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七章 陪舞奖学分2(求订阅)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第七章陪舞奖学分2(求订阅)

    编导班女王脸有点红,其他人不明所以,催促快点联系,而麦小杏也没有被放过。&笔趣阁

    wWw。biquke。COM期望中的救星是能公开挑二女的猛男,绝对不会容忍一群糟老头子向自家女朋友伸手。

    这种时候不能明目张胆地打电话,正想藏在人堆里发短信,又被催促着上车。林翠琦很支持领导工作,特意调来一辆十三座的大面包,加上这群领导坐着来的九座面包,轻松拉走所有人。

    女生们这时候到聪明起来,反正躲不过,见到车来干脆一拥而上,全挤进一辆车,避免被分散开,连在路上也得应付sāo扰的窘境。

    林翠琦还想训斥学生,被中年官员止住。这些老男人不在乎女孩们的鸵鸟行为,只要人去就行,反正有的是手段。现在让一小步,待会就能理直气壮地进一大步。

    张淘淘这个时候方有时间和机会发出求救短信:“快来救驾,正被老师bī着去陪一群老官僚喝酒,我班的女生包括小妹一个不落啊。”

    雷贝壳收到短信,立刻回复:“在什么地方?”

    张淘淘小手飞速地打出新短信:“车里,路上,不知目的地。”

    雷贝壳回复道:“问题很严重吗?”

    张淘淘写道:“你觉得什么叫严重!小杏妹妹被欺负了才叫严重吗!你愿意她去陪一群老sè狼喝酒啊!”

    雷贝壳赶紧回道:“我的意思是现在想法直接拦车,还是等你们到了地方再现身。”

    张淘淘这才消气,贝壳大哥果然给力,响应召唤无条件及时。想了想道:“暂时不急,但酒宴开始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雷贝壳回应道:“到了地方给我发短信,再坚持一刻钟。”

    张淘淘写道:“谢谢贝壳大哥,你最好了,后面是小杏说的。”

    雷贝壳对后面画蛇添足的解释毫不相信,也没再回复,而是去找女老板,道:“阿姬,我有事,要请一会假。”

    艾姬昨天诸事如愿,今天愉悦了许久,对某人的请求毫不犹豫地准许,道:“行,你去吧。”又关心道:“什么事,麻烦吗,贝壳?”

    雷贝壳云淡风轻地笑道:“小事情,朋友在酒场撑不住了,找我去救场。”

    艾姬立时轻松地道:“那注意点,别喝多了。”

    雷贝壳道:“放心。”

    艾姬认真地道:“我怎么能放心,你们男人喝起酒来嘴就没把门。”

    雷贝壳觉得眼前的女老板像极担心丈夫出去喝多酒的小媳妇,感动地安慰道:“我是去捞人,只认识朋友一个,所以不用担心。”

    艾姬这才道:“那你快去快回。”

    雷贝壳道:“我那朋友nòng不好已经喝醉,我若晚回来,你就锁门打车走吧。”

    艾姬摆摆手,道:“放心啦,你没来之前我都是最后一个走。”

    话说女老板和男员工之间请个假都引出这么多话,自然引起长耳女招待注意,再加上一个阿姬一个贝壳,叫得哪叫一个贴心,而话语里掩饰不住的关怀更让人不能不生出异样的联想。

    女招待自然会把所听所想与其他人交流,同时也试图印证,毕竟一双眼睛赶不上十双眼睛。于是乎,一个小道消息开始在爱家店员工内部传播:老板娘好像看上非常能打,极为壮硕的雷师傅,似乎chūn天来了,nòng不好爱家店以后会多一个男老板。

    女老板不知道这,雷贝壳不关心这。利用行动前的空隙,赶紧带着易容工具到公共厕所里变成另外一个人。这次用的形象跟以前不同,是一个疤脸大汉,看上去非常凶恶,不似善茬,很适合当前的需求。

    快完工时,忽然收到张淘淘的短信:“贝壳大哥,待会好好教训这些混蛋一顿。”

    雷贝壳已经熟悉张淘淘的性格,知道是一个吃不得亏的美人,不忘调戏回复道:“放心吧,既然做你的男朋友,肯定让你满意。”

    张淘淘随之发回一个大大的笑脸。适才想及雷贝壳的强悍,更知道他曾是无所不能的特种兵,方有之前的短信。今天被折腾那么久,若不找回点什么,怎能出这口恶气。

    雷贝壳又回复道:“我会易容过去,你们装不认识,我能尽情施展。”

    张淘淘立刻兴奋地回复道:“好好好。”易容这种新奇事最招她喜欢。

    雷贝壳搞定新妆,用手机拍下新的尊荣,用短信发给张淘淘,道:“这是我。”

