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十章 救火队长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英丽无语。★笔趣阁

    www.97parse.com★英莉在视频电话里道:“丽丽,你都说人家是高人,要配合。”英丽遂道:“能惹来麻烦的案子,以前的不好说,最近在帮民工打官司讨薪,工头那边非常嚣张,调解时都快把吐沫喷我脸上了,还曾放过几句狠话。”

    雷贝壳眉头紧皱,此事没头没尾,光是死亡威胁,没显lù其他图谋,很像单纯的报复,但不能排除先把人折腾惨,最后表lù真实目的。

    英丽看雷贝壳迟迟不发话,道:“高人,我该怎么办啊?”

    雷贝壳心中定计,表面依旧苦恼,道:“还能怎么办,等呗。警察肯定会去工头那边调查,看他们的结果再说。”

    英丽无语,道:“贝壳兄,今天杀字都送事务所了,明天被袭击怎么办!”

    雷贝壳笑道:“这担心什么,我知道你包中随身携带八万伏电击防狼器,绝对谁来灭谁。”

    英丽气急,又道:“今天的大字报还让我小心汽车呢。”

    雷贝壳道:“简单,出门就在安全地带叫出租车。”

    英丽终于回过味,好整以暇地道:“要是有人泼硫酸呢?”

    雷贝壳见被识破,道:“那我们就提前出手,引蛇出洞!”旋即解释道:“既然连你借来的车都划,那就再借一辆,明目张胆地开回去,到时候我……”话突然而止。

    英丽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雷贝壳醒过神,问道:“两辆车在哪里被划的?”

    英丽纳闷地道:“我的车在住的高层的地下车库,莉莉的车在这栋高层的地下车库。”

    雷贝壳道:“没事,我是想在哪里守株待兔。目前的情况,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报复,所以为了防止意外,我们引蛇出洞。你再开回去一辆好车,我晚上去盯着,看谁干的坏事。”转而又问道:“车都是什么时候划的?”

    英丽道:“我的车应该是晚上,莉莉的车肯定是白天。”

    雷贝壳道:“那就去你家的高层地下车库。”

    英丽不太有把握地道:“这样行吗?”

    雷贝壳道:“怎么不行,你都说我是高人,告诉你,我不光是高人,还是专业人士。”

    英丽哭笑不得地道:“我说真的。”

    雷贝壳道:“当然不可能保证百分百成功,尤其是只有一个晚上,不过三个晚上的可能性有九成。”又解释道:“从报复的表现看,对方很仇恨你,明显不想放过你。但四次行动都没有造成严重的损失,从人性角度,报复行动的烈度不会从极低骤然变成极高,而是会有一个逐渐提升,甚至是平稳持续的过程,如此方能从这种近乎玩nòng的手段中获取更大的快感。”

    “待会你借辆好点的车,下班时多耍酷的转两圈,对方既然三次在你的事务所犯案,极有可能在附近监视。若看到你的新车,绝对会不爽,到时候nòng不好不光划车,还会砸车灯敲玻璃呢。”

    对于人性的分析,英丽和英莉姐妹点头赞同。英丽懊恼道:“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没想到呢。”

    英莉笑道:“这么简单的办法,那帮警察也没一个想到呢。”

    雷贝壳笑道:“别想的那么简单,对方四次出手,没有一点疏漏,不一定会上当。我得先去地下车库,挑一个好的观察位置。”

    英丽立马起身,道:“我带你去。”

    雷贝壳立刻阻止,道:“别,刚说了,对方可能会监视你,从现在起,我们最好不要在一起出现。”

    英莉在视频电话里到:“我吧,下午没有案子,早点回家就行。”

    英丽跟着道:“这样也行。”

    雷贝壳好奇地问道:“你们住一起吗?”

    英丽道:“当然,就我们俩。”又疑huò地道:“这有什么好奇的?”

    雷贝壳道:“你们俩太像了,我在考虑对方有没有报复错人的可能。”

    英丽陷入沉思。

    英莉道:“不太可能吧,我平时上班都穿制服。”

    雷贝壳反问道:“闲暇时呢?”

    英莉抿嘴笑了笑,道:“跟我姐一样。”

    雷贝壳道:“你当法官,得罪的人不比你姐少吧。”

    英莉不得不点头承认。

    英丽接道:“她得罪的人不一定比我多,但绝对比我得罪的狠。”

    律师只是助纣为虐,法官却是罪魁祸首。英**官唯有认同。

    雷贝壳道:“你们住一起,偶然被认错很正常,应该说不被认错才不正常,尤其名字还一样!”

