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四章 杀将回去1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二天是星期天,正是赌场繁忙的日子。※笔.趣.阁

    www.BiquKe.COM※

    雷贝壳晚上去之前,提前拐到朱萱瑾家。

    朱宅女不出意外地继续在家宅着,看到雷贝壳不知一声上门,万分高兴,欢欢喜喜地迎进来后,第一句话就问道:“来跟我玩游戏的吗,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雷贝壳尴尬地不知该说什么。

    朱萱瑾见此立刻收起笑脸,1ù出孩子气的不高兴,道:“你上次答应的还没有兑现,又来做什么?”

    雷贝壳硬着头皮道:“我想找赌场的人给你报仇,来找你帮个忙。”

    朱萱瑾不满地道:“我才不管他们呢,反正欠条要回来了。”

    雷贝壳对缩在乌龟壳里不问世事的宅女无语,只好道:“万一他们再来找麻烦也是问题,所以我今天去解决后患。”

    朱萱瑾怀疑地道:“都过去好几天了,他们没来过啊。”

    雷贝壳自然不能告诉朱宅女内情。当师大局长把五把警枪丢到警察局长脸前时,不知实情的丁大局长傻眼。待送走安全情报局局长,雷霆震怒的警察大Boss开始找目标出气。那五个警察连同直接上司和后台老板全都被劈头盖脸地臭骂一顿。

    结果,五个倒霉警察即刻停职,连后台老板也没有任何办法。谁让这五个笨蛋丢了大Boss的脸。这时候谁伸手求情谁找骂。

    实情立刻反馈到赌场后台老板那里,听闻事涉安全情报局,赌场方面立刻偃旗息鼓,把此事完全当作没有生。当然,他们也不会恬着脸再上朱宅女家送上那二百万,一来约定晚上去jiao易,实际根本未出现;二来当初讲明拿枪换,枪却从别的途径归还,显然是不准备要那二百万。现在看来,此条件更像故意开个玩笑。

    事情就这样过去,赌场老板以为不过是一场意外,抹过就算,所以赌场照开,一切未变。毕竟他是有权有势的头面人物,从级别上不用惧怕地方安全情报局。他当然想不到,雷贝壳非但不属于安全情报局,而且准备着秋后算账。

    朱萱瑾虽然不高兴,但是明白人家是为她好,不能不领情,开口问道:“想让我做什么?”

    雷贝壳道:“黑通讯系统,定位手机号码。”

    朱萱瑾听到要利用她最自傲的黑客技术,兴致稍升,又随意地道:“小意思,告诉我号码就行。”

    雷贝壳把从威哥手机上获得的赌场胖老板的号码说出。

    朱萱瑾忙活了有一小会儿,就把位置显示在黄槟电子地图上,道:“在这里。”

    雷贝壳现正是赌场的位置,放下心,不必再往其他地方跑了。

    朱萱瑾好奇地道:“还有其他要我做的吗?”

    雷贝壳道:“等会有,现在没有。”

    朱萱瑾指指电脑屏幕,道:“你要去把赌场拆了吗?”

    雷贝壳嘿嘿一笑,道:“废那功夫干什么,我去收欠款,别忘了上次答应的二百万还没收到呢。”

    朱萱瑾突然兴奋地道:“能带我去吗?”

    雷贝壳笑道:“干什么,你也想捞点?”

    朱萱瑾撇撇嘴,道:“我才不稀罕呢,想要钱,随便挤点时间就能赚够hua的。”

    雷贝壳见一个个美人都不差钱,只能感叹亲密的战友们咋都不够朋友的提前走了,就留下他一个人去照顾那么多单亲家庭。不必想那些没用的,过了今晚就不缺钱了,遂道:“那你去干什么?”

    朱萱瑾盯着雷贝壳道:“你上次好厉害,飞脚踢的真精彩,比游戏里刺jī多了。后来对付警察时,我什么都没看到呢你就把人搞定,不过瘾啊。”

    雷贝壳无语,道:“这可不是游戏,会死人的。你在游戏里能承受无数次失败和重伤,这是现实,哪怕擦着碰着一点,你也会受不了。”又见朱萱瑾不以为然,遂改变方法道:“你留着这里,我还要用到。如果跟去,我找谁去!”见朱萱瑾要辩解,忙道:“别给我提别人,我要想找,找你之前就找了。”

    朱萱瑾话被堵死,郁闷地道:“你好没劲诶!”

