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十章 救火队长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钟慧珺听着教训的话根本没有预料中的暴风骤雨,反而非常温柔,很受感动,乖乖地点头。※笔.趣.阁

    www.BiquKe.COM※

    韩莺莺斟酌一下,又道:“先声明,不是针对你,我个人不建议现在的年纪就沉mí与爱爱。你现在的年龄还在长身体,爱爱太多会损耗本元,知道吗。”

    钟慧珺虽然知道不该出声,但还是忍不住为雷贝壳分辨,声音很小地道:“大叔很疼我的,每次爱爱后都给我炖大补汤。”

    韩莺莺话被堵住,但也清楚之前说的相爱或许是真心的,同时也明白一个老男人怎么能抓牢一个如huā似yù的少女。看来并非想象中可能的金钱,而是实打实的疼爱人的手段。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这句话对女人一样有效啊。

    钟慧珺发现老师没有生气,依旧通情达理的表情,遂大胆地道:“老师,大叔很爱我,平时很节制的,距上次做都有十多天了呢。”

    韩莺莺很无语,心说:我又不是想问你们具体爱爱的日子和次数。嘴里道:“我不是说让你禁yù,当然更绝不是鼓励去爱爱,只是表明我的态度。”

    有这么好的老师,要珍惜。钟慧珺感觉点头表示领会,道:“我明白了,老师。”

    韩莺莺还想继续教育,但被这么一打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算起来,她还是黄huā大闺女,而回想学生适才所用的姿势,绝对是令她仰望的存在。学生都掌握了那样的技巧,肯定早就食髓知味,再教育彻底晚了。她是才毕业的年轻人,见识过大学里更húnluàn的事,思想一点不落后,对于今天看到的事情,并非不可接受。更明白有些事既然发生,就很难阻止,而且堵不如疏。想及此,遂道:“慧珺,我知道你是聪明的女孩,肯定能把握好人生的道路,所以就不多说了,免得你烦。”

    钟慧珺很感动老师的开明,jī动地道:“老师,我不烦。”

    韩莺莺淡淡一笑,道:“你现在不烦,我再说就难保证了。”

    钟慧珺想及适才的争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韩莺莺道:“今天碰上了,我就不能再把你当孩子对待。以后有什么问题或烦恼,来找我。我们之间不仅是师生,也可以做朋友。反正你知道我的宿舍在哪里。”

    “谢谢你,老师,”钟慧珺无比乖巧地道:“今天实在对不起,我代大叔向你道歉。”

    “没事,谁让我是你老师呢!”韩莺莺哀怨中有感叹。

    钟慧珺庆幸拥有一个开明的老师,让事情有完美的结果,否则闹大的话,倒不会在乎学校方面,主要是会让老妈知道,那才是大麻烦。亲昵地搂住老师的臂膊,再次致谢之后,道:“老师,现在出去吗?”

    若只是撞上尴尬事,肯定会出去教训某个老男人。反正进入老师角sè后,不管是面对高官富豪,还是中老年人,该说的一点不留。经过适才那么凶残的事件,自然不好意思面对某个男人,韩莺莺镇定地道:“你先出去,让你叔叔也走吧,没什么事。”

    钟慧珺知道老师尴尬,心中偷着乐,表面不动声sè地做乖学生,道:“好的,老师。”

    韩莺莺在小魔女消失前又道:“以后注意点,这次我会为你保密。”

    钟慧珺心中大畅,放心地走出厕所,见雷贝壳正坐在台阶上枯等,压抑住笑意打出胜利的手势。

    雷贝壳用口型无声问道:“什么情况?”

    钟慧珺跑过来低声道:“老师让你先走,什么事都没有,你先走吧。”

    雷贝壳放下心,知道之前对美人儿老师的好印象没有判断错,果然是一个好老师。也清楚那种事情发生后,一个年轻女孩绝对会不好意思再相见,遂道:“那我先走了。”

    钟慧珺待大叔彻底消失方回厕所请老师出来。

    韩莺莺瞧到受过滋润,yàn丽无双的女学生,某些话还是咽回肚里。这样的女孩既然熟透被摘,想劝好好学习也没用。再瞧瞧那伟岸的xiōng部和俏丽的脸蛋,就算没有那个老男人,也会有无数男生追逐。拥有这样的外貌,又放开了自己,再难用学校锁住这支渡过huā苞期的娇yàn鲜huā。

    有过这次惊心动魄的偷吃,雷贝壳终于老实,乖乖地在女老板身边做大厨。直到二天后,又有救急电话召唤。雷贝壳此时发现结识美女多后,有转变为职业救火队员的趋势,且所救之火上到绑票和杀人,事关身家性命,下到假扮男友和家长,纯属jīmáo蒜皮之事。

