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四章 杀将回去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钱多了也麻烦,携带不便啊。*笔.趣.阁

    WWW.BiquKe.CoM小^说^无广告的~顶点*小说~网www.万元一匝的百元大钞厚度大概一厘米,百万就是一米。保险箱里能装五百多万。而万元一匝的百元大钞约重一百一十五克,五百万就是一百一十五斤。

    这个重量和体积对常人很夸张,对雷贝壳不是问题,麻烦在于如何nong出去。看来不得不更改原计划,启用备案。

    搜索两间屋,翻出两个大包正好装下所以的钱。又找到一把刀,把筹码和飞镖造成的致命伤口彻底破坏,免得让人联想到上次的意外,又割划身体制造出无数杂1uan的伤口,制造假象huo敌。同是这把刀,给昏mí的修理员放掉血,让他魂归极乐。

    此时楼下有单子传上来,要换筹码。不能再拖延了,把尸体都藏进财务室,使得从外面看不见,再重新锁上铁栏门,并把钥匙丢进屋内的一个chou屉中。之后扛着胖老板,提着两袋钱出屋。走廊里没有人,直接来到尽头的窗户边。下面同样没有人迹,先把钱袋子丢下去,再扛着胖老板跃下。

    **米的高度对于雷贝壳跟平常的墙头没区别,即使扛着一个féi胖的netg人也毫不影响,甚至连打滚泄劲都不需要。趁着夜色跑到事先借来的车前,把胖老板和钱塞进去,开车走人。

    等到赌场小妹迟迟不见财务室换筹码,喊人上来查看时,赫然现什么人都没有了。赌场胖老板和三个负责财务的人全都消失不见。直到有人现地上和财务室里的血迹,方惊慌起来,赶紧通知其余头目,联系老大。

    不提赌场费大劲开不开门,而没法兑换筹码和现金又令赌客要暴动,最后不得不从汽修厂搬出气焊切割铁门,这边雷贝壳把车开到荒僻的地方,nong醒胖老板。

    胖老板虽不明白所处的情形,但知道好不到哪里去,唯有看向罪魁祸。

    雷贝壳好整以暇地道:“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现在我们远离赌场,正在荒郊野外,所以你不必试图逃跑或喊叫。”

    胖老板傻傻地点头,仓惶地道:“大哥,您想干什么?”

    雷贝壳呵呵笑道:“不干什么,再告诉你一个更坏的消息,今天赌场死了四个人,丢了二样东西。丢的东西除了你,还有保险柜里的几百万。希望你老大讲点江湖道义,别祸及妻儿。”说着还展示了一下两袋钱。

    胖老板要哭了,道:“大哥,你到底要干什么?”

    雷贝壳道:“没什么啊,我在陈述事实,希望你配合。”

    胖老板赶紧道:“我配合,完全配合。”不管雷贝壳说的和做的有多假,只要钱是真的,他就没有好日子过。

    雷贝壳不紧不慢地mo出一个手机,亮给胖老板看。

    胖老板傻眼,这是他的手机啊。

    雷贝壳打开联系人目录,指着道:“那个是你们老板的号码?”

    胖老板不明所以,道:“大哥,您这是?”

    雷贝壳脸色突然变冷,道:“问那么多干什么,我打电话给你们老板,帮你洗脱冤情,行不行啊!”

    胖老板吓得不敢言语,生怕触怒这个煞星。适才瞬间杀掉三人不提,椅子tuǐ落下时真以为要做太监啊。

    雷贝壳又恶狠狠地道:“快点说。”

    胖老板赶紧道:“就是名片叫老大的。”

    雷贝壳翻出来,直接拨打,在等待呼叫中道:“待会别1uan叫,不然休怪我把你喂鱼去。”

    胖老板唯唯诺诺地答应。

    电话正忙,对方似意外胖老板的号出现,立刻接通,就听有人气冲冲地叫道:“胖子,你死哪里去了!”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如果你想要死的胖子,我会照办。”

    对方立刻收声,顿了一下,换冷静的口ěn道:“你是谁?”

    雷贝壳懒洋洋地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对你和赌场也没有意见,但是有人不喜欢胖子,欠谁钱也不能欠卖粉的啊,人家是冒着杀头的危险赚辛苦钱,所以呢,怪只怪你用错了人。钱我取走了,勉强够还胖子的债和我的路费。人……”

    胖老板听到这么多污蔑的话,再控制不住。这可是把他往死里整,干脆不管不顾地大叫道:“老大,别听他的,快来救我。”

    雷贝壳心中冷笑,一拳把胖老板击倒,让其晕到一边凉快去,又对电话道:“本来看在钱全额还的面子上,还想还给你个人,看来不必了,再见吧。”说完收线。

    那边反应过来,连续拨打胖老板的电话。雷贝壳置之不理,转而拨通朱萱瑾的电话,问道:“怎么样?”

    朱萱瑾回复道:“人就在本市,正快移动中,目的地未知。”

    雷贝壳道:“那好,就这样吧,收工。”

    朱萱瑾诧异地道:“不继续监视了吗?”

