷贝壳立刻醒悟,看来朱萱瑾提供的位置没有错,蔡丽欣应该正在跟猛男享受。赶紧电话联系张淘淘,告知情况。

    张淘淘难得吐出一口粗话,又道:“砸了车,让他们好看。”

    雷贝壳呵呵笑道:“放心吧,我会让你解气的。”心念电转之间,修补过的新计划形成。把车远远地停下,下车后悄悄地接近。就凭宝马震动的幅度,就算明目张胆地过去估计都不会被现。

    反正都站到车窗边了,里面还是震动不止。雷贝壳干脆直接敲敲后窗,提醒里面的人,给点存在好不好啊。

    这下里面的人想当外面的人不存在都不可能,只能打开车窗。一个画着烟熏妆的妖jīv人1ù出容颜,与此同时,一句f开头的英文脏话喷出。

    雷贝壳搭眼一敲车内,立刻明白蔡丽欣的英文水准为何这么高了。

    就见这位天之骄nv正仰躺在后座上,两条tuǐ被男人架起,而关键是这个男人一身黑。却不是夜黑的缘故,而是天生肤sè黑的黑人!

    原来正在接待外国友人,怪不得会恼怒地飙英文。

    蔡丽欣嚣张惯了,骂过之后跟着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你娘办事啊。”只是一句话,尽得骂人之真传。这还不算,此nv居然又冲因外人来打断,而自然停下的黑家伙吼道:“停下干什么,没吃饱饭啊。”

    黑家伙倒是懂中文,顿时又开始运动,同时不忘1ù出一口无辜的白牙。

    雷贝壳还是第一次被如此无视,不由momo鼻子。此nv如此猛,看来还得再次更改计划。

    蔡丽欣见雷贝壳还不走,就又要开口。

    雷贝壳知道此nv吐不出好话,当然不会任由着被羞辱。大手电闪探出,直接掐住蔡丽欣的喉咙,把不该说的话全都赶回去。

    蔡丽欣只觉呼吸困难,两手拼命地取掰雷贝壳的手指,试图挣脱。而黑大个也终于反应过来,大黑手伸过来要帮忙。雷贝壳空闲的左手再次出击,抓住黑大个的手腕,轻轻用力。

    黑大个立刻痛苦的弯下腰,直接吐出字正腔圆地普通话道:“饶命,饶命。”

    雷贝壳心觉好笑,但并未留情,松开蔡丽欣的同时,左手用力把黑大个拉出窗口,照着脖子一掌把其击晕。

    蔡丽欣得到释放,正大口的喘气,见此顿时大叫,同时想跑,但黑大个瘫软在她身上,根本推不开。

    雷贝壳不给蔡丽欣跑路和叫喊的的机会,直接探手再次掐住她的喉咙,拉到窗口一掌击晕。

    一切搞定,而且这两个人全部脱光光倒省去一番手脚。先把人堵住嘴绑起来扔到自己的车上,然后回来处理宝马。俏公主要求把车砸废,砸倒是不费劲,但不能在路边明目张胆地砸。

    雷贝壳决定选择更省事的办法,直接拿钥匙开车,五秒内飙到时百公里,然后打开车mén跃下。这对于正常人来说是玩命之举,但对于非人类雷贝壳,能轻而易举地办到。

    失去驾驶员的宝马依旧飞前进,径自撞上路边的水泥墩。结果整个车头全部陷进去,彻底报废。不愧是顶级好车,撞过之后的形象就是夸张。

    迅逃离犯罪现场,回到车上走人。

    过了一会,张淘淘开着玛莎拉蒂路过,1ù出满足的笑容。对于雷贝壳总是能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俏nv王非常之欣赏。对于这等只会让人无比的满意,绝对不会让人产生不如预期想法的男人,只能做一件事,满足他的一切愿望,牢牢地栓紧。面对这样做事从不打折扣的家伙,回报当然也不能有一点打折!

