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凶器

第三章 易容潜入2

请收藏网址 97parse.com

    雷贝壳见此人上钩,随意扯几句后故意抱怨道:“这几天真背,走路摔跟头,借别人车,车坏,跟朋友mo牌,把把点炮,输的都快当kù子了。★笔.趣.阁

    www。97parse。com★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修理员微微一动,继而又恢复正常,随口问道:“兄弟也喜欢打几圈?”

    雷贝壳呵呵笑道:“有点小瘾,戒不掉。”转而又道:“不过玩的不多。我这人兴趣广泛,什么都想尝试,但玩久了就腻。”

    修理员好奇地问道:“那你们玩诈金hua和梭哈之类的吗?”

    雷贝壳道:“偶尔吧。不过朋友之间玩那个输赢太大,外面也不敢去。万一赢了钱却丢了命,找谁说冤去,你说是不是。”

    修理员摇头道:“不可能,我也喜欢赌一赌,有点闲钱就去玩两把,有时手气顺,捞了不少钱,没见出什么事啊。”

    雷贝壳道:“那是你运气好,反正我是不太相信,现在出来hún,又不像以前那样讲道义……”

    修理员不放弃地道:“兄弟不能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亲身经历都不相信,还能相信啥。”

    雷贝壳似乎理屈词穷,转而道:“好好好,兄弟,我相信你。但是我现在输光了,想玩也没本钱。”

    修理员敲敲汽车,道:“你有这啊,能抵押好几万呢。”

    雷贝壳赶紧摇头,道:“不行,这是同事的车,不是我的。”

    修理员笑道:“谁的有什么区别,又不是去卖,只需要拿来抵押,等赢了钱,再赎回来不就成了。”

    雷贝壳沉默,似在犹豫,又似在抵抗youhuo。

    修理员见此,道:“兄弟啊,是不是没玩过,不敢啊。”

    雷贝壳顿时傲气道:“切,我什么没玩过。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兜里有钱才玩,这不是现在没钱吗。”又拍拍修理员的肩膀,道:“如果有钱,说什么也得去见识见识。”

    修理员摇头叹道:“你呀真是不开窍。”丢下工具,道:“这样吧,今天哥们我心情好,带兄弟去见识见识,怎么样?”

    雷贝壳诧异地道:“没钱也能去?”

    修理员干脆地道:“没钱当然不行,不过有我带着啊,我常去,跟那里的人熟,带哥们去没问题。”

    雷贝壳顿时兴奋起来,一副急不可耐地模样,搓着手道:“谢谢兄弟啊,咱们现在就走?”

    修理员留意到这一切,心中得意,真的赌徒,进了赌场哪有不赌的!瞧,现在还没进去呢,就急不可耐了。

    雷贝壳其他都是假装的,兴奋倒是真的。本来hún进修理厂是想看看外围的情况,以此推断赌场内部情形。没想到碰上热衷拉客的修理员,如今能hún入赌场内部,明天的行动高枕无忧。

    修理员擦擦手,换了身衣服,道:“兄弟该能猜到,赌场通常不会让赌客知道具体地方。”

    雷贝壳立刻抢话道:“电视上都演过,门g眼绕圈之类,应该的。”

    修理员点头道:“明白就好。”说着拿出一件破衬衣,卷成长布条给雷贝壳门g上眼。再原地打转十几圈,方带进一辆车。之后汽车出门,东拐西拐,很快又停下。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雷贝壳清楚,汽车不过是在小区周围兜了两圈,然后绕到赌场大楼前。修理员也知道容易1ù馅,直接把人带上三楼才解开破衬衣。

    今天有两个壮汉守着楼梯口,看他们背心牛仔的装束,明显没有带枪。这是一个好征兆。对方招呼修理员道:“小李,又带人来啊。”

    修理员热情的问好,之后道:“hua哥,一个朋友,第一次来。”说话时,左手中指和无名指扣住大拇指。

    hua哥明显瞧了瞧,又扫视雷贝壳。

    雷贝壳把刚才的一切看在眼里,没有任何异样,表面堆笑道:“hua哥,你好。”

    hua哥没有搭理,转而对修理员道:“进去吧,赢了钱别忘了请我喝酒。”

    修理员高兴地拱拱手,道:“谢谢hua哥,借您吉言啊。”说着带雷贝壳往里走。

    再次回到这里,赌场依旧兴旺。雷贝壳心中同样高兴,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搜身,看起来赌场的服务态度很好或者说他们很自信,不怕有不怀好意的。也有可能跟雷贝壳是新客或修理员的特殊手势有关,生怕吓走新人。不管哪个原因,都方便雷贝壳明天带点小玩意进来。

    修理员自信满满地介绍道:“这里什么玩法都有,什么轮盘,牌九,百家乐啦,随便挑。”说着推开门走进一屋。只见里面人声鼎沸,赌的好不热闹。修理员道:“我先玩两把,你看着。”说完坐到旁边百家乐的空位上,熟练的喊出服务小妹的名字,换了三千块的筹码。