    英莉辩驳道:“后三次出事都在丽丽的事务所啊。”

    雷贝壳笑道:“第一次之后就可能被跟踪。”转而又道:“是不是认错暂时不重要,反正现在的目标在英丽身上,我们还是按原计划行动。”

    高人出现没多久就拿出应对办法,不管是否有实效,最起码听着可行,此举征服姐妹俩,遂决定配合。

    雷贝壳对英丽道:“白天你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过还是尽量少出门,”又对英莉道:“我下午再去你们家。”

    姐妹俩点头表示明白。

    雷贝壳见无事便起身告辞,准备快点回爱家店装勤快人,好方便下午请假。

    没有了陌生人,姐妹言谈再无禁忌。英莉是法官,对违法犯罪天生有恶感,先问道:“姐,他毕竟是敢去劫囚车的人,值得相信吗?”

    英丽呵呵一笑,道:“他不仅劫过囚车,我还怀疑何景豪被虐杀案就是他做的。”

    英莉惊奇地瞪大了眼。何景豪被虐杀案被严密封锁消息,但在政fǔ圈子里流传很广。英莉身在法院,早从其他法官处了解到细节。对手段狠辣的“夜光明王”却无法行驶正义感。既是内部人士,当然清楚何景豪是哪类人。这个纨绔不仅该杀,而且不止一次。她清楚知道有一次起诉何景豪强jiān的案子都要转到检察院了,又被无声无息地打回去,而警队最后做了撤案处理。

    职业令英**官完全不赞同sī刑,现实却让人无比失望。正义感得不到满足,对某些极端行为的看法就无法秉持公正。她毕竟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不是有道德洁癖的圣人。对有人无声无息地清除掉不断祸害女人的毒瘤,还能说什么。

    调节许久,闷过弯来,英**官道:“你怎么会怀疑的?”

    英丽道:“之前当然不会联想,但劫囚车的事发生之后不能不联系,后来回忆他说过的莫名其妙的话。”

    英莉打断道:“什么话?”

    英丽道:“好人会有好报。”

    英莉问道:“什么意思?”

    英丽道:“笨啊,对应的一句是什么。”

    英莉道:“恶人有恶报啊。”

    英丽道:“说这句话之前,任志辉被判无期,讲完这句话的晚上,虐杀案爆发,明白了吗?”

    英莉默默点头。

    英丽跟着道:“还有当初挟制何景豪的嫌疑犯任志辉,妹妹应是被何景豪所害,自己却老实被捕,没有伤及何景豪丝毫,就算被判无期也没有一句怨言,后来反倒放弃上诉,联系起来就太明显了。”

    英莉被彻底说服,转而又皱眉道:“他做的事不能算错,但终究是sī自杀人啊。”

    英丽长叹口气,道:“比那些用公法杀人的好多了,最起码让人看得清楚,毫不担心会落在无辜百姓头上。何景豪被虐杀案,只死了一个何景豪,没有其他人受伤,没有丢失任何东西。任志辉被劫囚案,没有一个人受伤。他这都没有一丝出格,所以才更值得信任。”

    英莉默然。身为法官和体制内的人,当然比外面的人更清楚社会的现实和黑暗。有能力的雷贝壳比很多有权力的人做的好多了,为何不值得信任。

    英丽又道:“想想吧,他这样的人,居然还安心地去做一个小厨师,真是让人好奇啊。”

    英莉沉默片刻,道:“姐啊,他这样的人必然有非一般的过去,我觉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英丽拍拍额头,大喘气道:“妹啊,你说什么呢,还亵玩,玩你个头啦。”

    英莉嘿嘿一笑,道:“人家都说女人不能对男人产生好奇,因为好奇是一切之源。”

    英丽恼怒地拿手指猛戳视频里的同一副面孔,道:“从小到大,就你鬼心思多。”

    英莉立刻不依,大叫道:“别冤枉好人,明明是你提议的多。”

    英丽撇撇嘴,道:“哪一次去变装骗人不是你提议的。”

    英莉白白眼,道:“哪一次你做了坏事不是报我的名。”

    姐妹俩开始互相揭短,互提丑事。幸亏雷贝壳不在,否则绝对要有多远躲多远。地球实在太危险,还是回白垩星系吧。

    良久,英丽感叹道:“真怀念青chūn年少啊。”

    英莉道:“别别,我还没有闲自己老,才三张三而已,别看单位里的小丫头们现在蹦的欢,转眼就会向我们看齐。”

    英丽道:“你想得美,等向你看齐时,人家的娃都能打酱油了,英阿姨!”

    英莉róuróu鼻子,扭头道:“就跟你不叫英阿姨似的。”

    英丽道:“不跟你废话,下午回去别忘了赶紧收拾一下家里。”

    英莉道:“放心,我会把你的内衣都搬出来,也让人家亵玩一番。”

    英丽笑骂道:“死妮子,我看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英莉说完不给英丽反击的机会,挂断电话。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