    雷贝壳这次把车开到附近的一所大学,然后把蔡丽欣和黑大个面对面地绑在一起,又在蔡丽欣的脚上系上黑大个的背心,上面书写:国耻!最后想了想,还是把nv人的脸罩上,并系成死扣,保证不会被人窥道。下身也绑上一件衣服,保证从下面看也不会zou光。之后把两人吊到学校对面的一栋七层高的大楼上,收工走人。

    即是nv人,当然要留面子,不能太过分。当然也不能轻易放过,于是乎便把黑大个拉出来添油加醋,如此正好一石二鸟,多么省事。学校里永远不缺愤青和好事者,而大学生是最会联想的。眼前的情况再加上那两个字,学生们会自动脑补出无数可能。总之蔡丽欣扮演的méng面nv要火了!

    反正没有泄1ù出真容,报复还不算过度。当然,从适才敲开窗户后蔡丽欣仍能旁若无人地继续yín?1uan看得出,就算不遮住脸,估计这位太子nv也不会很受伤。能那么嚣张霸气地在外人面前命令面继续干的nv人绝对不会在乎被更多的人围观。

    再次完工,走人。

    连着第四次品尝到大红肠,张淘淘非但一点不腻,反而愈地珍惜。似乎能够服shì这样的男人,是俏nv王最喜欢做的事情。

    大家伙再次进入熟悉地湿润巢xùe,令雷贝壳只觉浑身舒爽。美人的小嘴儿,真是永远享用不够。

    标准的前奏之后,张淘淘把雷贝壳推到后座面对车外侧坐下,然后开始跳真正的yan舞。没有错,这次是玩真的。以前只是舞姿xìng感,并加上挑逗的动作。这一回不简单,跳到中途,就见俏nv王以极慢地动作解开热kù的纽扣,又缓缓得拉下拉锁,以最撩人的手段脱下热kù,丢到雷贝壳的脸上。

    雷贝壳非常配合地深深吸了一口,一副无比满足的模样。

    张淘淘同样满意雷贝壳的反应,就算知道是假装的也无比的兴奋,下面的动作也就愈大胆。

    雷贝壳顿时瞪大了眼,完全一副被mí住的猪哥模样。有过前两次异样的体验,当然早就产生充分的期待,非常想看看俏nv王又要出什么新点子。

    俏nv王也没有辜负期望,身上仅有的小kùkù本就极为小巧,yù手还偏偏故意去往上拉,竟然显1ù出细细的缝隙。或许是觉得单凭月光,看不清,但雷贝壳不是常人,就算夜sè昏暗,也看的清清楚楚,下面的家伙自然反应出来。

    张淘淘没有觉得过于暴1ù,只以为自家的魅huo够大,又似乎觉得料还不够,竟然伸出两手抱住雷贝壳的脑袋慢慢往下压,自己的身体同时往前顶,竟把小kùkù送到雷贝壳的嘴边。

    少nv的独有体味瞬间冲进鼻中,刺入脑海。雷贝壳真的有点压抑不住想要推倒美人,但又清楚俏nv王没有显1ù献身的意思,所以不能进行最后一步,唯有死命的控制自己。

    张淘淘把一切反应收入眼里,得意的转过身,用小屁屁去香雷贝壳的大脸。

    雷贝壳贪婪地猛吸,又极有自制力地没有伸出手去抱住不让走,也没有伸出大舌头偷袭。

    张淘淘对此愈满意,更加放心地进行下一步。一把把雷贝壳推倒在后座上,下面的凶器自然而然地tǐng立。小屁屁直接压上去,用tún掰间的缝隙掐住,yù手则在外部用力,共同摩擦起大坏蛋。

    雷贝壳非常惬意地躺着享受,丝毫不在乎只需用手轻轻一拨,凶器就能tǐng进俏nv王的宝地,彻底占有高贵的nv王。

    张淘淘愈的放心,运动也愈的经心,似要把雷贝壳榨干。

    雷贝壳瞧着俏nv王时不时放出的妩媚眼神,体验着愈高的技巧,又怎能控制得住。

    于是乎,大量的jīng华直接遍洒美人的小kùkù。

    张淘淘来不及为又一次击败雷贝壳高兴。考虑不周全导致现在小kùkù被整湿,根本没法再穿。对那个shè过后,又躺着享受余韵的臭家伙,只能投以幽怨的眼神。

    雷贝壳似感应到,起身看了看,嘿嘿笑道:“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为难的。”

    张淘淘先是不解,继而看到雷贝壳目视她的脚丫,顿时醒悟。脚干后才勉强光脚穿上高跟鞋。而为什么难穿呢,当然是丝袜被臭家伙污染,不能再穿,丢掉了。这句话的意思不言自明,立时瞪了雷贝壳一眼。