    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忙没有白帮,最差的能收获美人们的好感度,好点的还有意外收获,如得到淘淘女王的意外服shì,真是人间乐事,绝对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当然最好的回报还是自家的宝贝,知道自己的需求,特意奉献出一场高中女生校园jī情大戏。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再多几位红颜朋友,可谓锦上添huā,何乐不为。

    这次来求助的是英丽。冷yàn的大律师实乃非常人,在劫囚车后巴巴地赶过来交朋友。之前做的那么明显,智商不低的大律师肯定能猜到。之后还敢来,很让人舒心。雷贝壳更欣赏她的性格,对待同志像chūn天般温暖,对待敌人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英大律师有难,肯定要上门服务。

    赢家律师事务所距离不远,雷贝壳步行走小道很快抵达那栋大楼。直上二十三层后。往东没走几步,就看到事务所墙上和玻璃上有红漆泼洒的痕迹,还有一些字,其中之一明显是杀字。此时正有工人在设法清除,其他字已不可见。

    看到这,麻烦大致有了头绪。走进事务所,能听见英丽正含气地大声说话:“警察都走了,我看他们除了记录,什么也做不了。车被划三天,什么进展也没有。”

    看来不是简单事件,事情也不是一天了。雷贝壳心中想着敲门进去,就见英大律师在打电话,见到他来,直接招手让过去,并道:“贝壳兄,过来吧,跟你介绍一下我妹妹,英莉**官。”说着把桌上的可视电话转过来。

    瞧到视频里职业女法官装束的美人,雷贝壳顿时傻眼,眨眨眼方确认没有huā眼。英丽的妹妹竟然跟英丽长得一mō一样,根本就是双胞胎。这姐妹俩的父母真绝,生下一对孪生姐妹huā就罢了,还取一样读音的名字,真是生怕不够húnluàn,怪不得适才听名字时那么别扭呢。

    视频里的美人显然清楚姐姐的想法,lù出明眸善睐的笑容。回头再看英丽,同样lù出小得意的模样。也就是现在年龄大了,只让人惊奇一把。若还小,指不定这对姐妹会做出什么恶作剧呢。有那么牛的父母,闺女自然不会是弱者。

    幸好成年了,发型和面容虽依旧相同,但职业服装不一样,能让人清楚的分辨。当然,若换了便服,能否再认清就得靠运气。

    待雷贝壳跟英莉问好打过招呼,英丽对着视频电话道:“莉莉,他就是我说的高人,能处理警察解决不了的事情。”说完还挤挤眼。英莉顿时恍然大悟,很认真地观察雷贝壳。

    雷贝壳当初没有特意隐瞒,就是不介意英大律师猜到劫囚,现在的情况表明她的妹妹也知情。女人本就八卦,何况是孪生姐妹呢。

    英丽叹着气对雷贝壳道:“我是真没招了,只能求你帮忙。”

    雷贝壳摆摆手,道:“别说什么求不求的,大家认识就算朋友,你帮我我帮你嘛,”跟着问道:“到底什么情况,从头说。”

    英丽回想起爱车模样,恼怒地道:“到底什么原因,现在还不清楚。三天前,我的车被人故意划了,车门、前盖和后备箱全都成huā。当时以为是一些喜欢损人不利己的人做的,没想到跟着借了莉莉的车开,又被划了,真气死人。”

    视频里面的英莉同样感同身受,义愤填膺。

    雷贝壳问道:“报警了吗?”

    英丽道:“报了,警方查监控录像倒是看到一个人,但门g着头脸,没法辨认。事情还没完,到昨天更恶心,收到一个包裹,打开竟然是一坨屎,”又气冲冲地道:“不知哪个hún蛋,真该吃屎,去死!”

    雷贝壳非常同情英大美人,得到这样的待遇确实让人憋火。

    英丽道:“今天你也看到了,被人泼红漆,还写了杀字,让我出门小心汽车。刚才警察调取监控录像,发现了可疑目标,但依旧戴着口罩、墨镜和帽子,根本没法辨认。”

    雷贝壳问道:“对方有什么目的?”

    英丽丧气道:“不知道,警察说麻烦就在这里。”

    雷贝壳问道:“有得罪什么人?”

    英丽无奈地道:“做律师怎么可能不得罪人。”

    雷贝壳知道律师行业的特点,有些当事人,就算帮了忙,还会落得一身埋怨,更休说打擂台的另一方。遂道:“最近处理的或处理过的案子呢,有没有可能的对象?”

    英丽瞪着眼,故作惊讶地道:“贝壳兄,你跟警察问的一样啊!”

    雷贝壳淡然一笑,道:“因为你告诉了警察,没告诉我。”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