    雷贝壳站在修理员的后面看表演。只见他有输有赢,不到一刻钟,三千变成了八千块。雷贝壳适时表现出赌徒应有的焦躁和渴望。而修理员也1ù出得意的微笑,就是不知道是赢钱还是有鱼上钩。

    修理员又玩了两把后,把座位让给雷贝壳,邀请他打两把。

    雷贝壳自然不从,百般推脱,说钱不是自己的。

    修理员非常热情客气,连说输了算他的,方让雷贝壳坐下去。

    雷贝壳做间谍时接受过专业赌技训练,虽算不上千王,但绝对是老手,扮演一个控制不住的赌客非常轻松。至于输赢,有修理员这个导演,当然一切按套路来。

    果然,坐下之后,雷贝壳直接小赢三把,顿时斗志狂增,跟着一把又是好牌,直接压了把大的。不出意外,庄家赢。非但赢的三把钱倒进去,连带还输了修理员一大笔。对于这,雷贝壳自然万分懊恼。但修理员满脸不在乎,还一直说有输就有赢,下把捞回来翻本就行。

    这种时候,雷贝壳不能不表示,随即道:“兄弟,我不能再用你的钱翻本,这样,我把车先押你那里,借点钱行不?”

    修理员心中松口气,鱼终于咬死钩,嘴里却道:“我兜里就这点钱,没法借啊。”见雷贝壳烦恼,立刻道:“不过没关系,我跟这里的人熟,能证明你有一台车在我那里。他们虽然看不到车,但是会相信我。这样你从他们那里借也行。”

    雷贝壳急忙问道:“这里的利息呢?”

    修理员道:“这里是赌场,利息当然不会低,二mao多,不过我看兄弟投缘,跟他们说说,给你算一mao。不过九出十三归是不可免的。”

    雷贝壳连忙道:“行行行,谢谢兄弟啊。”

    修理员道:“那好吧,跟我来。”

    雷贝壳跟着修理员出门,经走廊直上四楼,当进入一间屋看到那个熟悉的胖老板时,顿时醒悟,上次大意了,竟被这帮孙子hún过去了。不过不要紧,这次看他们如何过关。遂不动声色地看着修理员跟赌场老板打jiao道。他对自己的易容水平万分自信,相信赌场老板看不出一丝端倪。

    赌场老板和修理员演过戏后,又打量雷贝壳片刻。熟悉的体型绝对忘不了,但面容和气质差太远,完全不可能。甩掉胡扯的想法,对雷贝壳道:“看着小周的面子,借你五万,条子上签个字吧。”

    雷贝壳忙鞠躬作揖,签过字后道:“谢谢,谢谢。”

    胖老板起身拉开旁边的木门,却见还有一道铁栏门锁着,门口还摆着一张桌子,有一个人坐在前面。胖老板把欠条递进去,道:“拿四万五出来。”

    很快,五摞钱被丢出,又转到雷贝壳手中。雷贝壳斗志昂扬地道:“哪里换筹码?”

    修理员嚷道:“当然下面啦。”

    赌场老板到:“没关系,这里也可以换,”又问雷贝壳道:“换多少啊?”

    雷贝壳狠狠心,道:“全换。”

    赌场老板很满意,对栏杆里喊道:“小瓜,四万五的筹码,”说着拿回钱,又塞进栏杆。

    之后雷贝壳拿着筹码去大杀四方,每一种赌具都尝试,每间屋都转一遍。修理员一直跟着,当雷贝壳之前没有说谎,果然爱好广泛,没有定xìng。奋战大半夜,战果如所预料,赌场没打算涸泽而渔。对第一次来的新客,没有直接下死手,雷贝壳小赚了约二万块。之后1ù出疲态,适时告辞。

    筹码换现金在三楼的小屋进行,就见服务小妹把筹码放进墙壁上的一个盒子里,关门按下开关,就听呼啦一声,盒子往上走,直去四楼。雷贝壳立时明白,这座赌场的现金财务室只有楼上那一处。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财务室下方。

    有了钱,再把欠条赎回来。看着胖老板的笑脸,心中倒诧异这hún蛋吃得开,上次出那么大事都没受影响。不过也好,不用愁找不到他了。

    虽仅过了短短一晚,但五千块回不来了。不过总体赚了钱,雷贝壳兴奋地封了一千块的红包给全程陪护的修理员,道:“今天得谢谢兄弟啊。”

    修理员郁闷地道:“今天手气不好,小赔了点,明天得过来翻本,兄弟来吗?”

    雷贝壳狂热地道:“来,当然来,手气正好怎能不来。”

    修理员非常满意,约定明晚等着。之后仍谨慎地门g上雷贝壳的眼睛送回修理厂。想来不是非常熟的客人,不会让知道真正的位置。有赌场那边等着捞大头,汽车简单检查一遍,没有现问题,连修理费也不要了。

    雷贝壳把车物归原主,取上装备返回爱家店。

    ... 内容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参与写作,及发布。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删除。