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八章 姐妹上梁山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八章姐妹上梁山1

    雷贝壳毫不留情,一拳击中酒楼经理的小腹,拎起痛得弯下腰的家伙,继续前进。+笔趣阁

    Www。Biquke。Com+待到包间门口,直接单手举起此人猛得推出。

    酒楼经理只觉自己急微斜向上飞,然后背部撞上木板,剧痛中失去知觉。

    大包间里的人被咣当的破门声吓一大跳,本能停下在做的事扭头去看,就见一个人影倒飞撞开门,滚落在地。是酒楼经理!所有人不由地紧张,齐盯住门口。有人惊愕,有人皱眉,更有人高兴和兴奋。

    雷贝壳大步地走进来,满脸恶气,神情非常嚣张,蔑视地扫了屋中人一眼,轻佻地拱拱手,狂放地道:“对不起了诸位,老子来收债的,今天多多包涵!”说罢不待诸人反应,两步加,直接跳过人头,蹦上大桌子。

    他落脚极巧妙,竟生生从满桌菜盘里寻找到两处落脚点站住,既没有沾到一丝菜肴,也没有打翻一个盘子,而且别看**十公斤的体重,落在玻璃转盘上没有出一丝异响。这份功夫立马震住所有人。

    这样一个壮汉直接飞上餐桌,本以为会汁汤满天飞,有人都本能地想起身躲避,结果人家如落羽般毫无声息地站到转盘上,宛若武林高手施展轻功。

    不提桌边人傻眼,雷贝壳双脚再用力,腾空飞起一个翻身落在主位椅子后面,直接抓住坐主位官员的领子,单手举起,喝道:“胡汉三,老子受人所托,今天来收账了!”

    坐主位的官员被这样制住,本是无比惊怕。现在的情况,官再大也比不过拳头硬。听到疤脸恶汉如此讲,急忙辩解道:“我不叫胡汉三!”

    在座的其他官员同样纷纷喊道:“快放下戴主任,他不是胡汉三。”

    雷贝壳虎目横扫众人,吼道:“他不叫胡汉三,谁他?妈叫胡汉三!”

    顿时有官员道:“他是市长办公室主任,叫戴永亮,怎么可能是胡汉三。”

    又有官员急道:“混蛋,你找错人了。”

    雷贝壳立时大怒,叫道:“妈?的,敢骂老子,我管你是不是胡汉三。”说罢照例给戴永亮小腹来一拳,然后把这个失去行动能力的家伙丢一边,转而怒视之前骂出口的官员。

    这名官员见疤脸恶汉如此不讲道理,顿时吓得拉开椅子逃窜。

    雷贝壳嘿嘿一笑,再次跃起,足尖轻点圆桌一下,凌空翻身落到逃窜官员的身后,一把抓住,嘿嘿恶笑道:“是你骂的老子。”

    这些当官的平日习惯高高在上,应付屁民很牛叉,但面对不讲道理的流氓,还真没别的招,只能搬出唯一的权力利器,道:“你刚才打了市长办公室主任,最好……”

    雷贝壳吼道:“老子做什么不用你教。”也不管吐沫喷此官员一脸,继续嚣张地道:“敢骂老子,今天让你长点记xìng!”说罢斗大的拳头照着肚子就是一下,再次解决一人。

    其他人见疤脸恶汉这般行为,明白遇上了不讲理的疯子。这样的人,就是市长大人亲自也照样敢揍啊。不能跟这样的浑人较劲,而且人家拳头大。瞧适才的身手,特警都做不到,赶紧跑路搬援兵吧。

    雷贝壳却堵到了门口,嘿嘿恶笑道:“怎么,都看到我揍了大官吧,还想这么容易走。”

    官员们顿时惊慌起来,这才想起打电话却已经晚了。雷贝壳如猛虎出闸,杀入羊群,人人赏一拳就足以击倒。下手很有分寸,真施展全力,一拳足以要人小命。此事没必要杀人,而且也没打脸,就是想让这些官员方便掩饰,吃哑巴亏。

    张淘淘至从雷贝壳擒住身边的大官,就拉着麦小杏避开,后来更集合起惊慌失措,不知怎么办的同学汇集到角落。既不逃跑,也不出声。有同学倒是提议趁机走或报警,但被张淘淘拦住,理由就是别触怒眼前的恶汉,她们绝对跑不过他,而且在警察抵达前,肯定会先被nong挺。之后就是yù逃跑的官员倒霉,没人敢再逃。

    实际上这一切生的太快。从雷贝壳进门,击倒最大的官员,再逮住第二个倒霉蛋,跟着堵上门揍人。目不暇给的事件从生到完成仅用了不到二分钟。官员们根本没来得认识问题的严重xìng就失去打电话求救的机会。