    雷贝壳嘿嘿一笑,毫不在乎。还好整以暇地靠在后背上等着欣赏风景。

    张淘淘无语,但又实在想不到其他办法。反正又不是没有玩过真空上阵,脱就脱呗。本想去旁边换,但看到雷贝壳期待的模样,又皱皱眉,最终娇嗔一眼,当着面褪下污染了的小kùkù。

    雷贝壳这个时候终于现,原来俏nv王的此处与钟慧珺一样,没有任何异物存在。小魔nv那儿是天生的,俏nv王难道也一样吗。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连续降伏白虎。疑问刚产生,又恍然想起答案。

    忘记了张淘淘是专业舞蹈演员,剃干净下面是必须的,否则穿xìng感的演出服时会很麻烦。

    张淘淘真正脱光后,现情形并不如想象的可怕。毕竟无比中意眼前的男人,而且之前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微微的羞涩和不适之后,俏nv王便轻松地穿上热kù。至于小kùkù,当然不能胡1uan丢弃,也不会丢给男人,任其得意,还是装进袋子里收好。

    老规矩,男的喘气恢复jīng力,nv的亮出第四个目标。

    这个时候,雷贝壳不得不佩服淘淘nv王,随便就能找出一堆讨厌的人,还个个都有被他教训的资格。张淘淘同样佩服雷贝壳,竟有这样的好伙伴,整夜随时等候呼唤,做后勤。

    俏nv王可不知道,通宵对于朱宅nv乃是家常便饭。什么时候不通宵,才会不正常。奋战之余为雷贝壳查一个电话号码,不过是工作间歇的小调剂。

    现在已经三点多,是开始去折腾第四个家伙的时候了。这人名叫杨家良,可惜名不副实,其人非但很无良,而且非常狡猾。为了追求张淘淘,竟然使出传说中的苦rou计。

    张淘淘曾向麦小杏吐槽过类似的招式,如英雄救美系列——找人抢劫,然后跳出来当英雄打跑坏蛋,谋求美人感恩,最好以身相许。当然实际netg心设计,否则英雄没演成,反会变狗熊。

    不过杨家良是一个人物,使出说谎时九真一假的终极手段。人确实是故意找来的,但自己不出马,有其他人出面,而且没有告诉是演戏,只说出钱要教训跟着张淘淘的男人,甚至都不提杨家良的名字,还让húnhún威胁跟着的人不许再纠缠张淘淘。之后又提供时间和地点,以确保杨家良和张淘淘一起行走时行动。

    当然还非常明确提出不允许出人命或打残疾,也不允许伤害nv子。

    就算如此,也要冒很大风险,毕竟小húnhún下手不知轻重,nong不好会出大问题。若找专业的人,又会显得很假。

    事实上确实出了意外,小húnhún里竟有人带了刀,还捅了杨家良一下。这下好了,nong假成真。

    这确实把张淘淘吓坏了。杨家良意外挨了一刀,也确实收到奇效。那喷出的鲜血不是玩的,小腹上的刀口很深,nong不好会丢命。看到这种情形,俏nv王又怎么会再生出怀疑呢。当然,这也不是杨家良的剧本。不过若没有这一刀,见识过无数苦rou计的俏nv王也不会上当。

    同时设计中俏nv王应该会因此产生逆反心理,即越不让和杨家良在一起,就越要和他在一起。这一点也确实出现。事之后,俏nv王不离不弃地守在杨家良的病netv朋友。

    杨家良也算因祸得福,事情若正常展,nong不好真有机会得逞。毕竟还可以继续设计新圈套。奈何天不遂人愿,或者说祸兮福兮福兮祸兮。杨家良因小húnhún的意外一刀,成功接近了俏nv王,但同样因这一刀,最终败1ù。

    这一刀确实危险,杨家良当场就大出血。结果小húnhún以为捅死了人,吓跑之后躲了三天,最后被亲人劝服去自,然后又牵出背后指使者。小húnhún虽然不认识人,但是记住了雇佣者的车牌号。

    这下jīng彩了,最后查证车居然属于杨家良。那天虽没有1ù面,但就在车里等着!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