    张淘淘看过这条短信,吓了一大跳,暗忖特种兵真的是无所不能嘛。手机里的头像完全看不到雷贝壳的影子。旋即又想及这样也好,事情就扯不到她们身上,而雷贝壳也不会有麻烦。遂没有把头像给其他女孩看,只是告诉麦小杏。而若有其他人问及,就说已经通知,肯定会来救驾。事后却可以推脱不认识,男朋友来救驾时都已经散场,没用上。

    雷贝壳搞定新模样,还有时间去租辆车。虽然现在不差钱,但是还没有需要去买车。

    两辆大面包很快抵达目的地。张淘淘下车前成功把店名和周围参考地标发出去。出乎女大学生们预料,眼前的只是两层的小酒楼,装饰普通,丝毫没有出奇之处,似乎不符合印象里官员应该去的地方。

    一直起头的中年官员似乎是组织者或者说邀请人,热情地招呼官员们,介绍道:“这是我们局的定点招待单位,今晚没有接待任务,大家尽情休息一下。”

    其他官员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面露笑容。有人对那中年官员竖起大拇指。中年官员心怀大慰,心满意足,总算没有白折腾。又趁热打铁招呼女大学生们进去,道:“你们也辛苦了,待会随便点随便喝,我全额给你们报销。”

    张淘淘等人直到进入酒楼才知晓为何选择这里。根本不是没选择豪华大酒店,而是已经选了。这个二层小酒楼外面普通,内里却富丽堂皇,空间虽不大,但装饰的用料非常高档,根本不下于真正的酒店。

    中年官员带人上二楼,领入一个大包间内。十八个人围着大圆桌,人挤人的坐一起。酒楼老板接到中年官员的指示后,山珍海味流水端上来,只需数分钟,整整一桌丰盛的晚宴呈现。跟着是极品茅台和上佳的波尔多红酒成箱的搬出来。

    到酒桌上,这些官员才算发挥出中年人应有的阅历和水平,不再像跳舞时卖nòng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似是而非的道理,以及毫无头脑地搭讪。

    只过了五分钟,麦小杏就惊愕的发现原来有时候,白酒不喝还能接受,连红酒都不喝,自己都无法接受。那些老油条的劝酒水平,绝对是面对不同性格采取不同方式,或让你心甘情愿,或让你bī不得已,或让你主动端杯。

    幸亏还有一个好姐妹张淘淘。大富之家的公主从小就经历过无数大场面,交际水平绝对不一般,只要收起任性妄为的脾气,应付起场面还是杠杠的。但有麦小杏拖累,这酒也没能少喝。

    这些当官的今天似乎只谈风月,不论正事,自上酒场就找准身边的目标,轮番进攻。

    张淘淘和麦小杏是十位女大学生里质量最佳的,还偏偏坐在一个人的两边。显然这个坐在主位的官员不一般,是诸人中权势最大的。从那个身为主人的中年官员频频讨好就可见一斑。

    也幸亏是两个陪一个,才方便张淘淘照顾丝毫不会拒绝人,更不会喝酒的麦小杏。其他女学生有些也不是省油的灯,拿出手段来一时拖延不成问题。就算有些清纯的,应付不了老官僚,喝几杯红酒也不算事。

    总之,这些女大学生一时没有问题,但最终还要看这些官员打的什么心思。若有人sè心不止,情况就会不一样。

    不过,雷贝壳中止了未来。他如约在一刻钟内抵达太平洋酒楼。确定地方无疑,直接就往里闯。

    女服务员早被交待,今天不做生意,又见来者长相凶恶,脸颊上一条刀疤更是渗人,赶紧拦人,并喊道:“先生,对不起,今天酒楼被包了。”

    雷贝壳毫不理会,直接往二楼去。

    女服务员大胆地伸出双臂,要坚守岗位。

    雷贝壳也不动手,两眼一瞪,放出歹意,就吓得女服务员两臂哆嗦,不由自主地放下。没有了阻碍,大步地爬上楼。

    酒楼经理本在后面,闻声出来,见到雷贝壳往上走,立刻喊道:“你是谁,快下来。”又见人不理,赶紧往上跑。

    雷贝壳收到的短信只说是二楼,没说具体房间,但借着一双超常的耳朵,直接定位声音噪杂的地方在尽头的房间,然后大步过去。

    酒楼经理急冲冲地上来,发现雷贝壳目标是大包间,赶紧拼命追上去,抓住雷贝壳的肩,道:“你干什么的。”

    雷贝壳转过头,嘿嘿恶笑,带动着那条刀疤一起抖动,形成恐怖的笑容。

    酒楼经理顿时后悔只一个人追来,抓雷贝壳衣服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