    雷贝壳完成主要任务就不再1uan爆粗口,反正已把粗俗的流氓形象传递出去,之后面对的是亲近的美人,文明点好。当然,恶人还要继续做,声音还得继续装,遂恶狠狠地冲十位女生道:“不想跟他们一样的待遇,就都老实点,我不喜欢打女人。”

    众女生忙不迭地点头,心下稍安。

    雷贝壳一一解下官员的腰带,从后面捆上两手,再用餐巾堵住嘴并搜走手机和钥匙,方乐呵呵地道:“对不起啦诸位,今天是我搞错了人。”

    众官员听此,心中这个气,既无法形容,又无处泄。

    雷贝壳道:“本来就是陪个礼道个歉的事,”又忽然变脸,冷笑道:“但我老牛平生从没道过谦,而且你们中还有什么鸟主任,跟市长有关联。”

    众官员听到这,知道不妙。

    雷贝壳道:“那就不好办了。我知道当官的最黑,一点道义不讲,当面说笑,背后捅刀子都是理所当然。所以呢,只能采取点非常措施,希望大家包涵啊。”

    这些官员一个个趴在地上,不好起身更不敢起身,此时纷纷挣扎,想知道疤脸恶汉要做什么。

    雷贝壳正想调戏一番,又听到外面传来凌1uan的脚步声,探头现是酒楼的厨师和男服务员提着菜刀奔过来,顿时道:“你们先等着。”又对众女生道:“都老实点,待会让你们毫无伤的离开。”说完大步走出包间。

    屋里人只听外面传来几声闷响,跟着就是惨叫声和重物坠地。张淘淘大胆着去偷看,其他人默默地跟随主心骨一起行动。众女探头一瞧,就见四五个人晕倒在楼道,而雷贝壳扭头露出邪恶的笑容。众女吓得又缩回角落装鸵鸟。

    雷贝壳把充英雄的家伙们丢进旁边的房间,直接下楼,就见之前阻拦的女服务员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上来的厨师应是她听到惨叫声后喊来的。

    有人可能报警,不能再拖延。去酒楼门外拿上适才故意放下的提包,里面有细绳和纸袋。快步返回大包间,把所有官员拉起,用绳子拴成一串,再用纸袋罩住脑袋,只露出两只眼。之后又对女大学生们亮亮绳子,道:“你们是让我也这样对待,还是老实听话,乖乖跟我走。”

    张淘淘身为班长兼领头者,义不容辞地站出来,配合道:“只要保证不伤害我们,我们就听话。”

    雷贝壳道:“好,我是来收债的,没时间泡妞,你们大可放心,待会就放你们走,先等着。”说完又扯起绳子,道:“都跟着我,敢反抗,剁掉喂猪。”

    张淘淘忍不住噗嗤一笑。

    其他女生诧异地直瞧,纳闷大班长这种时候还笑得出,面前可是出手狠毒的大流氓。

    张淘淘不能解释,赶紧小声地道:“我是觉得这些老家伙终于遭到报应了。”

    其他女生不关心无比讨厌的官僚们的凄惨,只想快点逃离疤脸恶汉的魔掌。

    张淘淘见此安慰道:“那人与我们无冤无仇,应该不会有事。”

    女生们都很想相信,但没办法,谁让官员也跟那人无冤无仇呢。啥也别说,苦熬吧。

    雷贝壳走出酒楼,掏出从官员身上搜出的车钥匙,按动电子锁打开一辆面包车门。这个时候路边不缺汽车和行人,但顾不得许多,把这些官员全塞进汽车,再返回二楼把女大学生们带出来,令上另一辆车。

    有张淘淘规劝,再加麦小妹配合做榜样,其他女生从众的服从。

    雷贝壳把装官员的面包车钥匙给张淘淘,自己上了装女生的面包车,并道:“要想你同学安全,跟着我。”

    张淘淘只好照做,同时从雷贝壳无意瞄来的眼神里明白如今这样折腾全是因她的那条短信——贝壳大哥果然够意思,不枉她贡献出“初吻”,同时对雷贝壳怎样处置这些官员感到无比的好奇。

    雷贝壳开车领路,没行多久拐进一处工地。这里有拆到一半的大片矮楼,今天没有工人干活。雷贝壳来时留意到,现在停车下去前,道:“都老实点,我让你们看场好戏。”

    女大学生们现接下来果然精彩。那疤脸恶汉竟强扒光所有官员的衣服,用手机拍下数张照片,还得意洋洋地道:“我把你们的艺术照打包放到网络上。放心,有密码。只要我安全,不会有第二人看到。我这是迫不得已,谁让你们都是当官的呢。诸位不必担心,我绝不会拿这个威胁你们。毕竟你们是官,我是贼,我再厉害也害怕被政fǔ专政。这个东西算是我的护身符。只要你们安生,大家就当没见过面。咱们就算达成君子协定了。”

    (恭喜jone成为本书“执事”,谢谢支持。)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