    雷贝壳见朱美人这般郁闷,只好道:“好吧,别这样,我答应过你,搞定此事后就陪你玩,这不现在就要去搞定,只要搞定当然会陪你玩。”

    “真的!”朱萱瑾顿时兴奋地直盯住雷贝壳。

    雷贝壳点点头,道:“我一诺千金,你知道的。”

    朱萱瑾乐呵呵地抱住雷贝壳的手臂,道:“那太好了,贝壳,我就知道你够义气,神雷没有说错。”

    雷贝壳笑着道:“这下爽了,不会不高兴了吧。”

    朱萱瑾略有不好意思,赶紧道:“我就在电脑前守着,待会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雷贝壳道:“没问题,我先走了。”

    朱萱瑾得到许诺,又清楚雷贝壳必定会遵守,没有再挽留,还非常郑重和真挚地请雷贝壳注意安全。

    雷贝壳带着朱宅女的关心换回昨天的妆容,再回到一直监测的地方,先在外面观察二三个小时,确定没有异样,同时等待夜深。之后方收拾好东西,只带必须的去敲门。

    昨日的修理员早就等烦了,见到抱怨了几句,被雷贝壳随便找借口搪塞过去。修理员虽有不爽,但人来了就有钱提成,犯不着多说。

    之后又走昨天的老程序。待到三楼还是hua哥带人把门,这次对待雷贝壳的态度好许多,同样没有搜身就放进去。

    雷贝壳知道今天赌场很有可能对自己下套。昨天小赚,今天或大赚或小输。从心理学角度,小输更能刺jī赌客急于翻本。他只带了昨天赢到的钱,要保证筹码能逛便所有屋,确认没有新问题才行。

    这种时候不能全投小额赌注拖时间,修理员一直陪着,昨天也见识过他的赌法。最佳的选择便是多跟其他赌客一起玩,搅1uan对待自己的计划。如此成功拖到最后,又干脆潇洒了把大的,把钱都压在明显会输钱的地方,最终成功变成穷光蛋。

    之后的剧情便是找修理员帮忙去四楼借钱。这次带了爱家店的产权证做抵押。当然,肯定是假的,而且不是找专门做假证的人做的,是雷贝壳亲自net真,但应付一会没问题。等到对方分辨出真假,估计已经无所谓了。

    有过昨天的抵押汽车,修理员很配合,直接带着上四楼。再次见到胖老板,非常热情的欢迎,不用修理员多说,就给了一mao的利息。不过产权证需要辨识真伪。赌场这方面自有专门人员。胖老板拉开木门,把证明丢进铁栏杆里喊人来验。

    雷贝壳趁机上前,冲里面保证产权证绝没有问题。说话的时候,一眼扫过里屋,mo清所有人的位置。待胖老板过来让他远离铁栏门时,骤然难。输光前暗中留下的零散筹码变成最好的暗器,直接带走铁栏门里的三人xìng命。

    至于胖老板和修理员,被雷贝壳闪电出手击晕,捆上并堵住嘴。又回身把门反锁上,再用水把胖老板泼醒。

    果然不出所料,胖老板又开始上次那般的表演。可惜他不知道这次面对的跟上次是同一人。

    雷贝壳不准备展示真面孔,直接散着杀意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爷手头有点紧,想找点钱huahua,把门打开吧。”

    胖老板又求饶又哭诉,总之誓保证没有钥匙,铁栏门只有里面的人能打开。

    雷贝壳没心思跟他废话,下面的人随时会兑换筹码,不能耽搁太久。重新堵上胖老板的嘴,冷森森地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把胖老板分开双tuǐ坐在地上。再拉过一张椅子,用椅子tuǐ压住命根子,嘿嘿笑道:“你来选择我坐不坐下去,点头还是摇头。”

    胖老板这次真的哭的稀里哗啦,拼命的摇头。

    雷贝壳开始倒计时,道:“三…二…一,”又摇头叹气道:“胖兄,跟你家老弟告别吧。”说完一屁股坐了下去。壮汉的一百多斤体重集中到一点,再硬的骨头都能压碎,何况只是软骨组织呢。

    胖老板直接吓死过去。没错,是吓死。

    关键时刻,雷贝壳掉了链子,本想让世界多一个太监,奈何坐下时用力过猛,不小心碰了椅子,导致椅子tuǐ偏移,没能命中要害。即使如此,也足以证明某事。遂摇头叹道:“哎,胖兄,看来你没说谎。”

    虽然没有钥匙,但是早有准备。昨天看到这种布局就猜到赌场后台老板真可能派专人处理账务,所以特意带来对应的工具。

    一把后面拴着长绳的带倒刺的飞镖,很简单又很实用的东西。只需透过铁栏掷出,扎中屋里的人和物,再拉到门边就行。第一个靠近门的人身上没有,第二个有一串钥匙。取下来后,试了几把就把铁栏门打开。

    宝藏敞开了。如所预料,每天晚上都有大批金钱进出,在赌场关门前,保险柜根本就不锁。其实可以理解,赌场外有守卫,内有铁栏门,不担心会出问题,自然就会大胆些。

    拉开虚掩的保险箱,大堆的成捆钞票显1ù。财了,这得有数百万,看来赌场最近宰到不少大féi羊。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