    雷贝壳笑道:“还监视什么?”

    朱萱瑾道:“你不找他算账,让我查干吗?”

    雷贝壳道:“我碰碰运气,看他是否在固定的地方。既然在路上,就没必要了。反正今天了一笔小财,等缺钱时再去找他算账不迟。”

    朱萱瑾吃吃笑道:“贝壳,你好坏哦。”

    雷贝壳嘿嘿笑道:“一般一般,我这是行侠仗义,劫富济贫。”

    朱萱瑾鄙视地道:“行侠仗义说得过去,劫富济贫济的是自己吧。”

    雷贝壳道:“我本来就是穷人,需要救济啊。”

    朱萱瑾道:“我才不管你穷不穷,既然搞定了,快点过来陪我玩游戏。”转瞬又抹去温柔,恶狠狠地道:“这次再不来,休怪我曝光你的yan·照!”

    雷贝壳道:“放心吧,再等一会,让我收尾。”

    朱萱瑾这才欣喜地道:“我今天特意去买了一套4D装备,最新的全息头盔和特效座椅,绝对能体验最真实的虚拟效果。现在万事具备,就差你了。”

    雷贝壳心中为女孩的细心感动,真是好人啊。嘴里却故意地道:“你不会是怕我输了以后,拿装备做借口逃掉吧。”

    朱萱瑾听出意味,嚷道:“臭贝壳,不知好人心。”又恶狠狠地道:“快点来,看我怎么在游戏里蹂躏你!”

    雷贝壳听着朱宅女1ù出凶恶的牙齿,现眼前的一切非常无趣。有时间在这里面对一个死胖子,还不如早点归去,找朱美人玩h游戏去。

    动手之前,让胖老板死的瞑目些吧,毕竟带来一笔意外之财。把人nong醒后,胖老板没睁眼就嚷道:“有我老婆在,老板是不会相信你的,我不怕。”

    雷贝壳听着不由恶意的猜测,难道这位是靠着把老婆献上去才上位的。一个巴掌把胖老板扇醒,道:“你不必害怕,记得**有句名言吗,”又思索着道:“好像是出来hún要讲信用,说过让他全家死光,就让他全家死光。”

    大手拍拍胖老板一边吓得白的脸,一边扇得通红的脸,道:“你放心,我没说过让你死全家,但刚才说过,不准1uan叫不然把你喂鱼。”

    胖老板顿时回过味,惊恐地yù大叫。

    雷贝壳探手掐住胖老板的喉咙,平静地道:“你1uan叫了,我也只能讲信用。”说着另一只手把破布重新塞进胖老板嘴里,道:“待会好好跟鱼儿jiao流一下,或许能学会在水下生存,祝你好运。”

    汽车兜了一刻钟,停到一条河边,找块大石头绑到胖老板身上,然后一起推进河中。

    完工走人。半路丢弃汽车,再乘出租抵达朱萱瑾家楼下,直接提着钱坐电梯奔顶楼。

    朱萱瑾欣喜地打开门,看到雷贝壳大包小包的,莫名其妙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搬家啊?”

    雷贝壳无语,故意道:“我是搬家啊,欢迎我入住吗?”

    朱萱瑾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话的真假,乐呵呵地道:“欢迎,这下有人陪我玩游戏了。”

    雷贝壳没法再继续,只好解释道:“想想我今天做什么去了,这就是今天的收获。”说着把包丢到地上,出重重的沉闷声。

    朱萱瑾顿时睁大了眼,虽对钱没感觉没yù望,但不代表能无视金钱,诧异地问道:“这两大包都是?”

    雷贝壳道:“当然。”又道:“咱俩一人一包怎么样?”

    朱萱瑾盯着大包,道:“别youhuo我,我是小财mí,真会动心。”

    雷贝壳笑道:“事情因你而起,钱本来就该有你一份。”说着竟拉开拉锁,1ù出钞票的真容。

    满满一袋子大钞晃晕了人眼,朱萱瑾瞬间定住,又极快的闭上眼,坚决地道:“快拉上,我不要看。这是你的劳动成果,跟我无关。你要再这样就赶紧走人。”跟着傲然道:“我要想劫富济贫,最低也得九位数起,绝不是津巴布韦币!”

    雷贝壳明白黑客的能量,造成九位数的损失轻而易举,遂拉上拉锁,道:“不要就不要,你催着我来,这不连家没回就过来了。”

    朱萱瑾这才睁开眼,哭笑不得地道:“时间再紧也不差这一会啊。”

    雷贝壳道:“我这是体现诚意。”

    朱萱瑾道:“得,带着你的诚意回家去吧。有这在,我没法安心。”又瞄了瞄钱袋子,暗下决心直接去推雷贝壳,道:“快点走,我的自制力向来很差,别引you我。”

    雷贝壳莞尔,此时的朱美人真可爱啊。遂道:“好好好,我走,明天见。”

    朱萱瑾赶紧把人撵出去,方送了口气,有心道:“明天别忘了早点来。”

    雷贝壳答应后下楼。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